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犯罪预知

  黄文文报警的事(qíng)很快就引起了文阳市公安局的特别关注,连夜就开始调查,第二天就确定了黄文文所说的贩卖人口确实存在,立刻成立了专案小组,由刑警大队长萧铭启担任此次调查人贩子的指挥官。
  这个案子让文阳市公安局整个都忙碌了起来,加上跨省的缘故,更是跟各地警察局快速联网,多地调查,竟然是从七月末一直调查到了九月初,差不多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将这个巨大的贩卖人口组织给一网打尽!
  不得不说黄文文的报警给出了很好的证据,黄文文的丈夫洪兴和洪兴的母亲两个人在人贩子群体里面也算是中等的线人,知道的东西不少,本来是不肯说的,可是后来黄文文给的资料都调查出来,萧铭启安排了诈降,把两个人分开审问之后,两人之间的堡垒终于不攻而破,两人互相开始泼脏水了。
  也就是在这样的脏水之中,更多的消息被抖了出来,顺藤摸瓜,警方才能够调查到了这个人贩子团伙更加深的脉络,最后才能够把整个人贩子团队一网打尽!
  这个案子完成之后,在网上有了很大的正面宣传,文阳市公安局更是出了一个大风头,萧铭启官升一等,更是接受了媒体采访,可以说是事业得意了。
  而此时已经开学的大学城里面,也有不少人知道这个案子,当代大学生其实或多或少的都关注这些拐卖新闻,早些年的时候还有不少大学生被拐卖的,这一次拐卖案件直接就出来了三百多个孩子,一百多个妇女,这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了。
  上京大学的学生餐厅里面,大家都在吃饭,坐在一个桌子的男生就在说这个案子。
  “看新闻上面说一个孩子从被拐卖到卖出去,光是转地方就要转好几个,为了防止当地的警察发现,一般当地丢的孩子都被拐卖到外省才会卖掉,你们也都知道,现在买孩子的都是什么人?只要是上过学的都知道买孩子犯法,这些孩子好多都被卖到了农村家庭,这要是真的回不来,以后毁掉的就是一辈子……”
  一个男生侃侃而谈,一旁坐着的几个男生也加入了话题。
  “之前我邻居家里就忽然多了一个孩子,结果孩子没来多久呢,听说我们小区有人给举报了,警察当晚就上门了,结果调查了之后才知道这孩子是人家亲戚的,现在科技发达,没孩子的话,可以医学解决啊,要是真的不行,一个人生活也不是不行啊……干嘛非要孩子啊!”
  “那可不对,我家里肯定是要让我生孩子的,男女不重要,反正肯定要有,要是我的孩子遇到这些人贩子,我真的是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你们怎么不看看那些被拐卖的妇女?里面好多个大学生呢,都是被骗了之后卖到了山沟沟里面,其中一个获救的时候,可是出动了三个警察局联合的警察一起到村里抢人的,据说那买人的家里给了两万块,就把一个人给买了……”
  说起这个,男生们也是唏嘘的很,坐在人群边上的萧清荣不言语,倒是他(shēn)旁坐着的一个男生,低声朝着萧清荣询问道。
  “萧哥,我看到新闻上对萧叔叔的采访了,好厉害啊!能够从人贩子手里救那么多人,这次人贩子窝里一网打尽,厉害了!”
  这个男生名字叫做安明远,算是跟萧清荣认识许久的朋友,在初中的时候两人就认识了,后来更是一起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两人关系不错。
  “恩。”萧清荣倒是对这件事(qíng)很淡定,似乎没有想说的,安明远也没有多问,毕竟这事(qíng)新闻都播报了,不能够播报的就是不能问的,他也没什么追究的。
  “等下个星期的时候,咱们就可以不来上课了,实习的事(qíng)萧哥你打算怎么办啊?”
