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传习(三)

  嘉梵圣为云忆上了一课后,便乘龙离开回修罗宫,而云忆不解还以为嘉梵圣还在生气。无助的云忆只能问金轩,金轩劝解后云忆才笑眯眯点点头,喝了两口酒:娘子,咱们不回行院吧!咱们去苦岛吧?。
  金轩听后笑眯眯召出大白:相公,娘子累了,抱娘子上去好吗!
  云忆听后收回还没拆的酒坛,抱着金轩跳上大白,召出虚空之门二人转至苦岛东部。云忆便躺在大白毛茸茸的细化茸毛上抱着金轩,吹着凉风手确滑至金轩丰臀裙衣。
  金轩扭动趴在云忆胸口:相公,怎么又坏坏了!
  云忆含笑眯眯道:娘子,晚上让你喝了那么多酒为相公解围,相公肯定要补偿娘子才对。
  金轩笑眯眯坐起:相公,娘子为相公排忧解难义不容辞,相公当然要犒赏娘子才对。
  云忆笑眯眯松开金轩腰带,两团火便燃烧了起来。一个时辰后,云忆才抱着金轩回山洞,金轩召出冰晶宝榻戏闹了一会,二人才老老实实入睡。
  次日,云忆睡醒后,轩轩以洗漱完换上洁白如玉的衬衣,在榻上看着魂技煮茶。云忆含笑将其抱住:早醒了?
  金轩笑眯眯喂云忆喝了口茶:大姐送吃的过来,我正好睡醒就起来接翡翠鸟。
  云忆听后笑了笑:魅儿怎么知道咱们来苦丹了?
  金轩笑眯眯为云忆沏茶:金镜收到魂力波动,大姐那就会得到提示。重要的地方现在都切了百里金镜,如果大姐查看是外人就会直接启动阵图。
  云忆听后笑了笑:这样子呀!那好吧!咱们玩两日,我正好分解分解嘉梵圣传的秘法。
  金轩点点头下榻扶云忆到洞外洗漱:大姐也是此意思,反正现在无事可做,相公试着看看能不能重新完整一卷邪影魂技。
  云忆点点头洗漱后,二人才在洞口边吃边聊。吃饱喝足后云忆才盘坐调整心脉,开始冥思苦想改造邪影。
  金轩则收拾了下看起了魂技,云忆一坐便是一日安静的思索改造邪影,重新调整心态后的云忆很快便悟出嘉梵的话。在天色进入黄昏,八团不同颜色,不同形态的三十丈雾霾出现。从雾霾中走出八位三十丈高女子,其容比过万千,其躯胜过重卿佳人。
  金轩见后忍不住嘻嘻笑了出来,这时虚空之门打开,魅姬隔着虚空之门见后也是无语笑了笑。月婵轻叹了口气笑眯眯,把魂纳虚传给笑嘻嘻的金轩,云忆听到金轩嬉笑,便回头睁开眼睛看看金轩,不解看看虚空之门。擦擦脸:我脸上有虫子吗?
  魅姬笑了笑关了虚空之门,金轩才含笑道:相公,你逗乐子,也不能拿娘子们来逗吧!这让别是见了不说你流氓才怪。
  云忆听后才回头一看,尴尬的赶忙收了八只邪影,闭目倒在金轩怀中:这到底怎么回事,又是没为其制出衣物。
  金轩笑了笑:哎,这个娘子可真不知道怎么办,要不相公请大姐来陪着吧!大姐或许能为相公想想办法。
  云忆听后点点头召出虚空之门,魅姬和月婵刚坐下,无奈二人看云忆笑眯眯恳求,二人才起身走过虚空之门。轩轩笑眯眯扶月婵坐下后,云忆才笑眯眯道:暖娘了?
  月婵含笑道:去陵园陪娘去了,要种草药我让弟子们去,她说要躲相公两日歇歇,就去陪娘亲住两日。有大姐的金镜护着,爷爷们也能同时接到金镜讯息,你就不用担心受怕了。
  云忆听后笑眯眯拉魅姬坐下后,金轩召出食盒摆酒水。魅姬笑眯眯座下后:昨天暖妹说你修复了邪影,我本以为是原本的邪影妖灵。确不想你用方术和汨罗阵图将邪影更进一步,可老**裸的多羞涩,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是个花花王。
  云忆笑眯眯接过金轩递的酒:大魅儿,我明明组的时候为其加了衣,可出来确又失败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月婵含笑道:相公,你想着我们我们知道,可不能把大姐也塑成邪影召出。在说了,你的婵儿啥时候臀围有那么大,让婵儿以后怎么见妹妹呀!
  魅姬听后嘻嘻笑了笑:婵妹妹!今天晚上你可没的逃了!
  云忆笑了笑:嘉梵圣说聚魂成影魄罗,意思是聚魂可随便捏成一人,我试着都可以按尺寸放大缩小。影魄罗生魂意思是可随意搭配各等级魂力,持器时释放的郁风也自然不同。可我明明为起加了衣,而且还都是你们平时穿的华服,可还是闹出大笑话。
  魅姬听后笑眯眯道:相公,你用的什么方法加衣?
  云忆喝了口酒:是按之前的方法,只是改造了点。
  月婵听后笑了笑:相公呀!汨罗经可是能吞噬邪影的!
