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牡丹色

  www.pkgg.net
  万万不可最新章节!
  “听说是定给了蒋家的二胖子。”六皇子很乐得打击一下二皇子的小心思。
  “不是说两个表妹么,一个订了,另一个呢?”二皇子心里琢磨着这次西山打猎之后得跟着苏庆去一趟城阳长公主府亲自瞧瞧才好。那可是城阳长公主的嫡亲外孙女儿,哪怕就是个麻子脸,也可以当成个宝贝拢进府里。毕竟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另一个,嘿。”萧诜打心里瞧不起自己这二哥,那点儿心思生怕谁不知道似的,“另一个倒是没定亲,不过二哥要是喜欢,恐怕得等上好几年咯。”
  二皇子萧证狠狠地瞪了六皇子一眼,“六弟说什么呢?我不过是关心一下城阳姑祖母的孙女儿,怎么到你嘴里就那么龌龊了?”
  六皇子仗着自己母妃得宠可不怵萧论,“二哥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咱们就别自欺欺人了吧?”
  “都少说几句吧。”最终还是三皇子萧论出来说了句话,才让这对兄弟消停了些。
  就这么着西山打猎之后,二、三、五、六,四位皇子全都跟着苏庆回了城阳公主府,说是要在他家园子里烤(ròu)吃,实则醉温之意不在酒。
  苏庆硬着头皮走进(diàn)内,朝长公主行礼道:“大母,二(diàn)下等四位(diàn)下都来了,要在咱们园子里烤(ròu),这会儿想来拜见大母。”
  苏庆一边说,一边拿眼去看旁边的冯氏姐妹。
  冯华端端正正地坐在旁边,而冯蓁却正拉着长公主的手,来来回回地按摩她的手指。苏庆完全看不懂这是什么(qíng)况。
  长公主早就老成了精,一听苏庆这话就明白是什么意思,还用得着她孙子自作聪明地给她递眼神么?
  “华儿,这几(rì)园子里的牡丹开得正好,你去替我选一两枝来。”长公主支开了冯华,再看向“不自觉”的冯蓁。
  冯蓁哪儿能错过眼前的机会啊。她早就发现苏庆(shēn)上也能有若隐若现的白气出现,可其他人(shēn)上却没有。所以冯蓁估摸着这白气该不会是龙息吧?得是(shēn)具天家血脉的人才有。只是她和冯华好歹也有长公主的血脉,却不知怎的不见白息,这是重男轻女?
  无论如何,有了对白息由来的猜测,冯蓁自然想见见几位皇子来证实自己的猜想。
  “外大母,我不走。”冯蓁撒(jiāo)道,“你的手指才按摩到了一半呢,可不能半途而废,这药膏我花了三天才熬制好呢,保准能把你的手养得又白又嫩。”冯蓁(ài)捣鼓美容养颜的东西,这会儿正用自己熬制的药膏给长公主按摩手指。也不管有用没用,反正她为了能跟长公主有“亲密接触”那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长公主看着小小年纪的冯蓁,也有心让她多长点儿见识,因此也没撵她。
  如此四位皇子走进来时,就见着个梳着双环髻的圆滚滚的小女郎垂首立在长公主(shēn)侧。
  冯蓁如今是可着劲儿地把自己往嫩幼了打扮,蓝黛白团花绞缬绸襦裙,一头黄毛梳着双丫髻,髻上带着金环坠铃铛,个子小小的,又生得圆润看着比她的实际年龄约莫小上了两、三岁。
  “证(论、谡、诜)给姑祖母请安。”
  原本四位皇子行礼后,就该轮着冯蓁上前行礼了。谁知她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以至于等了片刻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了她,而她垂着的头像小鸡啄米般一点一点的,俨然是瞌睡虫钻进了脑子里。
  众人一时都惊讶了,这小女郎站着睡觉的功夫怕称得上是炉火纯青,无人能出其左右了。
  长公主见了也有些尴尬,微微皱了皱眉头,怎么眨眼功夫就睡着了,先才不还赖着不走想看看几位皇子么?“漪澜,还不快扶幺幺下去。”
  漪澜赶紧上前扯了扯幺幺,心里着急,却是怎么也拉不醒她,只好半搂半抱地将她请了出去。
  六(diàn)下朝二(diàn)下抛去一个嘲笑的眼神,似乎在说,“是不是我说的那样,还得等上好几年?”只有不懂事儿的小孩子才能在这样的场合不管不顾地睡过去。犹记得上次来她似乎也在睡,萧诜还从没见过睡觉这么不顾形象不分场合的女君,到底是西京那乡下来的。
  冯蓁这做白(rì)梦做得那叫一个香,因为她又睡着了,或者叫被醉晕了。扑面而来的白息让整个池子扩大成了澡盆大小,蒸腾起的白雾,薰得冯蓁一瞬间就云里雾里了。
  醒过来时,冯蓁只遗憾自己压根儿没看见那四位(diàn)下是圆是扁,他们还没进门呢,那滚滚而来的白息直接就把她给醉晕了。
  这一次冯蓁足足睡了两天两夜,一醒来就看到一脸担忧的冯华,眼圈红红的,怕是哭了不少。
  “阿姐。”冯蓁不明所以地唤了一声,并不知道自己这一睡有多吓人,“你怎么哭了?”
