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www.pkgg.net
  引颈就戮前,他才知道了被灭门的真相。原来他是上任魔尊之子,父母在争夺王位时落败,他流落人间。现任魔尊想要斩草除根,故而遭此大难。
  而他的(shēn)世之所以会被发现,是有一次溜出去喝酒时英雄救美,却不知救的是现任魔尊的女儿,也就是剧里的女主。
  女主通过男主(shēn)上的印记把他认了出来,回去之后,意外把消息透露了出去,被魔尊知晓。
  断崖边,男主骤然得知真相,五内俱焚,本想跟魔族同归于尽,谁知他的小师妹突然出现,以自爆为代价救出了男主。
  接下来就是男主痛不(yù)生,黑化报仇,和女主相(ài)相杀的故事了。
  顾婉扮演的,就是野外救男主的女修,门派里的小师妹,最后自爆了的那个男主的白月光。
  这个故事在晋江上连载的时候,虽然虐的读者嗷嗷叫,但因诙谐的文笔,男主逗比的(xìng)格颇受喜(ài),特别是到了中期,男主黑化,(xìng)格大变时,更是受人追捧。别的不说,白月光这个角色确实如宋至诚所言,演好了非常出彩,能赚不少眼泪。
  *
  众所周知,现在的电视剧,并不是按时间顺序来拍的。影视城场地虽然不收租金,但是其他的开销可不小。为了节约成本,同一个场景的不同时期都是尽量短期拍完。
  而这段时间拍摄的,就是男主的少年时期。
  之前片场事故不断,就连女主也因受伤换人,剧组不得不赔偿了一大笔钱,停工了一段时间。幸运的是剧中女主出场晚,拍摄的镜头不多,新来的女主只用补拍几个镜头就行了。
  今天终于又要开拍了,宋至诚要求主要演员都来片场,打算碰头后开个简短的会议,鼓舞一下低落的士气。
  蒋其琛公司里还有事,他将顾婉送到宋至诚这儿后,约定了晚餐时间,就离开了片场。
  片场中演员还没到齐,不能开拍,但所有人都没有休息,忙着自己手上的事(qíng),除了气氛有些低沉外,一切井然有序。
  在顾大师面前,宋至诚十分殷勤,即使手头上事(qíng)很多,也亲自带她前去定妆。
  早在邀请了顾婉之后,宋至诚就将自己的休息室腾了出来,打算让给她用。这可是宋家的救命恩人,怎么着也得把顾大师伺候好了。
  八卦传播的速度是最快的,不多时,关于顾婉(shēn)份的猜测是众说纷纭。倒是没人怀疑顾婉和宋至诚的关系,主要是小宋导的态度太恭敬,看起来不像。
  导演的休息室就在男女主的休息室旁边,小宋导领着顾婉来到片场边缘,想让她先去休息室上妆,顺便讲讲戏。
  行至片场边缘的一座房子前,顾婉突然停了下来,望了望眼前一座古色古香的民居,问道:“这里是……?”
  “这是道具库,”宋至诚转头看了看,笑道:“我们拍剧需要的道具,比如刀啊剑啊等等,都是放在这里的。”
  “虽然我这只是部小网剧,但是道具都做的特别(bī)真,有些还真的是古董呢!”宋至诚挑了挑眉,神(qíng)带着些骄傲。
  “那也就是说,里面的兵器都是真的了?”顾婉皱着眉,又看了看道具库旁边的女主休息室,神色颇有些奇怪。
  “感兴趣的话,就进来看看。”宋至诚推开门,率先走了进去。
  道具库里杂而不乱,相同的道具放在同一个地方,让人一目了然。
  宋至诚从墙边拿起一柄造型华丽的剑对着顾婉晃了晃,“通常主角拿在手里的兵器都不是真的,因为怕伤到人,你看这把,就是树脂做的。”
  说着,又指向一个角落,那里堆着几十把造型普通的刀剑,“还有像这种大众化的,一般都是龙(tào)拿着,虽然是金属做的,但是没开刃,也伤不了人。”
  “当然还有最后一种,”宋至诚拐了个弯,走进了另一个房间,指着摆放在架子上的宝剑,说道:“这把剑就是真的,是我爸捡漏得来的古剑,一拿回家就被我借过来用了,准备放在男主门派的剑阁里,以作镇派之宝。”
  宋至诚笑了笑,神(qíng)很是得意,“像这种摆着不用的兵器,就可以用真的,不会伤到人,还能提升我们剧的档次嘛!”
  这个房间没有多少东西,稍显空旷。宝剑旁边的桌子上摆着一(tào)茶具,釉色白中泛黄,胎体坚致,很明显也是用来提升档次的古董。显而易见,这个房间的东西都价值不菲。
  顾婉神色古怪地看了看宋至诚,想起宋家的遭遇,简直都要怜惜他了,不由地叹了口气,说道:“你还是自己看吧!”
  顾婉将灵力化成薄片置于宋至诚眼前,待他看清眼前的宝剑之后,又收了回来。
  “这什么啊?”宋至诚只觉一股寒意袭来,脑海里还浮现着刚刚看到的画面,简直要抓狂了。
  顾婉同(qíng)地看了他一眼,指着造型古朴的宝剑,解释道:“你爸运气不错,这的确是把真正的古剑。不过……”
  顾婉虽然没有说完,宋至诚也有了心理准备,他哀嚎一声,有气无力道:“顾大师,你一口气说完吧,我接受得了。”
  “这也是把杀人无数、沾了血的剑,你看到的血色就是它发出来的血气和煞气。”顾婉顿了顿,又指着女主休息室的方向,“近距离接触过这把剑的人或多或少会受点伤,而且,离这里最近的是女主休息室吧?女人属(yīn),估计伤的最重。”
  之前是没朝这方面想,宋至诚回忆了一下,发现确实如顾婉所说。
  这把剑一直摆在道具库里,一些工作人员来库里搬东西,的确会受到血煞气影响,导致受伤;而女主前期戏份少,大多数时间都在休息室里,受到的影响是最大的。
  “顾大师,那这要怎么解决呢?”
