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一章:将死之人

  屠龙刀与开山斧斜行相撞,一股排山倒海的潜力沿着屠龙刀刀身迅速传达到陈霖的右臂之上,整个右臂顿时变得酸麻起来,陈霖反应极其迅速,左手以能量形成一把隐形长剑,闪电般向魔斧左腕削去。
  魔斧不做任何避让,任凭陈霖的隐形长剑斩在他的手腕之上,能量刚一触及魔斧的手臂,陈霖便感觉不好,体内的能量宛如石沉大海,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更让他惊恐的是,体内的能量竟然迅速向对方的身体流逝而去,陈霖惊恐的意识到,魔斧竟然拥有类似于吸星**的古怪力量,能够吸取对手的能量。
  危急之中,陈霖利用墨氏心法,于体内截断左臂流淌的能量,突然失去能量的左臂,在魔斧强力的牵拉下竟然咔嚓一声脱臼。
  魔斧暗赞,在这种情况下陈霖竟然能够摆脱自己对他能量的吸取,的确难能可贵。手中开山巨斧已然冲破笼罩在陈霖身体外的隐形能量甲胄,锋利的斧刃还未靠近陈霖的胸膛,陈霖身前的衣服已经被凛冽的逼人寒气撕裂。
  陈霖心中黯然,自己终归无法躲过魔斧的攻击,他几乎感觉到皮肤被割裂开的痛楚。
  泰图尔怒吼着不顾一切的挥剑向魔斧冲去,却被魔斧一脚踢中小腹,身躯倒飞了出去,重重撞击在废弃的城墙之上,将早已残缺的城墙撞倒,身躯被落下的石块压住。
  “再见!”魔斧看着陈霖胸膛淌出的鲜血,脸上流露出疯狂而兴奋的神情,可马上他的神情突然变得理智了下来,开山巨斧停顿在那里,凝力不发,目光死死盯住地下的一物。
  陈霖本以为这次必死,却没有想到魔斧在关键之时竟然停下攻击,顺着魔斧的目光望去,却见脚下一物晶莹剔透,却是临行之时萱儿亲手交给自己的玉笛。
  玉笛缓缓从地上升腾而起,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承托着它来到魔斧的面前,魔斧的目光变得凄楚而伤感,盯住玉笛审视良久方才道:“你的?”
  陈霖重重点了点头。
  魔斧双目中的血色缓缓退去,他反手将开山巨斧插入背后,左手握住玉笛,轻柔抚摸笛身,温软的玉质宛如情人的小手。
  陈霖呆呆看着魔斧的举动,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魔斧将玉笛交到陈霖的手中:“你很好!”说完这句话,他的身躯流星般倒射出去,转瞬之间已经消失于苍茫的夜色之中。
  冷汗沿着陈霖的背脊簌簌而落,如果不是这突然出现的玉笛,此刻他已经死于魔斧的开山巨斧之下。
  望着这晶莹剔透的玉笛,陈霖忽然想到魔斧与凌鹰之间是否有着不为人知的联系?
  泰图尔推开身上的石块,蓬头垢面的来到陈霖身边,关切道:“兄弟,你没事吧?”
  陈霖右手握住脱臼的左臂,忍住疼痛将左臂复位,摇了摇头道:“还好!”
  泰图尔心有余悸道:“老家伙太厉害了。”
  陈霖勉强一笑,来到烈斩身前,为了防止沾上碧磷,撕下衣袍裹住双手,方才将烈斩从泥土之中拽出。
  烈斩被碧磷箭射中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七个大大的血洞,磷火虽然熄灭,可是钻心的疼痛却没有停歇。
  陈霖大声道:“你忍一忍,我帮你将碧磷箭取出。”
  烈斩凄惨一笑道:“不必了……箭气已经震断了我的经脉,没有人可以救我……”
  陈霖探了探他的脉门,知道烈斩所说的全都是实情,他虽然不齿烈斩的为人,可是看到他眼前的惨状,心中也不禁一阵恻然。
  烈斩剧烈喘息道:“长空族长说这里是卡洛尔真神复生之地,让我们前来祭祀……”
  陈霖点了点头。
  烈斩喘息片刻继续道:“我们按照他所说的方位找到了卡洛尔真神被湮没的神庙,敲响了神庙内的大钟……按照他事先的嘱咐,我将从神庙中得到的书简送往南浔谷德玛法师的手中,没想到……”烈斩流出两行悔恨的泪水。
  陈霖和泰图尔已然猜到烈斩和他的族人全都沦为长空族长的牺牲品。
  烈斩稳定情绪方才道:“德玛法师诵读祭文,告诉我真神即将复生……等我赶来却看到同伴全都惨死……”他喷出一口黑血,虚弱的体力已经无法继续支持下去。
  泰图尔不忍道:“你不要说了。”
  烈斩毅然摇了摇头道:“有件事我……必须要说……凌鹰和……和萱儿全都是翔空家族的后人……他……他们才是……翼族真正的……”他的身躯猛然抽搐了一下,缓缓歪倒在地面之上。
  陈霖和泰图尔再看的时候,烈斩已经死去。
  泰图尔叹了一口气:“想不到他竟然死在自己族人的手中。”烈斩虽然直接死于魔斧之手,归根结底却是因为受了长空族长的陷害。
  陈霖和泰图尔将烈斩就地掩埋,两人担心魔斧去而复返,不敢在古堡内多做停留,披星戴月连夜行进,终于在黎明到来之时走出了这片血腥的密林。
  陈霖在和魔斧决战的时候,被他吸取部分能量,体能受到影响,可说来奇怪,经过短暂的休息过后,竟然感觉体力之充沛前所未有。
  两人利用野果和溪水当作早餐,想起昨晚的惊魂一战,彼此都是心有余悸。
  陈霖道:“魔刀、魔斧、魔剑这些人先后现身,看来距离魔帝秋禅冲破封印之日已经为时不远了。”
  泰图尔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只可惜现在每个部族仍然为了各自的利益争战不休,没有觉察到莫大的危机已经迫在眉睫。”
  陈霖微笑道:“毕竟有人已经开始觉醒,我始终相信邪不胜正的道理,魔帝秋禅虽然强大,仍然没有逃脱被封印的命运,过去如此,将来也会如此。”他的虎目之中流露出坚定的光芒,内心中悄然下定决心,为了身边朋友和爱人的平静生活,无论自己是不是圣龙骑士,都将魔帝秋禅所代表的黑暗势力斗争下去。
  走出森林不远就是南浔谷的所在,烈斩临死前曾经提到这个地方,按照陈霖的推测,南浔谷应当是翼族人的聚居地之一,那位德玛法师极有可能是魔帝的爪牙之一。因此陈霖也兴起了前往南浔谷探查究竟的念头,他一提出便得到了泰图尔的积极响应。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