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假情意

  www.pkgg.net
  万万不可最新章节!
  敏文拉住冯蓁的手道:“幺幺你可真是太大胆了,连产房都敢进去,不怕被不干不净的东西冲撞么?”
  “哪有啊,每个女人都要生孩子的呢。”冯蓁自然是不信的,这绝对是封建糟粕对女(xìng)的荼毒。
  “听二嫂说全靠你救了她,你握着她的手她才有的力气。”敏文道。
  冯蓁赶紧摆摆手,她可不想被当做怪物,“没有,没有,二表嫂那会儿只怕都糊涂了。”
  敏文点点头,“我觉得也是。”否则就太惊人了。
  冯蓁怕敏文再提这事儿,忙问道:“你今儿怎么来了?”
  “二皇兄进宫给父皇报喜,说要来公主府,我就跟二皇兄说也想来,他就把我捎过来了。”敏文道,不得不说她跟着冯蓁一起去了几次二皇子府,同这位二哥虽然称不上亲近,但至少敢跟他说话了。
  “那你要住几(rì)么?明(rì)外大母说让我去寺里烧香,咱们一块儿去吧?”冯蓁拉住敏文的手,这是让她休想拒绝的意思,好不容易逮着一只羊,可得好生薅一把。
  正月里慈恩寺前的庙会一直要摆到上元节下灯才会结束,所以庙前的街道每(rì)都是挤得水泄不通,不过慈恩寺侧门专门留着一条街,给王公勋贵前来烧香时用,寻常百姓一律不许入内,因此冯蓁坐的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地驶进了慈恩寺。
  冯蓁对上香没太大兴趣,随意应付后,捐了些功德钱,便跟敏文往慈恩寺后的碑林去了。
  碑林一侧是慈恩寺有名的丛竹园,敏文拉了拉冯蓁的袖子,“那边好像是我五皇兄。”
  “那,咱们去打个招呼吧。”冯蓁其实早就看到五皇子萧谡了,不是见着脸了,而是老远就瞅到那股浓郁的白息了,要不她怎么会拖着敏文往这边走。
  敏文摇摇了头,“五皇兄好像在下棋,怕是不喜被人打扰。”也不知怎的,几个哥哥里敏文最怵的就是这位五皇子。
  “那有什么,咱们观棋不语就是了。”眼前的机会简直是冯蓁求之不得的,没想到随便上个香竟然都能偶遇一只肥羊。她只但愿五皇子这盘棋能下一整(rì)呢,她就能在旁边薅一整天的羊毛,足够让她的桃花溪再次变成牛(nǎi)白。
  慈恩寺的丛竹园在上京城也十分闻名,遍植毛竹、紫竹、湘妃竹、长尾竹、佛肚竹,乃至金镶玉竹等各类,园中更有溪流蜿蜒,千竿摇翠,万篁凝碧,一派幽静淡雅。前晚刚下了雪,园中白雪映翠,别有肃杀之色,却在枯寂中另有宁静之韵。
  五皇子萧谡和慈恩寺的宝通禅师正在蜿蜒堆雪的溪边竹亭内对弈。
  地上铺着一张方方正正的大竹席,中置矮桌,手边一杯清茶,两人禅坐于蒲团上都十分专注。
  冯蓁拽着敏文去了五皇子跟前,两人也不说话,只福了福(shēn),便安安静静地在竹席边上拣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因此五皇子和他对面的老和尚也就没动。
  冯蓁见萧谡一手执白,一手却拿着一串念珠手串,心道:这人还信佛?
  不得不说人生得好就是占便宜。萧谡今(rì)穿了(shēn)七成新的玄色暗银竹纹锦袍,披着灰狐毛大氅,端的是清俊华贵,手里拿着的念珠好似也为他增添了一丝佛(xìng),竟有股淡泊宁静的(jìn)(yù)感,不似天家子侄,反而像是林下隐士。
  冯蓁觉得这男人拿念珠实在太作弊了,凭白地让人忍不住肖想起和尚来。
  冯蓁看棋自是没趣儿,因此仗着年纪小,就托着下巴一直盯着萧谡的侧颜看,心想若是隔着屏幕,这张脸还真值得(tiǎn)一(tiǎn)。
  过了半柱□□夫,敏文就有些坐不住了,元丰帝虽然重视皇子的课业,但对公主却十分放纵,敏文更是从小没人管,琴棋书画一道比冯蓁还不如,不过这么点儿功夫就连打两次呵欠了。
  敏文侧头看了看冯蓁,想给她使眼色走人的,却见冯蓁盯着萧谡好似看入了迷,眼睛一眨不眨的。
  入迷是入迷,可是看久了难免也会审美疲劳。冯蓁这是一边吸着龙息一边开始在体内运转九转玄女功。虽说肢体不能动,但却能修习内力,对强(shēn)健体也有莫大好处。
  敏文心里嘀咕着,幺幺该不会是对她五哥动心了吧?因着这样,她也就不好主动提出走人了。
  一局棋足足下了半个时辰,萧谡才以一子的优势险胜。他侧头看了看冯蓁和敏文,本来以为两个小女郎应该没什么耐(xìng)看下去的,结果却不声不响地坐了半个时辰,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而言倒是难得。
  “五皇兄。”敏文见萧谡看过来便叫了一声,却不见旁边的冯蓁有反应,转头一看,她正闭着眼睛,不得不扯了扯她的袖子。
  冯蓁这才从入定里醒过来,眨巴眨巴眼睛还有些没回过神来,“这么快就下完了?”
