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很n

  庞飞从来不屑于靠卑躬屈膝来获得想要的,以前是,现在也是,以后还是。
  生活和战场不同,却又相同,弯不弯腰都看自己的选择。
  安瑶的激将法他不是不晓得,之所以答应,不全是因为要证明自己,同时,也要证明安瑶的错误!
  她不是绝对的正确!
  庞飞(身shēn)上总共就八十多块钱,还是从小姨子安露那里诈来的。
  安瑶把杜鹏的事(情qíng)交给他去办,却一点实际的支持也没有,没车没钱,连杜鹏的具体信息都不知道,分明就是不觉得他能把事(情qíng)办成。
  还是林静之给他打的电话说了杜鹏的信息,说他在“水云间”唱歌,另外,林静之还透露了一些和酒楼有关的消息。
  长安酒楼实际上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风光,随着这几年餐饮行业多样化的发展,以及国家对贪污**的打击限制,使得酒楼的生意一落千丈。
  这半年来酒楼基本每天都在亏损,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安瑶急于学习杜鹏他们往美食城上发展,而杜鹏在这方面经验丰富,人脉也广,所以安瑶才极力想跟他打好关系。
  这事要是成了那自然是好的,不成的话,责任可全都在庞飞了。
  林静之再三询问庞飞要不要自己跟着去,都被他拒绝了。
  从(身shēn)上掏了一块钱,庞飞直接坐公交来到水云间。
  水云间是容城很有名的娱乐会所,能来这里的大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想要在偌大的会所里找到杜鹏,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qíng),庞飞选择在会所外面等着。
  从一点多等到晚上十点多,十多个小时,没点定力根本坚持不下来,这种事(情qíng)对庞飞来说却是小菜一碟,以前和敌人打游击的时候,动辄几天几夜的蛰伏,他都能岿然不动。
  和杜鹏一起的还有赵伟,二人勾肩搭背地从里面出来,(身shēn)后还跟着几个小弟。
  昨晚要不是赵伟从中挑拨,杜鹏也不会揪着庞飞不放,这王八蛋就是在报复庞飞。
  正好,一次把两个人的帐都算了。
  庞飞吸完最后一口烟,将烟蒂扔掉,大踏步向着杜鹏和赵伟走去。
  他是迎面走过去的,那二人喝的醉醺醺的,又都有小弟跟着,没什么警惕(性xìng),迷迷糊糊间看到视线里多了一双脚,下意识抬头,然后就看到庞飞冷着脸站在他们面前。
  赵伟的酒瞬间就醒了大半,一双眼睛里冒着精光,“杜哥,是昨晚打你那小子。”
  杜鹏吸了吸鼻子,“妈的,还真是你,你小子竟然敢找到这里来,有种,有种!”
  杜鹏踉踉跄跄,说话都不利索,可那股狠劲却是一点不弱。
  被庞飞打过的鼻子似乎到现在还隐隐作痛,这口气可没那么容易消下去,“是你们安总让你来的?”
  “是。”
  “过来。”杜鹏直接在楼梯台上坐下,那架势,跟训斥小弟一般。
  庞飞站着没动。
  赵伟立刻煽风点火,“杜哥叫你过来,你聋了啊?”
  见庞飞还是没什么反应,赵伟怒了,吆喝(身shēn)后的小弟们收拾庞飞。
  这些小弟有他的也有杜鹏的,他那一众小弟纷纷扑向庞飞,杜鹏的小弟们没有得到命令不为所动。
  单是赵伟的小弟就有两个,他十分自信今儿个一定能把庞飞好好教训一番,好在杜鹏面前卖弄卖弄。
  然而,他那两个手下连庞飞的衣服都没碰着,便被庞飞一手一个,折断了手腕,那“咔嚓”的声音听的赵伟都是浑(身shēn)一颤。
  反观庞飞,一人应付两个彪形大汉,轻松自若,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姓赵的,我和你的账一会再算,现在是我跟杜老板谈事(情qíng),你最好别再插手。”淡淡的语气,淡淡的话,却让赵伟没了适才的嚣张气焰。
  将两个彪形大汉推开,庞飞旁若无人般走向杜鹏。
  一旁的赵伟哆嗦了一下,(屁pì)都不敢再放一个。
  这种畏惧不光来自庞飞轻松制服他的两个手下,还来自于庞飞那深邃不见底的双眸,莫名让他畏惧。
  杜鹏(身shēn)后的两名保镖迅速挡在杜鹏(身shēn)前,庞飞若真要动手,这二人早倒在地上了。
  庞飞无视他们,目光径直落在坐于台阶上的杜鹏(身shēn)上,“杜老板,我今天来找你,是和你谈合作的事(情qíng)。”
  他开门见山,直截了当。
  从昨晚的动手打人,到刚才的制服赵伟两个手下,再到现在的开门见山,让杜鹏对庞飞也是生出点不一样的感觉来。
  做生意的,什么样的人都能遇上,像这种愣头青又有资本的,倒是少见。
  “谁说我要跟你们合作了?”杜鹏故意为难,本来也是,他就是冲着睡林静之去的,压根没想过和安瑶合作的事(情qíng)。
  这个结果早在庞飞的预料之中,他倒也不意外。
  庞飞平静应对,“杜老板自己说的,你若不想,又怎么会隔三差五地去长安酒楼考察?”
