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七章:拯救凌鹰

  陈霖道:“我有一个初步的打算,以我们的牧场为中心,利用我们的能力和财富不断向周围扩张,形成我们自己的王国。”其实他只是信口胡诌,哪有那样的雄心壮志。雅易安却听得悠然神往,仿佛自己果然身兼重任,郑重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做到。”
  陈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只要你做好充足的准备,我随时可以陪你去黄金窟,把黄金战船整个给挖出来!”
  雅易安乐得哈哈大笑。
  夜已经很深,燕月、萱儿、小公主却都留在陈霖的帐篷内久久不愿离去,明日陈霖就要远行,她们芳心中的留恋之情溢于言表。
  陈霖搂搂这个,抱抱那个,心中也是依依不舍。
  萱儿将玉笛放入陈霖的行囊之中,柔声道:“凌鹰大哥能够听到这玉笛的召唤,你留在身边或许能用的上。”
  陈霖点了点头。
  小公主含着泪将一瓶精灵之泪塞入陈霖的手中:“这瓶精灵之泪你带着,万一要是受了什么伤……”她内心一阵酸楚,竟然说不出话来。陈霖将她抱入怀中,轻轻吻了一记,柔声道:“放心,我一定尽快回来见你们。”
  小公主泣声道:“我知道,你始终只是把我当小孩子看,可是,我只要你记住,我心中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念着你……”她说到伤心之处,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捂住俏脸道:“我去睡了!”逃也似的冲出帐外。
  萱儿慌忙追了出去。
  ……
  陈霖在天色未亮的时候就已经启程,燕月在半夜时候已经离去,所以他不必担心惊扰爱人们。
  泰图尔早在牧场的大门外等候,看到陈霖纵马而来,他裂开大嘴笑道:“我还以为你今天要爬不起来呢?”
  陈霖笑道:“大哥,少用你低级的脑壳来衡量我的高尚。”
  “呸!”泰图尔啐道:“勾引女人你比我强,可是床上的功夫只怕比我差远了!”
  陈霖笑道:“不如我牵一匹母马来,你现场演示一下!”
  “我靠!损我!”
  陈霖哈哈大笑,纵马扬鞭向正东方向飞驰而去。
  朝阳初升,金色的阳光笼罩着整个纳达尔草原,青草叶尖的露珠也呈现出黄金般的颜色,在马蹄落地的震动下,纷纷顺着叶子的脉络缓缓滚下。
  陈霖勒住马缰,让骏马奔行的速度减慢下来,泰图尔终于赶到他的身后,大笑道:“看来对付母马的本事我不如你!”
  陈霖微笑着从腰间取下水囊,饮了几大口,然后掷给泰图尔。回身遥望牧场的方向,内心中涌起一阵惆怅。
  泰图尔喝完水,伸出衣袖在唇角抹了抹:“这么快就开始想她们了?”
  陈霖道:“这叫有情也是真英雄。”
  泰图尔乐呵呵道:“你这次为什么要把雅易安留下?”
  陈霖满怀深意道:“你有没有发现雅易安这家伙很不简单。”
  泰图尔点了点头道:“很少见到有这么讲义气的小偷。”被盗族人都称为小偷,可见雅易安的品行。
  陈霖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泰图尔不解的望向陈霖。
  陈霖道:“我怀疑雅易安的身份不仅仅是我们表面了解的那么简单。”
  泰图尔怒道:“他若是敌人派来的奸细,老子拧断他的脑袋。”
  陈霖笑道:“他绝不会是我们的敌人,不然我也不会放心将他留在纳达尔牧场中。”
  泰图尔笑道:“兄弟,爹说得没错,你比我要有头脑!对了,我们这次明明不从迷失森林经过,你为何要骗小公主呢?”
  陈霖道:“我不想她们跟我前去冒险。”
  “水晶城有什么可怕?你休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微风。”
  陈霖内心一阵惭愧,如果泰图尔知道自己对海族女王水黛茵做过的事情,只怕就不会那么想了,陈霖已经猜到,这次凌鹰之所以落难,十有八九和自己做过的事情有关,这次极有可能是冲着自己来的。
  泰图尔指向东方冉冉升起的朝阳道:“蓝德国和玄武国之间的战争已经平息,这里一直向东,穿越依古拉巴江是通往玄武国最近的路途。我们可以顺便前往地下森林,去见见我爹,他老人家一直都在念叨你。”
  “我也想他老人家了。”
  穿云城上,玄波公主忧心忡忡的眺望前方,帝国的三十万大军隔着拉库东河层层驻扎,他们的营寨看不到尽头。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大军就会全面开始发动攻击,强渡拉库东河,攻占这最后的堡垒。
  一身戎装的菲娜悄然出现在玄波公主的身后,她和玄波一样,短时间内憔悴了许多,不过美眸仍然坚定而倔强,充满着不屈的目光。
  玄波轻声叹了一口气。
  “公主!”菲娜充满担心的看着玄波。
  玄波嫣然一笑,只有在菲娜面前她才会流露出内心的真正感受:“情况怎样?”
  菲娜禀报道:“这次统领大军的是司马天峰,不过据狼渊将军推测,真正的统领只怕另有其人,司马天峰的统兵能力一般,无法担当统领三十万大军的重任。”
  玄波道:“难道是亚当斯大将亲自前来?”
  菲娜摇了摇头道:“这种可能性很小,亚当斯不会放心司马泰独自留在帝都之中。”
  玄波叹了口气道:“司马泰、亚当斯、普龙启,这些人各怀鬼胎,难道我王兄……”提到玄鸢她的芳心中一阵隐痛,这个同胞的哥哥,竟然为了王位,伙同他人害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他的人性和良知早已泯灭。
  菲娜道:“看来这场大战无可避免了。”
  玄波公主缓缓点了点头,充满惆怅道:“父王在天之灵若是看到帝国成为眼前的局面,一定会伤心不已,或许我真的没有统领帝国的本领……”泪水沿着她皎洁的俏脸缓缓滑落。
  菲娜安慰她道:“公主,其实你做得已经十分出色,你的坚强和勇敢,我们每一个人都看在眼里。”
  玄波擦去泪水,她清楚的认识到,现在并不是流泪的时候。脑海中却突然浮现出陈霖亲切而温暖的笑容,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
  陈霖从溪水中一跃而起,手中拎着两尾鲜鱼,扔到岸上,泰图尔用树枝串起,大笑道:“兄弟,你捕鱼的水准越来越高明了!”
  泰图尔将串好的鲜鱼放在篝火之上:“不知道这片大陆何时能够真正和平,到时候我们兄弟每天打猎喝酒,不亦快哉?”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