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假夫妻也是夫妻

  可夫妻就是夫妻,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领了结婚证就都是受法律保护的,安瑶对他这个丈夫各种为难穿小鞋,却跟别的男人幽会,是个男人就忍受不了。
  而电话的另一边,罗亮见安瑶的(身shēn)影走了过来,将手机递给她,“你老公的电话,他好像生气了。”
  安瑶脸上有些挂不住,拿了电话走到一边,语气不太耐烦,“你干嘛啊?”
  “我不干嘛,就是看看你有多不要脸,多虚伪!”
  这要是换做以前,安瑶早发脾气了,但鉴于白天安露搞的那一出让庞飞对自己有了误会,安瑶不想再徒生事端,便耐着(性xìng)子解释,“我和罗亮光明正大地吃饭,没有任何越轨的行为,地点就在隆福万和,不信你可以自己来看。”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今儿个真不是她主动联系罗亮的,而是罗亮主动联系她的,说是知道她现在有点困难,他或许能帮上点小忙。
  安瑶是真的很需要一个能帮自己的人,整个安家的重担都落在她一个人(身shēn)上,她要是垮了,安家也就跟着垮了。
  上次见面,她从罗亮口中得知,罗亮竟是房产大亨罗大海的亲生儿子,这无疑给了安瑶很大的希望。
  要知道,罗大海在蓉城那可是商圈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人物啊,罗大海虽然是房地产起家,但这几年又涉猎旅游、餐饮、科技等多个领域,其人脉之广,地位之重,可以说是蓉城商圈里的领军人物。
  若是能得到罗大海的帮助,那对安瑶来说,不,是对整个安家来说,那就是雪中送炭啊。
  另外一方面,安瑶的确对罗亮还有着感(情qíng),当初选择和别人假结婚,也是为了罗亮的前途着想。
  一个女人(爱ài)一个男人能(爱ài)到这种地步,这份感(情qíng)的深厚,不言而喻了。
  可安瑶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纵使她心里还有着罗亮,在和庞飞没离婚之前,她也绝对不会做出越轨的事(情qíng)的,今晚,真的只是一场普通的饭局而已。
  “你怎么会选择跟那样的人结婚?”罗亮心疼地看着安瑶。
  安瑶苦笑一声,“当初就想早点断了你的念头,没仔细考察。算了,不说他了,罗亮,我现在真的很需要你父亲的帮忙,你看,什么时候安排我和你父亲见一面……”
  “这周末我父亲没事,到时候我带你去我家吧。”
  “这……不太好吧,还是约在外面吧。”罗亮的心思安瑶又岂能不明白,只是,她总觉得罗亮太过着急了一些,心里上多少有点不适应。
  罗亮事事迁就着她,见她为难,便妥协了。
  他总是这样,处处为安瑶着想,处处对她好,将她像公主一样捧在手心里呵护着。
  正是因为他的这份呵护和(爱ài)戴,才让安瑶将自己的心全都给了他,愿意为他放弃自己的幸福。
  不过安瑶现在没心思去想那些儿女(情qíng)长的事(情qíng),满脑子都是该怎样挽救安家于水火之中。
  罗亮的手不知何时落在她手背上,轻轻一抓,她下意识将手缩了回去。
  “怎么了?”
  “我……罗亮,我说了,在没离婚之前,我们两还是保持朋友的关系比较好。”安瑶心神不宁,被罗亮触碰那一下,心跳加速,往(日rì)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这些话说的自己都很没底气。
  罗亮的手本已经缩了回去,但余光不经意间瞥见窗户外面一道熟悉的(身shēn)影正在一点点((逼bī)bī)近,那只缩回去的手,又重重落在安瑶的手背上,“朋友帮你暖暖手,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吧。”
  “可以,当然可以啊!”庞飞的声音突然传来,将安瑶吓了一跳,慌忙将手缩回去。
  可这样一来,越发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这家伙还真的来了!
  四目相对,安瑶自觉理亏,拿起包包就走。
  庞飞一把将她拽的坐了下来,“急什么啊,这么好的东西不吃多浪费。”
  说着,还真就拿起筷子大快朵颐地吃起来。
  安瑶小声在他耳边嘀咕,“很晚了,该回家了。”
  “很晚吗,才十二点不到啊。”庞飞(阴yīn)阳怪气地说。
  安瑶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暗地里扯了扯庞飞的胳膊,“你别太过分了。”
  庞飞迎上她的目光,这女人分明理亏,却还理直气壮的,好像说谎已经成了一种习以为常,一点脸红心跳的感觉也没有。
  “呵呵!”他也不接话,就是兀自吃东西。
  安瑶不想当着罗亮的面跟庞飞吵架,忍着一肚子的火看着庞飞大快朵颐地吃,一直吃到满桌子的美味佳肴都进了庞飞的肚子,她才终于说,“这回总该回了吧。”
  庞飞突然将胳膊搭在她肩膀上,一使劲,安瑶瘦小的(身shēn)子不自主地靠向庞飞。
  她想将庞飞的胳膊推开,但那条胳膊就像粗壮的大树一样,怎么推也推不动。
  “你到底想干嘛?”
