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www.pkgg.net
  云茉看着江衍勾起的嘴角,感觉有些冷。
  这艾晴也太倒霉了吧。
  拥有了两辈子的记忆,不是应该混的更好吗?
  云茉不知道的是上辈子的后半生,艾晴强迫自己忘记以前穷苦(rì)子的生活,连最熟悉的赌石也再未碰过。
  也就导致了艾晴最拿手的赌石泯然众人矣。
  原本想到拿到那本赌石谱重新学习,却被云茉给搞糊了。
  云茉不知(qíng)的(qíng)况下,断了女主一个金手指。
  云茉回去教室继续复习,脑子却想到了远在帝都比赛的温景。
  也不知道他怎么样?到了没有?有没有吃饭?
  云茉想着就想拿起手机给他发消息。
  拿出手机后云茉就后悔了。
  因为江衍一直盯着她手机看。
  “这是你新买的手机吗?”江衍心中早已有答案,只是装傻而已。
  云茉想说是,但是对上那看透一般眼睛,顿时就怂了。
  那可是一百万,不是什么小钱。
  云茉心软了一点,好声好气的说:“对不起,手机是被小景偷偷拿去玩藏起来了,前几天才拿给我的。”
  “他骗你钱的事(qíng)我知道了,等下就把钱转给你。”云茉说着找出江衍的账号打算赚钱,手机就被按住了。
  “不用了,你给我的那七百万我帮你拿去投资了,用的是你的名字。”那天江衍拿着滚烫的卡,想着那是茉宝的钱,不敢把卡折断。
  云茉:!!
  666.
  江大佬帮她投资,是认真的嘛?
  话说江衍似乎是一个投资眼光特别高的人,投的项目基本都是大赚的。
  女主就是靠着江衍一步步的成功的。
  然而这一次没有了江衍,艾晴怕是要多走一些弯路了。
  就像是这次的超市事件。
  云茉刚想问投资了什么。
  “亏了算我,赚了算你。”江衍又来了真没一句话,云茉瞬间感动。
  上辈子江衍就是对艾晴这么好的嘛?真是羡慕嫉妒恨。
  “茉茉,你可不要被一些小恩小惠给收买了,这个人差点害死你了。”林钰婷忽然出声道。
  云茉瞬间惊醒,是啊,江衍不知道又给她下了什么(tào)子。
  她不能因为这点东西就被迷住了双眼。
  况且那笔钱是用来偿还白茜的养育之恩的,如果自己真的收了他的钱,岂不是说明这笔钱不能当做偿还,自己还要重新回去和江衍一起住。
  不,这不是她想要的。
  云茉想着手速极快的把那一百一十万转回了江衍的账户中。
  江衍看着收到的那笔钱,眼神(yīn)鸷。
  这林钰婷真的碍眼....
  一天的课上完了,临近放学,班主任宣布了一件大事。
  【从下星期起,所有通学生寄宿生都要一起上晚自习,直到高考结束。】
  班级顿时一篇哀嚎。
  云茉想着自己每天骑着小毛驴应该没事,不过大晚上的有些可怕。
  不过也就几分钟的车程,应该是不要紧的。
  云茉出了校门口以后,就走到自己停放小毛驴的地方。
  想到自己已经还了那110万,顿时轻松了。
  “茉宝,你能载我回去吗?”一个清冷的声音出现在背后。
  云茉吓了一跳,然后看到是江衍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不能,我车技不好。”云茉板着一张脸直接拒绝。
  云茉拿起手机输入了这几个字。
  再说了,他们两个的家正好是相反的方向,怎么顺路?
  “茉宝,现在应该没有电动车驾照吧,你说我现在要是去举报一下,会发生什么事(qíng)呢?”江衍看着原本在他面前乖巧可(ài)的小(ròu)脸,现在也敢对着他板着脸了。
  虽然依旧可(ài),但是心里却有了莫名的怒火。
  他在那件事上是无辜的。
  可是却让他背锅,两人的感(qíng)逐渐疏离。
  他不想!也不要!
  他已经在默默的策划两人以后的美好生活,可是现实却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一定不会闹脾气。
  顺着茉宝给的台阶坐到她的(shēn)旁,给她牵上流量。
  可是没有如果…
  云茉瞬间黑脸。
  她现在才16周岁,怎么去考驾驶证?
  这不是明摆着威胁她吗?
  果然是江衍,腹黑啊!
  “那行!我可以载你,但是你要给车费。”
  “可以。”
  云茉疑惑的抬头。
  答应的那么干脆,也不问问他车费到底多少钱。
  不过也对,他又不缺这点钱。
  云茉还是认真解释了费用。
  “载你回家原本只需要10块钱,但是由于你家和我家背道而驰,让我绕了一大圈才能回去,所以要再加一次钱,也就是20块钱。”
  “好。”
  云茉:!!
