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犯罪预知

  自打那(rì)萧清荣跟萧铭启见面过之后,两个人就没有再见过面,只有偶尔的电话,萧铭启知道儿子开始创业,给萧清荣准备了二十万,加上萧清荣手里本来就有的钱,一个月的时间,一家叫做荣华科技网络的公司就出现了。
  随后萧清荣招收了不少厉害的游戏工作者,开始制作他们的第一款游戏,一款暗黑型小游戏,名字叫做《是谁杀死知更鸟》,这款游戏以破案谜团为主线,让玩家在进行游戏中找寻死亡的线索,寻找凶手,算得上是国内少有的单机游戏。
  之前萧清荣就写好了这个游戏的主线,所以在十二月底的时候,这款游戏已经制作好,成功上线,一经发行,倒是引起了不少喜欢单机游戏的玩家喜欢。
  为了宣传这个游戏,萧清荣找了不少喜欢恐怖游戏的主播来进行游戏直播,这款游戏是收费主机游戏,九十九一个名额,有了主播的大(rè),带动着销量也不错。
  等过年的时候,公司倒是已经有了红利,让萧铭启这个亲爹也是放心的很,知道了儿子开公司赚钱,就觉得儿子长大了。
  在人贩子案件之后,九月份到过年,警方处理的都是一些小案子,毕竟像是那种需要很多警察调查的大案子都是少数,大部分的案子都是属于那种简简单单的鸡毛蒜皮,谁喝醉酒了啊,谁打架了,小偷偷东西了,要不然就是一些纠纷之类的,处理起来也是很简单的。
  时间很快来到了一月底,这个北方的城市开始飘雪,从第一次下雪开始,已经是下了好几场雪了,文阳市从来不缺雪花的青睐,因此今年的雪格外的打,大的让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一月十四号的一场雪下来,直接就淹没了人的脚踝,这是近些年来极少有下的这么大的雪了。
  就在文阳市郊区的别墅区那里,一个别墅里面的老太太正在跟保姆讲话。
  “阿文啊,我最近怎么没有见到赵太太啊,这都好几天没见过了。”
  保姆听到这话也是一愣,随后说道。
  “好像我也没见过张姐出门啊……”
  这个张姐跟她一样都是当保姆的,平时大家经常约着一起买菜,最近不是过年么?家里的厨师有些回家了,她们保姆是不能回家的,加上之前都有考厨师证,都是要留在家里做饭的,而现在,她忽然想起来,自己差不多有一周都没见过张姐了吧?
  “这是出国了么?我怎么没消息啊?打电话也没人接,手机和座机我都打了,没人啊……”
  老太太想要找自家伙伴玩,毕竟下雪了,不能去外面,只能够约在家里,她跟父亲的老太太里面,最熟悉的人就是赵贤的母亲了。
  赵贤是文阳市有名的富商,不但有钱,而且经常对学校捐款,还有资助孤儿院等等,说起来是一个有名的大善人。
  “老太太,要不然您等到先生回家了,让先生打个电话问问?”
  知道老太太闲得慌,保姆出主意,老太太自然是只能够点头。
  时间到了晚上,老太太家里的儿子和媳妇都回来了,老太太终于忍不住说道。
  “隔壁的赵家人是不是出国了?怎么都没消息的?”
  这话问的人一懵,那老太太家的儿子认识赵贤,摇摇头道。
  “不可能啊,赵总说今年要在家里过年呢,之前我们还喝酒呢……而且最近这不是政策下来了么?赵总为了体贴员工,过年特地让大家提前休息了,这次赵氏集团要休息半个多月呢……”
  二月三号都要过年了,这会儿都一月中旬了,大家该回家办年货的都回家办年货了。
  “那你打电话过去问问。”
  老太太说话,当儿子的自然是不能拒绝。
  他拿出来了手机,找到了里面的赵总,然后打了过去。
  电话倒是很快有了反应,不过却是系统音。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
  做生意的,其实很少有人关机的,这男人有些觉得奇怪,便直接打了赵总的另外一个私人电话,发现也是关机,只能看向妻子。
  “要不然你给赵总的老婆打一个吧?”
