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第一百二十章

  向来高贵冷艳的崽崽好不容易有一次主动示软的机会,闻心怎么可能会放过?
  虽然,这事儿有闻心百分之一的责任在,但厚脸皮的闻心表示:百分之一算什么?在撸猫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闻心抱起了心(qíng)惆怅的黑猫,一边温声软语地安慰着他,一边用自己的双手肆意在黑猫顺滑柔软的长毛上抚摸。
  从耳朵尖上的那一缕,再到尾巴尖上那一簇。
  闻心安慰了黑猫十多分钟,十多分钟里把黑猫上下撸了个遍!
  甚至最后,她居然胆大妄为,把手伸向了黑猫最柔软,也是平时隐藏最深的肚皮上——
  黑猫终于回过神来,瞪她:你在干什么?
  “嘟嘟嘟……”闻心收回手,心虚望天。
  但黑猫虽面上抗拒,可实际上,他也不得不承认,被闻心抱在怀里撸毛的感觉,实在是一种极致的享受。
  以至于有那么一瞬间,他脑子里略过一个念头:
  要是一辈子当一只猫陪着闻心,这样的(rì)子也还不错。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祁徵才不要一辈子只当一只猫。不说别的,就光是某件事……黑猫目光上移,缓缓停留在闻心粉嫩好看的嘴唇上。
  他又想亲她了。
  不是简单的亲,而是更为深入亲密的,吻。
  ……
  第二天。
  一大早,闻心就收到了来自祁徵的消息。
  好不容易上一段工作结束,闻心正打算借机会好好休息睡个懒觉呢,没想到祁徵说,一会儿过来接她,出席一个宴会。
  祁徵没说是什么宴会,闻心也没多问。
  反正祁徵会出现的地方,肯定不会很低端就是了。
  于是闻心不敢耽搁,赶紧就跟贺俪联系,让贺俪给造型师打电话。这个造型师也是业内知名老手,稍微听贺俪这么一解释,就给闻心送过来了好几(tào)合适的裙子。
  闻心目前有跟某奢侈品品牌合作,故而她的着装都是不需要付钱的。
  这次造型师送过来的新款中,有一条黑色抹(xiōng)长裙高贵典雅,正适合闻心今天要出席的场合。
  只是裙子是抹(xiōng)款,露出了闻心白皙又纤细的脖颈。
  造型师看着闻心这一(shēn)打扮,说:“好看是够好看了,不过还缺点什么。”
  闻心穿着裙子在镜子前转了个圈儿,觉得自己真是好看地不得了。
  她笃定说:“缺条项链,再来条项链就是绝美。”
  造型师也同意这个看法,于是又在品牌方提供的一些珠宝首饰里给闻心挑选项链。
  可惜的是,没有一条配的上这条裙子所呈现的气质。
  闻心刚想说没有合适的那就算了,这时,经纪人贺俪推门而进,而她的手上,正好拿着一(tào)新首饰。
  贺俪笑道:“刚从公司过来,唐睿助理要我拿过来的。”
  “唐睿?”闻心接过首饰盒,打开,登时在场所有人都被首饰盒里那硕大无比的钻石给晃瞎了眼。
  造型师第一个感慨:“好久没见过这么大,品质这么好的钻石首饰了。”
  李菁菁星星眼说:“太美了吧!祁总果然好宠心心姐。”
  就连成熟稳重的贺俪也不由自主在心里想,看来祁徵确实是动了真心,圈子里虽然有不少明星傍上了豪门大腿,可那些豪门少爷们一个个精的跟候似的。
  别说像闻心这样上千万的首饰,就算是几百万的房子,也不一定舍得给。
  闻心看着眼前的钻石首饰,脸微微泛起红晕。
  她倒不是感动于这(tào)首饰的价值,毕竟上次祁徵送给她的画,也价值不菲。
  但祁徵作为一个钢铁直男,居然考虑到了带她出席宴会,不会让她在任何一方面输给其他人。这份心意,闻心很是意外。
  闻心打开手机,正想给祁徵发消息。
  祁徵的微信却先一步发送了过来:
  “到门口了。”
  闻心咋舌,怎么这么快!
  不敢耽搁时间,她赶忙将钻石项链和耳钉一并戴好,然后,检查好随(shēn)携带的小包里东西是否齐全。
  临走前,李菁菁提醒她:“心心姐,忘记涂口红了。”
  造型师给闻心补了个正红色气场全开的口红。
  然后,闻心就收到了祁徵的第二条微信:
  “对了,一会儿别涂口红。”
  闻心:“???”满头问号,是一会儿的场合不能浓妆吗?
  直到闻心坐到副驾驶座上。
  祁徵在众人的目送下将车开了一小段距离,开到了一个不太有人经过的路段,停下。
  “不是让你不涂口红吗?”祁徵转过(shēn)来,目光深沉却(rè)烈。
  闻心本来不懂,可被祁徵用这样的眼神一看,不懂也懂了。
  腾地一下脸就开始发烫。
  她下意识地想要避开,可,在只有两个人的车里,她又能避去哪里?
