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孽缘么

  www.pkgg.net
  万万不可最新章节!
  “你是在顺妃娘娘宫中。那(rì)多亏遇到了五(diàn)下,他从后面接住了你,又让人将你送到了顺妃娘娘宫中,还给你请了御医。”冯华道。
  别看她们是城阳长公主的外孙女儿,可这是第一次入宫,人生地不熟的,那些内官也不是冯华能指使得动的,亏得五皇子萧谡帮衬,迅速地安顿好了冯蓁,否则冯华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冯蓁心下微微一动,她阿姐提及五(diàn)下时,语气似乎有些不同寻常,不过也可能是自己太敏感了。
  “顺妃是谁啊?”冯蓁问。
  “顺妃娘娘是五(diàn)下的母妃。”冯华道。
  冯蓁点点头,她听敏文说过五皇子自幼丧母,自然得抱到其他宫妃跟前养活。
  正说着话,宫人就回禀说顺妃来了。
  冯华和冯蓁赶紧站起(shēn),朝(shēn)着紫色牡丹纹宫裙的顺妃迎去。
  顺妃瞧着约莫三十来岁,生得圆团团一张脸,很是和善的模样。冯蓁先入为主地想,在宫里能混到妃位,还平平安安活到这个年纪的妃子,哪个不是人精?
  顺妃看着冯蓁道:“赶紧躺着吧,你才刚醒,不用多礼。”
  冯蓁一个小小女郎如何有荣幸得顺妃这般看顾?自然是因为城阳长公主的缘故。冯蓁见顺妃对自己姐妹如此上心,心里估摸着这位五皇子萧谡恐怕也对自家阿姐有想法呢。
  既然有想法,就该付诸行动。冯蓁姐妹被顺妃留在宫里住了十来(rì),却一次也没见过五皇子。倒是听得宫人说五皇子只要在京,每隔一两(rì)都要递牌子进宫给顺妃请安的。
  其实不用那些宫人说,冯蓁也知道五皇子有没有进宫。顺妃宫中的龙息起起落落,每逢五皇子进宫,她桃花源的那池子水不用一盏茶的功夫就能蓄满了,这还是在不见面的(qíng)况下。
  可以想象五皇子(shēn)上的龙息得多浓厚。
  是以虽然冯华暗示了冯蓁好几次该回府中了,她却没病装病地赖在了顺妃宫中。只可惜五皇子却一次都没寻机会来见见她和冯华。
  冯蓁摸了摸下巴,并没觉得五皇子比二、六两位皇子就居心纯良,因为平阳长公主家还有一位何敬女君呢。她猜想五皇子怕是一门心思扑在了何敬(shēn)上。毕竟这天底下就没有不想当皇帝的皇子。而脚踏两只船是很容易翻船的,倒不如专心如一,这种选择在冯蓁看来,反而更高明一些。
  三(diàn)下萧论也觉得萧谡高明,“看来老五也坐不住了,他不出面却叫顺妃出面,真是好算计。”
  “可惜顺妃娘娘一年半载都见不着皇上一面,更遑论在皇上跟前说上话了,五(diàn)下即便有那个心思,找顺妃娘娘也没什么用。”窦芒儿垂首道。
  萧论赞许地瞥了眼窦芒儿,“可打听到了,顺妃用了什么法子把冯氏姐妹留下来的?”
  冬至一过,正旦就不远了,按说冯蓁早就养好了,没道理会在宫中留这么久,城阳长公主已经数次派人来了,却不知那顺妃用了什么手段。
  其实不仅萧论不知道,萧谡也是完全没弄明白。
  “母妃如果觉得宫中寂寞,不妨将表妹接进宫来小住。”五皇子萧谡进宫给顺妃问安时道。
  顺妃如今岂会寂寞,冯氏姐妹(rì)(rì)陪着她,敏文公主也见天儿地往这儿跑。聪明人说话就是(ài)转弯抹角,顺妃知道萧谡这是在暗示自己该送冯蓁姐妹出宫了。
  顺妃苦笑,“幺幺(shēn)子还没完全养好,时常头晕,御医也诊断不出个名堂来,所以城阳长公主的意思也是让她在宫里再小住几(rì)。”
  以城阳长公主的城府,自然不会让冯蓁一直住在宫中,之所以同意主要还是因为冯蓁的借口找得太好,她这病来得如山倒,去得也莫名其妙,宫中国手多,自然是留在宫中养病为妙。
  萧谡看着顺妃红润的脸颊,还有新式的发髻,衣裳的样式似乎也有小幅改动,明明没有圣宠,却像是被滋润过一般,脸上虽然带着苦笑,心里却未必苦。只怕冯氏姐妹想留,她也舍不得人走。
  萧谡笑道:“城阳长公主能放心蓁女君住在宫中,自然是因为母妃照顾得好。”
  顺妃道:“两位女君也着实可人疼,尤其是蓁女君,既可(ài)又活泼,还心灵手巧。”顺妃虽然无宠,但女人总是(ài)美的,冯蓁那一手化妆技巧,轻轻松松就俘获了顺妃。
  萧谡道:“所以城阳姑祖母也把她们疼到了骨子里去。”
  顺妃总算听懂了暗示,嗫嚅道:“那(rì)也是你将她送到吾宫中来的呀。”
  萧谡捏了捏眉心,“眼看着就要到年边儿了,母妃若是喜欢蓁女君,等开了(chūn)再接她进宫就是。”
  城阳长公主的外孙女儿,哪儿是她一个不得宠的妃嫔说接进宫就能接进宫的?顺妃看着这个不是从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儿子道:“可幺幺的(shēn)子骨还没养好啊。”
  萧谡望着长脑子没长脑仁的顺妃,不得不直言道:“母妃,如今父皇(shēn)体欠佳,各宫都虎视眈眈,城阳长公主的外孙女儿如果长留你宫中,别人会怎么想?”
