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烂泥扶不上墙

  安瑶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曾高看过庞飞?
  呵,什么时候?
  在和罗亮约会的时候吗?
  有些人越是了解,越是觉得陌生,就比如安瑶。
  初见面时,安瑶给庞飞的感觉是知(性xìng)的、漂亮的、有气质的、能让男人挪不开眼睛的,也正是这美好的第一印象,才让庞飞动摇了当上门女婿的念头。
  虽然名分上听上去不太好,可至少能跟个通(情qíng)达理的漂亮媳妇共处一室,也是件好事。
  可事实呢,安瑶一而再再而三地刷新他的认识,咄咄((逼bī)bī)人、蛮横不讲理、霸道冷血、不择手段……
  在做卧底之前,庞飞经过为期三个月的魔鬼训练,其中就包括控制自己的(情qíng)绪这一项。面对很多(情qíng)况,他都能很好地掩饰自己的(情qíng)绪,可偏偏安瑶只要稍微一刺激,就能轻易拨动那根(情qíng)绪的玄……
  十一点,公交车已经停了,这里距离安家很远,只能打的回去,可(身shēn)上就剩八十多块钱了。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还是省着点花吧。
  这里距离庞家倒不是很远,庞飞花了二十多块钱打的回去。
  妹妹住院之后,一直是父亲在(身shēn)边照顾着,只偶尔回来一趟,家里冷冰冰的,看着一点生气也没有。
  熟悉的布置,熟悉的房子,熟悉的感觉。
  似乎被子上还残留着自己的气息。
  家里很简陋,可庞飞却觉得,这里比安家温馨多了。
  翌(日rì)清晨,庞飞被一阵开门声惊醒,向来睡觉很浅的他一骨碌从(床chuáng)上坐起来,听到父亲熟悉的脚步声一点点((逼bī)bī)近自己的房间。
  避免不了的碰面,他最怕的,是父亲问他怎么在这?
  “昨晚在这附近谈生意,太晚了,我就没回去。”也是他脑子转的快,迅速想到应答的话。
  庞金川略有担心“你这一晚上不回去,不怕瑶瑶担心啊?小飞,赶紧好好努力,给自己买辆车,干什么也方便些。”
  庞飞随意应了声,将话题转移出去,询问妹妹现在的(情qíng)况怎么样?
  庞金川眉开眼笑,说庞燕恢复的很好,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出院了。
  庞燕当初被诊断出尿毒症,需要一大笔钱做手术,且成功的几率不是很大。这个乖巧懂事的小丫头,虽然不是庞金川亲生的,可庞家人从来没拿她当外人。
  庞金川宠着她护着她,庞飞也是,特别是很多年以后他得知庞燕为了他能进部队放弃了念书的机会,他就对这个妹妹一直心怀愧疚。
  无论怎样,他都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庞燕被病痛夺去生命,所以当朋友告诉他上门女婿可以换取庞燕的手术费的时候,他动摇了,而不是一口拒绝。
  心高气傲的他在部队里向来都是最耀眼的那颗星星,哪怕被退伍,也没想过会流落到这种地步。
  一切都是为了庞燕,为了那个傻丫头!
  如今得知她很快就能康复出院了,庞飞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可以落下来了。
  高兴,是真的高兴!
  这一刻,什么委屈,什么屈辱,都不重要了。
  “一会我跟你去看看燕子。”庞飞真的很想看到战胜病魔的庞燕是怎样的坚强可(爱ài)。
  庞金川在里屋收拾东西,随口应道,“那你把瑶瑶也叫上,你们结婚的时候燕子没能参加,这几个月她一直念叨着要见见她嫂子,我给她看你们的婚纱照都不行。”
  庞飞的笑容僵在脸上,“她白天要上班,没时间,等下次吧。”
  “我每次跟你这样说你都说下次,小飞,你老实告诉我,你跟瑶瑶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庞金川从里屋出来,将东西放在桌子上,直勾勾地瞪着庞飞。
  庞飞小时候只要撒谎,庞金川就会这样瞪着他。
  可他忘了,小时候的庞飞是个孩子,现在的庞飞,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军人,这样的把戏已经不能让他露出马脚来。
  他轻松应对,说酒楼最近遇到点麻烦,安瑶忙着处理那些事,真没时间。
  “酒楼有麻烦那你就应该帮着瑶瑶处理麻烦啊,怎么能让她一个女孩子家的忙来忙去的,你倒在这乐的清闲呢。算了算了,你别去了,赶紧回去帮瑶瑶吧。”
  庞飞很了解父亲的(性xìng)格,从来都是把别人放在第一位,什么事(情qíng)也都是先为别人着想。
  母亲去世的早,是父亲含辛茹苦地将他们兄妹二人拉扯大的,这其中的艰辛,不是一两句话能说的清楚的。
  一个人要扛起一个家的重担,就必须要先让自己坚强起来。
  可当一个人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忘记自己其实也是一个人,也是需要被呵护被保护的。
  没用,庞飞知道说什么也没用,想要让父亲改变主意,他还没那个能耐。
  那些麻烦事还是不要让家人知道的好,所以他没多做坚持,和父亲道别之后,就离开了。
  这个点还没到上班的时间,他不想去酒楼,可除了酒楼,也只能回安家了。
  这个时间点安瑶已经去上班了,倒是不用和她碰面,省的彼此心里都不舒服。
  可回到安家,庞飞却在客厅看到了安瑶的(身shēn)影,很离奇,这个女人平(日rì)里都是早早去公司,今天怎么那么安静地坐在那?