  安明远转移了话题,提起了实习的事(qíng),他们今年也都大三了,也该提前实习了,其实很多人都会选择大四的时候实习,可是安明远和萧清荣两人早就把学分修够了,加上课业也做的很优秀,才有了想要提前实习的想法。
  “暂时找一个地方实习吧。”
  萧清荣回答,他们是计算机,按照正常(qíng)况下,都是看天分的,萧清荣和安明远两人天分都很强,自然是有资金支持的话,就可以自己创业,当然也可以到自己家里的企业实习,这都是没问题的,比起萧清荣家里的人当警察,安明远则是家里有自己的企业。
  不过安明远的家庭企业跟计算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人家家里是做医学企业的,所以实习的话,还是在自家比较好,安明远家里搞中医许多年了,在业界十分有名声。
  至于西医,一般都要熬出来资历,不然的话,实习生到医院里面,就是给大家跑腿用的。
  “我爸说让我先去我爷爷的药房实习,不过我爸认识的一位王伯伯是咱们市明峰软件公司的老总,要不然我让我爸说说,把你安排到明峰软件?”
  他们这种学医的,朋友多,认识的人多,关系也光,安明远害怕自家萧哥没有地方实习,这会儿才提出了这个想法。
  “……暂时不用,等我提交了简历再说吧,这个东西要先给老师看的,看完之后我再弄别的,我手里有一些钱,打算自己开公司了。。”
  萧清荣回答道,这是他早就想好的,自己开一个公司,自己做软件,这样的话也比较舒服。
  “这样啊,我觉得自己开公司也(tǐng)好的,如果没消息的话,我跟我爸说一下,给你安排,要是你公司开大了,我还能去你手里打工。”
  安明远见状点点头,其实心里相信萧清荣的能力自己开公司也没问题,今年才大三的萧哥已经有了那么多厉害的论文,在软件开发上又是比起其他人厉害那么多,自己开公司肯定没问题的……
  “恩,好。”萧清荣不跟安明远客气,两人说完话之后,收拾了餐盘就走了。
  接下来又是一周的课程,萧清荣上完课,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打开门就闻到了不属于自己的味道,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大厅里面沙发里的人。
  “爸?”
  被萧清荣喊的男人自然是萧铭启,听到儿子的声音,马上扭头,露出一个笑容。
  “恩,清荣啊,我听你安伯父说了,学校那边想安排你跟明远提前去实习,你上次告诉我想自己干,准备的怎么样了?”
  萧铭启对于儿子还是十分关心的,此时满是一腔慈父心肠。
  “准备的差不多,需要提交给学校一些技术证明,学校也很支持学生自主创业,如果正常审核的话,可能会有创业基金。”
  萧清荣跟萧铭启两人关系不是很亲密,不然也不会每次来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听到这话之后,萧铭启才点点头,然后把放在地上的包拿了出来。
  “这是我给你买的衣服和鞋子,也不知道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喜欢什么,是问了明远之后买的。”
  这包上面是时下流行的运动型衣服和鞋子的牌子,很受到年轻人的喜欢,萧清荣看了一眼之后,这才点点头道。
  “谢谢爸。”
  除此之外,竟然是其他的都无话可说了。
  大厅里面气氛有些尴尬,萧铭启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儿子交流,但是这一次来,他是有重要的事(qíng)的,短暂的沉默之后,萧铭启主动开口。
  “我这次来,是想跟你一起去看看你妈,我之前一直忙,也没顾得上去看,想着这两天跟你一起去看看你妈,你有时间么?”