  作为一个男人,他总不能当着妻子的面给另外一个女人打电话,这人还是比较有心思的。
  男人的妻子点头,然后拿出了电话,打给了赵夫人。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
  又是熟悉的声音,这下让这一家人都有些奇怪了,神色都变得有些不对,男人想着怎么赵总一家人手机都关机了?难不成市公司出事(qíng)了么?要逃走?
  可是赵氏集团(qíng)况一直很不错啊,今年的利润甚至比上年增长了百分之五十多呢……
  “不对劲儿!儿子啊!我觉得不对劲儿,一周之前我还见到赵老太太跟我打招呼呢,现在人都找不到了,也太奇怪了,咱们报警吧?”
  老太太心里一个咯噔,吃斋念佛多年的她心里觉得十分奇怪,还有一丝丝的不安。
  “……这么报警不好吧?要不然,我先找物业去问问?”
  他们这是别墅区,外面也是有物业的,来来往往的,如果出去都是有记录的,只要知道赵总什么时候离开了别墅区就行了。
  “去,赶紧问问去!”
  老太太交代着。
  这男人姓王,名字叫做王哲。
  王哲赶忙让妻子拿来了门卫和物业的电话,打了过去。
  如今都冬(rì)了,外面也冷得很,门卫保安他们都在一片地方,所以打一个电话过去就行。
  “喂?这里是华荣别墅,有什么事(qíng)?”
  那边的门卫接到了电话。
  “我是王哲,三号别墅的住户,我想问一下我隔壁二号别墅的住户上一次是什么时候离开小区的。”
  门卫听到这话,一愣,随后说道。
  “抱歉,这是属于户主的,我们不能随便告诉其他人。”
  王哲听到这话也是无语,赶忙解释道。
  “事(qíng)是这样的,我家老太太跟隔壁别墅的老太太关系好,这不是一周都没见他们了么?结果打电话也打不通,就想着赵总一家人是不是出国了,想着问问你赵总家里的人是什么时候离开别墅的。”
  门卫这下也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只是他的记忆力很好,本能的就回答道。
  “你是说赵贤赵总吧?他们家里没有人离开啊,自打上周他们回来之后,一直没有出去啊,我还记得很清楚,而且赵总家里也没人出来买菜,我还纳闷了一下……”
  这话让王哲心里咯噔咯噔的,对着门卫赶忙说道。
  “我觉得赵家是不是出事(qíng)了,这电话都打不通,赵总夫妻和赵总的爸妈都打不通,保姆的也是一样,你们要不要派人去看看?”
  王哲也不想让人有事(qíng),但是现在事(qíng)都这样了,一看就是有问题的,绝对有问题!
  “行,我们让保安过去看看。”
  门卫一口答应,毕竟保护户主的安全,是他们的指责。
  电话很快就挂断了,门卫扭头看向在房间里面暖和的几个兄弟,笑眯眯道。
  “兄弟们干活儿了!去二号别墅那边看看(qíng)况,问问赵家人是不是有什么事(qíng),在外面喊喊,要是实在是没人应答,这是备用钥匙。”
  他拿出钥匙递给这些保安,荣华别墅的保安跟其他地方不同,这里的所有保安都是当兵的出(shēn),没什么花花肠子,而且还拿着备用钥匙,要是遇到一些心怀不轨的,估计早就出事(qíng)了,而现在,大家完全不把这钥匙放在心上。
  “恩。”
  一个高大的男人拿了钥匙之后,跟另外两个兄弟走了出去,他们(shēn)上穿着绿色的军大衣,看着是不好看,但是(tǐng)保暖的,毕竟如今这的冬天刚刚下了雪,冷啊!
  一行人就这么走到了二号别墅那边,这一来才发现了不对劲儿,这外面的积雪有人帮忙清理,但是如今下雪过去也差不多一天了,但是二号别墅的积雪却是干干净净的,完全没有任何人踩踏过的痕迹,更是没有清扫的痕迹,这就十分的让人觉得尴尬了……
  几个人踩着积雪走了进去,来到了别墅的门口,按下了门铃。
  叮咚叮咚的门铃不停的作响,但是却没有人答应,最终几个汉子只能够朝着门内不停的喊着。
  “有人么?物业!!!”
  “有人么!!!物业!!!!”
