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公平交易

  到底谁不长脑子?
  赵伟又不是傻子,签了合同还怎么睡你?
  安瑶竟然还幻想着先拿合再脱(身shēn),就这智商,真不知道她怎么混生意场的。
  庞飞懒得再给她回信息,收了手机,尾随他们进了酒店。
  两人进了302号房,庞飞就在门口等着。
  那个赵伟一进去就动手动脚的,安瑶压根没说话的机会。
  庞飞早料到了,本想让赵伟恶心恶心安瑶,削削她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但听着安瑶的哀求声,莫名平静不下来,“砰”的一声就将门踹开了。
  赵伟急不可耐,脱的只剩条裤衩,惦记安瑶不是一天两天了,昨晚的酒会被安瑶逃了,撩的他一夜火大的不行,此刻逮着机会,就想赶紧把人办了。
  眼看着美人儿就要吃到嘴里了,伴随着“砰”的一声踹门声,赵伟的好事被打断了,怒火加怒火让他暴躁的不行,“你麻痹……”
  话还没说完,庞飞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擒住赵伟手腕,向外一拧,登时疼的赵伟“嗷嗷”乱叫。
  与此同时,(身shēn)后两道劲风袭来,庞飞看也没看,一个扫堂腿过去,(身shēn)后两人被扫到地上,着再难爬起。
  这二人是赵伟的手下,此番他也是做足了准备,没料想一分钟不到的功夫人全倒下了。
  赵伟又气又恼,“小子,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庞飞一只手擒着赵伟手腕,一只手留着扇赵伟耳光,每问一句为什么就扇一下。
  三个耳光下去,赵伟的半张脸肿成了猪头。
  “你……你特么竟然敢打我……”肿着脸的赵伟说话都不利索,却还死鸭子嘴硬。
  安瑶跑过来也给了他一耳光,“啪”的一声,脆响脆响的,听的庞飞都是脸颊发烫。
  这女人下起手来真是狠!
  “无耻,我几次三番容忍你,你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用这种手段,真是恶心。我现在就要报警,让警察把你抓起来。”
  赵伟“呵呵”笑着,“报啊,现在就报。你自愿跟我进酒店,监控都拍下来了,我说你是心甘(情qíng)愿的,你看警察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倒是你们,一个引我进酒店,一个破门而入,你们这是仙人跳啊。”
  安瑶被他噎的说不出话来,一口气堵在(胸xiōng)口,真是难受。
  赵伟掐中她软肋,笑的十分猖狂,“很生气吧,但你就是没办法。啧啧,你皮肤真是光滑啊,吸……”
  他在手上闻了一下,一脸陶醉的样子,“真他妈香!安瑶,你不是一直想要千里湖那块地吗,只要你跟我睡一觉,那块地三千万卖给你。你若是不答应,不用你报警,我来报。”
  “你说要是被人知道你安大美女为了拿下一块地皮不惜做出出卖色相这种事(情qíng),别人以后会怎么看你啊,有几个人还敢跟你合作啊!”
  安瑶气的浑(身shēn)发抖。
  庞飞本来不想再管了,安瑶只说让他关键时刻踹门,可没说之后该怎么办。
  这蠢女人虽说讨厌,但他更讨厌那个赵伟!
  军(性xìng)使然,就是见不得这种下三滥的无耻东西。
  庞飞((逼bī)bī)近赵伟,竟吓得赵伟连连后退,慌忙掏手机,只是手机刚掏出来便被庞飞夺了去,“砰”的一下丢的墙上,碎成一片。
  他不想闹事,只想尽快解决问题。
  起(身shēn)来到酒桌前,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包,里面有些许白色粉末。
  这是昨晚酒会上他发现赵伟给安瑶的酒水里下药,从垃圾桶里捡到的证据,本来要拿给安瑶看的,被她当众辱骂之后这东西就一直没机会拿出来,这会子倒是派上用场了。
  将白色粉末倒入红酒中,纸包扔进垃圾篓,然后他掏出自己的手机,对着垃圾篓“咔嚓”拍了一张照片,再然后,目光落在安瑶(身shēn)上,语气冰冷,“躺(床chuáng)上去。”
  安瑶带着怒火,语气很不客气,“干什么?”
  这女人真是不可理喻,自己明明在帮她,她却总是一副吃了枪药的样子。
  庞飞懒得和她废话,抓着她的胳膊直接甩到(床chuáng)上!