  他嘴上这么问,可是实际上,早就已经问过安明远最近萧清荣的课程安排了,不然也不可能这么笃定。
  当听到有关于母亲的话之后,萧清荣神色更加的(yīn)冷,但是却没有拒绝。
  “有。”
  他同意跟这个父亲一起去看母亲,萧铭启也发现了儿子冷漠的模样,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手不由自主的放在了口袋里想要拿出烟来抽,可是最后却放弃了。
  他很少在儿子面前抽烟,因为儿子不喜欢,只有特别烦躁的时候才会那样,而这一次主动提起妻子,萧铭启也是心里难受,他跟儿子的关系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破裂的,一直到如今也无法修复。
  “那,那你好好休息吧,明天上午十点,我在楼下接你。”
  他最终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交代了一句之后,就朝着门口走了过去,很快大门被关上,他几乎是落荒而逃。
  留在屋子里面的萧清荣,在父亲离开之后,拿出了消毒水,在父亲坐过的地方喷了几下,接着拿出了消毒过的毛巾不断的擦拭着,似乎是在擦拭什么脏东西一样。
  这个夜晚是注定无法入眠的,晚上萧清荣没有吃饭,躺在(chuáng)上的时候,完全感觉不到饿,闭上眼睛却根本就睡不着,仿佛是一闭上眼睛,曾经的画面就会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让萧清荣根本就无法进入睡眠……
  而此时在公寓的下面,萧铭启坐在车里,不停的抽烟,他没有去其他地方住,也没有回家,只是躲在车里,不停的抽烟,熏得自己眼睛都在发红,却也是没有任何的睡意。
  到了第二天一大清早,父子两人看起来(qíng)况都不是很好,萧清荣看着也就是没多少精神,而萧铭启则是完全顶着被熏红的眼睛,整个人看着都苍老了不少。
  一夜之间,萧铭启长出来了不少胡茬,看着有些狼狈,开车的时候倒是还有精神,车子在走了两个多小时之后,终于到了两人要来的目的地。
  文阳市青山精神病院,这个地方,是文阳市安排精神病患者的地方,而萧清荣的母亲,十岁之后就住在这里了,到了如今已经十几年,以前的时候,萧铭启每三个月就会带着儿子过来一趟,这个规矩一直没什么变化,后来事(qíng)忙了,便改为了半年一次。
  这一次过来看,倒是提前了不少。
  车子到达了青山精神病院之后,萧铭启没有下车,反倒是在车上努力的收拾自己,他用湿巾擦擦脸,然后拿出车上的刮胡刀刮掉了胡子,让整个人看起来有精神一些,萧清荣坐在那里,看着这样的父亲一脸的讽刺。
  等萧铭启收拾好之后,两人一起下车来到了青山精神病院门口,门口的门卫认识两个人,就直接放行了。
  从门口进去之后,就是里面的导医,导医并不是真正的医生,算得上是护士的一种形式,专门服务于那些来探望患者的客人,这次接待他们的,是李护士,也算是认识他们父子很久了。
  “莫女士最近在医院表现的一直很好,没有攻击人的症状,按时吃药,按时休息,而且还会偶尔看看书,除了喜欢一个人呆着之外,还是跟以往一样。”
  李护士说着最近莫雅婷的状况,带着萧铭启父子两人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
  听着李护士说话,萧铭启和萧清荣两人都没有说话,不知道是不想说,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过现在还是不要有靠近莫女士的行为,不然的话病人很容易受到刺激,我们医院这边现在还是安排女孩子接近莫女士的,也从来不会让男(xìng)病人或者是医生接近莫女士,这一点你们放心,而且最近莫女士似乎恢复了神志,看到你们过来看她的话,肯定会很开心的……”
  护士继续说着,带着两人朝着花园走了过去,这里的病人都是有安排的,每个时间点谁可以出来晒太阳,都是有时间的,刚好今天就是莫雅婷可以出来晒太阳的时间。
  三人朝着小花园这边走了进来,就看到了一个小护士站在那里,她的(shēn)旁坐着一个穿着条形蓝色病服的女人,女人的头发被梳理的很好,很顺畅,此时坐在那里,正在安静的看着手里的一本书,她的容颜也没有过多的衰老,似乎还有一些温柔。
