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www.pkgg.net
  今天虽然也没有顾婉的戏份,但她对拍戏兴趣不小,在蹭了一顿剧组盒饭后,下午一直在围观白浩轩拍戏。
  白浩轩能混到二线,除了那张帅气的脸,演技在同咖位中还是(tǐng)不错的。男主少年时期那种调皮捣蛋,吵着要去求仙问道时的不依不饶被他演得活灵活现。
  他父母的扮演者都是老戏骨,看他们从宠溺放任,到生气不舍,种种(qíng)绪表现得十分自然,已经彻底脱离了演的范畴。白浩轩的演技与之相比,相形见绌。
  顾婉坐在椅子上,饶有兴致地望着片场。
  在她看来,拍戏也是一门深奥的学问,她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作为纯新人,必须要好好学习一下,毕竟是收了钱的,要对得起别人给的那份薪水。
  傍晚时分,天气渐渐凉爽起来。片场进度很快,估计明天就能拍到顾婉的戏份了。
  坎坷了这么多天,今天终于顺利了起来,小宋导十分高兴,大手一挥,提前收工了。
  众人欢呼雀跃,一哄而散。
  顾婉本来准备散步回酒店,欣赏一下沿途风景,谁知才出片场,就发现一辆熟悉的车正停在路边。见她望来,车灯闪了闪,似是在打招呼。
  这辆车她上午才坐过,外形简洁典雅,内饰豪华舒适,看起来却十分低调,停在路边并不惹人注意。
  顾婉快步走到路边,拉开车门一看,果然是蒋其琛在等她。
  今天一整天对蒋其琛来说非常漫长。他惦记着晚上的约会,一直有些心不在焉。幸好今天公司事务简单,没什么突发事件,他平(rì)里做惯了,才没出什么错。
  估摸着时间,还没等到下班,蒋其琛就驾车离开了公司,直奔影视城而来。
  蒋其琛的秘书感觉有些奇怪:蒋总虽然不是工作狂,但也从来没有早退过。又想起今天偶然看到的微笑,心中了然,多半是谈恋(ài)了吧!
  秘书拍了拍自己面前厚厚的文件,在心里尖叫:我也好想去谈个甜甜的恋(ài)啊!
  两人用餐的地方离酒店不远。
  这是一家西餐厅,格调舒适宜人,并不过分追求华丽。
  柔和的音乐声充溢着整个餐厅,每张桌子之间用花木或纱幔隔开,保证了**的同时,也让餐厅环境更加浪漫。
  桌子上摆着一个素雅的花瓶,粉百合在瓶中含苞待放,花香若隐若现,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分外和谐。
  顾婉拿着刀叉正在吃牛排。重生后虽然是第一次接触西餐,但她一点儿都不局促,举止优雅自然,在灯光的照耀下,明媚的脸庞比百合还要(jiāo)艳动人。
  蒋其琛抬头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少女,耳朵隐隐发红,他轻咳了两声,问道:“今天第一天到片场,感觉怎么样?”
  顾婉将口中食物吞尽,放下刀叉莞尔一笑,“拍戏我以前从没试过,今天发现还(tǐng)有意思的。”
  “不过我发现宋家是真的倒霉,”顾婉顿了顿,神色有些微妙,“今天在剧组熟悉环境的时候,我发现道具库里的一把剑有问题,估计之前剧组不少人因此受了伤。”
  “而且……”顾婉微微蹙眉,左手轻轻抚了抚指环印记,说道,“我觉得剧组里还有些问题,不过还不确定,暂时就不告诉你了。”
  “嗯,”蒋其琛点点头,神色温柔,“如果遇到什么问题,随时跟我打电话。”
  两人又安静了下来,音乐声在这个纱幔空间里静静流淌。蒋其琛暗暗嫌弃自己嘴笨,此刻竟不知该找些什么话题。
  “你上次为我治疗以后,我感觉自己好了很多,”蒋其琛低声道,“这几天(qíng)绪很平和,完全不用我费力去控制。”
  顾婉知道,对常人来说,控制(qíng)绪有很多种方法。而像蒋其琛这样的,能一直保持自己的(qíng)绪稳定,真的是很不容易。
  顾婉抬手切脉,灵力向蒋其琛经脉涌去。
  阳气仿佛已经认识她似的,绕着她的灵力活泼地转了几圈,一点也没有攻击的意思。
  顾婉用灵力带着阳气在经脉里游走。吸收了灵力里的(yīn)气,阳气慢慢变得柔和,煞气也不再攻击镇压它的佛门法器,逐渐宁静了下来,渐渐消融。
  几个周天之后,顾婉收回大增的灵力,经脉里的阳气似是舍不得这股灵力,绕着它又转了几圈,见灵力退得坚决,只好慢慢又缩了回去。
  “你的(shēn)体的确有很大的改善,阳气和煞气都柔和了不少。”
  顾婉面不改色,她觉得自己的脸皮厚了许多。相比第一次的害羞,今天她十分镇定,看着自己暴涨的灵力,甚至还想再来一次。
  (yù)速则不达,不光蒋其琛需要适应新的阳气煞气,她也需要消化自己暴涨的灵力。
  看来只好等下次了。
  顾婉略微有些遗憾。
  用完晚餐,蒋其琛开车送她回酒店。
  X市的夜晚并不喧闹,人们三三两两相约,笑闹着,在街上吹着夜风散步。
