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红颜知己

  得之我幸,失之泰然,这便是林静之的态度。
  庞飞心里颇为不是滋味,“那你打算去哪里?”
  “以前一直想旅游来着,但因为工作很忙,一直没能实现,现在好了,我可以去实现我的愿望了。”林静之拿了一本旅游攻略出来,“看,我笔记都做好了。”
  庞飞心里多有不舍,林静之是他内心疲惫时的港湾,她这一走,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但也不能因着这样的想法就把人(禁jìn)锢在自己(身shēn)边,他不是那种只图一时爽快的下半(身shēn)动物,当初和林静之在一起,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和安瑶的婚姻不可能再走下去了,可现在安瑶都说了,无论如何不准再提离婚二字,那他从内心里向林静之许下的承诺就无法实现了。
  给不了林静之想要的东西,就不该再牵绊着人家,“万事小心!”
  这一别,或许就再无见面的可能。
  二人离别时那漫长又不舍的拥抱,是对彼此关系一个最好的总结。
  回到安家,都已是后半夜了,安露出来上厕所,跟庞飞撞了个满怀,吓的“哇哇”乱叫。
  这丫头胆子小,可没想到这么小,在自己家里也能吓成这样。
  曹秀娥打着手电筒出来,瞧见是庞飞,安抚了安露。
  庞飞纳闷,“怎么不开灯啊?”
  “家里的电路让我给烧坏了,打物业电话让他们派人来修,他们说得等明天。”安露松了一口气,不过一分钟又将那口气提了起来,“姐夫,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你该不会是……又去那个狐狸精那了吧?”
  “不许你那样说人家。”林静之不是狐狸精,她是庞飞的红颜知己,是庞飞喜欢过的女人。
  安露就要说,“勾引有妇之夫,还不是狐狸精啊,姐夫,我姐现在可是迷途知返了,你可别再犯错了啊。你们这夫妻关系好不容易有个缓解的机会,你要是再犯错,那我也没法帮着你了,毕竟哪个女人能忍受得了自己的男人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瞎混啊。”
  这些话庞飞听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很晚了,都去休息吧。”
  往安瑶的房间瞥了一眼,黑漆漆的,这么大的动静她不可能没反应。
  算了,他也懒得去猜安瑶现在的心思,总觉得二人之间好像天和地的距离一样,永远猜不透彼此的心思。
  酒店的事(情qíng)之后,安瑶对庞飞虽没了先前那般冷若冰霜的态度,却也没有像安露曹秀娥那般亲(热rè)。
  哪怕是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给庞飞夹菜,也是感觉很别扭的。
  庞飞倒是不着急,反正现在没了罗亮这个阻碍,他和安瑶之间的关系也就没之前那么僵硬了,迟早是会缓和的。
  躺在(床chuáng)上没多久,庞飞的手机响了,竟是安瑶发来的微信:早点休息!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庞飞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亦或者是眼花了?
  老婆的备注不会错,微信的内容也是那么的真实。
  庞飞笑了一下,回了句“你也是”。
  这一夜,安瑶终于睡了个好觉。
  林静之说的对,信任是夫妻间的第一要素,庞飞那么晚回来,若是她咄咄((逼bī)bī)人地去询问,势必会影响二人的关系,而她大度地原谅,就会让庞飞感受到不一样的温暖。
  “有时候学会放下真不是那么难的一件事。”这是林静之对她的忠告。
  在微信没发出去之前,安瑶觉得这句话说着很容易做起来很难,但现在,她发现林静之说的很对。
  之所以觉得它难,不是因为这个动作很难,而是因为克服自己的心里障碍很难。
  如今,她这算是迈出了一小步,希望以后能越来越好。
  安家很久没有一家人坐在一起和和气气地吃一顿早餐了,安瑶今儿心(情qíng)很好,穿了(身shēn)漂亮的碎花裙子,风格大变,增添了几分小女人韵味。
  庞飞被她这(身shēn)装扮惊艳到了,确实漂亮。
  “姐,姐夫,你们赶紧给我生个小侄子吧。”安露突然没来由地提起孩子来。
  安瑶嘴角勾笑,“赶紧吃饭。”
  庞飞第一个吃完,起(身shēn)(欲yù)走,安瑶将他叫住,“你跟时峰请一天假吧,我想让你去酒楼帮我一天的忙。”
  这个头庞飞还真没法点,前段时间自己没去公司,堆积了好多事(情qíng)。他拿的是干股,每个月分红那么多,光拿钱不干活,心里过意不去。
  至于酒楼那边,他知道即使自己不去安瑶也能应付过来,“今天不行,公司还有很多事(情qíng)等着我去处理,改天吧。”
  虽说拒绝了,但也没把后路走死,(日rì)后还可来往不是嘛。
  安露要了安瑶的奔驰车子,说是同学们都开车,自己没车开很丢人,愣是让安瑶坐庞飞的比亚迪去。
  那丫头是在给他们创造单独的空间,一片心思倒是值得表扬。
  酒楼的事(情qíng)安瑶觉得有必要做个解释,“那天我是跟罗亮摊牌,告诉他以后不再来往的,除此之外,我别无其他心思。”
  “嗯。”即使她不解释庞飞也猜到了,没什么可惊喜的,那一切还不都是因为安建山给她施加了压力,让她别再打和庞飞离婚的念头,她没办法了才和罗亮摊牌的吗。
  安瑶有点失落,因为庞飞的表(情qíng)太淡定了,她现在真怀疑,庞飞对自己还有没有感(情qíng)?
