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成功进入中泰

  罗亮主动帮忙,比庞飞更像这个家的男主人,成功获得曹秀娥的夸奖,只是安瑶一直没什么反应,让他心里很是没底。
  这么做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在安瑶这得到认可吗。
  “瑶瑶,你累了一天了,去休息一下吧,这我来就行。”
  “露露睡下了,你不用守着了。”言外之意就是,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不用了。
  罗亮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却还不得不表现的大度一些。
  他太了解安瑶了,如果在这种事(情qíng)上斤斤计较,只会惹怒她。
  还有,对于他今晚的到来,安瑶在进门那一刻已经给出了答案——不是惊喜,而是惊吓,所以他必须解释一下,“瑶瑶,你不会以为我是故意找上门来的吧,你可千万别把我想的那么坏。我是跟阿姨在超市碰上了,阿姨非要我过来坐坐的。”
  “当然,我也的确想见你一下,自从上次那件事(情qíng)之后,你就一直刻意躲着我避着我,我心里好担心好害怕。瑶瑶,我已经错过你一次了,我不想再错过你第二次。”
  突然的告白让安瑶有点愣神。
  这段时间忙碌、焦虑、不安以及各种压力,让她的心疲惫不堪。
  她在努力支撑着、坚持着,可终归是个女人,累了想有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哭了想有人能为自己擦眼泪。
  那个名义上的丈夫能不给自己添麻烦就算不错了,根本给不了她任何想要的。
  罗亮不一样。
  这是她的(情qíng)感依靠,是她的精神支柱,他的关心和担心,能让她那颗紧绷的心放松下来,让她不再受那些枷锁的(禁jìn)锢。
  眼底那一抹温柔被罗亮全数看在眼中,那颗不安的心也能咽回肚子里了。
  缓缓抬起的手眼看着就要落在安瑶白皙的脸上,偏在这时,门外的干咳声那样突兀地冲进来,打破二人之间美好的局面。
  安瑶如梦初醒,差点忘了自己是有妇之夫,在没离婚之前,不能做越轨的事(情qíng)。
  二人一前一后从庞飞(身shēn)边走过。
  庞飞跟了上来,以这个家男主人的(身shēn)份下了逐客令,“罗先生,做客结束了,你还不走吗?”
  安瑶狠狠瞪他,他装作看不见。
  罗亮此次前来的目的已然达到,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罗亮一走,安瑶免不了的要和他争吵,庞飞先一步上了楼。
  安瑶到底还是追了上来,“露露到底还是个孩子,你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小女孩计较,不觉得很丢人吗?”
  庞飞懒懒地回应,“是她自己要喝的,我又没((逼bī)bī)她。”
  安瑶冷笑一声,“你要是不刺激她,她能那样吗?庞飞,我知道你怪我们一家人看不起你,可你自己呢?”
  “你为什么就不能争点气,让我们一家人高看你一下?”