  庞飞不想想那么多,径直往楼上走。
  “站住!”冰冷的呵斥声,带着毫不掩饰的怒气,“杜鹏是你打伤的?”
  “是。”庞飞不想撒谎,也懒得撒谎,该来的总要来。
  安瑶“刷”的一下从沙发里站起来,瘦小的(身shēn)子绷的紧紧的,那是因为太过生气而又发泄不出来的缘故。
  安瑶“蹬蹬蹬”来到他面前,苍白的脸上,那一双乌黑的眼睛里怒火在熊熊燃烧,“能耐,你可真是能耐,我竟没发现你除了窝囊之外,还有色胆包天的心思。”
  “有病!”庞飞听不懂安瑶话里的意思,以为她是在没事找事,抬脚就走。
  安瑶伸手将他的去路拦住,“我有病……呵呵……是啊,我是有病,我特么要是没病,干嘛找你啊。我就是脑子让门挤了,诚心给自己添堵!”
  说了这么多,庞飞还是不明白安瑶今天这是抽的什么疯?
  安瑶现在的(情qíng)绪很失控,他不想在这个时候火上浇油,保持沉默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偏偏安瑶咄咄((逼bī)bī)人,不让他走,非要争出个子丑寅卯来。
  “你到底想干嘛?”庞飞心里窝着火,极力隐着,天知道什么时候就忍不住了。
  “姓庞的,你(爱ài)喜欢谁就喜欢谁,我不管你,但我警告你,你现在是长安酒楼,也是我安瑶手下的员工,你的所有行为不光关系到你,更关系到酒楼的名誉。”
  “你要保护林静之,ok没问题,但是你作为酒楼的员工,殴打酒楼的合伙人,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
  原来是因为这事!
  这没什么好解释的,“人是我打的,那是因为他欠打,若是你觉得我作为酒楼的员工侮辱了酒楼的名誉,那你现在就可以开除我。”
  又来!
  开除,真以为我不敢啊!
  “你给我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你被开除了,被解雇了,被……”
  安瑶气的要死,手指都在颤抖,话还没说完,庞飞就跟没事人一样转(身shēn)上楼了。
  安瑶的肺都快要气炸了,气的五脏六腑都是疼的!
  无能,这个无能的男人,除了会给自己给酒楼惹来麻烦,还能干什么?
  用烂泥扶不上墙来形容他都是夸奖他了,那种人活着简直就是浪费空气浪费粮食!
  手机突然响了,是林静之打来的电话,“安总,你今天没上班啊?”
  安瑶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怒气,“没有,怎么了?”
  “是这样的,今天早上万和的人突然打来电话,问咱们还有没有兴趣开发美食城的事(情qíng),我到你办公室找你,见你没在,所以就打电话问问。”
  安瑶皱眉,“之前咱们多次找万和谈合作,都被他们拒绝了,怎么现在倒突然给我们打起电话来了?”
  “我打听过了,万和之前一直想和杜鹏合作的,但昨晚杜鹏出了点事,听说要离开蓉城回老家修养一段时间,这不他们怕耽搁工期嘛,就想到我们了。”
  安瑶愣住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杜鹏被打,他们失去了和杜鹏合作的机会,却意外地获得了和万和合作的机会,这算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安总?安总?你在听我说话吗?”
  “这样,你收拾一下,一会和我一起去万和。”挂了电话,安瑶下意识往楼上那扇紧闭房门的小房间看了一眼,眼神中闪过一抹奇怪的神色,然后便是匆匆离去。
  庞飞回到房间,无非是能耳根子清净一些,睡觉是不可能的了。
  有些事(情qíng)你越是不去想,它们越是萦绕在你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辗转反侧到了下午四五点,肚子饿的咕咕叫,他才从楼上下来,恰巧碰上遛狗回来的曹秀娥,瞧着他刚睡醒的样子就是一阵挖苦,“张婶啊,你说这有些人脸皮怎么就那么厚呢,吃别人家的住别人家的,还拿着别人家的工资,竟然还不好好上班,你说那种人到底是依靠什么活着的啊,没脸没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