  云忆一听闭目倒下:我怎么笨的把这给忘了,怪不得出来是浮体,部排斥分解了。
  魅姬笑眯眯扶云忆起来:先吃东西吧!吃过食物试试把《相尘》融合进入,我还有卷宗要查看,就让婵妹和轩妹陪你吧!
  云忆听后赶忙揽住魅姬腰:都留下吧!万一错了你也能帮相公改改。
  魅姬听后笑了笑召出虚空之门:我身子不便,留下来也没法陪你,你就专心改魂技吧!
  月婵笑眯眯站起:我可不能留下,不然姑奶奶回自己跑过来接我回去,那相公可能就要被罚禁闭了。
  云忆才苦着脸送二人回玉丽行院,轩轩才笑眯眯给云忆夹菜。云忆才笑眯眯和轩轩吃酒,吃过酒后金轩整理好食盒。歇了半个时辰金轩才含笑道:相公,我去小河泡泡澡,等小就要落雪了。
  云忆听后点点头抱着金轩,纵身逃到小河边:娘子,你泡吧!我把魂技融合在一起了可洗。
  金轩点点头下水,云忆才盘坐在岸边闭目调心,开始整理《相尘》和两卷魂技融合。取其精华绝妙的轻衣飘纱,与方术完全融合在塑邪影真身,以汨罗制雾取舍各类阵图镶嵌。才在大雪纷飞中在次以更加完美制出邪影,而这次的邪影确比上次难出百倍。
  两个时辰后,八只邪影以满意展现出来,云忆才睁开眼睛笑眯眯仔细观察,可寒冷立刻让其清醒。赶忙释放魂力护体取暖,水中的金轩才笑眯眯为云忆倒了樽红谷酒:相公。
  云忆笑眯眯接过:傻娘子,你怎么不回山洞,在大雪中等相公做啥。
  金轩笑眯眯道:二姐说可以增加皮肤弹性,大姐可一直在练习冰火秘法。我在不像二姐学学,那抗的住野兽的没完没了。
  云忆听后笑了笑跳下水,咬咬牙:是不是呀!这也太冷了吧!
  金轩含笑道:大姐说练过一段时间很不错,还能增加耐力的抵抗承受能力,确实是个不用劳累的好办法。
  云忆听后笑眯眯搂着金轩,喂其喝口酒:时辰不早了,都快子时了,咱们回去吧!
  金轩笑眯眯点点头,把雷音酒樽收回,云忆才抱起金轩,释放魂力快速把水躯干:走了,回山洞睡觉觉了。
  金轩笑眯眯道:相公,慢点。
  待回到山洞榻上,金轩召出两只大箱子取出皮草,将云忆盖住还没躺下,云忆的大手便把金轩搂住。金轩赶忙叫到:相公,相公,慢点,我有身孕了。
  云忆听后赶忙扶金轩躺下惊喜道:真的?
  金轩笑眯眯点点头,云忆听后笑呵呵道:那我待犒赏犒赏娘子。说完便拉上柔软的皮草,两团烈火便燃烧一团。
  次日,云忆又温习了一日简化邪影后,在傍晚二人才回到玉丽行院。魅姬和月婵见二人回来后,笑眯眯和金轩坐下,魅姬含笑道:如何了?
  云忆含笑道:邪影以不成问题了,用万兽盂洗几次便可使用,郁风我想用改版生咒印加聚魂旋使用。
  魅姬听后笑眯眯点点头:可以,我试了几种结合阵图的郁风,强大的是反伤落魄郁风。
  云忆思索片刻:好,这两日我先将邪影塑身洗好,在把郁风添加进去。
  月婵含笑道:那我先让弟子们安排晚膳吧!用过晚膳你在和大姐聊聊,看魂技融合的还有什么需要整改的没。
  云忆笑了笑赶忙:好了,你就不要去安排晚膳了,挺着肚子不累相公看着都累。
  云忆扶月婵坐下后,便走出大殿向弟子交代了几句,才回大殿内喝茶:魅儿,暖娘还在娘那?
  魅姬笑了笑:娘要让多住两日陪她说说话,要不我让弟子们接回来?
  云忆听后笑了笑:不用,等回来了在给轩轩号脉便可。
  月婵听后笑眯眯道:相公是越来越懂事了,明日我陪轩妹去看看娘,上次买的布匹正好带过去。
  少许弟子们便传菜,一家子边吃边聊一个时辰,才回正厅喝茶。月婵便开始打哈哈,魅姬见后含笑道:以后就别按宫时起榻了,许多事物大伯都拦下,咱们也没什么事物。明日让弟子们把早点时间推迟一个时辰,多睡会在起榻便是。
  月婵笑了笑:这整日不许舞刀弄棒的,身子都感觉乏力了许多。加之玉丽上脉气意佳人,瞌睡是一日比一日多。暖妹妹又让学什么安胎之法,弄的都快成活宝了。
  金轩笑了笑:二姐,让相公送你先回去吧!在苦岛可就一直在研究,怎么要让妹妹的躯臀和二姐平齐那。
  月婵笑了笑:你呀!就拿姐逗乐子,我先回去睡了,明个赶着晌午咱们在过去娘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