  “我为什么要让你们高看我?”庞飞反问。
  不在乎,才会这样说。
  这本来也没什么,可不知为何,安瑶心中却有一口气堵在那,上不来下不去的,特别难受。
  “那就离婚啊。”
  “咱两离了,你好跟那个小白脸在一起?”提到罗亮,庞飞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qíng)绪,说话也很冲。
  “你管我跟谁在一起,那是我的自由。”
  “那我就不离,就是不让你们在一起。”
  “你毁了我幸福的同时,不也毁了你自己的幸福嘛,你这又是何必呢?”安瑶发自内心地劝说。
  庞飞却不这么认为,觉得她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尽快摆脱自己,尽快和罗亮在一起。
  离婚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戴了绿帽子还被甩了,这口气庞飞咽不下去。
  话不投机半句多,庞飞率先回了房间,“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夜里,大家都睡下之后,庞飞到厨房熬了点醒酒汤给安露送到房间喂着她喝了,若不然,喝那么多烈酒下去,她不得睡个两天两夜才怪。
  一码归一码,作为小姨子,安露是让他讨厌的,但最为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她是令庞飞惋惜的。
  安露聪明伶俐、机灵古怪、鬼点子多,可惜家庭教育没做好,这才导致了嚣张跋扈的(性xìng)格。
  若安建山和曹秀娥能给她一个完美的家庭,能给她好的教育,她也不可能是现在这副样子。
  翌(日rì)清晨,安露揉着发疼的太阳(穴xué)从被窝里爬起来,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庞飞算账。
  扶着(床chuáng)头柜下(床chuáng)的时候,手不小心碰到了(床chuáng)头的碗,“砰”的一声掉到地上,摔的粉碎。
  她也没理会,冲出去就要找庞飞算账。
  她的房间在一楼,废了半天劲好不容易爬到二楼,敲了半天的门都没反应,气的她都想把门给劈了。
  安瑶让她消停点,“大清早的,你鬼哭狼嚎的干什么啊。”
  以庞飞的尿(性xìng),安露敲了这么久的门他早安奈不住了,只有一个可能,他不在房间。
  “我看你的仇暂时是报不成了,赶紧回去歇着吧。”
  庞飞天没亮的时候就出门了,反正也睡不着,不如出来溜达溜达。
  很多事(情qíng)需要好好想清楚,比如他和安瑶的关系,比如工作的事(情qíng),比如未来……
  有些事(情qíng)很容易就能想通,比如工作,找一份稳定且待遇不错的工作,是眼下的当务之急,也有些事(情qíng)不容易想通,比如他和安瑶的婚姻状况。
  想不通的就暂时不去想了,先把工作的事(情qíng)搞定了再说。
  (身shēn)上还有点钱,庞飞先在一个早餐摊前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就开启了新一天的找工作之旅。
  现在他的目标很确定,保镖或者是保安之类的工作他成功的几率更大一些。
  他还在网上投了几份简历,有几家公司打来电话让他去面试。
  应聘上肯定是没问题的,庞飞现在是在对比着看哪家的待遇更好一些,哪家更适合长期发展一些。
  经过一天的对比,他确定了一家名为“中泰”的安保公司待遇是最好的。
  这家公司主要从事的就是安保方面的业务,若是能了解其中具体的流程和((操cāo)cāo)作,未来便可自己开一家安保公司。
  给别人打工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要干还是要自己干。
  当天下午,庞飞就在中泰办了入职手续。
  这是一家正规的私企,入职会签订合同,各项待遇以及风险问题都会明确地写在合同里。
  实习期3800,转正之后4300,外加提成、奖金、全勤等,一个月少说五六千,比在长安酒楼好多了。
  庞飞对这份工作很满意,还想着以后好好干,不能浪费了人家给的这份高额薪水。
  “诶,今天新来那个庞飞跟咱们老板什么关系啊?实习期底薪怎么比咱们高五百多啊,转正了也比咱们工资高。”卫生间门口,庞飞凑巧听到了这番话。
  另外一个人道,“谁知道呢,我猜不是亲戚就是朋友。咱们老板那脾气你还不了解,想拿高工资,看个人本事。你看虎哥都来三年多了,底薪也才4500,那个庞飞都快赶上虎哥的了,说明人家肯定是有真本事的。”
  “这下子好玩了,虎哥本来就觉得老板给他的底薪低了,现在又来一个跟他差不多的新人,那个姓庞的,要麻烦了!”
  二人从卫生间出来,看见庞飞也只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就跟没事人一样离开了。
  庞飞更在意的是二人刚才提及的老板,按照他们说的,他的高薪是那个神秘老板给的,可他在蓉城压根就没什么朋友,谁会嫌钱多给他高薪聘请他一个毫无工作经验的人?
  除非……
  该来的,躲不过去。
  时峰有意将庞飞留在自己公司,二人迟早是要见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