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二章:黑石塔

  陈霖有些惊奇的哦了一声,自从慧云大祭司预言过他的到来之后,他对这些玄奇的事情已经见怪不怪。
  燕月道:“那位先知预言了桑巴佳嬷嬷的死亡,我们回去之后嬷嬷便开始准备自己的葬礼。”
  陈霖低声道:“有机会我倒想认识一下这位高人。”
  燕月道:“她住在距离这里三百里外的黑石塔!桑巴佳嬷嬷说过,如果我遇到无法处理的麻烦,便去那里找她。”
  “我陪你去!”陈霖责无旁贷的承担了这个任务。
  因为担心古烈族兽人的报复性攻击,陈霖这次只和燕月同行,将牧场交托给琳赛和萱儿照管,当夜便和燕月上路。
  草原的天气变幻莫测,刚才还是繁星漫天的清朗夜空,突然变得阴云密布,燕月抬头看了看越来越低的云层,轻声道:“不好,只怕大风要来了,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躲。”
  陈霖点了点头,在背风的草丘后,先用毛毯将骏马的重要部位遮挡住,然后支起了一个羊皮帐篷,帐篷刚刚支好,乒乓球大小的冰雹便从天而降。
  两人逃入帐篷之中,燕月从帐篷的缝隙之中看着外面不停落下的冰雹,芳心前所未有的纷乱,黯然道:“桑巴佳嬷嬷若是在天有灵,看到牧场成为这个样子,一定不会瞑目。”
  陈霖轻轻挑起她曲线柔美的下颌:“燕月,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我所能够操纵,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我们所能够做的就是尽量将损失减低到最小。”
  燕月温柔的点了点头。
  陈霖吻上她的樱唇,大手探入她的衣襟内,恣意抚摸着燕月温软而有弹性的肌肤,宛如吹气般轻声道:“外面冰雹正疾,我们是不是做点什么?”
  燕月红着脸儿垂下头去,娇躯被陈霖猛然压在身下,没多久帐篷内便传出她凄艳哀婉的诱人呻吟之声。
  狂乱过后,外面的冰雹竟也神奇的停歇,仿佛老天爷在刻意为他们安排缠绵的契机。
  远方的天空已经露出一丝青灰色,黎明就要到来。
  趁着陈霖去牵马的时机,燕月悄然整理着一身凌乱的衣裙,看到陈霖一脸的坏笑,忍不住在他的臂膀上拧了一记:“坏家伙!”其中蕴含的情意却是不言自明。
  这场冰雹大大耽搁了他们的行程,直到当日的夜晚方才抵达燕月口中的黑石塔。
  黑石塔高约十米共有三层,全都是天然未经雕琢的石块堆砌而成,孤零零耸立于草原之上,前方立有一座石制拱门,利用三根天然石条搭建而成。
  陈霖看着眼前有些诡异的景象,内心一阵发毛,难道燕月口中的先知就住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
  燕月牵起陈霖的大手走过石制拱门,来到黑石塔前,朗声道:“老前辈,桑巴佳义女燕月求见。”她的话随风在旷野中远远送了出去,许久也未见有人回应。
  陈霖低声道:“大概她出门去游玩了,我们进去看看!”他正要向黑石塔走去,一个嘶哑而苍老的声音道:“年轻人,你自己进来!”
  陈霖微微一怔,没想到那位先知果然在黑石塔内,他将信将疑的问道:“您在叫我?”
  “不是你还有哪个?”
  陈霖这下更是好奇,明明自己从未来过这里,这次前来也是为了陪同燕月,为何这位藏在黑石塔的先知开口便让自己过去,难道她早就预料到自己的到来?
  陈霖向燕月小声道:“你乖乖在这里等我,我进去看看!”
  燕月轻轻点了点头,她对这位先知极为信任,并不担心陈霖的安全问题。
  陈霖小心翼翼的走入黑石塔内,眼前变得漆黑一片,他大声道:“前辈,我来了,您还是现身和我相见吧!”
  先知发出一声怪笑,许久方道:“你这混小子,知不知道我为何要叫你过来?”
  陈霖摇了摇头,随即又想到这里黑暗无比,先知未必能够看到自己的动作,开口道:“不知道。”
  先知叹了一口气道:“有些事情是上天注定的,正如黑暗总有一日要笼罩纳达尔平原,就算我们想要阻拦也无能为力。”
  陈霖笑道:“先知的话太深奥了,能不能说得明白一些?”
  “我虽然不知道纳达尔平原的黑暗是不是你所带来,可是我能够预感到,你能够将这片大陆的黑暗扫去,你是这片大陆的救世主。”
  陈霖差点没笑出声来,真是老套!
  先知似乎窥破陈霖的心中所想,冷冷道:“你在嘲笑我?”
  “不敢!”陈霖此时方才意识到对方的确有过人的感知力。
  “桑巴佳的那片牧场遭到屠戮只是一个开始!”
  陈霖内心变得凝重起来,他根本没有向对方提起猎燕牧场的事情,先知却已经全部知道,果然没有辜负先知之名。
  “惨剧会一个接着一个的发生,如果你不去主动对抗,便终将面临被他毁灭的结局!”
  陈霖大声道:“前辈可不可以告诉我该怎么去做?”
  先知意味深长道:“有些时候鲜血未必不是制止屠杀的最好办法!”
  陈霖微微一怔,这位先知难道在教导自己以杀止杀,以暴制暴?
  先知道:“黑暗之门会逐一打开,魔军的力量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好自为之吧!”她的声音充满了一种魔力,陈霖似乎就要在她的声音中睡去,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幕幕凄惨的场景,燕月惊恐的奔跑着,身后无数狰狞的兽人正在拼命追赶着她,小公主和萱儿逃向空中,无数带血的羽箭射向她们。
  “不要!”冷风吹过,陈霖不禁闭上双目打了一个激灵,睁开双目的时候,竟发现自己已经处在黑石塔外。
  燕月轻轻提醒他道:“陈霖为何你还不进去?”
  陈霖露出一个极其勉强的笑容道:“先知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我们还是尽快回去吧。”
  黑石塔之行让陈霖彻底明白,格兰蒂亚大陆之上没有任何平静的地方。以杀止杀,以暴制暴,或许只有强权才能真正立足于这片土地,才能更好的保护身边人。。
  牧场的围栏已经全部修葺完工,为了提防外人的攻击,在重点的位置特地设立了塔楼,布置弓箭手日夜巡逻。
  路比利和琳赛父女起到了相当关键的作用,他们擅长于各类兵器和护具的制作,在临时搭建而成的铁匠铺中为牧场所有的战士制作了精良的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