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实战之说&行动!

  “还没有。”
  “想过实战吗?”
  “实战?”赵化之下意识抓住刀柄。
  “对!”
  辛正平语气有些郑重:“没经历过真正的生死战斗,是不可能成长为强者的!”
  抬手指着虚拟大楼:“虚拟现实即便看起来再真实也终究是假的!”
  然后指着赵化之的心口:“你的心始终会告诉你自己,这不是真的!”
  “你有没有发现,在虚拟空间,即使遇到再大的危险,你都可以保持镇定?”
  回忆武道塔的经历,赵化之缓缓点头。
  “因为你知道这一切都是虚拟!不是真的!在潜意识里,你会把它当作一个游戏!武道塔可以测试出一个人的常态能力,却不能测试出你的极限!生死关头,你能爆发出多大的力量,谁也不知道!”
  “举个例子,去年,我一个武警朋友,到山区抓捕逃犯。他是纳气境六层,那个逃犯是纳气境二层,所有人都认为那个逃犯不是我朋友的对手,放心地让他一个人上前抓捕。”
  赵化之竖起耳朵。
  “战斗起初很顺利,不过十个回合,那逃犯就已经(shēn)受重伤,即将失去战斗力,朋友正要将他收治,没想到那逃犯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将我朋友打至昏迷,断了十几根骨头,后来躺了一个月才恢复!”
  “当时反转太快,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事(qíng)就发生了。虽然那逃犯还是被抓捕归案,修为也废了,但还是给我朋友上了一课,实战绝对不能小觑任何对手,即使看上去对你毫无威胁!”
  “后来我朋友告诉我这件事,我还诧异了很久,因为不论是从境界、战斗经验还是武技掌握,我朋友都比逃犯强出不知多少,结果还会发生这样的事(qíng),让人意想不到!”
  赵化之有些迷惑:“纳气境二层与六层差距到底有多大?居然所有人都认为赢定了?”
  辛正平伸出一只手指,比划了一下:“纳气境二层还处于引气期,体内可以动用的能量不过食指粗细!”
  另一只手露出手腕,手腕手指靠在一起:“而六层已经是聚气期了,而且是聚气后期!体内存在九个由手腕粗细的能量构成的气旋!”
  将双手放下:“当年我看过一篇发表在上洛学术论坛的论文,题目是有关引气期和聚气期之间的差距的研究。里面得出一个结论:一个最普通的人,引气期三层和聚气期一层之间丹田内的能量,单纯从量上相比,相差近百倍!”
  “以此推断,我朋友和逃犯,仅仅从体内能量上,差距就有近千倍!况且气旋还能增强武技的施展速度、强度……”
  “这么说来,确实很难想象那个逃犯能打赢!”赵化之若有所思。
  辛正平继续说道:“后来我想了想,只能得出生死关头的爆发这一个解释!”
  “我讲这些,目的是什么?目的就是想告诉你只有经历真正的实战,体会在生与死之间的徘徊,才能完全激发潜力!”
  拍了拍赵化之的胳膊:“你很有天赋,我觉得你不该埋没,我希望你能够变得更强!不是单纯的境界、武技上的强大,内心也要强大!”
  “你想要成为巅峰,必须无死角的强大,强大到任何人在任何方面都远不及你!不要留有任何破绽!”
  ……
  赵化之沉默了好一会,抬起头直视辛正平的眼睛,斩钉截铁:“那么,辛老师!我想要内心变得更强!您有何建议?”
  辛正平笑了,仿佛在赵化之(shēn)上看到一颗炽(rè)的朝阳!
  “因为你只有假期这段时间,你有两个选择!可以做一个武警部队的编外成员,与你这个境界的逃犯厮杀!或者接取武道中心的任务去山林,与猛兽战斗!”
  赵化之抬了抬下巴:“一个是与人,一个是与兽!优缺点呢?”
  “武警部队我有朋友在那,你的生死会有一些保障!武道中心接取任务,你就得全靠自己,做任务的途中,遇到的危险不仅来自于兽还可能是人!”辛正平的声音有些低沉。
  赵化之略微有些诧异:“人?我一直以为,我们国家的治安是很好的!”
  辛正平摇头:“那是在城市里!到了荒郊野岭,人迹罕至的地方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况且……”后面的话辛正平没有说出口,只是再次摇了摇头。
  赵化之恍然:“看来和前世差不多!光明之下残存黑暗,和平的年代,总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
  想到这些,赵化之有些坚定起来:“老师!我决定了!”
  “嗯?”
  “前期我先去武警部队!等到经历过实战,有经验了,我想去试试接取武道中心的任务!这是我想到的最佳方案!”
  辛正平有些惊讶:“不错!不错!没有凭着一腔(rè)血,莽撞行事!也没有沉溺于安全区,为自己设限!有头有脑!现在我越来越能肯定你能突破到一个我无法想象的境界了!”
  “走!我现在就带你去我朋友那!”
  ……
  “你决定了吗?”一个着装类似管家的人问道。
  “我决定了!”汪元良重重地点头。
  “哪怕没有人为你保驾护航?”
  “如果我死在那,那就说明我的器量还不够!”汪元良站起(shēn)来,“也不值得家族的培养!”
  “如果我能活着回来,必是我认为有资格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了!”背上背包,抓住刀,汪元良背对着那人。
  打开公寓的门,走出门外。
  看着汪元良远去的背影,那人轻轻说道:“如果你能活着回来,序列里必有你的(shēn)影!”
  ……
  三年级,淬体九层,王元。
  回头看着学校古朴的大门,露出爽朗的笑容:“等我回来,我将代表着你赢下冠军!”
  ……
  大孔市。
  刘氏,族地。
  刘一凡推开地下室的闸门。
  看着(shēn)后灿烂的阳光,慢慢走进黑暗。
  待我归来之(rì),便是刘氏崛起之时!
  ……
  博古州。
  密林深处。
  吴起抓起一串烤(ròu)啃咬,周边散落着各种猛兽的尸体。
  吃完,抬手看了一眼通讯器。
  还有两个月!
  其他州的天才们等着我!
  ……
  伏龙道府。
  武道教育中心。
  “下一届州际武道大赛还有两个月就要到了,不知有没有好苗子!”一位青年男子有些期待。
  “不是我说啊!相对于我们道府,下面的州天地能量低太多了,很难有什么天才!即使有,就算让他在这里修炼到六月,也难以达到全国大赛的要求!”另一个青年女(xìng)摇了摇头。
  “总归会有的!如果没有,今年我们道就很难了!”青年男子仍抱着希望。
  “有时间想这些,不如去指导你们的学生!到时候,万一人员不足,我们这边还能顶上!”一个高壮的男(xìng)走进来。
  两人闭上嘴,开始收拾东西。
  ……
  定新市武警大队。
  辛正平推开门带着赵化之走进去。
  来到一间办公室。
  “老周!”辛正平冲着一个伏案的男人喊道。
  赵化之看了眼桌上的牌子:武警大队第一支队队长周同。
  “老辛!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周同抬起头,看到是辛正平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