  这样的妻子,是萧铭启许久都没有见过的妻子,在看到了这样的莫雅婷之后,萧铭启直接愣住了,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不敢接近,一切仿佛如同梦境一般。
  萧清荣也看着这个女人,这个在记忆中出现过的女人,如果一切都有迹可循,那么这个女人的疯癫,就是一切序幕的开始。
  两个人距离莫雅婷还有好几米的距离,却没有再接近了,只是站在那里看着,自打那件事(qíng)之后,莫雅婷(shēn)边无法接触任何的男(xìng),就算是自己的儿子也不行。
  这么多年,萧铭启一直带着萧清荣过来看莫雅婷,却从来没有接近过莫雅婷,生怕莫雅婷受到了刺激。
  女人没有发现三个人的来到,安静的在看书,似乎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书上,温柔无比。
  “最近莫女士喜欢上了莎士比亚的诗文,最喜欢的就是在阳光下观看莎士比亚的诗集,我们医院这边也买了不少书,只要莫女士提出要求,肯定会满足的。”
  李护士继续说道,算是给父子两人解释这种(qíng)况。
  在精神病院之中,这些病人在医生和护士的眼中,只是生病之后的另外一种状态而已,算不上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事(qíng),其实很多精神病人发病的时间并没有那么多,只有少部分时间会疯狂,这里的护士和医生都见多了,只要不招惹到病人,就不会让病人发疯的。
  青山精神病院对这里的每个病人都十分的负责,除了每个星期的定时心里问诊之外,就是对这些病人的生活全方位的照顾,其中价格也不菲,不过莫家之前就有钱,倒是不在乎这些。
  父子两人就这么安静的看着莫雅婷在看书,莫雅婷看书多久,父子两人就看了多久她,一直到最后,这对父子都没有跟莫雅婷说话,也不知道是无话可说,还是别的。
  从青山精神病院出来,萧清荣更是神色冷凝,萧铭启也心(qíng)不好,两人坐在车上,没有开车,只是诡异的安静。
  “……我知道当年你妈妈的事(qíng),你现在都无法原谅我,清荣,我后悔了,我后悔了……”
  没来由的,萧铭启红了眼睛,眼泪一下子倾泻而出,让坐在那里的萧清荣忍不住多了几分讽刺。
  他不言语,只是看着这个男人的自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如果当年不是我逞能非要办理那个案子,你妈妈也不会那样,我们一家子……”
  萧铭启说着说着,有些说不下去了,也不知道是愧疚还是后悔,整个人看着有些颓靡。
  萧清荣如同他的树洞一样,听了一会儿之后,才说道。
  “如果你真的在乎妈妈,当初就应该开枪。”
  一句话,忽然把萧铭启说的哑口无言,他愣住,看着已经长大的儿子,一时之间无法反驳,却是呢喃道。
  “犯罪的人,应该由法律来惩罚……”
  萧清荣不听这话,收回了目光,拿起了手机,打开之后,似乎正在玩群聊,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人头像弹了出来,发过来一句话。
  “你送的礼物很好玩。”
  看到这句话,萧清荣笑起来,勾起唇,不过却没有回答对方的话,然后将对方全部删除。
  他相信对方不会这么傻。
  父子两人僵硬的来到青山精神病院,然后尴尬的离开。
  萧铭启将萧清荣送到了房子里面之后,才忽然问道。
  “最近你有去傅遗那里么?”
  傅遗是一个心理医生,跟萧铭启关系非常不错,算是萧铭启的发小,之前发生的事(qíng),也是傅遗帮忙处理了儿子后续的心理(qíng)况。
  “傅叔叔说我已经可以不去了,我好了。”
  萧清荣给出回答,萧铭启却是一愣,随后有些后知后觉的点点头。
  “这样啊……那,那行吧,我走了,有事(qíng)给我打电话。”
  他跟儿子告别,萧清荣也不言语,扭头就走,对于母亲的事(qíng),似乎永远都无法原谅这个父亲。
  萧铭启重新上车之后,没有回警局,反倒是开车到了市中心一个楼层,到了六楼之后,找到了一个心理诊所。
  这个心理诊所,就是傅遗开的,萧铭启去的时候,傅遗的上一个病人刚好离开。
  装修干净舒适的房间里面,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看着很温柔,没有任何的攻击力,笑起来更是给人一种亲近感,这个人就是傅遗,也是萧清荣乃至他母亲莫雅婷之前的心理医生。
  “今天是什么风,把你这个大忙人吹来了?”