  这大嗓门,可以说就连隔壁的别墅里面都能够听到了,当兵的人嗓子可是很好的。
  只可惜就算是这么喊人,也没有一个结果,最终只能够对视一眼,然后拿出了备用钥匙开始开门。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用备用钥匙开门,一般(qíng)况下,别墅都是有指纹认证或者是密码锁,但是钥匙也能够打开,所以当他们打开了这个别墅的门之后,发现一切实在是□□静了,安静的有些吓人。
  大门被推开,几个人瞬间眉头紧皱,因为三个人都闻到了一种怪异的臭味。
  这种臭味熟悉而又陌生,让人觉得害怕。
  “恐怕是出事(qíng)了。”
  带头的老大说着,然后走了进去,(shēn)后两个人也跟着,然后他们就看到了倒在客厅里面的人,一个人就这么躺在大厅里面,死的不能再死,脸上是一种死亡的灰白色,(shēn)上散发着奇怪的臭味,保安认出来这是周家的保姆张姐。
  “死、死人了…………”
  一个胆子小的保全瞬间吓得脸色苍白,赶紧拿出手机打110.
  他们都是当兵的,知道这个事(qíng)已经不是他们能够管的,所以都默契的朝着后面退步,然后站在了门口,此时110也打通了。
  “警察同志,我们这里死人了!死人了!!!”
  紧张的说不好话,最后还是换了另外一个人才详细的说出了这个别墅的地址,警方表示立刻出警,让这三个人守着现场,不要有任何人触碰现场的一切。
  这些保安当然是表示可以!、
  而警方这边,萧铭启带着人出来了,冬天大家也没事,这死人的案件,就来了两车的警察,一共六个人。
  从警察局到别墅区有一段路程,足足开了快两个小时才到地方。
  萧铭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三个大老爷们,而这三个大老爷们看到警察的时候也是满脸庆幸,一脸看到了救星的模样。
  “警察同志!你们可算是来了!!”
  保安们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害怕极了,特别是里面还有死人,虽然他们是当兵的,但是也是有胆小的好么?
  “死者在哪里?”
  “就在里面,我们刚打开了门,进了大厅之后就看到死人了,然后打了报警电话,现在根本就没有进去。”
  保安队长说道,说完之后,也是紧张的很。
  “恩,你们先留着,等会儿需要你们帮忙,我们进去看看。”
  这(qíng)况还不明显,但是至少里面应该是没有活人了,萧铭启站在门口,跟所有警察一样,默契的戴上了脚(tào),还有手(tào),甚至口罩之类的,这都是为了不破坏案发现场。
  其他人也都是十分默契,准备了自己准备的东西,然后挨个走进了案发现场。
  第一个见到的,就是在客厅里面的尸体,这尸体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出头的女人,容貌普通,有些微胖,(shēn)高应该在一米六左右,(shēn)体有些扭曲的躺在地上,能够看到她在地上翻滚和挣扎的痕迹,加上死者皮肤颜色呈现不正常的黑青色,很明显就是中毒。
  有警察拿着照相机第一时间进行拍照,等拍完照片之后,萧铭启这才走了过去,将尸体的脸扭过来,然后大家都是倒抽一口气。
  因为这个尸体的唇已经都成了黑色,不用想,这绝对是跟中毒有巨大的关系。
  “先把这个尸体记录一下,我觉得这里还有死者。”
  萧铭启看到这个死者的时候,心里就是一个咯噔,因为像是这种中毒死亡的(qíng)况,只要不是家属报警,很大的原因都是全灭的(qíng)况,或者是不小心吃了毒药,或者是蓄意自杀,反正原因有很多。
  “现在大家分别到楼上各个房间找人,找到死者就说话!”
  说完之后,萧铭启留下了一个警察记录死者(qíng)况,他也走上了楼去。
  这个别墅足足有四层,每一层都有四个房间,他们需要找每个房间,就连卫生间都要找!
