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回到原点!!

  山洞好像没有尽头——
  这是陈霖的唯一感受。
  他走在山洞里,用手机打着手电筒,生无可恋的看着其中的一切。
  已经走了有半个小时,再怎么不济,也应该看到远处的光亮才对。
  莫非迷路了?
  陈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陈霖……我好累,能不能休息一下呀。”
  身后传来了林菱的声音。
  陈霖转过头,看着疲惫不堪的林菱,稍微放松了一下心情。
  “好啊,就在原地休息一下吧,”
  两人相顾无言的坐在一起,都面露愁容。
  “也不知道那个女的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吗。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呢……”
  陈霖小声的自言自语,在黑暗中看着林菱。
  “不知道……希望能回去吧,感觉像是做了一个噩梦,好可怕。”
  一个女孩子,在经历了如此震撼和恐怖的事情,还能保持清醒的状态,已经很难得了。
  陈霖笑了一声,说道:“别这么愁眉苦脸,咱俩可是幸存者,运气这么好,等一下肯定还会有好事发生的。”
  林菱勉强的点了点头,在黑暗中的手机光亮下,显得格外的凄美。
  “我第一次坐火车,爸爸说开车去学校接我回家,妈妈也在。每次都是这样的。可这次我却嫌他们烦,我想自己坐火车回家。这次,如果回不去的话,我该怎么办啊……”
  陈霖默默无言,感受着林菱的话语和心情,心中也想到了自己唯一的亲人,自己的母亲此时正在家中盼望着自己早点回去吧。
  “好啦好啦,乖,林菱,不哭啦,咱们一定可以回去的。再不济……再不济的话,至少还有我,嗯……我是说,至少还会有我这个和你一样的幸存者陪着你。”
  陈霖鬼使神差的用手摸了摸林菱的头发,等到反应过来时,才觉得有些不妥,但仔细一看,林菱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厌恶和不开心的情绪,这才放下心来。
  女孩子的头发真好摸。
  “我给你出一个脑筋急转弯吧,不哭不哭了。”
  陈霖用手轻轻抚摸着林菱的头发,对她说道。
  “什么脑筋急转弯呀……”
  林菱被陈霖这样摸着,在此时的这种情况下,非常地有安全感。这时更加的靠近了陈霖的身体,两人已经紧紧地挨在了一起。
  陈霖感受着在这冰冷山洞中唯一的温热,心也快跟着化掉了。
  “从前,有一只小白兔,要去大森林中找她的外婆玩。这一天呢,小白兔就去森林了。”
  “小白兔在森林走着走着,突然迷路了。这时来了一只小黑兔,于是小白兔就问,你知不知道我外婆家在哪里呀~”
  “小黑兔说,知道呀,不过你得先让我爽一下!!我就告诉你~~~嘿嘿嘿。”
  “噗……好污啊……陈霖你个大坏蛋……”
  “哈哈,先别急,等我讲完再说。嗯,于是小白兔同意了。继续走,走啊走,她又迷路了,这时来了一只小灰兔,小白兔问他,你知不知道我外婆家在哪里呀~小灰兔也说,你让我爽一下!!我就告诉你!!”
  “小白兔同意了,接着走。走啊走,又TMD迷路了,这时来了一只小绿兔,小白兔又问,小绿兔也说,你让我爽一下!!我就告诉你~小白兔又同意了。”
  “最后呀,小白兔终于到了她外婆家,快进门的时候,突然生下了一只小兔子。请问!她生的这只小兔子是什么颜色的?”
  语罢,陈霖忍着笑,看着一脸呆萌的林菱。
  林菱想了想,说道:“这个……应该是第一种颜色黑色吧,从生物学的角度上来说,生下的小兔子和小黑兔的颜色是一样的!”
  陈霖摇了摇头:“不对~”
  “不对呀……那……那肯定是绿色!!”
  “哦?为什么呀?”
  “最近不是微博啊网上啊关于出轨的事情很多嘛,出轨不就是绿帽子嘛……”
  “有点道理,不过还不对!”
  “还不对?唔……”
  林菱鼓了鼓嘴巴,说道:“那是什么颜色呀?陈霖你快点告诉我!”
  陈霖忍住笑,说道:“你让我爽一下~我就告诉你~”
  “……”
  “噗……哈哈哈哈,陈霖你个大坏蛋!!!打死你!!打死你!!”
  林菱终于反应了过来,一边娇嗔道一边用小拳拳捶陈霖的胸口。
  “痛痛痛~啊啊——哈哈哈。”
  陈霖一边躲闪着,一边哈哈大笑。
  两人哈哈笑着,停止了打闹,气氛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
  “陈霖你是个老巫婆!!大坏蛋!!”
  “嗯?”
  陈霖看着坐在自己身边撅着嘴巴看着自己的林菱,凌乱不失美感的长发,有些脏兮兮的但依旧楚楚动人的面孔,和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不住地看着陈霖。
  “哼!快点走啦,我休息好了。”
  陈霖笑了笑,站起了身,回头看到林菱还坐在地上,不禁问道:“怎么了?”
  林菱将右手伸了过来,有些羞涩的看着陈霖,说道:“你拉我起来,拉着我的手。”
  陈霖心中微微一荡,脸色变得红起来,他偏过头去,伸手握住了林菱冰凉滑嫩的小手,一把将她拉了起来。
  至此,两人的关系又更近了一步,像是生死场上活下来的亡命情侣。
  “陈霖你看!!远处有亮光!看到洞口啦!!”
  走着走着,终于可以看到洞口了。
  陈霖的心情也瞬间的愉快,充满了希望。
  林菱率先抛出了洞口,本来欢呼的她,在出山洞后,突然沉默了。
  陈霖有些奇怪,连忙加快了脚步,也出了山洞,正要询问,看着山洞外面的景色,瞬间便说不出话了。
  绝望突然袭来的感觉,大概就是如此了吧——
  依旧是遍地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和腐臭,肃杀的天空阴阴沉沉的,时不时的吹过一阵狂风,也是飞沙走石,咪人眼睛。
  “这……这……陈霖,不是说隧道后面就是我们的世界吗!!我们不是可以回来吗!”
  “……”
  陈霖咬着牙,阴沉着脸看着这里的一切,脸色时不时的发生变化。
  “这里到底是哪里!!!!妈的!!!”
  陈霖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了出来。
  经历了这些事,饶是陈霖再怎么镇定,此时也是慌了手脚。
  林菱突然想起了什么,小心翼翼地问道:“陈霖……刚才那个先进入隧道的女人呢?你说她在哪里啊?”
  陈霖苦笑一声,指了指隧道洞口的上面,说道:“挂在洞口上面那个应该就是吧,呵呵,看来是被那个射手发现了。”
  林菱看着洞口上方,被一支箭钉在那里的女人,随着过往的阵风一晃一晃,再也忍不住,尖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