  看到好友,傅遗露出一个笑容,询问眼前人,发现萧铭启眼睛通红,便知道萧铭启之前恐怕是去看过了莫雅婷,心里叹一口气,只觉得这世界是如此的不公平,明明都是好人,怎么就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呢?
  “我有些事(qíng)想问你。”
  萧铭启也不瞒着,直接说道。
  “关于清荣的事(qíng),清荣的心理(qíng)况怎么样了?”
  从儿子十岁开始,就已经有了心理问题,这件事(qíng)旁人知道的少,在外人眼里,萧清荣是最优秀不过的孩子,但是只有萧铭启知道,儿子从十岁开始,就已经有了心理问题了。
  他刚开始表现的,是躁郁症表现,后来更是转换为其他的发病(qíng)况,最后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说清荣啊?他最近(qíng)况不错啊,你没见过他么?上次来复诊的时候,已经是很好了,无论是精神状况,还是其他的,都很好。”
  傅遗想到萧清荣,脑海中有一瞬间的恍然,随后马上给出一个标准的答案。
  萧铭启听到这话,有些诧异,抬头看向傅遗。
  “可是半年前你明明说清荣的病症还很严重,有恶化的(qíng)况,他经常做梦睡不着,甚至开始产生轻微自残的(qíng)况,怎么现在就好了?”
  脑海中想到最近见到的清荣,看着是没有问题了,但是萧铭启还是觉得儿子有些奇怪,今天在精神病院的时候,儿子的表现,有些太奇怪了。
  “哦,你说这个啊,病人病(qíng)转换都是很正常的,通常都是因为现实中发生了一些事(qíng)导致的,半年前清荣的(qíng)绪是很不正常,他当时长期失眠,还有轻微自残的(qíng)况,我估计还是因为小时候发生的事(qíng),后来过了一个多月吧,他再来找我的时候,就是去年这个时候,(qíng)况就好了很多,整个人开朗起来,跟我说了很多话,我们谈到了雅婷……”
  说起来,莫雅婷傅遗也认识,当时莫雅婷跟萧铭启结婚的时候,傅遗也在现场,在两人结婚之后,傅遗一直以为两人就会这样幸福快乐的过下去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的猝不及防。
  “雅婷?你们说了什么?”
  听到妻子的名字,萧铭启这才一愣,随后追问道。
  傅遗脸上的表(qíng)变得有些拒绝,最终叹一口气道。
  “阿启,虽然我们是朋友,你是清荣的爸爸,可是清荣已经是一个自主人格的人了,他不需要监护人,也可以为自己的病(qíng)做主,作为他的心理医生,我有权利不把他生病期间他暴露的告诉你,这是属于我的职业(cāo)守,希望你能明白。”
  很多时候,未成年人的家长大部分都不相信孩子会得心理疾病,而很多成年人都是自己偷偷的来看病,然后压制病(qíng),很少让其他人知道,如今萧清荣也已经成年了,他们两个人关于病(qíng)的讨论,自然是不能告诉萧铭启的。
  这是医患关系之间必须要做的事(qíng)。
  就算是萧铭启是萧清荣的父亲,但是这关于萧清荣的,萧铭启不能告诉任何人。
  “……”萧铭启一愣,只能够颓然的叹了一口气。
  “我只是想要知道他的(qíng)况。”
  这是一个担心孩子的父亲,可是有些时候,或许这样的担心,也是对于其他人的一种伤害。
  傅遗现在也结婚了,有了一个女儿,明白萧铭启的难受,但是作为医生,他也只能够说道。
  “我想清荣的(qíng)况你应该知道的很清楚了,他好了,不需要再接受任何的心理治疗,无论是之前的失眠还是自残,他都没有了这种倾向,你懂么?”
