第二六九章 我见犹怜朴孝敏

  /
  很大?
  罗君宁表示很费解,直到他顺着朴孝敏的视线,落在她的(shēn)前,顿时恍然大悟,明白了这丫头的意思,“你是说……”
  “啊!欧巴,你干嘛?”
  看着一副要被强迫、惊恐模样的朴孝敏,罗君宁的整张脸都黑了。
  朴孝敏的惊恐之中也带着一丝小小的得意以及期待,只是随着时间流逝,一个听到声音出来看(qíng)况的都没有,顿时她就有些慌了。
  “那个,欧巴呀,我有些累了,我就先去休息……啊!”
  朴孝敏刚后退两步,就被气上头的罗君宁给抓了个正着,很合(qíng)合理的完成了次偶像剧(qíng)似的壁咚,四目相对间,似乎有隐约的火花闪现。
  踏踏踏!
  更加偶(狗)像(血)的是,他们这一次壁咚,因为朴孝敏逃跑的缘故,正好靠在走廊边上。
  恰又正在此时,换好睡衣的李居丽从拐角处走了出来,三个人、六只眼睛,朴孝敏的俏脸以(ròu)眼可见的速度涨红:“欧、欧尼,欧巴他欺负我~”
  什么叫我见犹怜,这就是!
  罗君宁也有些小尴尬,怎么说他现在都应该更照顾一点李居丽才对,结果在跟朴孝敏玩闹的时候,却被李居丽撞了个正着。
  这怎么看,都是他这个做男朋友的不对。
  “明白,不就是打扰到你们了嘛,你们继续,就当我不存在就是了。”李居丽好笑的挥挥手,还一副我懂的眨眨眼睛。
  然后就不搭理两个玩壁咚游戏的男女,拿了几个水果,又从两人(shēn)边离开,回转卧室:“我帮素妍的水果也拿了,不用担心她也突然出来了。”
  这是什么,这是国民好夫人啊!
  “欧尼!”
  朴孝敏慌了,立刻用力挣扎起来,可罗君宁却是更加用力、却又恰好不会伤到她的控制着她的肩膀,“别叫了,你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轰隆隆!
  朴孝敏只感觉一阵天雷滚滚,荒唐的道:“欧巴,你这是拿了什么羞羞的剧本吗?”
  “算是吧,这剧本不还是你发给我的吗?”罗君宁理所当然道。
  “我哪有发……欧巴,我错了。”朴孝敏认怂了,主要是还不清楚这里的房间隔音效果如何,她可不想让李居丽和朴素妍大半夜的听到自己为他唱歌。
  “做错事就要认罚,所以啊,小丫头,今天你就别想跑了!”
  罗君宁真跟拿了什么不得的剧本似的,而朴孝敏也开了窍,大叫起破喉咙来。
  那声音之响亮,真不愧是偶像女团成员,不过在一声清脆的房门关闭声后,就再也没有哪怕一丁点声音传出来了。
  啪嗒!
  李居丽将半阖的房门关上,手里还咬着只剩下一半的苹果,“看样子,今晚孝敏是在劫难逃了。”
  “这个词用得不错啊,欧尼你的汉语功底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朴素妍笑着说道,她们今晚可一直都是用汉语交流。
  也算是彼此的默契吧。
  在私下里的时候,她们更多的用汉语来交流,锻炼着口语能力,这才能让她们在学习世界最难语言的时候,还能飞速的进步。
  不过,“欧尼,今晚孝敏有些冲动了,你别怪她。”
  李居丽摆摆手,“都是一家姐妹,有什么怪不怪的。再说了,过段时间他会一直陪着我,最近你们多和他聚聚也是理所当然的事(qíng),我还没那么小气。
  你呀,就跟泰妍一样,什么事都喜欢想得那么多。
  尤其是当队长之后,这种(qíng)况就越来越严重了,现在放下队长的职务了,就好好休息一下,别想那么多,会很累的。”
  朴素妍不好意思的笑笑,“知道啦,欧尼。”
  “嗯,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休息了吧。”李居丽看了下时间,提出了休息的建议,朴素妍没有拒绝,毕竟今天的确是(tǐng)累的。
  只是这一晚上,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睡着。
  倒不是房间隔音效果不好,以致于被朴孝敏大半夜的歌喉给吵到,而是她们自己的原因。
  尤其是朴素妍,就跟李居丽对她的评价一样,的确是想得非常多,现在都还在想李居丽对她说的话,是不是有什么隐藏的含义。
  这里的几间房,她晚上是和朴智妍一间。
  忙内在陪着唐晗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就拒绝了唐晗晚上秉烛夜谈的邀请,乖巧的回到了这边别墅——至少表面上是(tǐng)乖巧的。
  在发现罗君宁已经回房间之后,就活泼了一阵,然后被新任队长李居丽完全镇压。
  被镇压的朴智妍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就发现了同房间里同样睡不着的朴素妍,“素妍欧尼,素妍欧尼,你也睡不着吗?
  也是被居丽欧尼欺负了吗?”
  朴素妍好笑的摇摇头又点点头,“我呀,是和居丽欧尼有关,不过和你不同,现在会被欺负的只有你。”
  “凭什么呀,我又不是当小叛徒,而是去打探敌(qíng)啊!”朴智妍还以为是今晚跟唐晗走了一会儿的原因,一个劲的叫屈。
  忙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笨了?
  朴素妍没再继续聊下去,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渐渐的睡着了。
  朴智妍平时是(tǐng)活泼的,但并不代表她就不懂事,所以在发现朴素妍睡着之后,她也安静了下来,只是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在黑暗中不断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清晨,罗君宁很早就离开了别墅。
  当别墅里的女孩们都起(chuáng)洗漱穿戴好后,他才提着一大堆早餐回来,“都起来啦?正好,过来吃早餐吧,吃完就回首尔。”
  “哇!谢谢阿扎西!”
  朴妍第一个扑了上去,不过她还算懂事,没有一个人霸占所有的食物,而是以忙内的(shēn)份为大家分起了早餐。
  “辛苦了。”
  李居丽微笑着道了声辛苦,然后扭头问道:“你这么一大早出去,就是为了去拿早餐?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呀。”
  仿佛应证着她的话一般,朴孝敏适当露出委屈的模样,好像是被抛弃的小媳妇一般,可怜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