  “庞飞,林静之离开酒楼了,很快还会离开蓉城。”
  “我知道。”
  是啊,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昨天那么晚回来,肯定是和林静之见过面的。
  “你还(爱ài)她吗?”
  这个问题庞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想,他说,“曾经(爱ài)过。”
  “那我呢,也是曾经吗?”
  不,是一直。
  庞飞张不开口,选择沉默。
  安瑶无比失落,但更多的是自责,若不是自己,庞飞又何至于连(爱ài)她的勇气也失去了。
  庞飞的手机响了,沈凝心,他摁了挂断键,不想和安瑶之间再产生误会。
  终究是不放心,又给时峰去了消息,让他给沈凝心打电话问问看是不是出事了?
  安瑶眼明心亮,知道他有事(情qíng),“前面路口放我下来,你有事(情qíng)就去忙吧,不用管我。”
  “没事,我送你到酒楼。”
  好久没来了,酒楼还是那个酒楼,能把一家濒临倒闭的酒楼经营坚持了这么久,安瑶功不可没。
  “要不要进去转转?”安瑶盛(情qíng)邀请。
  这里有很多回忆,庞飞还真想进去转一转。
  手机又响了,这次是时峰打来的,“庞哥,我刚才给沈小姐打电话,只听到一声惊叫,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之后再打,电话就关机了。我这边现在有个大客户走不开,你能不能去看看沈小姐,我很担心她出事啊。”
  人命关天,犹豫不得。
  “我又有事先走了,参观的事(情qíng)改天再说吧。”庞飞跳上车子,一溜烟消失在安瑶的视线中。
  隐约间安瑶捕捉到了“凝心”二字,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难受的厉害。
  走了一个林静之来了一个沈凝心,庞飞啊庞飞,你还真是香饽饽啊。
  没关系,这次她绝不认输,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打一双!
  庞飞径直来的御龙湾,沈凝心昨晚伤的很重,今天应该没法上班。
  傅惠英带着人凶神恶煞地到处寻找,好家伙,这是要闹出人命的节奏啊,带了这么多人。
  也不知道沈凝心躲到哪里去了,必须在傅惠英他们之前找到沈凝心。
  沈凝心说这里是吴隽给她买的,她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人在陌生环境下恐惧和不安都会被放大,以沈凝心的聪明才智,在遇到这种危险的时候肯定能想到往人多的地方跑……
  沿途寻找,目光锁定在一个包着头巾快速小跑的女人(身shēn)上。
  庞飞几步追上去,将沈凝心拉到一边。
  沈凝心下意识挥舞拳头,听到庞飞富有磁(性xìng)且熟悉的声音,一刻惴惴不安的心终于可以落下来。
  她趴在庞飞(胸xiōng)口剧烈喘息,“庞大哥,我好怕,我好怕啊……”
  庞飞有点不适应,尽量将头往后仰,“怎么回事?”
  “傅惠英发现了,今早带了好多人来抓我,说要让那些人……让他们……”沈凝心哽咽不能语。
  庞飞已然猜到那胖女人的心思,实在太歹毒了。
  “我先带你离开这里。”
  “嗯。”沈凝心点头应是。
  沈凝心原来的房子便是吴隽送的,现在房子被卖,她能去哪里?
  “要不我给你找个酒店,你先住着?”
  沈凝心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我不住酒店,傅惠英会查倒酒店信息的,她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那你先住我兄弟时峰那吧。”庞飞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沈凝心想说什么,话到了嘴边,终究是没好意思说出来。
  庞飞有家室,总不能时时地照顾着她,人家是恩人,自己怎么能给恩人添麻烦呢。
  实在没办法,住在时峰那也不是不可以。
  “住我那?”时峰一脸愁容。
  奇了怪了,这小子平时为了接近沈凝心什么都愿意做,现在庞飞要把人给她送到家里去,他怎么反倒不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