  努力的回想关于跟萧清荣两个人之间的治疗,傅遗发现这样的记忆就像是一块儿雾霾遮挡住一样,怎么都看不清晰,只记得自己最后给萧清荣的判定是心理正常了。
  他总觉得有问题,哪里不对劲儿,又觉得好似没有问题。
  这让他的脸上产生了短暂的迷茫。
  “那谢谢你了,这些年我跟清荣两个人表面上关系还行,可是这孩子从来不跟我交心,我有什么事(qíng)只能够跑过来问你,这些年谢谢你了。”
  萧铭启感谢傅遗,傅遗也安慰道。
  “很多事(qíng)过去也就过去了,人总是要往前看的,我知道你心里也是愧疚的,所以才不让你带着清荣去看雅婷,可是你非要不听,每次总是要带着清荣,这对清荣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也幸亏上次清荣跟你去看过雅婷之后,告诉我他已经放开了这一切,我才算是放心了。”
  关于妻子莫雅婷,是萧铭启这辈子不能够提起的噩梦。
  当年萧铭启刚升职没有多久,就处理了一个案件,那个案件涉及到金融调查,萧铭启调查到了一个富家少爷,那富家少爷有洗钱的行为,结果被萧铭启抓了没多久之后,就给放了出来。
  萧铭启当时(rè)血上头,就继续追查这个富家少爷背后的(qíng)况,结果被人家发现,最后直接用了一场调虎离山之记,把萧铭启引到了外面,那富家少爷带着人直冲萧铭启家里,当着不到十岁的萧清荣面前,侮辱了莫雅婷。
  后来萧铭启接到通知到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富家少爷疯狂的鄙夷,拿着枪的萧铭启差点儿开枪,最后还是坚持了作为一个警察的本能,只是将犯人抓捕归案。
  之后莫雅婷就疯了,儿子萧清荣患上了很严重的心理疾病,而那个富家少爷这次倒是坐牢了,但是依旧没有很多其他的证据,只能够以侵犯了莫雅婷的罪名坐牢,三年。
  后来被调放到一个外地的监狱,到那里之后不到两年就出来了。
  听说后来那个富家少爷出国了,萧铭启后来调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那个人的资料了。
  这样的一场事故,几乎是毁掉了一整个家庭,导致现在萧铭启只能够整(rì)忙着工作,从来不敢跟儿子过多的接触。
  他对儿子很愧疚,对妻子很愧疚,这让他无法面对妻子和儿子。
  “……”
  萧铭启没再说什么,跟傅遗告别之后,离开了这个心理诊所,而坐在那里的傅遗,眉头紧皱的想了好一会儿,只觉得跟萧清荣最后一次的对话,不知道为什么模模糊糊的,有些记不太清楚了。
  萧清荣不知道萧铭启会去找傅遗这个心理医生,不过知道了他也不在乎,处理了新的手机卡之后,他给自己做了饭,吃完饭之后躺在(chuáng)上。
  依旧是熟悉的睡不着,头顶的灯光昏黄,可是萧清荣却觉得耳边满是惨叫声,还有那顺着灯光流下来的血迹,一切都是如此残忍可怕。
  闭上眼睛,眼前忽然出现了母亲的模样,穿着医院条纹病服的母亲正在朝他招手。
  “清荣……清荣……”
  眼睛一晃,又是母亲躺在地上狼狈的模样,鲜血在地上擦拭出各种可怕的痕迹,让萧清荣下一秒就睁开了眼睛,这样过度的刺激,让他目光(yīn)冷。
  几乎是下一秒,他从(chuáng)上做起来,然后左手掰着右手的一根手指,然后发出骨头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环境中听起来有些可怕。
  过了不知道多久,萧清荣举起自己的右手,看着这只手,却忽然觉得这小拇指有些碍事,似乎……似乎原本这个小拇指是不应该存在的。
  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可是又迅速的不见,快的让萧清荣抓不到。
  他拿起桌上的安眠药,倒在手里,吃了好几颗,这才睡着了。
  只是这一次的梦境之中,一个女人正在切着碎(ròu),切得很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