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三章:兄弟重逢

  陈霖看着他们制作完成的兵器不禁啧啧称赞:“太棒了,就算是第一流的比特工匠只怕也没有你们的水准。”
  正在一旁帮忙打铁的蒲罡抗议道:“主人,我也出了很大一份力哩!”
  陈霖哈哈大笑道:“每个人都有功劳,晚上我请大家喝酒!”
  琳赛捧着一套全新打造的护甲来到陈霖身边,轻声道:“主人,这是我爸爸专门为你设计的护甲。”
  路比利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女儿,其实这护甲根本就是女儿一手完成,自己哪里帮过什么忙,女儿的心意他焉能不知?
  陈霖接过护甲,微笑着点了点头:“谢谢你了!”
  琳赛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帮手,不但擅长制作兵器装备,更难得的是她具有超人一等的管理才能,牧场无论大小事物根本不用陈霖操心,全都被她打理的井井有条,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她在身边帮忙,陈霖这千头万绪该从何抓起。
  蒲罡道:“琳赛总管,你不是也答应给我做一套护甲吗?”
  琳赛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急什么?我答应过的事情会食言吗?”
  蒲罡自讨没趣吐了吐舌头,路比利在他头上狠狠给了一个爆栗:“混小子,给我老老实实打铁,否则铁皮都没你的份!”
  陈霖示意琳赛随他来到铁匠铺外,凝望猎燕牧场的方向低声道:“最近有没有古烈族人的消息?”
  琳赛摇了摇头道:“自从那晚的烧杀抢掠过后,古烈族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猎燕牧场那边也没有特别的举动,当初他们叫嚣着为族人报仇看来只是嚷给外人看看罢了,我怀疑……”琳赛欲言又止。
  陈霖用眼神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琳赛道:“我怀疑猎燕牧场内部有奸细。”
  陈霖叹了口气道:“我也这么怀疑,不过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平息,我不想再掀起什么风波,而且燕月已经决定不再过问猎燕牧场的事情。”
  琳赛莞尔笑道:“但愿燕姑娘能够真正忘记才好!”
  琳赛犹豫了一下又道:“前些日子我听说猎燕牧场挂牌向外出售,因为发生了上次的事情,附近的人都把那里视为不祥之地,并没有人去主动接洽。”
  陈霖点了点头道:“我虽然有些兴趣,可是只怕他们未必肯卖给我。”
  琳赛道:“如果主人真的有买下猎燕牧场的打算,我们可以通过中间人将它买下。”
  陈霖笑道:“如此最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至于价钱吗,只要不是太苛刻,就不要和他们计较了。”他之所以这样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哄燕月开心,自从燕月被迫离开猎燕牧场之后,情绪始终郁郁寡欢。
  远处忽然传来萱儿的欢呼声:“主人!雅大哥回来了!”
  陈霖露出惊喜的神情,雅易安的回归对他来说不啻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虽然他和雅易安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斗嘴不停,可是在心底早已将他当作是患难与共的知交好友。
  大步向萱儿呼喊的方向迎了过去,萱儿振翅飞翔在半空之中,纤手指向身后。陈霖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两名骑士正向自己的位置飞速驰来,左侧一人正是雅易安,右侧的那个竟然是久别多日的结拜义兄泰图尔。
  陈霖难以掩饰内心的喜悦,欢呼着向两人迎了上去。
  泰图尔和雅易安几乎同时跳下马背,泰图尔步幅极大,三步并作两行,抢在雅易安之前握住陈霖的双手,哈哈大笑道:“好兄弟,想死哥哥了!”
  雅易安虽然也伸出手去,却无人相握,目光看到一旁的琳赛,笑眯眯伸了过去,没想到琳赛不冷不热道:“雅先生好!”
  雅易安尴尬异常,讪讪笑了一声,目光重新转向陈霖,看到他与泰图尔仍然热切的谈个不停,不由得心头火气:“我靠!又没搞错,大家都是朋友,当我不存在啊?”
  陈霖和泰图尔交递了一个眼色,两人同时冲到雅易安身边,将他整个人架了起来,雅易安大叫道:“想谋杀啊!”屁股被重重顿在松软的草地之上,陈霖大笑道:“你这家伙,化成灰我也认得!”
  雅易安揉着屁股站起身来,陈霖热情的搂住他的肩膀道:“有没有胆子喝上两杯?”
  “怕你?我跟你姓!”
  看着陈霖熟练的烤全羊手法,雅易安和泰图尔都是目瞪口呆。陈霖笑道:“没办法,这里食物的种类单一,整天不是羊肉就是牛***着我成为烤羊高手了。”他将烤好的羊腿分别递给雅易安和泰图尔。这才端起酒碗道:“久别重逢,咱们兄弟先干上一杯。”
  泰图尔笑道:“好,今晚不醉不归!”
  雅易安响应道:“我舍命陪小人!”
  陈霖忍不住向他竖起了中指。
  将马奶酒一饮而尽,陈霖抹乾唇角道:“跟我说说,你们两个是怎样碰到一起的?”
  泰图尔刚想开口,雅易安已经抢先道:“说来话长,我本想前往玄武国去调查一下那里的市场情况,顺便打探打探军情,没想到玄武国便发生了内战。”
  陈霖笑道:“看来你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衰星,走到哪里战火就烧到哪里。”
  泰图尔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雅易安颇为委屈的说道:“整个格兰蒂亚大陆现在就是一个火药桶,他们打仗干我屁事?”
  泰图尔笑道:“或许不干你事,可是你所到之处马上就会开始战争,也太过凑巧。”
  说笑之后,陈霖将谈话转向正题:“大哥,义父怎么样了?”
  泰图尔微笑道:“老爷子好得很,和我的那些族人暂时驻扎在地下森林,这些日子就是时常惦记着你。”他自己添满美酒道:“那次我们在虎踞关战场上失散,我担心你的安危,寻找了很久仍然没有得到你的消息,回去后被老爷子狠狠骂了一顿。”
  雅易安笑道:“重色轻友,活该如此!”
  他的这句话让陈霖有些莫名其妙,心中暗道:“泰图尔怎地重色轻友了?”
  雅易安表情怪异道:“你还记得菲娜的副将荣小青吗?”。
  泰图尔扬拳欲打,雅易安吓得躲到陈霖身后:“荣小青早已经让他骗上床哩!”
  陈霖哈哈大笑起来,向泰图尔竖起了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