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腊八会

  www.pkgg.net
  万万不可最新章节!
  “放心吧,若是那老太太为了这么点儿事儿就能迁怒,那也没有今(rì)的城阳长公主了。她当面斥责母妃,只是为了在父皇跟前撇清她而已。那是只老狐狸,不见兔子不撒鹰,冯家姐妹在母妃宫中留太久了,她是怕父皇误会她。”不得不说萧谡把城阳长公主的心思猜得七七八八了。
  城阳长公主是有撇清之心,可也真是怒了顺妃。冯蓁这回一睡又是一天一夜,惹得人焦心。平(rì)里好好儿的一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毛病,莫名其妙就会昏厥。
  冯蓁可不知道自己惹了这许多麻烦,她正在温暖如母亲怀抱的琼浆玉液里凫水呢。这横财发得简直出其不意。
  原本只是一个小池子,如今却有蜿蜒成溪的架势。池边,或者说溪边的白玉石碑已经全部露了出来,白雾也退却了不少,不过此间依旧单调,不过一溪一碑而已。
  冯蓁舒舒服服地来回游了十圈,感觉锻炼得差不多了,这才回到岸上,见那无字的白玉碑上竟然出现了一道人形剪影,正缓缓地在演武。
  冯蓁站在跟前看了好一阵子,发现那人做的动作一共十二式,然后便会重复,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玉碑上的剪影缓缓消失,再次恢复了静态。
  冯蓁拿不准那人演练的是什么,只好奇地跟着比划了一下,却发现自己连第一式都做不完整,别看那动作看起来简单,可做起来却怎么也不到位,对(shēn)体的柔韧度和灵敏度要求极高,简直有点儿反人类,真要做到位,骨头就得掰断了。
  桃花源里,冯蓁闲来无事时,自己跟自己较上劲儿了,心想就算练不成武,全当减肥好了。
  早晨醒过来时,冯蓁又见冯华哭红了一双眼睛,“阿姐,我没事的。”
  “怎么没事儿?这才几(rì)啊,就又晕厥了一次。”冯华哽咽道。
  冯蓁是想解释也没办法。桃花源的事(qíng)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冯华说,那里面的琼浆玉液也取不出来,没有任何证据能说明,这样匪夷所思的事(qíng)若是说出来,只不定会被当做疯了呢。
  当然冯蓁即便有选择,也可能保护这个秘密,她对人(xìng)的期望早就被现实一次又一次地粉碎了。很多秘密,只有藏在一个人的心底才是最安全的,切忌用来挑战人(xìng),否则害人害己。
  因为解释不了,所以冯蓁也就只有“病”着了。只那桃花源的溪水颜色越来越清澈,眼瞧着琼浆玉液的精华即将耗尽,长公主那点儿羊毛已经完全满足不了冯蓁了。
  这是由奢入俭难啊。
  总算腊八节这(rì)公主府又(rè)闹了起来,不仅宫中要派内侍来送腊八粥,各皇子府、公主府也要分送亲友腊八粥的。
  只是没想到五皇子萧谡府上的腊八粥是由他亲自送过来的。
  “华女君、蓁女君,五皇子来了,还送了一窝小(nǎi)猫来,说是替顺妃娘娘给女君道歉来的,长公主请女君到前面去。”长公主(shēn)边的明玉来传话道。
  “五(diàn)下来了?”冯华愣了愣。
  冯蓁却追问道:“现在正值隆冬,怎的会有小(nǎi)猫?”
  明玉道:“可不是么,想来顺妃娘娘定然花了不少心思。”
  冯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又从首饰盒里另拣了一支喜上眉梢金簪插戴在了头上,对着镜子抿了抿鬓发,用了点儿冯蓁捣鼓出来的玫瑰花露,这才拉了冯蓁的手道:“走吧。”
  冯蓁看了看冯华,心想若是自家阿姐真喜欢上了那位五(diàn)下,可就是自己的罪过了,要不是她在宫中晕倒,冯华也不至于对萧谡因感激而生(qíng)。
  然则当冯蓁看到五皇子萧谡时,才发现自己恐怕想得有点儿多,她阿姐原来也是个颜控。
  冯蓁进去后,先看到的是萧谡的背影,他(shēn)段高颀,约莫与那(rì)见过的六皇子不相上下,只是瞧着没六皇子那么魁梧。一袭半旧青地卐字文锦袍,衬得人(tǐng)拔如松,巍峨如玉山。
  更兼蜂腰猿臂,(shēn)材劲瘦,再看那站姿,莫名就让冯蓁想起了军人。只有长年训练的人才会站得那般笔直和沉稳。
  这一次冯蓁总算没晕过去了,许是先前两次对骤然浓郁的龙息太敏感才造成的。
  听得脚步声,萧谡转过(shēn),视线落在了冯蓁(shēn)上。
  冯蓁也看清了萧谡的模样。
  当今皇室有鲜卑血统,一水儿的混血儿,颜值是个顶个的好。不过六皇子(shēn)上鲜卑的血统多着了那么一丝,看起来就有些威武,而二皇子(shēn)上的鲜卑血统似乎又少了些,所以成了一朵风流花。
  而眼前这位五皇子,混血的成分似乎增之一分则多,减之一分则少,气度清隽从容,却有肩挑五岳,脚踏四海的气势,深棕的瞳仁里却似乎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绿,像夜里饿狼的光。
  冯蓁怔了怔,终于想到萧谡给人的感觉像什么了。
  像(chūn)夜的风。
  (chūn)风温柔,而夜色浓墨如漆,你并看不见黑暗里有什么,所以只会被(chūn)风的温暖所迷惑。
  他(shēn)上的白息实在太浓郁了,甚至超过了元丰帝,这样的皇子又岂会是白昼的(chūn)风呢?