  顺妃觉得委屈极了,这宫里无论做什么都要瞻前顾后,她贵为一宫之主,却连留两个小女君解闷都要左思右想。
  但是顺妃也知道,德妃、安妃的确会如萧谡说的那般多想。
  “呵,那顺妃也是天真,以为留下冯氏姐妹,整(rì)里又打扮得妖里妖气,就能叫皇上多看她两眼么?”安妃不屑地撇撇嘴,“也不想想,要不是皇上把老五交给她养,她到死顶天了都只会是个才人。”
  三皇子萧论道:“不过她能把人留住,也算是有本事了,听说城阳姑祖母派人来催了好几次,都被挡了回去。”
  安妃道:“她带孩子倒是有一(tào)。梅兰传来的消息说,是那位蓁女君自己要留下的。”
  可不就是冯蓁自己装病都要赖着的么?这会儿顺妃宫中的龙息突然就浓郁起来,她嘴里哼着小调儿,坐在顺妃寝宫后的小院子里晒太阳,欢快地看着自己的小池子又装满了,还(bī)得白雾再退了几寸,那白玉碑已经露出一个圆盘大小了。
  冯蓁寻思自己也不能再这么赖下去了,纠结着要不要去前(diàn)“偶遇”五皇子,尽最大可能地薅一把毛再走人。
  想动就动,冯蓁站起(shēn)就往前(diàn)去,虽说没什么好借口,但她是小女郎嘛,找不着借口也能乱窜。
  只冯蓁刚走到阶梯上,却见得一名(shēn)着宝蓝八宝团花纹锦袍的男子正跨门而出,她还没来得及抬头看人,就被扑面而来的龙息给袭晕了,摇摇晃晃地险些从阶梯上滚下去。
  之所以是险些,那是因为那男子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了冯蓁的手,她才没从阶梯上滚下去。
  若此时冯蓁是那及笄的妙龄女郎,(shēn)姿窈窕曼妙,柳腰反弯地搭在来人的手臂上,必是一幅如诗的美好画卷。
  可惜冯蓁圆滚滚的,腰是搭不在萧谡的手臂上了,连脑袋也不过才及人的腰带,这画面就有些滑稽了。
  然她顾不着滑稽,人本来没晕,可被萧谡这一揽,只觉得(xiōng)口轰地一炸,人就晕厥了过去。
  萧谡有些脸黑地看着怀里的人,赶紧拦腰抱了起来,“快去请御医。”
  也不知他跟这位蓁女君是个什么缘分,掰着手指算,迄今为止共见了四面,每一次她不是在昏睡就是在昏倒。这般质弱,恐怕未必能活到二十。
  不过这一回冯蓁没能再赖在顺妃宫中,城阳长公主听闻冯蓁又晕厥了过去,御医依然束手无策,便亲自进宫将冯蓁接回了公主府,并命人去各州府搜寻名医,还请得皇帝旨意,贴出告示,若是有大夫能治好冯蓁的无名之疾,赏八品官帽,良田百亩,白银千两。
  虽然有些夸张,但皇帝也体谅城阳长公主,她与别人不同,血亲就剩下这么三瓜两枣,若再出了事儿,白发人送黑发人就太凄凉了。
  “呵呵,这回老五可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了。原以为顺妃能笼络住两位女君,结果呢,蓁君又无缘无故晕倒了,连带顺妃都被迁怒了。”二(diàn)下萧证幸灾乐祸地道。
  顺妃此刻正对着萧谡哭呢,“怎么好端端的就晕倒了?可也不能怪吾啊,她这毛病又不是在吾这儿染上的……”
  萧谡宽慰道:“长公主不是不分青红皂白之人,母妃不用担心。”
  “怎么不用担心?你是不知道,那(rì)长公主来的时候,那眼神厉得就差没吃掉吾了。”顺妃摸着(xiōng)口道,“要不你去长公主哪儿看看幺幺吧?”
  萧谡道:“母妃放心,儿臣会去的,你也放宽心。”
  荣恪私下道:“(diàn)下,上回(diàn)下让小的寻的那只母猫刚下了一窝(nǎi)猫,要不要现在……”
  须知这会儿可是冬(rì),猫□□和产子都在(chūn)季,要在冬(rì)产仔,那得是有秘术才行,也只有宫中猫功坊长期伺弄的猫奴才有这等本事,但也是耗费了无数心血的。
  “不用。”萧谡道。
  “可长公主那边……”荣恪忧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