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一家子奇葩

  庞飞在楼下等了好一会,一瘸一拐的安瑶终于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女人此刻的样子极其狼狈,衣服破了,头发乱了,脚也受伤了,却一点也不影响她狗眼看人低的态度,有服务员好心要搀扶她,被她躲开了。
  “滚吧,不要你送了。”安瑶拿出手机准备找代驾,却发现手机不知何时没电了。
  庞飞掏出自己的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求我,我就给你用。”
  安瑶冲他翻了个白眼,“求你?你确定?别忘了你现在可是靠我养活着,得罪了我,你们全家都好过不了。”
  因为自己的无能,才让安瑶肆无忌惮地连同他的家人一起嘲笑。
  这是庞飞最心痛的地方。
  将手机收起来,庞飞说,“你嘴硬也没用,事实上你已经求过我一次了。钱不是你高高在上的资本,事实证明有钱人也有求没钱人帮忙的一天,你别把话说的太绝了。”
  “哼,你觉得我还会再求你帮忙?你哪来的自信啊?一个一无是处的穷光蛋,想要证明自己,有本事别问我要钱啊,把我的钱还给我啊。”
  这女人的嘴皮子很是厉害,始终拿钱刺激庞飞,还不还的,都会落她话柄。
  庞飞不稀罕她的臭钱,但妹妹的医疗费等不到他发工资那天,为了妹妹,他得硬着头皮厚着脸皮。
  若想不被这女人气死,唯有当她是空气。
  一路无话!
  车子到了小区门口,安瑶让庞飞先回去。
  哪怕在家人面前,她也不愿意承认庞飞这个丈夫,不愿与他同行。
  既然这么厌恶,又为什么要让庞飞做上门女婿,这始终是庞飞最想不通的地方。
  算了,他也懒得想那么多,而且他也没打算回安家,不想再受气了。
  “你干什么去?”安瑶见他要走,下意识问。
  庞飞将车钥匙丢给她,“你管不着。”
  “我爸今晚回来吃饭,你必须在家。过了今晚,你(爱ài)死哪死哪去,只要能做到随叫随到就行。”
  对于岳父,庞飞没多少概念,平(日rì)里岳父基本不回来,二人只在婚礼上见过一次。
  好像安瑶招上门女婿就和他这位神秘的岳父有关,庞飞不想揣测安瑶的心思。
  他也不作回应,径直朝安家走去。
  安家是绝对的豪宅,多少人羡慕他少奋斗几十年,庞飞在这里住了三个月,却是一点感(情qíng)也生不出来。
  上门女婿本就抹了男人的尊严,加之安家上上下下都对他尖酸刻薄,不把他当人看,让他活的很没尊严,也让家人时时被她们口舌奚落。
  庞飞自己可以用无能来麻痹,可是牵扯到家人总能很轻易牵动他的神经,和丈母娘以及小姨子没少吵架。
  这一家子女人都是极品,真应了那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感慨着,到了家门口。
  门口一辆车也没有,大概那对极品母女又出去疯狂购物了吧。
  她们不在庞飞乐得耳根清闲,推门进来,却听到安露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响动。
  家里进贼了?
  庞飞蹑手蹑脚来到卧室门口,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有人的嘴巴被堵起来了,断断续续发出“呜呜”的声音。
  不管屋子里的人是谁,庞飞都不可能做到置之不理,这是一个军人的素养。
  又是一脚踹上去,这木门也不知道是不是年久失修了,“哐哐当当”掉到地上,屋子里的(情qíng)景赫然闯入视线中。
  “不……”后面的话卡在了嗓子眼,再难说出口。
  粉色系的(床chuáng)上有两个穿着(情qíng)趣内衣的女人,若隐若现的神秘感轻而易举撩起庞飞的浴火,体内不安分的因子躁动着,让他口干舌燥,脑海中不自觉出现昨晚安瑶在他(身shēn)上疯狂的一幕幕。
  大概是这一幕太过突然了,(床chuáng)上的两个女人竟都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一个保持着被绑在(床chuáng)上做出反抗的姿势,一个保持着骑在那被绑女人(身shēn)上的姿势,傻愣愣地看着庞飞。
  “呜呜……”被绑的小姨子先一步反应过来,惊恐着发出“呜呜”的反抗声。
  爬在她(身shēn)上的女人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啊”的惊叫一声,将头埋进安露的怀中。
  庞飞尴尬至极,连忙转(身shēn)就走。
  他这个小姨子可不是个好惹的主,还在上学,却一点学生的样子也没有,小小年纪却能把庞飞欺压的死死的,平(日rì)里可没少受她的气。
  学校里几乎见不到她的人影,整天跟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泡吧、混夜场。
  以前只是觉得她是个不良少女,却没想到她竟然还有这方面(爱ài)好?
  拉拉!
  磨豆腐!
  怎么想的?
  “站住!”庞飞还没来得及逃走,(身shēn)后就响声安露的声音,霸道又蛮不讲理。
  庞飞知道这岔子躲不过去,索(性xìng)也不躲了。
  “刚才以为你房间进贼了……”
  话还没说完,脸上脆生生又是挨了一巴掌。
  安露个子(娇jiāo)小,打他的时候垫着脚尖,那力道却是一点也不小。
  挨一巴掌对庞飞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刀枪火海都趟过,还能承受不住一巴掌吗?
  关键是这一巴掌是安露打的!
  安瑶打他忍了,安露打他就忍不了了,怎么说他也是安露的姐夫,这女人未免嚣张的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
  “瞪什么瞪!我警告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情qíng)说出去,我让你在安家哭都没眼泪。”
  十几岁的女孩,说起话来狠辣的让人发寒。
  庞飞咬着牙,脑海中出现妹妹那张苍白的脸,握紧的拳头硬是忍着没抬起来。
  于莹莹瞧见庞飞的拳头,心下害怕,跑到安露(身shēn)后轻轻拉了两下,“露露,算了!”
