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救安露

  “吵架还是找露露,你自己选吧。”这种时候争吵没有任何意义,解决问题才是当下最关键的。
  “这样,妈,你就在家等着,我和庞飞出去找。要是实在找不到,我们就报警。”安瑶快速做出安排。
  安排妥当,安瑶便和庞飞一起出门寻找。
  安瑶把能想到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学校、安露经常去的酒吧,以及她办了会员卡的ktv,都没有。
  一个大活人,突然之间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哪哪都找不到。
  有一个人安瑶没想到,庞飞却是想到了,就是和安露关系匪浅的于莹莹,可惜他没对方电话。
  “你有于莹莹的联系方式没?”实在没办法了,庞飞不得不把于莹莹这条线拉扯出来。
  安瑶单手扶着额头,神(情qíng)疲惫,“没有,不过,我大概知道她家在哪。”
  “去她家看看。”庞飞道。
  对啊,怎么把于莹莹给忘了。
  安瑶启动车子,凭着记忆找到于莹莹家住的小区。
  地方大概是没错了,但具体哪一栋几单元几楼就不得而知了。
  把希望都压在这边未免也太浪费时间了,庞飞让她再去安露其他同学或者朋友家里去找找,自己在这边守着,有消息了会通知她的。
  安瑶也没觉得在这干等着就是个好办法,便让庞飞一个人在这边守着。
  庞飞可没打算守株待兔。
  于莹莹和安露关系匪浅,安露能将于莹莹带回安家,说不定于莹莹也将安露带回来过。安露的穿着一向是扔在人群中一眼就能引起别人注意的类型,而于莹莹的(娇jiāo)俏可(爱ài)也是很引人注目的,若是她们真的一起出现在这里过,守门的保安或许会有印象。
  庞飞从安露的朋友圈里找到一张安露和于莹莹的合照,让守门的保安辨认,意料之中的是,那保安还真的对于莹莹有印象。
  “好像是住3单元5单元那边吧,每次我看她都是从那边过来的。”
  3单元和5单元中间隔着一条水泥路,三单元门前新栽了很多风景树,树干上刷了白色的粉末,5单元门前还没开始动工。
  庞飞记得上次在安家撞破安露和于莹莹的事(情qíng),无意间看到过于莹莹的鞋底有白色的粉末,想来,就是这些用来刷树干的白色石灰吧。
  3单元没错了。
  确定了单元楼,剩下的就好办多了,挨家挨户找过去,总能找到的。
  于莹莹家住11楼,庞飞找来的时候,她父母也正着急着四处找女儿呢。
  “阿姨,你把莹莹的电话告诉我。”于家父母肯定没少打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庞飞要了电话,连同安露的手机号一同给叶保持发了过去。
  叶保持睡的迷迷糊糊的,抓了电话眼睛都没睁开,“谁啊?”
  “叶所长,我是庞飞。”
  叶保持一骨碌坐起来,睡意全无,“庞……庞先生,这么晚了,您有何贵干啊?”
  “我小姨子和她的朋友失踪了,电话我已经给你发过去了,你尽快联系派出所那边定位一下,我要尽快知道她们现在的位置。”
  叶保持连连道是,心里却是p,这么晚了,派出所都没人了,还得他亲自去一趟。
  追踪定位他又不擅长,还得着别人。
  尽快,尽快个毛啊!
  心里再如何抱怨,该做的事(情qíng)还得做。
  不到二十分钟,叶保持的电话就回了过来,“庞先生,这两个手机号的定位我都发你手机上了,我还安排了一组人过去听你调遣,我这边随后就到。”
  “嗯。”
  庞飞急着看定位,直接将电话挂断。
  两个人的定位都显示在北郊,蓉城最偏僻的郊区,属于待开发区,那一带很乱。
  按照常理,两个女孩子家的肯定不会跑到那么偏僻的地方去,更不会莫名其妙的不接电话,只有一个可能,出事了。
  “叔叔阿姨,你们别担心,我现在就过去看看。”事不宜迟,庞飞告别于父于母,将叶保持发来的定位转发给安瑶,让她过来接自己。
  很快,安瑶回了一条语音过来:我先过去,你自己打车过来吧。
  靠!
  早知道就先不告诉她了。
  打车过去,自己(身shēn)上现在一毛钱没有,怎么打车?
  打给叶保持吧,让他过来接一下。
  十多分钟后,几辆警车在昌源小区门口停下。
  叶保持亲自下车为庞飞开门。
  警车上,庞飞给安瑶打电话,电话通着,但一直没人接。
  那个疯女人,该不会一个人跑去救人了吧?
  “开快点!”
  从这里到北郊,一路上不耽搁也得四十多分钟。
  安瑶率先出发的,肯定到的早,电话一直不接是怎么回事?
