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一章:牧场事变

  陈霖看到燕月已经脱离危险,高悬着的心完全放下,大声道:“萱儿,你们跟在我的身后!”充满杀气的双目盯住一名直冲他而来的兽人,那名兽人也不禁为陈霖的威势所震慑,脚步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
  陈霖攻击的速度奇快,没等那名兽人做出下一步反应,他跳下小白龙的背脊,屠龙刀已经刺入兽人的小腹,一个斜向反挑,将他从肚脐到胸口全部划开,那兽人惨叫一声,捂着肚子摇晃着向远方逃去,白花花的肠子却已经拖拽到地上,场面惨不忍睹。
  小白龙的攻击力比起陈霖并不逊色,强劲有力的前爪和神出鬼没的尾部来回攻击,但凡它出手,至少有两名兽人被击飞。
  原本一边倒的屠杀场面,因为陈霖和小白龙的加入而改观,古烈族兽人很快便意识陈霖的强横,开始刻意拉开与陈霖之间的距离,围拢在他们周围十米左右,并不急于进攻。
  此时猎燕牧场之中的营帐多数都已经被点燃,到处都是哭喊之声,这帮古烈族兽人极其残忍,逢人便杀,根本没有任何怜悯之心。
  陈霖的杀意早已被激起,重新跨上小白龙,人龙合一,神出鬼没的冲入兽人阵营之中,他下手绝不留情,刀刀见血,冷酷的手段,极大的震慑了这群兽人,然而他们自恃人多,仍然没有败退的念头。
  小公主喊来的援兵终于抵达,蒲罡和蒲尼兄弟冲杀在最前,率领三十多名勇士冲杀而至。
  古烈族兽人早已被陈霖杀得胆寒,现在看到对方又有援军抵达,他们的斗志彻底崩溃,仓惶向四处逃去。
  陈霖怒吼道:“给我杀,将这帮没人性的东西给我统统杀光!”众人在陈霖的率领下奋勇杀敌,一直将败退的兽人全部追杀殆尽,方才停下追赶的脚步。
  重新返回猎燕牧场,火势已经被牧场的住民控制住,看着满地的疮痍,陈霖也不禁触目惊心,他本想纳达尔平原是一片真正的乐土,可是眼前的战火让他短暂的梦想全部破灭。
  燃烧后的草场之中,不少牧民正在嚎啕大哭,为他们失去的亲人痛哭流涕。
  陈霖叹了口气,转身向蒲尼道:“情况怎样?”
  蒲尼低声道:“我们一方并无伤亡,现场一共找到了二百四十三具古烈族兽人的尸体,至于……猎燕牧场的损失情况,目前还不清楚。”
  忧伤的情绪蔓延在所有人的心中,天空中月朗星稀,微风拂面格外温柔,这本该是一个祥和而美丽的夜晚,却被沾染的如此血腥。
  陈霖在人群中找到燕月,轻轻搂住她的肩头,燕月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伏在陈霖的怀中低声啜泣起来,二百三十七个,二百三十七个鲜活的生命转眼之间就已经全部消失。
  陈霖低声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必过于难过。”
  燕月泣声道:“我对不起桑巴佳嬷嬷,我有负她的嘱托……”
  这时候,那名日间被陈霖擒获的年轻男子带着十多名同伴来到燕月身前,大声道:“主人,我们要为死去的亲人报仇!”他神情颇为激动,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
  燕月情绪仍然处于极度的悲痛之中,一时间不知如何对答。
  陈霖将燕月交到萱儿和小公主的手中,目光环视众人道:“仇一定要报,可是当务之急理当是重整家园,安葬亲人的尸首。”
  那年轻男子怒道:“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在这里指手画脚?”
  小公主听到他辱骂陈霖,怒道:“你这个恩将仇报的家伙,如果不是陈霖过来帮忙,只怕你们已经死光光了!”她这句话等于捅了一个马蜂窝,那帮被仇恨冲昏头脑的牧民全都围拢上来。
  那年轻男子声嘶力竭的叫道:“我们纳达尔草原一项平静安逸,自从你们来到才将死亡和血腥带到了这里,所有一切都是你们造成的!”
  陈霖听到他血口喷人,心中不禁愤怒了起来,冷冷道:“如果不是看在燕月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们的闲事!”
  燕月含泪道:“穆尔斤,你们不必争执了,陈霖是我的朋友,他们是来帮助我们的。”
  “枉老主人如此对待你,你竟然帮着外人说话!”穆尔斤大叫起来。身后又有一人道:“说不定她早就和奸夫串通一气,谋夺老主人的家产!”听到蛊惑,牧民一个个激愤起来。
  萱儿看到人们情绪越来越激动,大有控制不住的势头,悄然对陈霖道:“我们是不是先离开这里,以免发生不必要的冲突?”
  陈霖点了点头,揽住燕月的纤腰,轻声道:“我们先回去,这件事以后再来解释。”
  穆尔斤大吼道:“今日不说清楚,你们一个都不许走!”
  陈霖猛然回过头去,虎目之中杀机隐现,穆尔斤看得真切,不禁一阵心惊肉跳。
  陈霖一字一句道:“今日谁敢阻拦我,我便让他命丧当场!”说完这句话,揽着燕月大步向人群中走去。
  牧人虽然情绪激动,可是慑于陈霖的威势,陈霖所到之处纷纷将道路让了出来。
  一行人刚刚离开猎燕牧场的大门,燕月娇躯一软,竟然昏了过去,陈霖一把抱住她的娇躯,知道她是因为伤心过度,加上被族人误解,所以才会昏厥过去,将燕月交给萱儿和小公主照顾,下令道:“所有人给我听着,马上离开猎燕牧场,中途不可做任何停歇。”
  或许是陈霖和手下强悍杀敌的场景将那些牧人震慑,一路之上并没有遇到他们的阻截追击,顺利回到了他们的营地。
  简单的洗漱过后,陈霖将众人召集到营帐之中,燕月苏醒后在萱儿和小公主的搀扶下也来到帐内。
  陈霖道:“此前我从未听说过有古烈族人在此地出没!”
  路比利道:“主人说得不错,根据我的了解,古烈族人从来没有滋扰过纳达尔平原的牧民,再者说,他们生活栖息的地点离这里很远,很难想象他们仅仅为了抢夺,便翻山涉水不远千里来到这儿。”。
  陈霖苦笑道:“难道当真这些兽人是我们引来的?”
  经过短时间的休息,燕月的情绪已经平复了许多,她轻声道:“桑巴佳嬷嬷临终以前曾经带我去见一位先知,她曾经说过黑暗很快就会将草原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