  安露霸道习惯了,在学校在朋友面前在家里,始终都是小魔女般的存在,今(日rì)被庞飞瞧见这样的丑事,又气又恼。
  这个窝囊的姐夫她平(日rì)里就没放在眼中,今(日rì)更不可能轻易放过。
  “滚过去把门装好!”安露颐指气使。
  庞飞没动手,不代表他愿意一再忍让,这三个月他忍气吞声,换来的是这家人的变本加厉,反正都打算不再回来了,也不在乎撕破脸皮。
  “你姐马上回来,想让我守口如瓶,马上向我道歉!”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动手打女人。
  安露没想到这个平(日rì)里窝囊的一句话都不敢反驳的姐夫今(日rì)竟然会是这种态度,顿时更加恼怒,“你……”
  话还没出口,男人低沉却又凌厉的声音打断他的话,“你最好在说话前考虑清楚,你们里面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吧。”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两个女孩子顿时乱了阵脚。
  “姐夫,露露也是一时着急,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露露,快跟姐夫道歉啊!”
  “我不,凭什么让我跟这个窝囊废道歉。”安露气红了脸。
  与此同时,门口传来脚步声,以及安瑶和丈母娘曹秀芳聊天的声音。
  “三、二……”庞飞开始倒数,三二一很快,哪有时间思考。
  “对不起。”安露咬牙切齿。
  庞飞不奢望她能多诚恳,就是要她知道自己不是软柿子,不是谁都能捏的。
  “咔嚓。”
  门开了,曹秀芳扶着安瑶进来。
  “庞飞,你还跟个木头人一样站着干嘛,没看到你媳妇脚扭了吗,赶紧过来扶一下啊。”曹秀芳穿金戴银的,新做了指甲,搀扶的时候没用全力,好像生怕安瑶会碰坏她的新指甲。
  对这个丈母娘庞飞打从心眼里排斥,五十几岁的女人,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屁pì)事不做,就知道花钱攀比。
  从庞飞进门那一刻她就没给过好脸色,各种嫌弃庞飞配不上安瑶,说话也是直来直去,没少连庞家人一块数落。
  见庞飞站着没动,曹秀芳顿时就不乐意了,“跟你说话呢,你聋了啊?哎呦,白眼狼啊,真是白眼狼啊,瑶瑶,你看看你这招的什么人啊,吃咱家的住咱家的,现在这脸色是摆给谁看呢。”
  “你说养条狗都比他听话吧,啊,就这,还指望他能像个男人一样撑起这个家,我看还是算了吧。”
  曹秀芳讨厌,但庞飞念在她是长辈的份上总是处处忍让,可如今这反抗的意识一旦起来,就再难遏制下去。
  “狗那么厉害,那你让你的狗去给你帮忙吧。”
  曹秀芳被噎的脸红脖子粗,少不了在安瑶跟前抱怨,“你瞧瞧你瞧瞧,你这找的什么人啊,当初早说了罗亮比他好的,你就是不听。”
  安瑶暗暗拉了拉母亲的衣襟,示意她不要说了,这小小的举动还是被庞飞收进眼里。
  罗亮,是谁?
  进安家这么久,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好像所有人都在刻意回避。
  而安瑶在听到那个名字之时,眼睛里少有的出现了一抹温柔之色。
  直觉告诉庞飞,那个罗亮和安瑶之间有猫腻。
  虽说和安瑶没什么感(情qíng),但到底安瑶是他名义上的妻子,自己老婆心里藏着别的男人,他竟然到现在才发现,真是够可悲的。
  “回房间去,我不叫你别出来。”
  安瑶嫌他惹事,他又何尝不嫌这些女人多事。
  反正他是打定主意了,今晚陪岳父吃过饭就从安家搬出去住,十万块,够他生活了。
  “咚咚咚。”敲门声突然响起,庞飞还没说话,一瘸一拐的安瑶就推门进来。
  “你手机上的照片删了没?”
  她是怕庞飞对着她的照片做坏事?
  庞飞没那么龌龊。
  “我现在删。”
  “我不相信你,拿来,我删。”
  “给给给。”庞飞只想耳根子能清净一会。
  不对。
  等他把手机抢回来,已经晚了,十万块被这女人全部转走了。
  手机是安瑶给他买的,各种账号都是她设定好的,密码什么的自然她全都知道。
  这女人早就盘算好了,怪不得给钱的时候那么大方!
  这分明就是把庞飞当猴耍!
  “把钱还我!”庞飞一个翻(身shēn)从(床chuáng)上跳下来。
  安瑶退后两步,脸上尽是得意的表(情qíng),“怎么,你还想抢啊?”
  “安瑶,你还能再无耻点吗?这钱是你自愿给我的,你现在算是怎么回事?”
  “你也说了,这些钱是我给你的,那我现在不想给了,拿回来有什么问题?”
  呵!
  呵呵!
  呵呵呵!
  女人!
  庞飞的反应出乎安瑶的预料,没有反唇相讥,没有犀利的言辞,平静的反常。
  这让安瑶觉得,自己再一次将庞飞的软肋擒住了。
  她的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老老实实在这给我呆着,想离开安家,等你有那个本事的时候再说。”
  “当然,我也不是什么恶女人,你妹的住院费我会直接打到医院的账户上,但我每次只会交够她欠的钱,剩下的,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我劝你最好别有什么非分之想,不然,我也不介意当一回坏人,给你们庞家来点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