  出事了,还是没听见?
  我怎么这么担心她?
  该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不可能,那个疯女人,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她!
  可是,心里的担心是怎么回事?
  一个人可以欺骗自己,但欺骗不了自己的心,庞飞现在就是很担心安瑶,和担心安露的那种担心是不一样的。
  对安瑶的担心让他心慌意乱,让他恨不能将警车当成飞机开……
  若是不在乎,又怎么会这样?
  别骗自己了,你就是喜欢上她了。
  很可笑,但这就是事实。
  一路忐忑不安,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庞飞速度很快,先那些警察一步到了废弃的庙宇,安瑶、安露和于莹莹都被用绳子绑了起来,一个染着红色头发画着浓妆穿着女装的男子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惊恐地看着庞飞。
  “砰”的一声,庞飞二话不说,一脚踹了上去,将那个女装男踹的撞到佛像上,晕了过去。
  将安瑶(身shēn)上的绳子解开,无尽的担忧流露于表面,可惜安瑶看不到,她满心牵挂的只有安露。
  庞飞收敛了眼中担忧的神色,起(身shēn)站在一边。
  安露扑进安瑶怀里“呜呜”大哭,于莹莹是被随后赶来的警察们解救的。
  还好有惊无险,大家都没什么大事。
  按照流程,她们都要被带回警局做一份笔录。
  “不要,我不要去。”安露怕的是她和于莹莹的事(情qíng)被安瑶知道。
  安瑶不明所以,以为她还在为先前的事(情qíng)感到害怕,小心翼翼地安慰,但不管怎么说,安露始终不肯去警局做笔录。
  “她不想去就算了,叶所长,没问题吧。”庞飞出面为安露解了围。
  这种小事做笔录也就是为留个案底,不牵扯到人命案的事就不打紧,叶保持当然不会说不行。
  警察将于莹莹、女装男带走了,安瑶和安露可以先行回家。
  一回到安家,她们母女三人坐在一起问长问短的,庞飞被晾在一边,像个外人一样。
  他默默回了房间,躺在(床chuáng)上发呆。
  没多久,房门被推开了,是安瑶。
  你以为她是来感谢庞飞的,不,她是来问问题的,“你和那个叶所长很熟?”
  庞飞的期待被泼了一盆凉水,不想和安瑶争个你长我短,也不想回答她的问题,“我累了。”
  “那今晚和你一起去酒楼吃饭的那个人是谁?”安瑶((逼bī)bī)问。
  庞飞语气不善,“你是想和我一起睡吗,欢迎!”
  说着,(身shēn)子往里一挪,让出一块地方。
  安瑶的怒火轻而易举地被撩了起来,“你不想回答也可以,但我必须要提醒你,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你的个人行为,只要你别把安家牵扯进来,我不会说你什么。可你若是连累了安家,我是不会帮你的。”
  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渐渐远去,从始至终,一个谢字都没说过。
  庞飞深深地舒了一口气,拉过被子盖在(身shēn)上。
  没多久,房门再次被人推开,这次来的人蹑手蹑脚的,很显然是不想被别人知道。
  来人落脚很轻,(身shēn)上还带着淡淡的香气,除了安露,还能是谁?
  庞飞一骨碌从(床chuáng)上坐起来,将安露吓了一跳,“你要吓死我啊。”
  “大半夜的,你鬼鬼祟祟地跑到我房间来,到底是你吓我还是我吓你?”
  安露(挺tǐng)起(胸xiōng)膛,双手叉腰,“我来是告诉你,别以为你帮了我的忙我就会感谢你,我的事(情qíng),你要是敢说出去半个字,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庞飞“吭哧”一下笑了出来。
  这姐妹二人还真是有趣,都喜欢威胁别人,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真真是一点错也没有。
  庞飞没应声,直接躺在(床chuáng)上。
  安露“蹬蹬蹬”来到他跟前,“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你再大声点,最好把你姐和你妈都吵吵来。”庞飞闭着眼睛,一脸欠揍的表(情qíng)。
  安露气的狠狠一拳砸在他(胸xiōng)口上,力道很大,但对庞飞来说,那一下就跟挠痒痒一样。
  “你给我走着瞧!”
  安露气哼哼转(身shēn)离去,房间里重新恢复了寂静。
  庞飞睡不着,来到窗前抽烟。
  一根接着一根,一直到凌晨四五点钟。
  天蒙蒙亮之后,他梳洗过后去厨房拿了点吃的就出门了,一整晚都没合眼。
  一点也不累,好像忘了疲惫和休息是怎么回事了。
  高虎的事(情qíng)在公司都传开了,庞飞再一次成了“红人”,走到哪里都免不了瞩目的目光和小声议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