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沉重的埋葬

  陈霖命令所有参于此事之人要严守秘密,毕竟这件事有太过残忍之嫌。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陈霖密令蒲罡等人购得火油,倒入地下之后点燃,将兽人军团的遗骸焚烧一空,最后将地洞填塞。
  昨晚这些事情整整花费了他们两日的功夫,燕月她们虽然好奇,可是陈霖既然不愿说,也不好过问。
  陈霖让人用巨石在地洞的原址之上堆砌了一个石塔,此时忽然想起和燕月前往黑石塔之时,先知曾经说过,黑暗之门会逐一打开,难道猎燕牧场之下的这个藏匿兽人军团的冰窟就是其中的一个?
  燕月悄然来到陈霖的身后,轻轻拥住陈霖的虎躯,柔声道:“你连续两天未曾休息过了。”
  陈霖笑着低声道:“倘若你愿意,我仍然能够给你足够的享受。”
  燕月娇嗔着在陈霖手臂上轻轻拧了一记,然后指着石塔好奇的问道:“你在这里堆砌一座石塔做什么?”
  陈霖淡然道:“下面有不干净的东西,石塔有镇妖封魔的作用,利用它来震慑一下,省得有妖魔出来害人。”
  这时候萱儿和小公主也向他们这边走来,陈霖笑道:“难得我们今日有空,不如喊上雅易安和泰图尔大哥,咱们去草原上野炊!”
  萱儿却摇了摇头道:“主人,只怕你的计划要落空了。”
  陈霖微微一怔,却见萱儿手中拿着一卷丝帛,低声道:“又有什么人送信来了?”心中却感到异常惊奇,自己本以为来到纳达尔草原会躲开很多人的注意,却没有想到仍然有很多人轻易就找到了自己的踪迹。
  萱儿神情黯然道:“信是四贤者之一的梦翼贤者庄逸飞寄来的。”
  “庄逸飞?”陈霖诧异的睁大了眼睛,他很难想象庄逸飞为什么会找到自己,他和这位梦翼贤者仅有的一次接触还是因为被海族追杀的时候。
  萱儿颤声道:“凌鹰大哥落在了他们的手中,他们要你即刻前往水晶城,倘若两个月之内无法到达那里,便会将凌大哥处决。”
  陈霖接过丝帛,看完之后沉吟道:“什么人送来的消息?”
  萱儿道:“凌鹰大哥的金鹰,金鹰的单足已经被折断,他们好残忍。”
  “这里距离水晶城如此遥远,金鹰是怎么找到的?”陈霖内心仍然十分好奇。
  萱儿拿出腰间的玉笛道:“这只玉笛是凌鹰大哥送给我的,想必其中一定蕴含着神奇的力量,金鹰方才能够循着它找到我。”
  陈霖感叹道:“想不到这个庄逸飞倒是有些手段。”
  萱儿轻声道:“怎么办?”
  陈霖来回踱了两步,露出一丝笑容:“看来上天注定我要不得安宁。”他握住萱儿柔荑道:“凌鹰和我是共患难的朋友,就算不是为了你,我也要走上这一趟。”
  萱儿重重点了点头,偎依在陈霖的怀中,轻声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去。”
  陈霖决定前往水晶城的消息,让很多人欢呼雀跃,泰图尔第一个响应,他这次前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说服陈霖回去和他一起并肩战斗,本来已经放弃了希望,没想到陈霖居然主动提出前往水晶城。
  雅易安也有他的如意算盘,这次无论如何也要骗陈霖和他一起去抢黄金窟的宝藏。
  小公主更是高兴,总是在纳达尔草原呆着,她就快闷死了,这次总算有了出门观光的机会。
  燕月却神情失落,她对过去的那段日子并没有太多的留恋,反而适应了纳达尔草原平静安逸的生活,现在若是让她离开,还真有一点舍不得。
  陈霖大声道:“这次是去救人,不可以过于声张,所以没必要去那么多人。”他这句话一说出来众人同时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小公主方才第一个叫嚷了起来:“我不管别人,总之这一次我是一定要跟你去的。”
  陈霖笑道:“猎燕牧场刚刚买下,牧场的重建和治理需要不少的人手。”他转向燕月道:“燕月,牧场就交给你了!”和燕月重逢之后,陈霖便从她的话语中听出燕月对这片土地的留恋,猜到她不想离开这里,所以才做出这样的决断。
  燕月温婉一笑,陈霖的确是自己的知心爱人,做出了为自己充分考虑的决定,可想到即将要和陈霖分离,内心又生出无尽惆怅。轻声道:“可是我怕没有能力打理好这么大的牧场。”
  陈霖哈哈大笑道:“没关系,有琳赛这么出色的助手帮你,你怕什么?”
  琳赛微笑着点了点头道:“主人放心,琳赛一定会倾尽全力辅佐燕月小姐。”
  陈霖指向蒲罡、蒲尼道:“你们两个带着那些兄弟,全都留下!”
  蒲罡、蒲尼两人恭敬从命。
  陈霖的目光转向萱儿和小公主道:“这次前往水晶城肯定是凶险重重,我不想你们跟随我冒险。”
  萱儿想说什么,却被陈霖温柔的目光所制止。
  小公主愤然道:“我偏要去!”
  陈霖道:“留你在这里,还有一个原因,我们回去打算仍然从迷失森林通过,若是被你父王发现你的踪迹,后果你应该能够想象的道。”
  小公主气得跺了跺脚,美眸之中已经满是泪水,萱儿搂住她纤腰道:“既然主人这样决定,小公主还是不要坚持了。”
  雅易安道:“说来说去,你是不是决定只有我和泰图尔跟你一起上路?”
  陈霖摇了摇头道:“是我和泰图尔,你也要留在这里。”
  雅易安叫道:“我靠!为什么?我为什么要留在这里,难道你不害怕我勾引你老婆吗?”
  陈霖笑眯眯道:“有胆子你尽管试试,不过我绝对相信你的人品!”
  雅易安咽了口唾沫,近乎哀求道:“陈霖,你不要搞我了,让我跟你去,我保证不给你闹事。”
  陈霖道:“这里表面上看十分平静,可是仍然有危险潜伏周围,我让你留下其实是最为艰巨的任务,你不但要帮我保护她们,还要负责发展牧场的重任,我知道你心中最牵挂的是黄金窟,以我们目前的实力就算勉强抵达那里,也没有能力将宝藏顺利运出,当务之急是发展我们自己的力量。”
  雅易安听得频频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