  于是,安全带松开,盈盈一握的腰肢被人搂住。
  她脸红着小声说:“我刚刚没看到,就画上了。”
  “没事,这样我也喜欢。”祁徵垂下眼睫,用指腹轻轻的按在闻心红色的双唇上,摩挲,“只是可能妆会花。”
  闻心认真地看着他,漂亮的眸子里水光一闪:“但是没有毒,你放心。”
  “……”祁徵呼吸一滞,再难控制自己,狠狠地亲了上去。
  这个吻,少了几分平(rì)里的温柔体贴,多了些掠夺与凶狠。
  他似乎是要把眼前这个人给彻底揉进自己骨血里,却在彻底融化她的那瞬间,不舍得再进一步。
  不知过了多久,吻毕。
  闻心微微失神地依偎在男人的肩膀上,不住喘息着。
  叮铃铃——
  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
  祁徵用蓝牙接通,那头立刻响起唐睿焦急的声音:“祁总,您到哪里了?寿宴马上就开始,夫人催我让您赶紧过来。”
  祁徵淡定极了:“十五分钟后到。”
  “十五分钟?难道路上堵车了?”唐睿百思不得其解。
  明明,从闻小姐的别墅到祁家大宅,只需要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可这眼看着都快四十分钟过去了,祁总的车居然还要十五分钟才到。
  难道……唐睿突然想到了什么,在电话那头猝然红了脸,赶紧找借口挂断了电话。
  若是打扰了祁总和闻小姐两人的亲密时间。
  他怕是有多少条命都不够赔的!
  十五分钟后。
  祁徵的宾利车准时停在了大宅门口。
  此时,n市的各路名门早已就位,大宅门口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
  唐睿眼尖,一早就看见了祁徵的车子,一停车,他就赶紧迎了上来:“祁总,闻小姐,寿礼已经备好了,直接进去吧。”
  祁徵淡淡地嗯了一声,转(shēn)给闻心松安全带。
  闻心这会儿虽然已经趁着路上十五分钟的功夫重新补好了妆容,但是听说是祁老爷子的70岁寿宴,还是紧张的不行。
  她偷偷拉住祁徵的袖子,眼神可怜巴巴:“祁徵,我谁都不认识。”
  言下之意,一会儿你可得把我看好了。
  祁徵哪里会不懂她的担心,于是立刻伸出手来,牵着她,说了两个字:“放心。”
  闻心没想到,这手一牵,就是一整场寿宴。
  两人在万众瞩目下现(shēn)。
  对于祁徵这个老爷子公开承认的继承人,无论是祁家内部,亦或是祁家以外的其他家族势力,都十分尊重。
  可对闻心,一些人就没那么看得上了。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闻心是个女明星。
  虽然在娱乐圈里,闻心红得发紫,坐拥百万心迷,但对于眼下宴会上这些名流来说,明星,不过是底层的戏子罢了。
  那些人自然是不敢当着祁徵的面对闻心指指点点。
  但私下里,三五成群的,几个长舌的夫人和小姐就围在一起讨论:
  “祁徵居然真的把那个女明星给带过来了。”
  “啧,这一出戏不知演给谁看,祁徵还没上位呢,就敢公然带着(qíng)人来老爷子的寿宴,一会儿老爷子见了,还不得被气出高血压?”
  “还有,看到那人脖子上那条钻石项链了么,海瑞家的新款,两千五百多万,我都没舍得下手买。”
  “耳钉好像也是新款,祁徵可真舍得给她花钱。”
  几个夫人起先是八卦,后来却不知怎的,话题转移到了闻心的妆容和打扮上了。
  她们不无嫉妒地看着闻心,既眼红闻心(shēn)上那(tào)价值不菲的新款首饰,又对闻心吹弹可破的白嫩肌肤产生了妒忌。虽然闻心只是一个戏子,可她的气质竟如此高雅,把在场的一些夫人比了个体无完肤。
  于是,虽然大家嘴上不说,可内心却都暗搓搓地希望一会儿老爷子出来,当众狠狠地打脸闻心。
  要知道祁老爷子可是著名地讨厌这些不正经的女人勾引自己孙子。
  更别提闻心勾引地还是老爷子最看好的祁徵。
  所有人都想,闻心肯定会被暴脾气的老爷子一通斥责。
  说不定老爷子一个不开心,还会让她直接滚出去。
  可……她们万万想不到的是,那个传说中对所有人都不假辞色的祁老爷子,在见到闻心的第一面,居然笑逐颜开。
  这也就罢了,他竟然还主动过来和闻心打招呼,说:
  “你俩打算什么时候领证,让我抱重孙子啊?”
  众人:……
  惊呆了!
  这是什么进展,难道闻心是什么不知名财阀家的大小姐么!
  作者有话要说:闻心:谢邀,不是大小姐,是仙女!
  ————
  今天就这一更啦,明天继续双更感谢在2020-05-0222:40:162020-05-0320:56: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葬零2个;想起的名字会被和谐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玖玖不六六、想要一只加菲猫10瓶;酒夏7瓶;云边的龙龙龙5瓶;朗姆不如梨花白2瓶;人间至味、想睡个好觉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