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啊,想不到标题了

  稍微过了一会儿,救护车来了,大龙也被很顺利的送进医院,这里也没有江明朗什么事了。
  正准备回房间的,江明朗看到举着手机对着自己的谢薰儿,有些疑惑的问:“你怎么在这儿?举着手机干啥呢?”
  谢薰儿无语,这么明显都看出来吗?“你刚才好像忘了你在开直播,然后你的观众就非要过来看看,于是卡卡就叫我过来给你直播户外。”
  江明朗恍然:“这样啊,治个病有什么好看的,再,我又没有帮上什么忙,就是搭了下手。”
  完,江明朗走过去接过谢薰儿的手机看了一眼弹幕。
  “没想到浪子哥还会医术的啊!完美的男人。”
  “人没事吧?看(qíng)况好像还(tǐng)严重的!”
  “浪子哥你不带着我们七月医院看一眼的吗?”
  ……
  江明朗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人家去医院接受治疗你也想去看看,这个要求就有些过分了。
  “我之前不是了吗?我就是过来帮忙的,跟着去医院没什么用,医院是会有专门的医生和好的设备,比我要靠谱很多。
  而且人家去医院你们还想跟过去看看,这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回房间打游戏。”
  完就想要把手机还给谢薰儿回自己房间的,不过就在递手机的时候江明朗看见了几个弹幕。
  “浪子哥,要是大龙住院了,那你们明比赛怎么办?难道让大龙在医院打吗?”
  “楼上的,难道JD就不能选择上替补吗?又或者大龙不能直接放弃吗?”
  “我再补充一下,JD是可以选择四打五的!”
  ……
  之前江明朗都没有想到这个事,但是经过弹幕这么一提醒,他也开始想这个事了。
  JD是没有上报替补的,也就是JD就只有这么五个人参加比赛,现在少了一个,到明的比赛怎么办?
  难道四打五?还是真跟观众们的那样,真让大龙在医院打?那裁判也不同意啊!
  不过现在泥鳅他们陪大龙去医院去了,想找人还找不到,只能明再看了。
  既然不知道,江明朗也就不解释了,直接把手机递给谢薰儿,然后回到自己房间里。
  不过现在房间里可不止卡卡一个人,走黯,南河他们都来了。
  江明朗拉开门一看,有些疑惑的问:“你们都来这屋里干嘛?你们不是打游戏去的吗?”
  “现在哪有什么心思玩游戏啊!我们想知道现在是什么(qíng)况!”走黯道。
  “什么什么(qíng)况?我怎么不太懂你啥啊!”江明朗还是没有听太懂走黯的意思。
  这个时候卡卡解释道:“就是大龙啊!他怎么样了?”
  “没事啊!就送医院去了!”
  “那他明能参加比赛吗?”卡卡追问道。
  “这个,估计是不能了,而且这次国内赛他都有可能参加不了。
  看他那样子没有个十半个月的住院,应该是起不来。”江明朗有些不太确定的道。
  “那他们就上报了五个人,现在少一个,他们比赛怎么办啊?”南河有些期待的问道。
  江明朗稍微想了一下然后道:“这我没问,当时(qíng)况我也问不出来啊!不过我估计他们明还是打不聊,就算他们明参加比赛,四打五,那一晚上没有怎么休息,明状态估计也废了。”
  “也对啊,那我们明不就属于吃烂分吗?”南河兴奋道。
  “怎么呢,有好有坏吧,他们不参加比赛那我们获得的积分肯定没有杀人来的多,一个是零风险低回报,一个是低风险高回报,看你怎么看喽。”江明朗解释道。
  七月有些郁闷道:“我终于调整好的状态,想要在明好好发挥一下,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那我不就算是白折腾了?”
  “谁的,明不参加不是还有后的吗?那不都是一样的。”
  起来后的比赛,江明朗还真忘了后比赛要跟谁打了,有些疑惑的问走黯道:
  “对了,矮子,起来后的比赛是什么图?我们跟谁打?”
  走黯掏出来手机看了一眼道:“后地图是海关,对手是就剩四个饶SK。”
  “这样啊,那没什么问题了,SK现在积分还是负数的,这几比赛估计会轻松一点,不过具体还是要看泥鳅他们明到底怎么选择了。”江明朗笑道。
  “那行吧,我就先走了,来就是看看JD他们是什么(qíng)况,我等会还要去陪老婆看电影呢!”走黯起(shēn)道。
  江明朗还没有话,七月直接暴起骂道:“滚吧,没人愿意让你来!感觉滚,麻溜的滚!”
  走黯秀恩(ài)的行为着实伤透了七月这个单(shēn)狗的心。
  看着走黯大笑离去的背影,七月恨得牙痒痒。
  麻花这个时候道:“七月,别生气了,要不等会咱们去捉弄一下他?”
  七月感兴趣道:“怎么捉弄?”
  江明朗这个时候插嘴提醒道:“你们别瞎搞啊!人家两口一起搞事,你们万一看见不该看见的东西,那我感觉矮子会杀了你们的。”
  麻花摆摆手道:“没事,我们肯定不会挑那个时候,再了,我就是看不惯他这种让志的炫耀心理,带着公款过来养老婆。
  你要不要一起?他花的可是你的钱!”
  “我?算了吧,我还要直播呢!跟你们聊了这么久,估计直播间早就翻了。”江明朗拒绝道。
  “那行吧,我们两个就先走一步了!拜拜!”
  完,麻花就带着七月两个人跑掉了,不知道准备搞什么去。
  南河这个时候也起(shēn)道:“那我也就先撤了吧。”
  “等会一起打游戏啊!你,我,卡卡,咱们三个。”江明朗邀请道。
  南河想了一下答应道:“也行,我直播时长好像也不太够,等会直播打几局游戏补补时长。”
  “OK,那我俩就稍微等你一会儿。”
  完,江明朗就开启羚脑上刚被卡卡关闭的直播。
  南河也回到自己房间,准备开游戏。
  而卡卡则是早就在游戏里面等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