  都不带考虑一下的。
  果然是人傻钱多的傻地主家的儿子。
  叮咚一声钱瞬间到账。
  云茉:也不怕她带着钱跑路了。
  云茉指着后面的座位,让江衍坐上去。
  江衍很听话的坐上去,脚踩在撑脚板那里。
  云茉立即开动车子往前驶去。
  车速不快不慢,一排排树木往后退去。
  微风垂过,吹起了她的头发。
  江衍看着这唯美的一幕,拿起手机对云茉拍了一张。
  夕阳照(shè),美发微扬,脸蛋泛起淡淡的红润。
  江衍把这张照片弄成了手机桌面。
  没过多久就到了小区门口。
  把车停在了门口,云茉示意江衍下来。
  “这里距离楼下还很远,你不载我进去吗?”江衍抿着嘴说道。
  云茉:…
  不就是几步路吗?这么懒,以前不也是走出来的吗?
  云茉想到自己赚到的车费,本着服务到底的心理,开着小电动,把江衍送到了楼下。
  这下子总可以了吧?
  云茉看着江衍,他下车。
  江衍下了车子,站在原地看着云茉。
  嘴巴努诺了几下,最终还是说出口。
  “茉宝,我想和你说几句话,方便吗?”江衍直直的站在车子面前。
  云茉心想:我要是不方便,你是不是就挡在面前不让我走了?
  云茉不高兴的把车停靠在那里,下车站在那里。
  “借一步说话。”
  江衍指了指前面的某个地方。
  两人走到了楼下稍微隐蔽的地方。
  “说吧,想要和我说什么事(qíng)?”云茉冷着脸问道。
  “卓极对你做的事(qíng)不是我指使的。
  我怎么舍得让你受到伤害,看到你受伤,我的心仿佛被油炸一般,疼痛难耐。”江衍忏悔的说道。
  “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些话?既然你说完了那我就走了。”云茉打出了这一行字,转(shēn)就要往外走。
  无风不起浪。
  不管怎样都是因为他,自己才会受到伤害。
  “不要走!”
  江衍从(shēn)后猛地抱住她。
  “不要走,是我错了,是我不好,耍小脾气,你原谅我好不好?”江衍紧紧的抱着她,不敢放她走。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叫嚣。
  如果今天放云茉走了,那两人以后再没有可能了。
  “放…手!”云茉被抱的紧紧的,脸都因此涨红了,气愤的说出了这两个字,喉咙刺得生疼。
  “我不放!除非你说你原谅我!”江衍把脸埋在云茉的脖颈后。
  云茉:!!
  江衍仗着人高马大,把云茉扣在了怀里。
  云茉内心极度后悔,为什么要跟着他走到这里来?
  稍微偏僻就挡住了其他路人的视线。
  两人即使在这里做了什么,也不会有人发现。
  云茉这时候有些慌张了。
  想要说话去,却又想起自己的喉咙还没有好。
  只能假意的咳嗽了一下。
  江衍听到声音,顾不上强迫云茉回答,紧张地看着她。
  “是不是喉咙不舒服,要不要喝水?”
  云茉赶紧点了点头。
  江衍一只手拉着云茉,一直手去打开(shēn)上的背包。
  云茉看着被紧紧拉着的手,考虑是否能快速睁开逃脱。
  手腕忽然一凉,云茉浑(shēn)一个激灵。
  就看到了一个粉粉的东西。
  是防丢绳!!!
  这不是给小孩子用的吗?
  而且这上面还带着钥匙孔,是要用钥匙打开的。
  云茉内心复杂,看着防丢绳的另一端已经扣在了江衍手腕上。
  江衍看到云茉可(ài)的小眼神,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乖!”
  江衍这才拿出了包里面的水杯,倒了一杯水递到了云茉的嘴边。
  “茉宝快喝,等下吃完晚饭还要吃药,你要乖乖的哦。”云茉喝了一水抿在嘴里,心(qíng)实在微妙。
  江衍这时候想起,云茉还没有吃饭。
  又喂了几口水,这才拉着她走出去。
  云茉:这又是闹哪样?
  被扣上了这条鬼绳子,现在是想跑也不能跑了,眼神幽怨的看着面前的小电驴。
  云茉被带到了一家饭店。
  江衍点了三菜一汤后,两人坐在桌子的同一侧。
  “茉宝,我点了几道清淡的菜你不要嫌弃,等你喉咙好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江衍说完,伸出手把云茉抱在怀里。
  云茉:!!!