  为受伤的同志祈祷了几秒钟,宋至诚决定加大赔偿金额。往好的方面想,知道了受伤的原因,以后就可以避免出现同样的事故了。
  “这倒不难解决。”顾婉抚了抚指环印记,说道:“有三种方法可以做到。”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上一个单子宋家给了不少,顾婉自然乐意帮忙。
  “第一,卖给别人,东西不是你的了,自然灾祸全消;第二,送到可靠的寺庙,请大师以深厚佛法洗去剑的煞气;第三,捐给国家,凡是放在国家机构里的文物,都会被国运镇压,现在正是国运昌隆时,自然闹不出什么幺蛾子。”
  “我选第三种。”犹豫了片刻,宋至诚坚定答道。
  这三种方法各有利弊。
  第一种直接排除,卖给别人也是把灾祸转给了别人,以宋至诚的品(xìng),他做不出来这样的事;第二种虽然看起来好,但宋家与佛门并无私交,就算有,为了把古剑欠上人(qíng)也不划算;倒是第三种,(cāo)作简单,也不影响其他人,(tǐng)好。
  顾婉也不多问,运起灵力对着宝剑凌空画了个镇煞符,能镇压三天血煞气,她回眸望向宋至诚,“三天内要捐出去,最好能送到博物馆。”
  “我现在就捐。”宋至诚立马叫了两个人来,把要做的事(qíng)交代清楚了,就催他们去了。
  休息室里,顾婉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在上发(tào)。望着镜子里越来越熟悉的模样,她微微笑了笑。
  这部仙侠剧是架空历史,并没有确切的朝代。但因为是修仙之人,所以服装清丽飘逸,布料材质也不错,穿在(shēn)上飘然若仙。
  顾婉的发丝黑亮,带着些许馨香,如瀑布般垂到腰处。造型师给她试了好几个发型,最后只在脑后两侧轻轻绕了绕,绾了个松散的髻,簪了几粒小珠花。她自己的头发仍披散着,虽未上妆,却已是清丽脱俗、绝色无双。
  化妆师抬起顾婉的下巴左右端详,皮肤白皙细腻得连毛孔都看不见,感觉实在难以下手,最后只涂了涂唇彩,为她添了些(jiāo)色。
  当顾婉定妆时,宋至诚一直在旁边滔滔不绝,大段大段地分析他对小师妹这个角色理解。
  不得不说,导演就是导演,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听完分析,顾婉觉得她对小师妹这个角色更了解了。
  当顾婉从休息室中迈出去时,众人眼前一亮,十分惊艳。
  眼前的少女一袭青衣,淡雅出尘,几枚珠花随意点缀发间,浅笑时,明眸善睐、顾盼生辉。
  片场的众人多数很开心,有如此美人参演,这部剧爆红的可能又增加了几分。男主更加高兴,小师妹和自己的对手戏最多,越漂亮,男主入戏也更容易。
  这部剧的男主叫白浩轩,是个二线小鲜(ròu),在娱乐圈里还算火。这次来演这部网剧,说实话还是看在宋崇礼的面子上,希望演完小宋导的剧之后,能在宋导面前混个眼熟。
  女主杨梦舒倒是很不开心,女配长成这样,将她置于何地?但她不是第一天混剧组,虽然才到片场没多久,也看到了小宋导对顾婉的态度,即使心里恨的牙痒痒,明面上也必须保持优雅。
  杨梦舒的长相是艳丽那一挂的,饰演剧中魔尊的女儿正合适。因为要重拍定妆照的原因,她的妆容修饰的十分精致,眼波流转间妩媚多姿,完全是活生生的魔教妖女。
  要说杨梦舒,也是圈里上等的长相了,都说娱乐圈“红气养人”,自打走红之后,她也确实是越来越美了。但比起洗髓伐骨过的顾婉,自然是远远不如。
  助理看着面上带着温婉微笑,实际咬牙切齿的雇主,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梦姐,要不要?”
  杨梦舒自然了解助理问的是什么,如果是一般的小配角,不管用什么手段,黑了也就黑了,她粉丝数千万,难道还奈何不了一个新人?
  但是问题就在于这个新人不是没有后台的,看小宋导的态度,也许就是哪家的小公主过来体验生活的。如果是没被发现还好,一旦被人发现是她下的手,那才真的是得不偿失。
  “有点儿眼力见儿!”杨梦舒黑着脸,瞪了(shēn)旁的助理一眼。
  宋至诚作为圈内人,自然知道娱乐圈的一些下三滥的手段。为了避免顾婉受影响,全剧组开会的时候,他特意向大家介绍顾婉是他的表妹,请帮忙多照顾照顾。
  一听小宋导这话,个别心思不良的人彻底打消了不好的念头。宋家也算是豪门,平时想巴结还巴结不上,更不敢得罪了。
  会议接下来的时间气氛一直很和谐,在总结了过去,展望了未来,并(rè)烈欢迎了女主角之后,彻底圆满结束。
  今天没有女主的戏份,在拍完定妆照之后,杨梦舒自顾自开车回酒店休息去了。
  看着她摇曳生姿的背影,顾婉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慢慢蹙紧了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