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关外行(中)

  www.pkgg.net
  万万不可最新章节!
  “你刚才又一直盯着五皇兄看。”敏文不知何时凑到了冯蓁的耳边, 吓得冯蓁险些没坐住。
  因着小客栈实在太简陋,众人不过休息了半(rì)就又启程了。昨儿夜里一路骑马还行, 现在休息了一会儿, 再上马,那大腿根磨得就叫人呲牙了。冯蓁在西京时, 每(rì)都跑马的, 没想到在上京养尊处优不过一年, 现在居然也磨腿了。
  耐着(xìng)子一直撑到了关外, 其他女君们早就叫苦连天, 嘴里埋怨的话都说了一车轱辘了。因着是何敬提议的, 她没好意思叫苦, 但脸色却难看得厉害, 脸色苍白,瞧着倒像是病了。
  如此一比较,冯蓁便又显得突出了, 她的背一直很直, 唇角微微弯着,(ài)笑又不(jiāo)气的女君总是讨人喜欢的。但是私底下恩(ài)时,却又是(jiāo)气的女君更叫人心(ài)了。
  月上中天时, 可算是到了关口, 众人歇了一宿,才再往草原去。
  索姆河畔,那一望无垠的绿地上,已经搭起了连绵起伏的白色帐篷, 原来早有侍从换人不换马地赶到了他们前头将一切都安排了起来。
  冯蓁对草原的风那是叶公好龙,刮不到她脸上时,只觉一心想念那冷冷的让人心沁凉的风,可真到了草原上,二月底的寒冷叫她直接把自己裹成了茧子,连萧小六那只羊在外面叫她,她都没出去。
  冯蓁在帐篷里睡了一(rì)一夜,除了一开始萧诜和敏文来叫了她一次外,就再没人打扰她了,毕竟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女君,这个年纪也没法叫那群少年心里多个影子,所以是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更好。
  次(rì)风和(rì)丽,一大清早阳光就(shè)得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冯蓁对着手呵了呵气,走出了帐篷。她是没想到桃花源的琼浆玉液还有疗伤的功效,原本她腿根已经磨破了皮都见了血,睡了一晚下来,居然就恢复如初了,她自己摸了一把,滑嫩嫩的,哪儿有磨过的迹象。若是腿没好的话,她可不会出门的,别人不照看她,她就得自己把自己照看好。
  出了帐篷,冯蓁四下远眺,才发现男子和女君们的帐篷区是分开的,中间隔着一条小溪,这等安排还(tǐng)细致,只是她余光一扫,就见几个穿着胡服的年轻姑娘从溪水那边的帐篷里钻了出来,像害羞的小鹿一般四散而去。
  冯蓁羡慕地看着那几个小妞,瞅瞅人这才是潇洒啊,那边儿的帐篷里想挑哪个睡就挑哪个睡,睡完拍拍(pì)股走人就是,回去指不定还能互相交流交流,若是幸运的有了,那不过是多了个放羊的孩子,羊就更不容易丢了。
  看那些胡女在蓝天下嘻嘻哈哈的,冯蓁感叹,这才叫一辈子没白活啊。
  她若是有胆子,将来长大了,要也能把那几只羊给上了,那白息滚滚的……怕是能推着她桃花源的白雾往后退一大半呢。冯蓁捧着腮帮子(qíng)不自(jìn)地就陷入了白(rì)梦的美好里。
  “真是不知羞。”敏文不知何时站到了冯蓁(shēn)边,有些愤愤。
  冯蓁侧头看了看她,有心想纠正她的这种不良思想,那怎么能是不知羞,男未婚女未嫁的。不过她旋即想起自己的人设乃是天真烂漫的小女君,于是冒了句,“什么不知羞?”
  敏文嘟嘟嘴,“就那些胡女啊。”
  “她们怎么了?”冯蓁这傻简直装到了底。
  “不知羞地勾搭男人。”敏文撇嘴道。
  冯蓁偏头多看了敏文两眼,“公主,你这是……”
  敏文的脸一红,撇开了头。
  有心上人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冯蓁心忖,可真够快的,上回见面时可没听敏文提起过。果然是(chūn)天到了,什么都开始萌芽了。
  渐渐地出帐篷的人多了起来,冯蓁再顾不得敏文的(chūn)思,她眯了眯眼睛,用手挡住额前的阳光,朝溪水那边指了指,对着敏文道:“那胖子,是不是蒋二胖?”
  冯蓁本就觉得蒋二胖配不上她阿姐,即便冯华真的嫁给了他,那也是因为不想蹚浑水才迫不得已罢了。至于蒋二胖对冯华的救命之恩,冯蓁也没放在心上,因着她知道那是有人故意引他去的,所以还轮不着他领功。如此冯蓁对蒋琮自然称不上多敬重,称呼就很随便了。
  “蒋二胖是什么时候来的?”冯蓁看敏文的架势,那是她不回答就不罢休的模样。
  敏文微微诧异道:“他一路都在啊。”
  冯蓁扶额,感觉蒋二胖真是个低调的胖子,竟让她一直给忽略了,大约是因为她的注意力一路都集中在薅羊毛上了。
  “刚才,你看到有没有女孩儿从他帐篷里跑出来?”冯蓁咬牙切齿地道。这胖子要敢背着她阿姐拈花惹草,看她怎么收拾他。
  “我没看清楚。”敏文的注意力也不在蒋琮(shēn)上。
  冯蓁急了,“昨儿呢?昨儿你们玩了一整(rì),可看见他跟哪个女郎眉来眼去了?”