  二层里面,萧铭启到了一个房间,结果房间打开之后,就看到了趴在桌上的一个少年。
  看不到脸的(qíng)况下,从对方的衣服能够判断出来。
  少年(shēn)穿黑色的运动毛衣,头发是孩子才会留的那种发型,脖子青黑,手也是在发黑,很明显,这是死者。
  面色有些(yīn)郁,萧铭启退出房间,然后记下了这个房间的(qíng)况之后,继续搜寻下一个房间。
  其他警察也是一样,快速的开始搜寻这四层的别墅,结果十几分钟之后,得到的结果让所有人都有些惊恐。
  “四楼有两个死者,一男一女,女孩儿十八岁左右,男孩儿二十一二左右,表面(qíng)况看像是中毒,跟一楼的死者一样尸体呈现青黑色。”
  “三楼有三个死者,男人就是这个别墅的主人赵贤,我在慈善节目里面看过他的照片,认出了他,另外一个女(xìng)是她的妻子,还有一个年长男(xìng),应该是他的父亲。三个人的皮肤呈现青黑(qíng)况,死前都有挣扎痕迹,应该都是中毒。”
  “二楼我也发现了一个年长女(xìng),应该就是赵贤的母亲,死法,跟你们发现的死者一样。”
  “我也发现了一个死者,应该还没超过二十岁,尸体呈现(qíng)况跟你们发现的相同。”
  萧铭启严肃的说出这句话,所有警察都是神色紧张,因为这是他们从事警察这个职业之后,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全家灭门案件!甚至就连保姆都灭门了!这真的是太可怕了!这样的下毒,肯定是蓄意报复了!
  “这个案(qíng)十分的严重,我等会儿给局长打电话,你们通知一下局里的法医,然后让医院的车子过来接死者到医院,这次尸体过多,一起送到警局的话容易造成影响,需要分批送过去,另外小王封锁现场,不能够有任何人进入现场!”
  马上做出了第一时间的安排,大家快速的又开始了准备,如果说本来打算开始处理死者,但是现在这么多尸体,他们这些警察终究是外行,需要的是法医过来做这些事(qíng),于是大家默契的没有动尸体,开始进行拍照留下证物以及封锁现场。
  按照这种尸体呈现中毒现象的(qíng)况,需要收集的证物有很多,但凡是跟吃喝有关的东西,都会成为警察们筛选的重点对象。
  有两个警察结伴到了厨房,然后认真的将可能有关的证据都放入真空袋之中,这些都要拿回局里进行检查,而其他人则是也要到没有死者的房间进行拍照和证据搜寻,而且还要寻找可能的凶手。
  万一凶手就在这个别墅了里面怎么办?
  大家都在忙碌,萧铭启也一样,他发现这个别墅有些奇怪,在一楼这种本该住着佣人和堆放杂物的地方,竟然有一个书房!
  可能是因为主人之前没有关闭,萧铭启很轻松的就进入了这个书房。
  书房里面有些漆黑,他打开了灯,然后拿着照相机开始拍照,走过去之后,发现桌子上还落着灰尘,伸出手抚摸一下,这样的灰尘,至少需要一个多星期才能够积攒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太可怕了,死者可能死了个星期了。
  但是别墅里面的供暖系统却没问题,温度很高,尸体在这样的(qíng)况下,虽然散发了臭味,但是还没有腐烂,这也不正常,应该是受到了药物的影响。
  就在萧铭启仔细检查这个房间的时候,忽然耳朵听到了细微的咚咚声,这声音让他一下子警惕起来,右手立刻抚摸腰上的枪,如果遇到凶手,他将会跟凶手进行快速的缠斗……
  只可惜,这样细微的声音响了一下之后,就没了。、
  萧铭启通过耳朵之前听到的声音,朝着书柜走了过去,结果又一次听到了书柜的声音。
  咚咚。
  是真的!里面有人!!
  这个想法,让萧铭启更加警惕,然后一只手拿出了腰上的枪,接着另外一只手开始抚摸眼前的书柜,这书柜发出声音,恐怕是因为里面是中空的,或者是……里面能打开。
  这年头大家都喜欢弄个地下室之类的东西,萧铭启又一次听到了咚咚的声音,很微弱的声音。
  不知道怎么的,萧铭启听着这样的声音,不觉得这声音是凶手,反倒是像是在求救一般……
  心里有些着急,但是这样的着急让萧铭启努力的继续保持了冷静。
  他冷静的寻找这书柜的不对劲儿,终于在众多书本之中,找到了一本假书,把周围的真书都拿出来之后,他开始搬开这个假书,把这个假书从书柜里面往外抽,接着,震撼的一幕发生了,只见这书柜竟然开始自动打开了……
  里面是一个黑色的铁门,上面有一个铁链,上面的锁倒是最简单的锁。
  咚咚的声音再一次从里面传来。
  萧铭启看不到里面是谁,但是他必须要打开这个门,于是打开了自己的呼叫器,找了小王过来。
  小王一过来,看到这么大的铁门,刚想感叹一声,结果就被队长阻止,看着(jìn)言的手势,小王立刻闭嘴。
  萧铭启摆出一个让小王开门的动作。
  小王技术科出来的,开个锁完全是没啥压力的。
  很快他就打开了随(shēn)的小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根铁丝,接着把铁丝就塞到了锁里面,之后不到三十秒那种,咔嚓一声,这锁就被小王给打开了!
