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深海

  莫里亚斯挥动翅膀,向后移动了几米,手中凭空出现了一个精致的水晶瓶:“一点点血液,我就放过你们,如何?这可是我少数几次和人公平的做交易。”
  徐逸尘甩了甩手,残留的血液很快就燃烧殆尽:“不如你亲自来取,我就站在这里!”
  莫里亚斯的脸上依然燃烧着银色的火焰,不断伤害着他,然而他不断复生的皮肤和这种伤害达成了一个诡异的平衡:“血神已经拿到了你的血液,你的坚持毫无意义,为什么要搭上这么多性命呢?**之主能给你更好的条件。”
  说完莫里亚斯如同吟唱咏叹调一样,用高亢的嗓音唱出了一个单音符,徐逸尘只感觉脚下的月桂号都随之震动了一下。
  在几十米外,三艘精灵战舰中的一艘立刻就被突然出现的巨大触手所包围,连反击的时间都没有,咕咚一声被拖进了海底,伴随着一阵气泡,一大堆碎木板漂浮了上了。
  少数几个反应快的玩家用尽全力试图远离这片海域,然而他们也很快随着自己的船一样,一个一个消失在海面上。
  莫里亚斯侧过脸,指着自己刚长出来的鱼鳃式的新器官:“我一直很好奇,徐逸尘,如果我把你的船也沉了,你能在海底坚持多久不呼吸?那种神奇的血液,有没有带给你水下呼吸的能力?”
  徐逸尘的脸色不变,依然盯着对方,试图判断对方下一步动作。
  虽然徐逸尘能在一段时间内拥有凌空而行的能力,但在这片大海上,反重力符文翼能不能坚持到让他找落脚点是个问题。
  毕竟自己的体重已经超过了那套系统的极限,而且看莫里亚斯的样子,自己就算能飞也未必快的过对方。
  至于水下呼吸能力,就像莫里亚斯所说,一旦他被拉入海底,恐怕也就凶多吉少了。
  “你瞧,你的血液确实很麻烦。”莫里亚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银色的火焰顺势引燃了自己的手指,剧烈的疼痛带动着他浑身上下的眼睛和嘴巴都微微抽搐:“但我有很多种方法能解决你,根本不需要战斗,想一想你的士兵,你的同胞。”
  徐逸尘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士兵们,尽管一艘战舰就在他们眼前被深海巨兽击毁,但是没有一个人出现慌乱或是动摇,这些人宁可站着死,也不愿意在敌人面前表现出一丝软弱。
  看见这些人的表现,徐逸尘的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如果我们没有心存恐惧,你又能耍什么把戏?”
  说完后徐逸尘就噗通一声跳进了大海,沉重的盔甲让他向铁秤砣一样迅速沉进了大海,在入水前他最后一个动作就是朝着莫里亚斯伸出一根中指。
  徐逸尘计算过自己现在的肺活量,经过阿斯特修士的强化手术后,他的呼吸系统可以极限情况下承受一小时十二分钟的高强度战斗,或者在低消耗状态下度过长达十九天的休眠期。
  莫里亚斯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大海,用歌声支配着那些被**之主控制的海洋生物沿着徐逸尘入水的方向追去。
  “准备倾倒圣水,净化符水,把所有的存货都用掉!”王安东强忍着莫里亚斯的入耳魔音对还有行动能力的船员下达命令。
  十几个能装下成年人的巨大密封桶被玩家们取出,沿着船舷向大海倾倒,另一艘精灵战舰也通过望远镜看见了月桂号的行动,做出了同样的举动,在这个过程中十数位玩家因为精神状态一头扎进了大海,不见踪影。
  “长官,我们携带的圣水和符水都只有这么多,做后勤计划的时候,我们的假想敌是惧亡者。”一个玩家跌跌撞撞的说道:“剩下能派上用处的就只剩下强化橙剂了,不过那玩意对人类也能造成伤害。”
  “倒!”王安东没有犹豫,直接下达了命令,随后他一狠心给自己来了个双风贯耳,直接破坏了自己的耳膜:“坚持不住的,跟我学,用手语交流!”
  莫里亚斯悬浮在空中,双眼紧闭,他的意识已经沉浸在一只被控制的巨大章鱼中,以搜索徐逸尘的踪影,完全没有理会这些人类的意思。
  而阿诺德指挥的色孽战舰则试探性的进行了两次攻击,结果被月桂号当场击沉了一艘。
  这些黄土区玩家为了能对惧亡者造成足够的杀伤,携带了大量重型武器,以精灵战舰为平台狠狠的进行了反击。
  几个武器操作官指了指悬浮在空中的莫里亚斯,询问是否对对方实施攻击,王安东摇了摇头,虽然黄土区的各种技术一日千里,但除了肃武十二金人这样被挖出来的遗迹,确实还没有同样级别能对传奇或近传奇这个级别造成威胁的武器诞生。
  与其浪费自己的生命,不如在对方把注意力转移回来之前,给徐逸尘创造更有利的环境。
  成桶成桶的橙剂被玩家们倾倒进了大海,连带之前各种圣水,符水让附近的海面都变了颜色。
  其中有几桶被额外标记的剧毒物质,是专门应对深海环境的,直接连桶一起被玩家们推进了大海,它们会在八十米到一百五十米的范围因为压力开始释放剧毒物质。
  但愿那位长官能抗住吧,王安东在心中祈祷,徐逸尘变态级的恢复力在这些玩家中也不是秘密了。
  徐逸尘用力收拢自己的双臂,减小自己的阻力,借用盔甲和其他装备的重量快速下潜。
  三十米,五十米,八十米,一百二十米......
  徐逸尘在心中暗自计算着自己现在的深度,四面八方的压力施加在他身上,但【沐浴神血】这个天赋赋予了他皮肤无与伦比的防御力和韧性,帮助他抵抗着外界的压力,而在身体内部,强化过的脏器也轻松的维持着正常运转。
  一只巨大的章鱼飞快下潜,用几倍于徐逸尘的速度追了上来,张牙舞爪的试图束缚住徐逸尘。
  但是【战祸】大剑搅动着水流,轻松的锯断了对方的触手。
  莫里亚斯的脸在章鱼表面浮现出来,朝着徐逸尘做出了狰狞的咆哮,肉眼可见的水波击打在徐逸尘身上,厚实的盔甲立刻出现了些许裂纹。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游戏之狩魔猎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