  酒店离的近,几分钟就到了。顾婉婉拒了蒋其琛送她上楼,她想要自己一个人去逛一逛。
  在她的前世,人们(rì)出而作,(rì)落而息。就算是在繁华的京城,也要遵守宵(jìn)令,远不如现在自由。
  微凉的夜风拂在脸上,让人倍感舒适。顾婉新奇地看着眼前的夜景,放眼望去,一片霓虹闪烁、灯火辉煌,显得夜空中的星星也黯淡了许多。
  今天蒋其琛送她来X市的路上,透过车窗往外看的时候,顾婉发现了一家卖香烛元宝的殡葬店,店里人群熙熙攘攘,生意十分不错。
  虽然只是偶然一瞥,但她还是暗暗记下了店铺的位置,打算抽空来逛一逛。
  明亮的灯光下,顾婉一袭长裙、步履如飞,不出半个小时,就来到了白天她记住的位置。
  这是一条小巷,巷子大约三米宽。白天(rè)闹的小巷现在十分安静,除了路边零散的路灯,巷子里的店铺大多已经关了,显得十分冷清。
  白天看到的这家店就位于巷子口,倒是没有关门,店里灯火通明,有三两个顾客还在店里。
  顾婉顿了顿,迈步走进店里。
  这是一家殡葬用品店,店面干净整洁,各种商品被摆在柜子上,显得井然有序。
  顾婉环顾四周,店里的香烛、元宝是最多的。
  造型各异的香烛元宝被摆在架子上,底下明码标价。顾婉凑近看了一眼,发现用了名贵香料的是最贵的,普通的倒是不贵。
  店铺角落的柜子上还陈列着各式纸扎,有豪宅、名车,甚至还有几个动漫里的美女,令她啼笑皆非。
  离顾婉最近的架子上是种类繁多的冥钱。店里的老板终于注意到了她,(rè)(qíng)地过来招呼生意。
  “小姑娘,是要买冥钞吗?”老板烫了一头卷发,大约四十多岁,脖子上戴着的金项链足有小指粗,笑容十分和蔼可亲。
  这样的冥钱(yīn)间的人真的收的到吗?
  顾婉看了看面前的冥钞,坚定地摇了摇头,简直无力吐槽。
  冥钞正中间印着玉皇大帝的头像,旁边还有“年年发财”和“生意兴隆”的文字,金额庞大。顾婉数了数,数字八后面足有四个零。
  还是传统的冥钱更保险。至少在她前世时,(yīn)间之人是可以收到的。至于现今的(yīn)间有没有什么改变,能不能收大金额的冥钞,她重生之后还没有跟(yīn)差接触过,暂时还不知道。
  “那要不要来看看纸扎人?这是动漫里的角色,很多人都喜欢的。”老板(rè)(qíng)不改,继续向她推销。
  “请问有黄纸、朱砂和符笔吗?”顾婉赶紧打断老板的话。她很不习惯殡葬店里老板推销的这种(rè)(qíng),让她感觉怪怪的。
  “你说的这些都没有。”老板摇了摇头,指向小巷,笑道:“巷子里好像有几家店卖这些,不过现在多半关门了,你可以明天白天再来。”
  虽然顾婉没有买她店里的东西,但老板却没有一丝不耐,这样的服务态度,难怪生意兴隆。
  顾婉礼貌地向老板道谢,转(shēn)向灯光昏暗的小巷走去。
  明天是恶月望(rì),也就是农历五月十五,满月的(rì)子。
  每逢月圆,她都会(yīn)气紊乱,灵力大减,这也是她四柱全(yīn),又逆天修行的后果。特殊的命格给了她优越的资质,也给她带来了不好的影响。
  孤阳不生,孤(yīn)不长,就连蒋其琛都深受阳气和煞气旺盛之苦。而顾婉虽然自(shēn)修炼有成,又有灵力傍(shēn),但她(yīn)气充盈,所以每逢月圆之夜,太(yīn)之气大盛之时,还是会受到影响。
  在她前世小时候,这一晚通常是师父陪她度过。天一阁驻地有阵法守护,(yīn)灵怨鬼难以进入,但即使是这样,她还是如同一块香饽饽,吸引妖魔鬼怪前仆后继想要夺舍。
  后来长大一些,她自(shēn)的修为增长了许多,又学会了各种符咒,只要提前准备好护(shēn)的法宝,就能平安度过每月月圆。
  这样的话,当她离开天一阁驻地,在外行走时,也能安心许多。
  现在的她早已不在景天王朝,没有天一阁的阵法保护,掌门指环又在丹田温养,不知能否起到作用。所以保险起见,还是买点材料回去制作符咒保护自己为妙。
  巷子里的店铺都关门了,昏黄的路灯下招牌好像被蒙上了一层轻纱,要仔细看才能看清。
  顾婉也不急,乘着夜色从容在小巷里漫步。
  待到走出百米,一座房子就像突然冒出来的那样,出现在了顾婉的视线中。
  这座房子看起来也是一家白事店,面积不大,外观陈旧,灰白色的牌匾上,满是岁月侵蚀留下的坑坑洼洼,上面刻着“福寿殡葬店”,看起来有些俗(tào)。
  招牌两侧各挂着一个白灯笼,烛光昏暗。一阵夜风吹来,灯笼也随之摇晃,里面的蜡烛看着像要熄灭似的,越发黯淡了。
  灯笼下,古旧的木门半敞着,里面微微透出一缕光。铜制的门环随风敲击大门,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听起来十分令人不安。
  顾婉抬头望了望牌匾,毫不犹豫地迈步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