  小王小心翼翼的把锁打开,然后弄开了铁链,萧铭启摆摆手,让小王到一边去,这个时候可能遇到危险,他让小王躲在后面。
  小王十分的听话,萧铭启过去,终于打开了铁链,然后发现这门是从内往外拉开的,一手持枪,一手开始拉开这个铁门,而接下来两人看到的一幕,直接让两个人都蒙了……
  只见这个铁门被拉开之后,有两个孩子竟然直接就从里面倒了出来,直接摔在了地上。
  这两个孩子的忽然出现,让萧铭启和小王顿时吓了一跳。
  其中一个头发散乱的小女孩儿倒下来之后还睁开了眼睛,结果看到了萧铭启的警服,顿时露出了一个璀璨的笑容。
  “警察叔叔……”
  她的声音很低,仿佛呢喃一样,可是萧铭启和小王都听到了!
  这下萧铭启赶紧收了枪支,顾不上别的,过去把孩子抱起来,小王也凑了上去,两人把孩子抱起来,才发现这两个孩子小的很,估计才五六岁的模样,瘦弱的不能行,脸色都是白的,此时不但脸色苍白,而且嘴上都是干皮,看着好像缺水了很长时间,加上瘦骨嶙峋的模样,让人不免想到了虐待两个字。
  “小郑呢?她不是总喜欢在车里放东西吃么?有孩子能吃的么?”
  萧铭启一看就知道这孩子是饿的,需要喝水和吃东西,赶紧报这人朝着外面走过去,然后碰到了外面的警察。
  小王也是心疼啊,其他警察看到萧铭启和小王两人抱出来两个瘦骨嶙峋的孩子,也是吓了一跳。
  小郑是女警察,一般不出警,这次本来是来凑(rè)闹的,结果没想到遇到这种大案子,被呼唤之后,赶紧过来了,看到两个孩子,脸上顿时满是同(qíng)。
  “天啊,这两个孩子怎么了,太可怜了……”
  “这两个孩子很久没吃东西了,你车里不是有一些小孩子吃的么?拿过来先给他们吃,然后把人先送到医院。”
  萧铭启下命令,把孩子递给了小郑,小王没办法,只能够抱着孩子跟在小郑的(shēn)后。
  郑警官也当了母亲,不然车里不会放着小孩子吃的东西,看到两个孩子瘦成这样,跟被虐待了一样,心里更难受了,很快到了外面,因为冷,用自己的大衣包裹了孩子。
  两人上了车之后,郑警官把孩子放在了位置上,然后找到了车里给儿子准备的东西。
  其实郑警官的儿子年龄还小,今年才两岁,但是郑警官喜欢吃零食,车上总是放着面包啊还有糖类,用来补充一下(shēn)体里面的元素,刚好还有(nǎi)粉!
  “小王,你看着孩子,我先给孩子泡(nǎi)粉,他们这样子,我也不敢给吃别的,害怕人不舒服,喝点儿(nǎi)粉先垫垫肚子。”
  郑警官下车,去车子后面拿(nǎi)粉,刚好是给儿子买的(nǎi)粉还没有拿回家,这会儿干好用上,还有买(nǎi)粉送的两个新(nǎi)瓶,郑警官速度很快,马上就泡上了(nǎi)粉,刚好是温(rè)不烫嘴的。
  两个孩子都醒了过来,虽然说话有些说不出来,但是看到了郑警官和小王穿着警服之后,都十分的依赖,郑警官把(nǎi)瓶递过去塞到了两个孩子嘴里。
  “喝吧,是(nǎi)粉,很香很甜的。”
  两个孩子在警察的怀里没有了警惕,小心翼翼的抱着(nǎi)瓶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