  至此冯蓁才发现,原来桃花源还有个了不得的“副产品”。
  跟着长公主多(rì),冯蓁大约也知晓如今华朝的(qíng)形。皇帝年岁大了,龙体欠佳,这两年时常辍朝,而太子早夭,太卜令占卜后,卦象显示不宜早立太子,否则两龙相冲,必有一殇。所以先太子薨后,皇帝再没立太子。
  如今几位(diàn)下都已成年,大位相争就在眼前。这如何站位,能否拥有从龙之功就端看个人有无远见卓识了。
  冯蓁自然是没有“远见卓识”的,可她的桃花源天生就能分辨谁贡献的龙息足。眼前这位龙息足有手臂粗细的(diàn)下,自然就是真龙气运加(shēn)的“准真龙天子”。
  冯蓁纠结了,她万分地想拉着萧谡的手薅羊毛,但也万分地不想跟这些人扯上太多关系。若是可以,最好是那种见着面就绕道走的关系。
  萧谡在公主府并没留太长时间,不管城阳长公主是不是为了撇清关系才对顺妃发火,他总是要带上十分的诚意走这一遭表示赔罪的。
  五皇子萧谡走后,长公主就当着冯华的面很不委婉地提了句,萧谡克妻的事儿。
  冯蓁一听就知道长公主只怕并不看好五皇子,这是在敲打冯华呢,她阿姐没被男色洗礼过,又正是少女怀(chūn)的时候,被萧谡所吸引,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qíng)。
  原本冯蓁是想委婉地跟长公主提一句五皇子的“帝王运”的,但突然又改变了主意。万一长公主信了她的话,改成一门心思撮合她阿姐和五皇子就不妙了。那种男人,还是让那些牙口好,喜欢啃硬骨头的女人啃去吧。她阿姐只要嫁给一个(ài)她、疼她不纳妾的男人就好,无忧无虑地过一辈子。
  至于长公主会不会因此而站错队,冯蓁觉得她外大母都老成精了,即便站错队,想必也不会有太大问题。小孩子嘛,必须要充分相信大人的本事。
  冯蓁能听明白的话,冯华又如何会不懂。她脸色十分平静,虽然心底对那位五皇子的确存在一点儿倩女之思,但她很清楚自己是定了亲的人。
  这世上啊,还真是说曹(cāo),曹(cāo)就到。
  “回公主,蒋太仆家二公子前来送腊八粥。”明玉禀道。
  蒋太仆家四个字立即抓住了冯华和冯蓁的耳朵,那正是冯母在世时为冯华定下的夫婿家,而这位二公子显然是被故意派来的。
  冯蓁立即就笑着推了推冯华,冯华的脸刹那间便红了。
  “你们去园子里玩会儿吧。”长公主侧头道,这是不(yù)蒋二郎见着冯华的意思,若是未婚夫第一次上门,想见就能见冯华,那就显得女儿家不尊贵了。
  冯华和冯蓁朝长公主福了福,便拉着手退了下去。
  “阿姐,你想不想见见那位蒋二郎?”冯蓁低声问。
  冯华戳了戳冯蓁的额头,“你少打鬼主意。”
  冯蓁委屈地嘟嘟嘴,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阿姐,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你现在顾着矜持不见他,若是成亲后发现并非良人可就后悔莫及了。”
  冯华摇摇头道:“亲事是阿母亲自定下的,她见过蒋二郎许多次,都说三岁看老,她是确定蒋二郎(xìng)子无差才为我定下这门亲事的。”
  “可人是会变的,即便他(xìng)子无差,但若他心底另有他人又怎么办?阿姐若是嫁过去岂不受气?”冯蓁道。
  “无妨,我是正妻,即便他心里有人也越不过我,舅姑也不会(yǔn)许他薄待于我的。”冯华道。
  “我知道这个。”冯蓁道,这世道妾室在正妻面前自然一点儿分量都没有,尤其是冯华这样的出(shēn),还有长公主做靠山。“可是阿姐,一辈子嫁一个心里没有你的人,(rì)子多难熬啊?”
  冯蓁是从讴歌(ài)(qíng)的世界来的,哪怕被(ài)(qíng)伤透了心,却天生还是会看重(ài)(qíng)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