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劫后余生?

  事发突然,所有人都呆在原地不敢动,陈霖也是,他又惊又怒,看着远方的那个人。
  他非常不喜欢自己的心情被他人所支配的屈辱感觉。
  从远处看,这个人身材高大修长,面容冷峻,手中提着一张弓,此时正冷冷的看着陈霖等人。
  刷的一声——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下一刻,就见那个人犹如鬼魅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啊!”
  有胆小的女人瞬间就叫出了声,看着这个人,连连后退。
  “你……你是谁?”
  出生询问的是一个看起来上了年纪的老人,他此刻虽然惊恐,但还是开口询问。
  弓箭手冷着脸,没有回答老人的问题,嘴角突然露出一丝不屑,说道:“原来是一群战争中的漏网之鱼……不过,着装倒很奇特。后面又绿又长的箱子是什么东西……”
  说罢,自顾自的问道:“给你们个活下去的机会吧,你们有没有见到一个粉色衣服的女人?谁若是说出来,我便大发慈悲给他留一条贱命,哈哈哈哈!”
  这时,乘客们不乐意了,看到眼前这个人虽然拿着弓箭,但是离近了看,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这时瞬间叫嚣起来:
  “草泥马的,你谁啊!!!”
  “干你丫!!!”
  一个看起来很强壮的年轻人走到他身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恶狠狠的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快说!!!”
  弓箭手看了他一眼,右手捏住了这个年轻人的手骨,只一用力。
  咔嚓——
  “啊啊啊!!”
  嚣张的年轻人右手瞬间被捏断,此时跪在地上,疼的惨叫连连。
  弓箭手的气质瞬间就变了,一股令人窒息的压力扑面而来,即使陈霖站在人群最后面,也感到了一阵强大的压力。
  “看来,你们没有搞清现在的状况。”
  他面目狰狞,右手用力一拍,咔吧——那个跪在地上惨叫的人的头骨瞬间被拍的稀烂!
  众人见状,再也不敢反抗。
  “没有人说吗?呵呵,那好,我这个人最是慈悲了,就先从离我最近的人开始杀吧!哈哈哈哈!!!”
  说罢,伸手就将他面前的一个不足五六岁的小男孩抓了起来。
  “不要!!!!!”
  “哇——妈妈——”
  小男孩吓得哭出了声,双手在空中乱舞。
  男孩身后的一个中年妇女大叫一声,跪倒在地上,用极其恳求的态度说道:“求求你了,放过他吧……要杀,你就杀我!他还是个孩子啊……”
  弓箭手似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看着这个妇女,说道:“我偏不杀你,不过,你找一个愿意替代这个孩子的人来被我杀,我就放过他。”
  妇女一滞,慢慢地转过头,看着其他的乘客,眼神里全是哀求和绝望。
  面对这个妇女,那些乘客的底气瞬间壮大起来,破口大骂道:“滚!!你个老不死!!要死死一边去!还想拖我们下水!”
  “就是!!这种人赶快死了吧!!”
  弓箭手看到这个情况,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看来,没有人愿意为这个小杂种去死呢。”
  说罢,脸色一变,右手略微用力,轻轻一捏,这个小孩子的脖子就被捏断,连叫都没有叫出声,当场毙命。
  “不!!”
  妇女的哭声喊破长空,声嘶力竭。
  陈霖看着这一幕,心中的怒火无法压抑,可是冲上去也是白白送死,只得是攥紧了拳头。
  “我和你拼了!!!”
  痛失爱子的妇女并没有选择原地待命,而是向弓箭手扑了上去。
  “不自量力。”
  弓箭手动都没有动,右手只是轻轻一伸,食指便穿透了她的脑门。
  陈霖皱了皱眉,握紧了林菱的手,遇此惨剧,林菱的俏脸发白,手心全都是汗。
  “你们都要死。”
  毫无征兆的一声冷笑,弓箭手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支箭,弯弓搭箭,一气呵成!
  “快跑!!!”
  陈霖见状,拉着林菱的手,飞快的向山洞跑去。
  这不是自寻死路,而是陈霖早已计算好,因为不仅陈霖在逃,其他的所有乘客都开始逃命。最重要的是,那个弓箭手此时只搭了一支箭,要射,也只能射中一个人!!
  陈霖在赌!
  有的人四处逃窜,有的人又重新逃进了火车,有的人和陈霖两人一样,往山洞的方向飞奔!
  陈霖拉着林菱没命的向前跑,根本不敢向后看。
  “啊!!”
  “呜哇!!!”
  ……
  后面的惨叫声络绎不绝,陈霖终于忍不住回过头看了一眼。
  让陈霖大吃一惊的是,那个人射出的箭散发着黄色的光芒,一支箭竟然能够分成三支朝不同的方向射去!
  就好像……游戏里后羿的一技能?
  来不及胡思乱想,还有几步就可以逃进山洞了,陈霖心急如焚。
  正当陈霖拉着林菱跑进山洞时,身后一声惨叫传来。
  “救救我……救救我……”
  本能的向后一看,原来是火车上那个被陈霖救下的女孩。此时她被地上的一具尸体绊了一下,摔倒在地上,似乎是扭到了脚。
  “……”陈霖犹豫了一秒钟,转身过去将那个女孩扶起来。
  可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个女孩不仅没有道谢,起身后,反而是一把就将陈霖向后一扯,率先逃进了山洞,几秒钟过后便不见了背影。
  “艹。”
  被如此对待,饶是陈霖也忍不住说了一句脏话。
  拉着林菱躲进了洞口的边缘,看了眼外面发生的情况。
  “怎么会这样……”
  陈霖失声说道。
  洞口外面的那些人,无一例外,全部都被那个弓箭手射死,倒在了地上,和那些尸体作伴。
  而此刻,那个弓箭手,将弓箭收到了背上,似是自言自语道:“兴许还有漏网之鱼,对这个绿色的箱子也蛮好奇的……算了,先去和他们汇合吧。”
  说完,一个闪身,便消失在原地。
  陈霖在洞口看的心惊肉跳,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被那个人发现。
  足足等了十分钟,陈霖才慢慢地坐在了地上,才发现,额头上全都是冷汗。
  再看林菱,没有好到那里去,小脸依旧发白,表情尽是惊恐,看着陈霖,小声的问道:“怎么样了……”
  陈霖摇了摇头,说道:“不确定,应该是走了……”
  劫后余生的两人,感觉浑身都脱力一般,犹如行尸走肉的在黑暗的山洞慢慢行走。
  陈霖没有力气握着林菱的手了,林菱抓着陈霖的后衣角,跟在陈霖后面。
  两人一言不发,但心中都渴望着快点走出这个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