  萧谡的唇角翘了翘,“你倒是在哪儿都能睡着。”
  冯蓁被臊红了脸,不由低了低头,想起前面那几次,的确是有些丢脸的。不过眼前萧谡自是误会了,可她却也不能解释说自己在练功。
  萧谡朝宝通禅师介绍道:“这是舍妹和城阳长公主家的蓁女君。”
  宝通禅师朝敏文行了僧礼,敏文和冯蓁也赶紧起(shēn)向宝通禅师合十行礼。这位大和尚有元丰帝御赐的袈裟,地位很是尊崇。
  宝通禅师略过敏文,多看了冯蓁两眼。
  他有些微胖,唇红齿白,面孔圆团团的像是被拍扁的大饼,笑起来很像前头弥勒(diàn)供奉的弥勒佛。这会儿含笑看着冯蓁,冯蓁也就好奇地打量起他。
  萧谡站起(shēn)朝冯蓁两人温和地道:“慈恩寺的素斋上京闻名,你们既出来了也可以尝尝。”
  “嗯,嗯。”敏文跟这些哥哥们待在一块儿总觉得不自然,所以又拉了拉冯蓁的袖子,示意她走人。
  冯蓁却抬起头,一双眼睛亮晶晶地望着萧谡,“(diàn)下今(rì)也在慈恩寺用素斋么?”
  “孤这就走了。”萧谡拢了拢肩上的大氅道。
  冯蓁的脸上很自然地流露出失落来,她的肥羊……要跑了。
  慈恩寺的素斋的确鲜、嫩、清、香,可冯蓁吃起来就是有些不得劲儿,筷子在碗里拨弄着,却不往嘴里送。
  敏文低声道:“幺幺,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五皇兄啦?”
  “嗯?”冯蓁抬起头,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正要张口反驳,却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行径好像还真容易让人误会。
  但,却是个美妙的误会。她正愁不知如何薅羊毛呢?若是小女君心仪某位(diàn)下,是不是就能厚着脸皮去缠一缠了?
  于是冯蓁很想演出个脸红的表(qíng),但这脸红不红却是任何人都控制不了的,所以只能稍稍侧头,下巴微低,做出个含羞的动作来。
  敏文张了张嘴,踌躇片刻才道:“可你年纪太小了。”
  萧谡即便已经“克”死了两任未婚妻,元丰帝也不会不为他选妃,毕竟年纪已经到了。而冯蓁却尚小,怎么选也不会选到她头上。
  冯蓁低声道:“我,我没想过嫁给五(diàn)下,就是觉得他的脸好看而已。”
  敏文也红着脸低声道:“我也想将来能嫁个好看的呢。”
  “其实脸好看,多看几眼就是了,嫁人却未必要嫁给好看的。”冯蓁忍不住道。
  敏文不解地看着冯蓁,“什么意思啊?”
  冯蓁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岔了,“不过你是公主,将来驸马也不能纳妾,这倒是无所谓了。”
  敏文闻言愣了愣,有些低落地道:“不是这样的,锦城姑姑出降吐蕃时,那吐蕃王就早已有了两个王妃了。”
  冯蓁叹了口气,想起来这世上的公主可没几个能像城阳、平阳两位长公主如此幸运的,“可怜生在帝王家。”
  这话不过是冯蓁拾人牙慧之语,但听在敏文耳朵里却是再好不过的知心话,忍不住拉住了冯蓁的手,“幺幺,你这话真说到我心里去了。”
  冯蓁赶紧摆摆手,“都是我瞎说的,你可是公主呢,我……”真真是祸从口出,所以说人还是该少言才好。
  敏文道:“幺幺,别怕,我谁也不说的。这句话我也不敢对着被人说,叫人听了,定然要说我不知足,从小锦衣玉食,却还……可谁又能知道我们这些宫里的人……”敏文苦笑连连。
  人的友谊总是从共同拥有一个秘密而真正开始的,敏文原不过是想利用冯蓁以博得一点儿关(ài),如今却是真心拿冯蓁当姐妹了。
  用完素斋,翁媪就开始催促冯蓁回府,可冯蓁好容易放一次风,哪儿能就那么乖乖回去。“公主,不如咱们去看看你侄儿,也瞧瞧我干儿子怎么样?”冯蓁笑嘻嘻地道。
  冯蓁不能不听翁媪的话,可翁媪也不能不听敏文的话,至少明面上敏文乃是公主,哪怕不受宠,但有时候这(shēn)份还是(tǐng)好用的。
  冯蓁和敏文进门时,还在坐月子的雍恬脸色很不好,满脸蜡黄,眉毛蹙成了川字,还带着一股子怪味儿,毕竟生产之后就没沐浴过。
  冯蓁看得仔细,只见雍恬的脸颊上已经生出了几块妊娠斑,不由想,孩子还是不生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