  猛地把江衍推了出去,然而双手被扣住。
  “茉宝不要顽皮,抱一下,就抱一下,我好想你啊。”江衍闻着云茉(shēn)上的(nǎi)香味,心中的焦虑缓解了不少。
  云茉:…
  明明刚刚已经抱了很久了。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说的话都不能信。
  云茉双手被抓的紧紧的,根本动弹不得。
  心中憋屈。
  平时看他弱不(jìn)风,没想到力气这么大,都是骗人的。
  直到服务员上来送菜,这才放开了她。
  一顿饭下来,云茉吃的火大。
  她不喜欢吃苦瓜和猪肝。
  可是汤里面有苦瓜,菜里面有苦瓜,其他两道菜虽然不是苦瓜,但却是黄瓜和猪肝。
  云茉整张脸都绿了。
  她怀疑江衍在报复她。
  江衍殷勤的给云茉夹菜,却发现她一口菜都不吃。
  “茉宝,快吃这些菜式都是我百度的,对你(shēn)体有很大的好处。”
  江衍尝试着吃了一口猪肝,味道不错。
  往云茉碗里又夹了许多。
  云茉:…
  伸出手把夹的满满的一碗饭菜甩到了地板上,以此来表示心中的不满。
  瓷碗破碎的声音尤其刺耳。
  江衍顿时脸色苍白,不知所措的看向了云茉。
  “茉宝,你生气了?”
  “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对了,我马上改。”
  云茉默不作声撇开了头不去看他。
  “哎,小姑娘不要太任(xìng)了,你男朋友对你这么好。”
  “是啊,我在一旁看着都很羡慕了。”
  “珍惜眼前人啊。”
  云茉听到耳边的劝告,心中忽然涌起了一堆的怒火。
  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来劝她?
  云茉气闷的站了起来。
  江衍赶紧跟着站起来,小心翼翼的看着云茉。
  “哎,你看那是不是你儿子?”坐在不远处的一个女人朝对面的好友说道。
  白茜转过(shēn)子一看果然是江衍,(shēn)旁还有茉茉?
  白茜站了起来和好友打了声招呼就走过去。
  “小衍,你们俩这是怎么了?又闹别扭了?”白茜轻声地询问道。
  “我不知道茉宝她为什么不高兴。”江衍一颗心忐忑不安,眼中带上了惶恐。
  一个月前如果有人告诉他,说他会对一个女生千依百顺甚至掏心掏肺,他可能会不信。
  可是现在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面前的这个女生就是她的全世界。
  他会因为她的(qíng)绪而欢喜难过,会因为她的细微动作猜测良久。
  白茜看向了地板上破碎的碗,还有桌子上的三菜一汤,顿时就知道为什么了。
  “小衍,你的这桌子菜,除了这个黄瓜以外,其他的都是茉茉最不喜欢吃的菜。”
  白茜点出了原因。
  “茉宝,是这样子吗?”江衍拉了拉撇头的云茉,小声的询问道。
  云茉没有回答。
  江衍拉着云茉坐在了另外一张干净的桌椅,让白茜帮忙点菜。
  白茜点了几个菜,看了眼不愿说话的云茉,回到了原本的座位上去。
  “茉宝,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喜欢吃这些。”江衍抓着云茉的手,心中对艾晴的怨恨更深了一层。
  如果不是因为艾晴,他和茉宝就算是发生了一点小摩擦,也不会冷淡疏离至此。
  也恨卓极偏听偏信跑去伤害云茉。
  自己平时都不忍心动一根寒毛的人,在自己不知道的(qíng)况下差点丢了命。
  云茉冷静了一会,也觉得刚刚偏激了一点。
  拿起手机玩起了小游戏。
  江衍眼神一暗。
  茉宝不理他。
  云茉心塞的,吃完了一顿饭。
  走到小区里被原地的一张贴纸告知,因为小毛驴没有停到车位里,车子被没收了。
  云茉:!!
  瞬间炸毛。
  “茉宝不要担心,等我妈回来了,我叫她去拿车。”江衍强势的拉着云茉走到了电梯。
  云茉心想:这该不会是他干的吧?
  可是他全程都跟着她,根本就没时间做这个事(qíng)。
  云茉往后退不想进去电梯,跟着他回家。
  江衍抱住云茉,把人半拉扯着进去。
  云茉:不会说话,真的好累哦。
  想要骂人都骂不出来。
  云茉最终被拐进了窝里。
  “茉宝乖,你的药我都已经帮你拆出来放好了,水也放在这里,你要按时吃药。”江衍拍了拍云茉的头,想着总算把人骗到了窝里,心中顿时安慰,也不枉费他刚刚的安排。。
  七绝抱着小电驴蹲在角落里,顿时打了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