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代驾

  “我让小孙带你去后勤吧。”小孙是林静之的助理。
  庞飞说不用了,他自己过去就行。
  昨天跟着林静之熟悉过酒楼,他知道后勤部在哪。
  “哒哒”的脚步声渐渐远去,那道伟岸的背影始终(挺tǐng)拔如松。
  林静之不由得摇头叹息。
  后勤部,一个打杂的部门,苦活累活都是他们的,工资却是最低的。
  这里的人没几个不抱怨的,工作状态一直都是懒懒散散的。
  庞飞进来,竟没有一个人理他,好像他是空气一样。
  “诶,我是来报道的。”庞飞抓住一名路过的胳膊,主动搭话。
  “去找牛虎。”那人随意说了声,提着扫把离开。
  庞飞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来到里间,只见一秃顶男子,约摸三十五岁左右,哈欠连天的,眼角的眼屎都没洗干净。
  “牛主管,我叫庞飞,林主管让我找你报道。”
  牛虎又打了个哈欠,嘴巴大的惊人,“林……林主管跟我说了……那个……你先去外面吧,有客人需要代驾的时候会有人找你的。”
  庞飞刚从里间出来,就被人塞了一把扫把,“走,跟我去打扫三楼。”
  庞飞将扫把扔在地上,发出“啪”的响声,吸引了好几个人回头。
  “我是代驾,不是打扫卫生的。”
  老人欺负新人这种事(情qíng),在庞飞(身shēn)上不存在,他的工作他尽全力做好,不是他的工作别想让他免费去做。
  帮忙可以,但话得说清楚。
  “妈的,你不想干了?”
  “我再说一遍,我是代驾,不是打扫卫生的。”
  “黑子,走了,快来不及了。”有人催促。
  那被叫黑子的家伙恶狠狠地瞪了庞飞一眼,“有种,等着!”
  酒楼早上基本没什么客人,即使有也很少有人大清早就喝的烂醉如泥,所以庞飞上午基本是没什么事(情qíng)的。
  而部门里的其他人恰恰相反,基本从进门到吃午饭,连喝口水的时间也没有。
  当一群人拖着疲惫的(身shēn)子回到部门,看到有人像大爷一样喝着茶看着报纸,不平衡的心里瞬间就爆炸了。
  “妈的,这个新来的也太拽了,得给他点颜色瞧瞧,让他知道谁才是这里的老大。”黑子带头挑事。
  其他人都跟他一个鼻孔出气,“走,教训教训他去。”
  “噼里啪啦。”一群人将东西往地上一扔,挽袖子的、捏拳头的,势头看着很拉风。
  庞飞抬眼瞥了他们一下,继续低头看报纸。
  无视他们!
  “靠!”黑子越发生气,大踏步走过去,抬脚就往庞飞(屁pì)股下的椅子腿上踹。
  飞出去的脚在距离椅子腿一公分的地方被强行压制住。
  庞飞只是用脚尖轻轻点住他的脚腕,黑子就动弹不得了。
  “你们都傻愣着干什么,上啊。”黑子怒吼。
  庞飞空着的那只脚轻轻在地上点了一下,推动椅子向后划出一定的距离。
  他不想打架。
  部队教会他那些东西,是让他保家卫国,不是倚强凌弱。
  这句话,庞飞牢牢记在心里。
  他顺手拿起桌上的保温杯,“嘎吱”,不锈钢保温杯在他手中一点点变形,成了一块废铁。
  “我不想打架,但若你们((逼bī)bī)我动手,我也不会坐以待毙!”
  这是警告,下次捏爆的可就不是保温杯了。
  众人踌躇不前,因为谁都不想当炮灰。
  “干什么呢?都干什么呢?”牛虎的出现让众人陆续散去。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立威是达到了,同时也让庞飞成了孤家寡人。
  这样也好,他本就不(爱ài)说话,一个人倒也乐的清闲。
  一直到五点下班,一个任务也没有,庞飞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牛虎却告诉他,他的工作从现在才正式开始。
  没办法,庞飞只能留下来,继续看书喝茶。
  酒楼的生意到晚上出奇的好,门口的停车位满满的,好多名贵车子。
  进来的出去的,络绎不绝。
  “庞飞,快。”晚上十点,庞飞终于能离开这块巴掌大的地方了。
  被代驾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跟着父亲出来的,她爸应该是个当官的,这会还在楼上喝酒,这姑娘不知道咋回事喝多了,她爸让先送她回去。
  姑娘开的是一辆宝马5系,价值不菲。
  服务员将地址递给庞飞,解下来就是庞飞的工作时间了。
  这姑娘醉的不省人事,倒也省的麻烦,睡一觉就到家了。
  车子拐了弯驶入市区街道,坐在后座的姑娘突然坐了起来,这车里黑咕隆咚的,突然从后视镜里看到一双乌黑的眼珠子还(挺tǐng)渗人的。
  庞飞回头看了一下,“嘿,你酒醒了?”