  杜鹏总不可能反驳说,我是为了林静之去的吧!
  堂堂的餐饮界大佬为了一个女人卑躬屈膝还被人打,传出去叫人笑话!
  可若说是为了生意起了冲突,那便再正常不过了。
  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
  他杜鹏就喜欢跟有意思的人打交道,一眼就能看透的,跟傻子有什么区别!
  “合作?既然你知道我是去考察的,你还敢打我,你们长安酒楼还真是牛啊!”
  “你们想从我这吸取经验,获得资源,可你们有什么资本来跟我做交换?”
  “想跟我合作的人一抓一大把,我为什么要跟一个敢打合作人的人合作?”
  杜鹏依旧无意合作,就是想刁难刁难庞飞,杀杀他的锐气。
  他喜欢跟有意思的人打交道,却又不喜欢被盖了风头,似乎这样能获得优越感。
  庞飞不懂做生意,他也没那么多心思去揣摩杜鹏的想法。
  他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砰”的一声拍到自己脑门上,手中的砖块断成两半,他的脑袋竟然没流血。
  这一下太过突然了,杜鹏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这下杜老板可以考虑考虑了吧。”一板砖换一个机会,这买卖,杜鹏不亏,合作不合作的在他。
  今晚他若是不点头,庞飞不可能让他轻松离开的。
  他可没信心眼前这两货能是庞飞的对手。
  “小子,果然有种,回去告诉你们安总,你的任务完成了。”
  杜鹏拍拍(屁pì)股走人。
  赵伟连忙跟上,却见眼前有一条胳膊拦住他的去路。
  杜鹏没有帮他的意思,他那两手下手腕都还耷拉着呢。
  赵伟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你……你想干嘛?”
  这家伙先是打安瑶的主意,后又怂恿杜鹏针对庞飞,若是没他,也就没现在这么多事(情qíng)。
  对付卑鄙小人,庞飞从来不会手软。
  他一把揪住赵伟的衣领,竟将其提了起来。
  庞飞一米八三的(身shēn)高,而赵伟不过一米七几,可那体重却足足有一百六十几斤,竟被庞飞一只手就给拎了起来,像拎小鸡一样。
  周围许多人围过来看(热rè)闹,还有人拿着手机拍照录视频。
  赵伟的脸彻底白了,“你……你快放我下来……”
  “啪”的一声,庞飞抬手就给了赵伟一耳光,干脆利落。
  再废话,再来一耳光。
  赵伟被打蒙了,“你特么……”
  庞飞这次直接捏着他的下巴,将他的头抬起来,“我警告你,以后离姓安的女人远点,否则,我就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这一次可是用了力道的,赵伟的下巴骨都快被捏碎了,哪里还能说话。
  庞飞将其丢垃圾一般丢下,转(身shēn)离去。
  这种事(情qíng)在水云间早已司空见惯,吃瓜群众见没(热rè)闹可看,便都纷纷散去。
  而人群外,却有一位年轻的女孩子望着庞飞离去的背影,快速地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这个女孩,正是于莹莹。
  自庞飞走后,安露就被安瑶勒令回学校呆着,否则以后的生活费免谈,安露便将跟踪庞飞的事(情qíng)交给了于莹莹。
  庞飞压根没想到安露会这么难缠,竟会派于莹莹跟踪自己,否则,以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本事,早把于莹莹甩掉了。
  于莹莹一路跟着庞飞从红(爱ài)酒店到长安酒楼再到水云间,整整一天的时间,在庞飞蹲守的时候,她就在对面的咖啡厅里坐着,后来看到这边有动静才出来的。
  适才发生的一切她全都看在眼里,着实被庞飞给震惊到了。
  安露总说她这个姐夫又窝囊又没本事,可他用板砖拍自己那一下,以及一只手提起赵伟的时候,简直太an了,于莹莹的小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一抹红晕来。
  她看着手机屏幕上那道伟岸的背影,莫名的心跳加速。
  之前诸多的抱怨,此刻全都烟消云散,甚至,她自己都很想跟上去看看,这个让她眼前一亮的男人,是不是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一面?
  离开水云间,已是快十一点,庞飞给安瑶发了一条很简单的短信:我的任务完成了。
  迟迟没有收到回复。
  庞飞心有不安,拨通安瑶的手机,很快,电话被接了起来,却是传来罗亮的声音,“安瑶去洗手间了,你找她有什么事?”
  “她是我老婆,你说我找她有什么事?”庞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暴怒。
  明明安瑶说的很清楚了,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是没有感(情qíng)的,他也没资格去管她的事(情qí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