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勿忘初心 第四十五章:应想对策

  “将天。”将天双手抱拳回应。
  武媚也同样学着他们两人的动作,然后语气也浓重道:“在下武媚。”
  禾鼎笑了笑,毕竟很少女人会如此,但也侧面显出这一场见面的虚伪。
  对此人将天有着很许担忧,毕竟禾鼎与之同境界啊。
  耀光境初成阶。
  将天能看穿他的境界,可禾鼎可看不穿将天的境界,虽说同样是在第四境。
  不过,将天可是剑修,他不单是修炼境界还修炼心境!
  “虽然较为唐突,但若还吞吐的话,曙光组织就不复存在。”禾鼎邀请他们进入屋子内。
  以往曙光招募队友可都是要通过重重考核,毕竟他们如头老鼠,而侍卫则是像猫。
  如今禾鼎也明白这曙光组织是支撑不了多久了,从巅峰时期的十四队员,到现在只有三个队员,这落差太大。
  这也表示,这星辰山楼的高层正在注视着曙光组织,他们开始畏惧所以要毁灭。
  将天快人快语直截了当道:“我想出星辰山楼有何办法?”
  反观禾鼎一脸的羞愧模样,他在这星辰山楼呆了大约有一年之久,创办这曙光组织也快半年。
  他一直在摸索着出星辰山楼的办法,可是除了正大光明从城门口出以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路!
  “想出去除了城门以外根本没有第二条路。”
  “不会吧?我早就听说你们曙光组织已经探索出办法了啊!”武媚内心可一直抱着能出去的心态呢啊。
  “谣言你也敢信啊。”曙光组织另外一名队员,他外号是光头,因为他脑袋上还真是光光的。
  将天难以置信。“难道你们这些年没有发现什么办法?”
  “有,那就是煽动这的居住人,只有大家协心同力才可冲出去!”这是禾鼎半年以来出的最完美的策略,但也是最难执行的策略。
  武媚一听顿时露出无奈表(qíng),这难道不是最容易想到的策略吗?
  “那你怎么打算去煽动?”将天问道。
  原以为禾鼎会有什么很好的办法,但是他却表示这办法临时执行的同时也是最后一个办法。
  所以没有任何的
  计划。
  武媚再一次的无语,且是目光流露出不信任。“你们这曙光组织究竟做了什么?”
  很难相信已经创立半年的组织却一事无成?
  此时屋外进来一个人,他的外号是瞎子,并且是真瞎子。“说实话回望这半年,我们曙光组织可真一事无成!”
  他语气夹带着悲伤以及无奈,之所以星辰山楼想毁灭这个组织,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人。
  “看不透。”将天心想道。他面对这瞎子时正如面对老人,但并没那么大的压迫感,可能是他还没有展示出实力吧。
  “在下外号瞎子,我是主修内力之人,境界涅槃境圆满阶。”瞎子礼数有加着介绍起来。
  听到这境界将天也不得不惊叹一声,主修内力并且境界是涅槃境圆满阶,第四境的圆满阶啊。
  “将天,剑王境初成阶。”将天同样介绍起来。
  出了瞎子以及武媚没有惊讶的神(qíng)以外,另外的禾鼎以及光头都展出惊讶。
  剑王境对他们来说是陌生的,毕竟剑道已经落寞,境界也自然无人知晓。
  而瞎子明显对剑道有所了解,所以并没惊讶,反而对将天有好感。
  剑修之人通常并非是鼠辈,更何况在这种时代之下的剑修。
  武媚不惊讶只是纯属不了解境界,她可不是什么修炼之人。
  “禾鼎,耀光境初成阶。”禾鼎惊讶之色并没持续太久,反手便是介绍自己。
  光头紧跟在其后:“涅槃境初成阶。”
  在这屋子的人除了武媚以外,最低境界也都是第四境初成阶,最高就是瞎子的第四境圆满。
  “你们知道星辰山楼究竟是在搞什么吗?”将天问道。星辰山楼一方面利用大量资金建造此地,一方面又无偿(xìng)让平民入住此地。
  难道真的就是为了建造如此一个深渊之地?让所有人都陷入自己恶魔之中?
  可这样幕后人能得到什么呢?
  瞎子闻声并未开口为此解惑,而光头亦是如此,可他却是看向禾鼎。
  禾鼎其实心中还是在考虑要不要相信这两人?但是都过来半个时辰之久,也没见侍卫出现啊。
  “我与瞎
  子一同深入过顶部,也是因此星辰山楼也才对我进行围剿。”禾鼎先是解释事(qíng)开头,“我们发现星辰山楼幕后人并非是北方之人,而是西方之人。”
  “西方之人?”武媚顿时一惊,脸色稍显苍白。“我在跟随冯东时见过很多西方之人进入过顶部。”
  将天顺着问题问下去:“顶部是怎样的?”
  “冯东?就是从督帅之子冯东?”禾鼎一听武媚与冯东有所关系顿时惊喜道。
  “有他父亲帮忙何愁出不了星辰山楼?”瞎子脸上展现出奇怪笑容。
  武媚思索了下,还真是如此,若是让冯东得知此地只进不出的话,他定会大发雷霆告知父亲。那么星辰山楼将会面临上万侍卫的包围,到时岂不是不攻自破?
  “即使他知道又能怎样?星辰山楼只进不出啊,他父亲又怎么知道消息呢?”武媚直接找到关键点。
  没错啊,若是能把消息传递出去还怕出不去?
  接下来将天没把心思放在顶部,而是该如何把消息传递出去?
  禾鼎问道:“武媚难道这外部就没人做出城的交易?”这外部鱼龙混杂的什么生意都应该有,说不定有做出城的生意?
  武媚白了他一眼,虽然外部能人甚多,可连大名鼎鼎的曙光组织都没能做到,让外部的人怎么做?“怎么可能呢?”
  众人一想的确是如此。
  此时话不多的瞎子也出注意:“通过西方之人说不定有办法。”
  不过很快就遭到光头的嘲讽:“老瞎,幕后人都是西方之人了,你还想通过西方之人帮我们传递消息?你这不亚于天方夜谭啊。”
  反倒武媚则觉得有那么一丝机会:“没有钱财搞不定的事(qíng)。”
  “哪来的钱?”禾鼎个人腰包还有那么十几个金币,而曙光组织公用资金一分未有。
  光头直接就转脸面向墙壁,钱对于他来说更加不可能有,他本(shēn)就非常的洁具。
  瞎子想了想倒是掏出三四个金币,“这是我全部家产。”
  武媚更加不用说,先前的财神爷被将天一剑斩杀,后面的财神爷被侍卫带走,她现在也没地方去弄钱啊。
  这下除了瞎子以外所有人都看着将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