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蝉儿

  我的预感,原来没有错。
  七人众,早就注意了我。
  从我入城的那一刻,后背那一双双如同豺狼般的眼神。
  我摩挲着没入小腹的匕首,大脑陷入了片刻的空白。
  是一种暂时无法思考的空白。
  “小贱人,竟然这么轻易就被我得手了。”
  清绝冷笑着,露出了残忍的笑意。
  我恢复了冷静,感受着腹部巨大的疼痛,盯着清绝,一时间陷入了恍惚。
  原来,一个小孩子的脸上,也可以有着如此恐怖的表情。
  原来,一个人的眼神,真的可以做到欺骗别人。
  原来……我还是太容易相信。
  太年轻,呵,这个词终于用在了我的身上。
  强忍住蚀心的疼痛,我咧了咧嘴,扯出了一个笑容
  “咦?你笑什么?死期将至,所以变得开心起来了么?嘻嘻嘻!”
  “清绝”发出诡异而又凄厉的笑声,听起来就像一只可怕的异兽,然而转瞬间,他又似是换了张脸一般,变得楚楚可怜。
  “姐姐……好多血,清绝好害怕……”
  见我没有说话,他又换上那张阴沉的脸说道:“我们七个人打赌,和葬花谷的主人交手,究竟……会死掉几个呢?”
  他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身体,眼神贪婪而迷恋,接着狠狠地捏住了我的xiong部,搓揉着狰狞地说道:“想不到这葬花谷的主人真的名不虚传,这脸蛋儿配上这身材,啧啧啧。咦?我说怎么找不到呢。”
  清绝慢慢的将鱼肠剑从我的怀里拿了出来。
  “不愧是精通各种奇门淫术的葬花谷传人。竟然将匕首藏在了这里。”
  清绝打量着鱼肠剑,一边抚摸着,一边啧啧称奇。
  我看着他纯洁稚嫩的面貌,慢慢地说道:“你刚才说,你们七个人和我交手,会死几个人。”
  清绝冷冷地看着我,说道:“可惜,是我们高估了你。”
  我叹了口气,轻轻拂去嘴角的血迹,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说道:“我可是一个杀手。杀手用过的东西,你竟然也敢碰呢。”
  清绝听闻我的话,面色一惊,匕首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连忙低下头去查看双手。
  这一看,顿时便让他尖叫了起来。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清绝的双手,早已经皮肉腐烂,露出了森森白骨。
  “你这个贱人!!!”
  清绝嘴角带血,面色恐怖的发出凄厉的叫声,向我扑了过来。
  我躺在地上,冷冷的看着他,没有动。
  或者说,根本动不了。
  “啊啊啊!!!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痒!!!好痒啊!!!!”
  清绝没有近得了我的身,就忍不住在地上疯狂的翻滚了起来,用双手拼命的抓着全身,仿佛要把皮肤撕下来一样。
  “好痒!!!好痒!!!”
  他在地上凄厉的惨叫着,仿佛要呕出灵魂。
  而我,看到的却是他的双手抓破了自己的脸,撕烂了自己的衣服,身上渐渐地发红,溃烂,慢慢地散发出难闻的恶臭气息。
  桃花葬——
  这是葬花谷中的毒药之一,和名字一样,中过此毒后,人在经受一段时间的折磨苦痛,走向死亡,然后身体会慢慢的分崩离析,碎成一片又一片的物体,风一吹,便散落在天上地下,不知所踪。
  虽然听起来很美,但我却很不喜欢这种样子的死法。
  因为,我觉得这是对美的一种玷污。
  “姐姐,清绝好怕……好怕……姐姐救我……”
  清绝蜷缩成一团,奄奄一息的向我伸出了手,双眼又露出了之前那般楚楚可怜的感觉。
  我拿起地上的鱼肠剑,慢慢的将它抽出来,看着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清绝,神色复杂。
  噗嗤——
  鲜血溅了我一身,带有毒素的粉红色血液,将我那朴素又清丽的长衣染得凄美无比。
  我将清绝的头颅割了下来。
  ……
  ……
  七日后。
  我到了一个叫做黑沙之国的地方。
  这个几乎默默无闻的小国家距离之前的居安镇有着很远的距离。
  我骑着葬花谷中特有的花翼雕,也足足飞行了三天才到达。
  我心中早有预感,似乎明白那个委托人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地方来见面。
  我走进黑沙之国的城门,眉头不由得一皱。
  这里,似乎是遭受了一场可怕的屠戮。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和恶臭,放眼望去,一片又一片的尸体遍地堆积在一起。
  看样子,大多都是平民,和一些零零散散穿着残破盔甲的士兵。
  我只是略微的吃了一惊,便再没有什么异样情绪。
  这种小国家,被实力更为强大的大国所侵略,所占领,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
  我找到了一处可以落脚的地方,坐了下来。
  我摸了摸肚子上的伤口,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看样子,即使是葬花谷中号称天下难得一见的灵药不死草,也不能很快的让自己的伤口愈合。
  自七日前,我就已经决定放弃这个任务。
  我必须放弃这个任务。
  或者说,我不得不放弃这个任务。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葬花谷外面的世界,果然是令人着迷,令人沉醉呢。
  这个叫做王者之界的地方,我突然对它产生了狂热的爱意。
  如果我还有命去爱的话。
  我在心中算了下时间,知道那个委托人应该走到了城门内。
  我站起了身,将鱼肠剑藏在了袖子里,向着黑沙之国的深处走去。
  早在花翼雕身上的时候,我就从空中发现了他的踪迹。
  随他而来的,还有一个刺客,一个魔道师,一个弓箭手,一个战士,还有一个体型庞大的巨人。
  七人众,果然名不虚传。
  我嘴角露出一丝冰冷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