  就着安瑶衣衫凌乱睡姿不雅,又是“咔嚓咔嚓”几张照片。
  安瑶被莫名其妙这一甩扭到了脚,本就恼怒,此刻更是火冒三丈,“你有病啊?”
  庞飞不理会她,却是对赵伟说,“那你说警察要是看到这些照片又会相信谁的?”
  赵伟意识到自己这是被人给(阴yīn)了,只要安瑶他们咬定是他下药意图不轨,那他少不了要吃牢饭,毕竟人家“敲诈”未遂,但他的罪却有实打实的证据。
  这算不得哑巴亏,毕竟他图谋不轨在先。
  “算你狠,我们走。”
  安瑶听清了来龙去脉,这可是唯一能让赵伟签合同的机会,“想走就把合同签了,三千万我一分钱不少。”
  她是想借着庞飞的话威胁赵伟,可惜赵伟不吃她这(套tào),“安总你也不想想,三千万不算高价,我为什么一定要卖给你,还不是冲着你去的?既然你让我不满意,那我自然也要安总受点难。至于这件事,安总若想小题大做,那我奉陪到底。”
  干地产的,谁背后还没点靠山了,庞飞绝对相信赵伟有能力把这件事摆平。
  既然他现在选择息事宁人,那最好不过。
  “赶紧滚,以后别再让我见到你。”
  赵伟和两个手下灰溜溜逃走。
  安瑶还想再说什么,被庞飞伸手拦了下来。
  赵伟一走,安瑶就拿他撒气,“你拦着我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是唯一能让他签合同的机会?”
  “说你蠢你还不承认,你觉得光靠几张照片就能给赵伟定罪,警察都是吃干饭的?”安瑶态度不好,他自然态度也不好。
  两个人都跟吃了一样。
  庞飞转(身shēn)就走,真是多看她一眼都能气死。
  对待救命恩人就这态度?
  “你去哪?”安瑶急忙叫住他。
  庞飞没好气地回:“你管我去哪?难不成想我留下来陪你把这房子物尽其用了?”
  “呵,拿到钱就翻脸不认账,果然是为了钱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安瑶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经过大脑,就是气话,但听到庞飞耳中可就不那么简单了。
  刚才若不是他出手,安瑶早被赵伟糟蹋了,偏这女人睁眼说瞎话,好像他做什么都是无用的。
  他气,但又能怎么样?
  走!
  不再受她气了。
  只是他这一走,越发让安瑶觉得恼火,“你走,你前脚走,我后脚就这样去医院看庞燕去。”
  庞飞在安家的事(情qíng)从来没跟家里人说过,不想让他们担心。
  安瑶的话无疑让他又气又怒,却还发作不出来,“那你到底想让我干嘛?”
  “你甩我那一下扭到我脚了,难道不该送我回去吗?”
  明明是求人办事,这口气这态度却跟谁欠她的一样,庞飞最瞧不得她这副嘴脸。
  粗鲁地将安瑶抱起来,毫无征兆的,脸上挨了一巴掌,打的半张脸都是火辣辣的烫。
  庞飞真搞不明白了,这女人到底要干嘛?
  报复他昨晚的行为吗?
  “你再打我一下试试!”
  咬牙切齿,安瑶仿佛看到了早上那个赤红着双眼的庞飞。
  她也知道自己过分了,可刚才真是下意识反应,以为庞飞要占自己便宜。
  昨晚的事(情qíng)一直让她心怀芥蒂,觉得庞飞就是故意的,在她意乱(情qíng)迷时做出那样的事(情qíng),报复她平(日rì)里的看不起。
  今(日rì)若不是赵伟死缠烂打,她实在没办法,也绝不可能求助庞飞。
  说到底,她对庞飞就是有种本能地排斥,以前是,现在更是!
  后悔归后悔,但要她道歉,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并且她很讨厌庞飞这种强硬的态度,吃在安家住在安家用的还是她的钱,到底哪来的底气这么嚣张?
  “我花几十万买你回来,打一下不行吗?”
  言外之意就是他不是人?
  呵!
  这副嘴脸让庞飞打从心里反感。
  一松手,安瑶从一米高的位置掉下去,脚伤更严重了。
  “你竟然敢把我扔下来!!!”安瑶咬着牙,表(情qíng)很是痛苦,“你个窝囊废,把我的钱还给我!”
  还?
  凭什么?
  这些都是她自愿给的。
  公平交易,哪有办了事就要钱的道理。
  “没门!”说完,大踏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