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蝉儿

  我一边小心翼翼的感受着周围七人众的杀气,一边朝着黑沙之国中幸存者被射手天绝杀掉的地方赶去。
  不死草已经被我全部吃掉,自己的体力和力量已经恢复到了巅峰,干掉其他三个毫不费力。
  现在有些顾忌的,便是那个魔道师命觉的致命毒药和亡灵之术。
  想到这里,我蒙上了葬花谷中特有的净化面纱。
  这个粉色的面纱虽然有一定的解毒和提神效果,但是和不死草相比,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这里的气候异常恶劣,冰冷的空气中有血腥味和若有若无的恶臭,而且时不时的会有阵风携带着飞沙走石袭来。
  我飞快的施展瞬移的身法,不出片刻,便到了那个地方。
  “这是……”
  我皱了皱眉,看着在这个黑沙之国内突兀的一座大山,有一望无际的山洞,还有被天绝所射杀的那些幸存者,死状凄惨,均被一箭穿心。
  不过比起这些,让我有些在意的是地上两条看不到边际的长长的铁棍和在上面的又长又大的绿色箱子。
  “救救我……救救我……”
  “救命啊!”
  我吃了一惊,看向了绿色箱子,里面似乎有幸存者。
  我飞身过去,用匕首将绿色箱子划出一个入口,跳了进去。
  里面是前所未见的布局和物品,一个人都没有,我快速的搜寻着那个发出声音的幸存者。
  “哎哟……这里……”
  我看向了座椅底下,一个受了伤的人在那里看着我,向我求救。
  我犹豫了一下,伸出手将那个人拉了出来。
  “艹,倒了八辈子血霉!这他娘的是什么地方……那个杀人狂走了吗?”
  他一边嘟囔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一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这个人的额头太阳穴部位似乎受了一些伤,但是并不致命。而其他的部位,基本上没有受伤。
  如此虚弱,应该是失血过多。
  而且,也不是七人众的人。
  “你是从哪里来的,这个绿色的箱子又是什么东西?”
  我盯着这个人,出生询问。
  被我拉起来的这个人,在听到我的声音后,突然变了脸色,露出了一个我最厌恶的那种笑容。
  情欲。
  带有赤裸裸的情欲的那种笑容。
  我强忍着一刀割下他脑袋的冲动,静静的等着他回答。
  “我是龙傲天,姑娘叫我龙哥好了,哈哈哈,我就说嘛,老子是异世界的男主角!!!!哈哈哈哈!”
  他没有在意我的问题,而是伸出手来,突然揭掉了我的面纱。
  “卧槽!!!!女神啊!!你好美啊!”
  我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看着他犹如小丑一般的话语和动作,看着他嘴角流出的口水,心中突然感到一阵可笑。
  我不再理他,起身跳下了这个奇怪的绿色箱子。
  “喂!!美女!!站住!!拉了老子的手就想走?你要对老子负责!”
  我感受着身后犹如蛆虫一般的存在,想要动手杀掉他,却怕脏了我的匕首。
  正觉为难之际,远方突然传来了一股杀气,我心中一凛,立刻隐藏起了自己的气息。
  “美女,你的手真嫩啊!快过来,让龙哥好好地疼疼你,哈哈哈~站住!!”
  “美女你跑的好快呀~别……”
  龙哥话还没说完,便惊奇的看着从天而降的一簇散着金色光芒的箭雨射向了自己。
  “不——!!!”
  转眼间,他便被那一簇箭雨贯穿,身体被射成了筛子。
  我眯着眼睛,运用魔道之力,看向了远方。
  在一千米处,七人众里的射手天绝看着这边,收回了弓,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而是闪现到了黑沙之国的城门处。
  还有幸存者?
  我眯着眼睛看着天绝所闪现的地方,那里站着一对男女。
  年龄似乎并不大。
  看穿着,似乎和刚才那个死掉的蛆虫穿着差不多。
  我心念一动,全力压抑住了自己的杀气,飞速向那里闪现过去。
  ……
  陈霖将林菱护在身后,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弓箭手,心如死灰。
  可下一刻,便看到了一个鬼魅的身影悄然降临在弓箭手的身后!
  噗嗤——
  匕首划过,弓箭手的头颅飞到天空中,一双眼睛惊讶的看着身后突然出现的人,连叫都没有叫出声,便死不瞑目。
  扑通——无头尸体倒在了地上,血流如喷泉。
  “啊!!”
  林菱一声尖叫,捂住了眼睛。
  陈霖紧紧地抓着林菱的手,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蒙面人,颤抖着说道:“没事……没事……”
  蒙面人将匕首上的血迹和粘在手上的血迹擦拭干净,走向了陈霖二人。
  “你……你是谁,想干什么!”
  陈霖挡在林菱身前,一边后退,一边颤抖着问道。
  蒙面人停住了,将脸上的面纱揭了下来,开口道:“我是貂蝉,葬花谷的主人。”
  声音犹如冰块,不含一丝感情。
  “貂蝉?!”
  陈霖吃了一惊,看着眼前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孩,绝美的面容,不带一丝感情,声音虽然冰冷,却犹如天籁。
  “你认识我?”
  貂蝉皱着眉,看着陈霖。
  “认识!!不不不,不认识!”
  陈霖下意识的胡言乱语,额头早已出了一层冷汗。
  眼前这个自称是貂蝉的女孩,目光仿佛有着千百斤的压力,自己一和她对视,就已经被压得喘不过气了。
  貂蝉并没有在意陈霖的表现,而是看向了身后。
  黑沙之国的城墙上,站着两个人。
  “呵呵,葬花谷的主人,果然名不虚传。”
  陈霖吃了一惊,看着城墙上的两个人,一个异常肥胖,就像一个球。另一个身穿紫色的长袍,看不清面容,说话的也是他。
  “竟然把我们七人众打败了,呵呵,呵呵呵!!!!”
  貂蝉冷冷的说道:“你们两个也会被我杀死。”
  紫色长袍的人落了下来,佝偻着身躯,一张面孔犹如异兽。
  “桀桀!你果然把天绝杀死了!”
  貂蝉皱着眉,没有言语。
  紫衣人面色古怪的盯着貂蝉,轻轻的说道:“你知道吗,我在天绝的血液里下了毒哦。”
  “你说什么?”
  貂蝉的脸色瞬间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