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九章:旧情复

  蒲罡临来之前便准备大干一场,眼看牧场在望,仍然没有等到马贼来袭,是所有人中最为失望的一个,大声嚷嚷道:“这帮胆小如鼠的混蛋,不敢来了!”
  陈霖微笑道:“你放心,他们不会就此住手的!”其实他也丧失了希望,看来那帮马贼短时间内不会卷土重来。
  蒲尼指向前方的草丘道:“越过那里就是牧场了!”
  陈霖点了点头,举目望去,却见那草丘之上突然出现了一名黑衣骑士,他慌忙做出手势,让所有人停下脚步,就在这短暂的时间内,草丘上已经现出二十名骑手,陈霖回身望去,看到东西两个不同的方向各有一支十多人的骑兵队伍向他们飞速包绕而来。
  陈霖冷笑道:“这帮马贼果然嚣张,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在我们家门口抢劫。”
  蒲尼招呼同伴取出他们的武器,陈霖命令道:“下手留点情面,尽量活捉,不要伤害他们的性命!”说话间摘下屠龙刀,闪电般向草丘之上冲去。
  那些马贼骑术娴熟,从草求之上扇形排开,很快将陈霖包围在队伍的垓心。为首一人挥动手中铁棍向陈霖当胸扫了过来,陈霖冷哼一声,一把抓住他的棍稍,屠龙刀力劈而下,竟然将他手中的铁棍劈成两段。
  那马贼一呆,还未转过神来,陈霖挥动屠龙刀,利用刀背抽打在他的腹部,将那名马贼打得从马背上倒飞出去,重重摔落于草地之上。
  身后又有两名马贼同时挥舞铁棍向陈霖围攻而来,陈霖看都不看他们攻击的方向,屠龙刀反手弧形劈出,将两人手中的棍棒劈成两半。虎躯腾跃而起,落在其中一名马贼的马背之上,一拳击打在他的颈侧,将他整个人击下马去。
  这群马贼的总数虽然在四十人左右,可是武力和陈霖等人相差甚远,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有二十多人被击落马下,幸亏陈霖事先吩咐过,尽量将他们活捉,尽可能不要夺去他们的性命,饶是如此,也有几人的手臂在战斗中被折断。
  剩下的马贼看到势头不对,根本顾不上已经落马的同伴,惊叫着向远方四散而逃。
  陈霖也不去追赶,微笑道:“这种脓包马贼,居然也敢出来抢劫。”
  蒲罡率领同伴将二十多名丧失战斗力的马贼捆缚起来,陈霖走到其中一名首领模样的马贼面前,一把撤下他的面罩,却见此人面目英俊,毫无惧色。禁不住笑道:“知己知彼方可百战不殆,你们前来抢劫之前,是不是调查清我们的来路?“那年轻马贼怒道:“要杀便杀,哪有那么多废话,脑袋掉了不过碗大一个疤,老子来世还是一条好汉。”
  蒲罡怒道:“混账东西,居然敢对我家主人无礼!”他抽出短刀,准备上前一刀刺死这名马贼。
  陈霖挥手制止道:“算了,一个没脑子的蠢贼而已,先押回牧场,给我好好盘问一下,到底幕后主使是哪一个。”
  这次陈霖他们可谓是满载而归,不但抓住了二十一名马贼,还抢来了十五匹骏马。回到牧场,琳赛亲自点算,发现那十五匹骏马中有八匹属于他们的牧场所有,其余七匹烙着其他牧场的印记。
  陈霖道:“看来他们抢劫的不止我们一家牧场。”
  琳赛点了点头道:“还有一种可能性,这些马根本就属于马贼所有。”
  陈霖笑道:“天下会有这么蠢的马贼吗?竟然骑着证据出来抢劫?”
  路比利此时从一旁走来,向陈霖恭敬道:“主人,猎燕牧场的大当家过来求见。”
  陈霖微微一怔:“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们前来是不是和这批马贼有关?”
  琳赛道:“一切只有等见了面才知道。”
  陈霖淡然笑道:“好,你让他在营帐中多等一会儿,我回头去见他!”
  陈霖足足磨蹭了半个小时方才向营帐走去,守在门前的蒲尼看到陈霖前来,悄声道:“主人,猎燕牧场的大当家是个大美女!”
  陈霖微微一笑,看来自己好色的脾性早已深入人心。掀开帐帘,却见一个曼妙的背影立在营帐中心,听到动静后那女郎并未回身,平静道:“看来您果然忙得很!”
  平淡无奇的一句话,却让陈霖宛如五雷轰顶般震惊在那里,这声音分明是来自燕月,陈霖不能置信的摇了摇头,当初在玄武国之时,他明明看到燕月已经死去,而后又得到梅茜的证实。
  那女郎似乎觉察到有些异样,缓缓转过身来,当她看清陈霖的容貌之时,俏脸之上顿时失却了血色,蓝色美眸涌出晶莹的泪花:“陈霖!”
  陈霖激动的甚至无法说出话来,冲上前去,一把将燕月的娇躯紧紧搂入怀中,亲吻着燕月流满泪水的俏脸,寻找着她樱唇的位置,两人都没有想到会在这片土地上重逢,意外的惊喜让他们无法自制。
  热吻良久,陈霖的情绪方才稍稍平复下来,他捧起燕月的俏脸,仍然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是事实:“燕月,果真是你吗?”
  陈霖拥着燕月在椅子上坐下,颤声道:“我一直都以为你死了……”
  燕月握住陈霖的大手,含泪道:“此时说来话长,当初我也以为必死无疑,可是主人不忍心看我就此死去,便想出一个李代桃僵的办法。”
  陈霖轻轻抚摸着燕月金色的鬓发,内心的幸福实在难以形容。
  燕月道:“刚好有一名女奴因病而亡,主人便让她代替我,做出葬身火海的现场,而我当夜便被送出了帝都……”
  陈霖恶狠狠道:“梅茜这个三八骗得我好苦,日后定然让她加倍赔偿。”其实他只是说说罢了,燕月既然无恙,他与梅茜之间的那些隔阂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日后相见,非但不会找她算账,还要感激她呢。。
  燕月道:“我答应过主人,日后不会再与你相见,便随着商队一路辗转来到了这里,因为之前我曾经多次随主人到访过纳达尔平原经商,所以对这里的一切十分的熟悉,有感于此地的民风淳厚,决定在这里定居。”
  陈霖充满好奇道:“可是你又怎会成了猎燕牧场的主人呢?”此时他方才明白猎燕的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