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反转!

  “你现在,是不是感到了一阵眩晕?桀桀!!”
  紫衣人一边发出诡异的笑声,一边一步一步的向貂蝉走进。
  “命绝,不要过去,要当心她的毒,清绝就是被她用毒暗算的!”
  站在一旁那个奇胖无比的人连忙阻止。
  命绝冷笑一声,并没有理他,而是看着貂蝉,说道:“怎么样啊,贱人!是不是感觉身体燥热,神志不清了?!哈哈哈哈!”
  陈霖在一旁拉着林菱的手,默不作声,一动也不敢动。
  因为此时貂蝉真的就像这个紫衣人说的一样,面色潮红,站立不稳,呼吸急促。
  不过她的理智还没有完全消失,右手还紧紧攥着匕首,做出一副防备的姿态。
  “哈哈哈,你已经死期将至了!再过一会儿,你就会被我完全控制,对我的命令言听计从!桀桀!被我的亡灵之术所加持的毒药,到那时候,即使是传说中的神医扁鹊来了,也无力回天!!哈哈哈!”
  命绝发出难听的笑声,并用眼睛打量着貂蝉的身体,啧啧称赞:“不愧是传说中葬花谷的主人,这模样,这身段,真是诱人啊!等一下就可以被我尽情享用了,哈哈哈!”
  貂蝉握着匕首,面色凶狠的一个闪身便冲向了命绝。
  命绝吓了一跳,来不及躲闪,没有被匕首划到,可还是被貂蝉的右臂打倒在了地上。
  “贱人……竟然还有反抗的力气……”
  命绝狼狈的爬起身,心有余悸。若不是貂蝉被自己的毒药所支配,神志不清,行动也迟缓大半,自己刚才早已身首异处了。
  “灵绝,你这个蠢货!快把她制服,别在一边看热闹!”
  被称为灵绝的胖子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但转瞬即逝,并没有让命绝看到,飞快的闪身过来,一掌便把貂蝉的匕首打落在地。貂蝉经过刚才的这一击,已经完全将体力耗尽,此时也是承受不住身体的重量,跪倒在地上。
  在一旁的陈霖将灵绝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
  “桀桀,等一下就可以对你的身体做为所欲为的事,想想就很兴奋呢!”
  此时貂蝉几乎神志不清,但还是冷冷的说道:“我会杀了你。”
  命绝脸色一变,一巴掌打在了貂蝉的脸上,脸上尽是狰狞之色:“我改变主意了,我会先好好的玩你,然后再将你杀死喂野兽!哈哈哈!”
  灵绝在一旁看你这这一切,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的神色。
  这时,命绝不再看貂蝉,而是慢慢的走到了陈霖二人面前,上下打量着二人的衣着。
  “两个漏网之鱼,灵绝,过来。给你个机会,把这个小杂毛杀掉!他后面的女的任你处置吧。哈哈哈!”
  灵绝慢慢地走了过来,一言不发。
  陈霖见状,悄悄松开了林菱的手,颤抖着问道:“怎样才能放了我们。”
  听闻陈霖的话语,命绝似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大笑道:“哈哈哈哈,真是天真的孩子呢!弱者被强者任意支配,任意生杀,本就天经地义,你……”
  话音未落。陈霖突然动了!
  陈霖在他说话的瞬间,便一个猛扑将命绝扑倒在地上,左臂紧紧地锁住他的脖子,右手将兜里的水果刀死命地抵在了命绝的眼睛上。
  像是一只野兽,蓄力许久。
  “你干什么!你这是找死!!”
  突然被制服住的命绝大怒,但更多的还是惊慌,此时正在拼命挣扎!而陈霖也在拼命地禁锢着命绝。
  他在拿自己的生命赌博!
  迟早都是死!不如拼一次命!
  “啊!灵绝!你这蠢货!快点杀了他!!”
  命绝惨叫着,一边大喊着灵绝的名字,一边用手掰陈霖的双手。因为他被勒得喘不过气,眼睛也被陈霖的水果刀刺出了血。
  “呵呵呵。”
  令人吃惊的是,灵绝并没有按照命绝的话照做,而是慢慢的走近陈霖身边,蹲下来看着命绝,面色前所未有的恐怖。
  “终于被我等到今天了,呵呵呵。魔道师孱弱的身体,竟然被一个小杂毛偷袭成功,这种滋味怎么样啊?呵呵呵。”
  陈霖惊奇的看着近在自己眼前的灵绝,肥胖的身躯蹲在地上,脸上的表情就像是爬满了蛆虫。
  命绝狠厉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灵绝语气一变,近乎嘶吼着说道:“在天绝的身体里下了毒!呵呵呵,真是个恐怖的疯子!你其实在我们七人众所有人的身体里都下了毒吧!呵呵呵,当初说好了一起将葬花谷的主人设计害死,平分谷内所有,却想不到你这么狠心!我今天要看着你死!呵呵呵!”
  命绝听闻,连忙叫道:“灵绝,我没有给你下毒!快救我!杀掉这个小子,咱俩一起平分葬花谷的所有!!没有我,貂蝉她不会听从你的命令,你就找不到葬花谷!”
  陈霖听得有些头脑发晕,他的双手依然不敢放松,他看了看不远处的林菱,看到她一脸担忧的神情,但没什么事,略觉放心。
  看来自己赌对了。
  从刚才受控制后行动迟缓的貂蝉依然能够将命绝打倒在地来看,自己断定他的身手很差!最重要的一点,从刚才灵绝对命绝的态度来看,两人之间的可能有着可大可小的矛盾。
  “灵绝!快救我!!”
  命绝双手拼命的掰着陈霖的手指,作为一个魔道师,自身的弱点自己是最清楚的。所以在自己的身体上也下了致命的毒药。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身后这个小杂毛,已经触碰了自己的身体很久,却一点事情都没有!
  他终于慌了,开始向灵绝求救。
  灵绝在一旁,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灵绝!!我给你解药!!就在我的药袋里!!快点救我啊!!”
  陈霖大吃一惊,看着灵绝的反应,心如死灰,因为,在听到命绝的这番话,灵绝终于动容了,向自己伸出了手!
  完了!
  陈霖绝望的松开了手。
  “你要干什么!!啊——”
  咔吧——
  就在陈霖准备等死的时候,只看到灵绝的手飞快的捏住了命绝的喉咙,用力一捏。
  便将命绝的脖子扭捏了个筋骨寸断!
  “呵呵,你这种奸诈狠毒的渣滓,不配活着!”
  陈霖呆呆的看着灵绝,说不出一句话。
  “小杂毛,你去摸一摸貂蝉的身上有没有一株绿色的草药,摸到了给我。”
  陈霖呆了一下,下意识问道:“你怎么不去……”
  话还没说完,看着灵绝诡异的眼神,就连忙闭上了嘴巴照做。
  他走到了貂蝉的身旁,发现她闭着眼睛,脸上的潮红似乎退了下去,没有意识。
  他伸出手,犹豫着向貂蝉的怀里伸去,他咬了咬牙,将貂蝉护在胸前的右臂拿走,正准备将手伸进去的时候,貂蝉突然握住了陈霖的手!
  动作很小,灵绝并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