  冯华执起冯蓁的手哽咽道:“你睡了两天两夜,担心死我了。”
  两天两夜把冯蓁也给吓着了,“你说我睡了两天两夜?”
  冯华点点头,眼泪顺着颊边流了下来,“外大母还去宫里请了御医,都诊不出你是什么毛病。只道你(shēn)子虚弱,得好好调养。”
  冯蓁的(shēn)体底子的确不好,打小就病痛不断,所以头发枯黄,(shēn)量也不高,药吃多了还虚胖,哪怕她有心减肥,那也是喝凉水都长胖的体质。长年喝药比吃饭都还多。
  因着御医说了要调养,各种珍贵药材便流水一般地流进了冯蓁的肚子里,转头又被她呕了出去。
  本来她长年吃药,早就习惯了那苦味,为了不叫冯华担忧,冯蓁明知自己这次不是病,也捏着鼻子喝了。谁知道药一下去,五脏六腑立即翻腾不止,上吐下泻的,没有病反而倒是弄出了病来。
  再之后,真是吃什么药吐什么药,反反复复折腾了小半年,弄得长公主无可奈何,只得寻了药膳上了得的妇人主厨,以药入膳,冯蓁这才恢复了正常。
  是药三分毒,冯蓁隐约间感觉到,怕是自己喝下的琼浆玉液在作祟,受不住外药入侵,当然这也只是她的猜测而已。
  冯华见冯蓁大好起来,脸上才重新展露出笑容来,“你呀,可算是好了,前些(rì)子险些没把我吓死。”
  瞧瞧这被醉晕而闹的乌龙,冯蓁歉疚地朝冯华笑了笑,靠在她肩上(jiāo)软地撒(jiāo),“阿姐。”
  冯华点点冯蓁的额头,“不过也因祸得福,你瞧这些(rì)子没出门,倒是白了不少。”
  冯蓁心想哪儿是不出门的功劳啊,明明是桃花源的功劳。她那桃花源如今可是有澡盆大小了,那(rì)她可美美的洗了个澡,全(shēn)上下每个毛孔都得到了滋润。不过遗憾的是,白息不济,如今靠它自(shēn)恢复,哪怕是住在公主府,一(rì)也就能恢复一海碗,只够她喝水和洗脸用的。若是能再见到那些龙子皇孙的话……
  “可惜了,我都没瞧清楚四位(diàn)下长什么模样,就睡着了。”冯蓁牵起话题道。
  冯华忍不住笑道:“可不是么。你说你,心心念念想看美男子,这倒好,四人走到你面前,你却睡着了。”
  冯蓁噘噘嘴,也觉得亏呢,“可惜那(rì)外大母把你支去了园子里,否则阿姐倒是能同我说一说呢。”
  冯华心虚地撇开了眼,话虽如此,但实则她是见着了的。
  那(rì)苏庆和四位(diàn)下去园子里烤(ròu),离冯华去的牡丹园只隔着花溪相望。
  冯华站在牡丹从中,百花争艳,蜂蝶翻飞,那是花衬人艳,人比花(jiāo),二皇子当时就看得迈不动腿了。
  冯华觉察出有人看自己,赶紧地背过(shēn)去,飞速地挑了几朵牡丹走了。只是这样的话她没好意思跟幺幺提,总不能说有位(diàn)下一直看她吧?何况她这样年纪的女君,哪怕是背后议论男子都得避忌了。
  “姐姐这两(rì)在做什么,怎的一天也见不着人?”冯蓁又问。
  冯华道:“因外大母想要咱们在这儿常住,所以特请了先生,免得咱们荒废学业。这两(rì)我都跟着先生在念书习琴。”
  冯蓁的脸色当即就变了,“又要念书?!”
  冯华颇有些幸灾乐祸地捂嘴笑了笑。
  翌(rì),冯蓁早起去薅羊毛,或者说去给长公主梳头时,果然听长公主提起了念书的事儿。
  “先前你(shēn)子不好,也没跟你提,如今眼瞧着你也好了,正该跟着你姐姐继续念书了。”长公主道。
  冯蓁强撑出天真甜美的模样道:“可是我昨儿才采了三篮子鲜花香草,这两(rì)得配香膏呢,外大母。”小女郎甜糯的嗓音自带撒(jiāo)。
  “女子的容颜固然重要,可一辈子也不只能紧张一张脸,还有别的许多事儿要做。何况但凡有见地的男子,也不会只看重女儿家的脸。”长公主道,这些(rì)子她也算是摸清了冯蓁的(xìng)子,这丫头也不知怎么养成的(xìng)子,(xìng)子惫懒得紧,小小年纪,(ài)美如命,成(rì)里就捣鼓什么养颜方子,香(shēn)方子。也不瞧瞧她那头黄毛,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
  长公主哪儿容得了冯蓁这般蹉跎自己,是以才出言敲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