  庞飞也不生气,笑眯眯地看着罗亮,“我老婆漂亮吧?听说你们以前是恋人,哎,可惜了,她现在是我老婆了。”
  “庞先生,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罗亮不温不火,不急不躁,这家伙(身shēn)上有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这一点庞飞没法比拟,也比拟不了。
  庞飞装作听不懂,“老婆,走,回家!”
  胳膊一夹,安瑶瘦小的(身shēn)子就被拎了起来。
  安瑶是被庞飞一路挟持出来的,刚才在餐厅里当着罗亮的面她不想发作,嫌丢人,但现在,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高跟鞋狠狠踩到庞飞脚上,痛的庞飞脸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庞飞跛着脚追上去,这么晚了,公交都停了,他可不想走回去。
  在奔驰车灯闪了两下之后,庞飞先安瑶一步拉开车门上了车子。
  安瑶生气,却也无可奈何,这家伙块头很大,她也不可能将其拉下来。再加上这家伙现在学会了厚脸皮这项技能,她的嘴皮子已经不管用了,索(性xìng)也就别浪费唾沫了,不用添堵。
  “刚才的事(情qíng)你不需要解释一下吗?”她不说话,庞飞却是忍不住,想想那两只交织在一起的手,天知道自己要是不来的话,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qíng)?
  安瑶口口声声说她不是个虚伪的女人,但实际上做的哪一件事(情qíng)不是在打自己的脸?
  明明被作证了那么多次,为什么就是不肯承认?还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装给谁看?
  安瑶深呼吸一口气,努力克制着(胸xiōng)腔里的怒火,“好,你要解释是吧,那我告诉你,我和罗亮是以好朋友的(身shēn)份见面的。我不管罗亮怎么想,至少在我这里,就是这么认为的。还有,在和你没离婚之前,我是不会和罗亮有任何越轨行为的,这是我的原则,你(爱ài)信就信,不信拉倒!”
  “至于白天的事(情qíng),我完全不知(情qíng),是安露背着我做的,麻烦你下次兴师问罪之前,先搞清楚状况。”
  “我该说的都说完了,你若还是有问题,不好意思,我回答不了了,也不想回答。”
  呵!
  庞飞双手环抱(胸xiōng)前,背靠着椅子,“我只相信眼睛看到的。”
  一路无话!
  到了安家,两个人也是形同陌路,各自进了各自的房间。
  在客厅看电视的安露和曹秀娥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均是一脸懵((逼bī)bī)。
  “你姐这是咋了?”
  安露耸耸肩,“谁知道呢?”
  她以为安瑶是在为白天的事(情qíng)生气,也懒得解释。
  曹秀娥看向庞飞的房间,脸拉的老长,“露露,我怎么发现那个人现在越来越不把咱们一家人放在眼里了呢,你看,这回来连声招呼都不打,当我们是空气啊?”
  安露眼珠子一转,放下手中的瓜子,亲昵地搂着老妈的胳膊,“妈,你想不想我姐早点和罗亮哥在一起啊?”
  “那肯定的啊,你罗亮哥现在可是事业有成啊,你姐要是跟了他,那就是享清福,不用再辛苦打拼了。”
  “连你也这么觉得啊,那咱们帮帮我姐。”
  突然,二楼传来安瑶的声音,“安露,我警告你,要是你再乱来的话,以后你的生活费就别问我要了!”
  “砰!”房门重重关上。
  楼下的安露和曹秀娥无奈地吐吐舌头,再也不敢乱出主意了,还是乖乖看电视吧。
  与此同时,住在安瑶隔壁的庞飞在听到外面的那些话之后,心中有些动容,莫非,白天的事(情qíng)真的和安瑶无关?
  而饭店里他也是看的一清二楚,是那个罗亮在看见他之后故意抓着安瑶的手的,这么说来,安瑶没有撒谎,是自己误会了?
  可转念一想,就算白天的事(情qíng)和安瑶无关,就算不是安瑶主动送上去的,可她和罗亮毕竟存在着那么一种关系,二人又经常偷偷私下里约会,鬼知道那一天就会出事了。
  他可不相信面对昔(日rì)(爱ài)人的强烈攻势,安瑶能招架得住!
  庞飞甚至开始动摇,自己这样做到底图什么?
  找不到理由,但要他此刻下定决心和安瑶离婚,却又从内心深处生出一种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