  “右拐。”姑娘语气冰冷,哪里像是喝多了,明明就是装的。
  庞飞注意到姑娘神(情qíng)有些不对劲,“不行,你爸让我送你回家。”
  “右拐,我让你右拐啊!”那姑娘突然跟疯了一样扑过来,拼命撕扯庞飞的胳膊。
  “好好好,我拐,我拐。”
  要不是酒楼规定,他真想给她一拳让她再睡一会。
  一路按照姑娘所说的,车子在一家上岛咖啡馆前不远处停下。
  姑娘降下车窗望向咖啡馆的方向,眉头紧皱,死死咬着嘴唇,一副捉(奸jiān)的样子。
  庞飞就是好奇,想看看背捉的人到底什么样,结果这一看他傻眼了。
  咖啡馆的落地玻璃窗边,安瑶一(身shēn)雪纺连衣裙,头发做成了微卷的样子,自然地披散下来,柔和的灯光落在她的笑脸上,宛若一副唯美的画卷。
  安瑶对面坐着一个男子,风度翩翩,举手投足间都透着儒雅的气息,时不时给安瑶撩一下耳边的头发。
  狗男女!
  “狗男女!”
  庞飞只是在心里骂,那姑娘却是直接骂出了声。
  整个咖啡厅就安瑶和那个男人这一对“(情qíng)侣”,那姑娘捉的自然就是那个男的了!
  世界这么大,却又这么小。
  “哗……”姑娘突然拉开车门跳下去,向着咖啡馆冲去。
  庞飞紧跟着跳下来,脚步迈出去那一刻,他犹豫了。
  是安瑶先对不起他的,就算被人捉了那也是她活该,他为什么要去帮忙。
  对,不去。
  那姑娘冲到咖啡馆门口,突然冲出来一道人影将姑娘拦住,而那道人影,正是小姨子安露。
  呵!
  全家总动员啊。
  他们是巴不得赶紧把我踢出去是吧!
  关键现在还没离婚呢,她们这样做未免也太过分了。
  庞飞扔掉抽了一半的烟头,大踏步走到咖啡馆门口,抓着安露的胳膊往后一推,差点将安露推了个趔趄。
  然后,他拉着姑娘径直往咖啡馆里走。
  “啪!”庞飞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发出十分响亮的声音,自然而然也成为了全场焦点。
  与安瑶四目相对,那女人竟然一点愧疚的心里也没有。
  在她心里,压根半分没把庞飞当丈夫看待。
  这边气氛紧张地对峙着,那边也没闲着。
  “罗亮,你就是因为她才不要我的是不是?”姑娘哭喊着冲到罗亮跟前,双手死死抓着罗亮的衣服。
  “晶晶,别闹了,快起来。”
  “我不起,你不要我了,我不想活了。”
  安瑶沉着脸站起来,“罗亮,既然你有事(情qíng),那我就先走了,咱们改(日rì)再聚。”
  说完,径直转(身shēn)离去。
  从始至终,庞飞都被她当空气一样晾着,这让他比吃了苍蝇还恶心。
  他是为了钱卖了自己,但没卖了自己的尊严,平(日rì)里在安家被数落也就罢了,如今赫然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简直将他的尊严踩到了尘埃里。
  安瑶脚上有伤,走不快,几步就被追上了。
  安露想来帮忙,被庞飞一把推了个(屁pì)股开花。
  安露直接炸毛了,“庞飞你个王八蛋!!!”
  庞飞无视她的话,拽着安瑶来到宝马车上。
  气,非常生气!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枪林弹雨都经历过的人,按说生死都该看淡才是,但面对生活的无奈,他还是能轻而易举被撩起火来。
  “你就那么迫不及待被那个男人睡啊?”
  安瑶瞪着他,“你嘴巴放干净点。”
  “还没离婚呢,你就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幽会,安瑶,原来你在我面前的清高都是装出来的啊!”
  安瑶很少见的没有和他对着干,“我和老同学吃顿饭,难道也要跟你汇报一声?你大概忘记自己的(身shēn)份了吧,你只是我花钱买回来的假丈夫而已,假丈夫,我有必要什么事(情qíng)都跟你说吗?”
  庞飞无言以博,突然笑起来,“是啊,我只是个假的,如今真的回来了,我这个假的也该被踢掉了。你早这样跟我说不就行了,我又不是蛮不讲理的人,搞的现在我误以为你安大美女是那种表面一(套tào)背地一(套tào)的虚伪女人,你看多伤和气。”
  庞飞的(阴yīn)阳怪气把安瑶气的不轻,“别把责任都推我(身shēn)上,你就是不想承认自己无能,连自己的老婆都守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