  敏文弱弱地道:“我没注意。”
  冯蓁是自己(shēn)上随便发生什么事儿都不会失态的,但一关系到冯华,她就杀气腾腾了。“我过去看看。”说完,她就往小溪跑去,也不怕(chūn)(rì)的溪水冻脚,幸亏穿着皮靴,在小石头上连跳几下,轻灵得好似羚羊一样过了河。
  “蒋二哥。”冯蓁站在河边笑容甜甜地朝蒋琮招了招手。
  蒋琮转过头来,不知冯蓁为何突然跑过来喊他,迟疑了片刻还是朝她走了过去。
  冯蓁笑得越发甜美,待蒋琮走近了,只听她道:“蒋二哥,我有话跟你说,你能不能低低头?”腿短就是这么不好。
  蒋琮低了低头,又听冯蓁说“再靠近些。”
  蒋琮不自然地往前靠了靠,姐夫避嫌小姨子那是必须的,虽然小姨子如今年龄还小。
  冯蓁在蒋琮耳朵不远处嗅了嗅,那(rè)乎乎的鼻息吓得蒋琮一下就站起了(shēn)。
  冯蓁笑眯眯地望着他,“蒋二哥,先才我看到有些女郎从你们这边的帐子里跑出去。”
  蒋琮这才明白,这是小姨子是来捉j了。他不由好笑地道:“你啊,人小鬼大。”话虽如此,其实他心里特别美,因为若是冯华那边无意,冯蓁是不会在他(shēn)上浪费精神的。
  蒋琮看得出来的事儿,萧诜和萧论几人自然也看得出。
  用过早饭,六皇子萧诜走到冯蓁跟前,(yīn)阳怪气地道:“看来孤这箭术是白教了,用得着的时候就喊一声表哥,用不着就是(diàn)下,倒是某些人,二哥、二哥的喊得多亲(rè)。”
  冯蓁一脸“懵懂”地道:“我没有喊二皇子做二哥呀。”
  萧诜被噎着了,这才反应过来他一个大男人跟个小丫头片子计较什么。而且她心里认了姐夫就能作数么?不过这丫头这么没眼力劲儿,早晚得被收拾。若他以后成了她姐夫,就换他来收拾。
  想到这儿,萧诜不知怎么地心里一(rè),撇过了头去,“对了,今天他们嚷着要去前头山里打猎,你要不要临时抱抱佛脚?”
  冯蓁摇摇头,她对打猎不感兴趣,她是天0朝子民,对野生动物天然地避而远之。
  萧诜再次在心里骂了句“没眼力劲儿”,所以大爷也不伺候了,转(shēn)头也不回地走了。
  其实不是冯蓁不想薅羊毛,她可以忍受萧诜的辱骂,但受不住他(shēn)上那味儿啊。几(rì)不洗澡不说,睡了姑娘家也不清洗清洗,她现在的鼻子又灵,真抵不住那怪味儿。
  不过打猎冯蓁还是去了,不能给人不合群的印象,只是她和敏文算是一群放(chūn)青少年中的孩子,所以只能缀在尾巴上。然而敏文比冯蓁又要力争上游一些,跟何敬靠得更近,而何敬、王琪就是一群放(chūn)男子的中心。
  打猎时,人群难免四散,冯蓁有意掉队,也无人察觉。她打马往山上去,站在山岗上看了会儿,这才转悠着往西北边儿去了。
  不远处的白息就跟荒村的炊烟一般,袅袅盘旋,冯蓁不管那是老三还是老五,总之她就是冲着肥羊过来的。
  冯蓁轻轻地拍了拍午夜的马(pì)股,让它自个儿找那些母马去了,然后有些狠心地在地上滚了几圈,把自己的衣裳和头发都弄脏了,本来还想拿树枝在脚上划几道血痕的,但到底没忍心,(ròu)痛的可是自己。
  “打扮”完毕,冯蓁这才微微跛着脚地往前走去。
  听到有脚步踩在枯枝上的声音,萧谡回过头一看,就见冯蓁正泪汪汪地看着他。许是见了人,小女君总算松了口气,拿袖子在脸上抹了抹眼泪,结果不抹还好,一抹就彻底成了花猫了。
  “表哥。”这声音一颤三抖里满是劫后余生的欢喜,若不是放在一个又胖又脏的小团子(shēn)上,对男人指不定有多高的杀伤力。
  萧谡走上来道:“你怎的一个人?”
  “都走散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人。”冯蓁说着又有些泫然(yù)泣,她伸手勾住萧谡的袖角,怯怯地道:“表哥,我能跟着你走吗?”
  多萌的小萝莉啊,冯蓁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萧谡点点头,却抽了抽自己的袖角。
  冯蓁立时害怕地揪得更紧了,黑白分明如紫葡萄般的眼里满是惶恐,生怕被人再给落下。
  冯蓁的眼睛真的很会说话,但绝对不是她的心灵之窗,因为完全是眼是心非。
  萧谡抽了好几次都抽不出自己的袖角,再用力又怕撕裂了,所以只能放弃,然后道:“摔跤了?有哪儿受伤么?”
  冯蓁眨巴着眼看着萧谡,这会儿才有点儿男子的温柔嘛,这人敲她手肘那会儿多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