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拉拢

  “这地下拳场打黑拳的地方在哪一块?”语调平淡,但却极具侵略性。
  那宣判者听到这话愣了一瞬,随后摇了摇头“并无,林城的地下拳场权限不够,并没有打黑拳的比试,如果您想去打黑拳,可以去京城的地下拳场。您还继续比试吗?”
  DK闻言,目光扫视了擂台下的一群人,冷着脸“这东西还要权限?如果要比的话,有没有比刚刚那个厉害的吗?“
  台下的众人都目光闪躲,不敢去直视DK的眼神。
  宣判者在心里抹了抹泪,尤这么厉害的,还真是很少,但是真正厉害的应该都没来这儿。
  “这权限是上面的人定的。有没有比尤厉害,这不好说,厉害的人倒是不少,如果有想挑战您的,他会自己站出来的,这都是我们地下拳场的规矩。”
  DK叹了一口气,很是失落的样子”那不用了。“
  她刚准备转身就走,宣判者就喊住了她”您好,这是您赢得的比赛奖金。“
  闻言,DK转过头来,挑眉,嘴角轻扬,便上前提起箱子又离开了。
  这感情好,只是想发泄一番,没想到还顺便挣了一笔钱,看样子还不少。
  她走过的地方,人们都自动让出一条道。
  本来挤满人的地下拳场,好像变得宽阔了一样。
  宣判者出神的看着离开的身影,连后面上擂台的人都没有注意到。
  尤式武堂内。
  一名身穿银灰色长袍马褂的中年男人坐在堂中,低头神色冷淡的看着眼前受伤的人,一只手正拧着另一只手大拇指上的玉扳指。
  “堂主,今日那人的实力极其的强。如果入我们尤式堂,是一个很不错的助力。”说话的人正是败在DK手下的尤。
  尤满脸恭敬的看着堂上的中年男人,但在别人眼中却像极了求抚摸的小狗。
  没有办法,实在是尤这幅样子太惨了,他的脖子上挂着绷带,绷带绑着的正是他打了石膏的右手,脑袋上也缠上了绷带圈。
  中年男人低沉的笑起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但是他的眼里依旧冷淡的很“哦~,现在居然有人能打败你了?”
  尤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比我厉害的还有很多人,我输了也是应该的。”
  中年男子又笑了笑,出神的看了看武堂外练武的人“那让尤瑞文去打探打探那人的来路,背后有没有后家。能收便收下吧。”
  尤式武馆是尤式堂的明面,里面的人都是尤式堂的人。
  尤式堂在林城的道上可以排的上第一,而且敢以姓氏命名,就不是什么简单东西,听说与京城的黑道势力也牵扯甚广。
  *
  刚刚回到家的DK ,卸下装束,换上简约的睡衣。
  一束皎洁的月光打在她的身上,她脚上有一东西闪闪发亮。
  是一把绑在脚上的匕首。
  这是DK的一种习惯,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她都会在自己身上藏一把匕首。
  她走到镜子前,透过月光的照射看清镜中的自己,抚摸着镜中自己的脸庞,苦笑起来“终究还是回来了呀,你们该怎样偿还了?”
  说完倒退了一步,便整个人倒在了椅子上,头仰放在椅子的靠背上方,望着天花板,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浑身都散发着寂静阴暗的气息。
  倒是与这房间里的格调十分相搭。
  宋老夫人在宋温暖门口,轻轻叩了叩门,手里端着一杯热牛奶。
  等了好一会,都没听见房内的动静,便轻悄悄的打开了门,露出一条细缝,透过细缝看着房内的情况。
  就见到了宋温暖倚在椅子上,好似睡着了。
  宋老夫人见状便轻轻的关上了房门,轻手轻脚的离开。
  生怕发出一点声响,将宋温暖吵醒。
  在两老人的卧室内,
  宋老夫人靠在床上,不知道看着什么,出了神。宋老爷见自己媳妇整个失魂的样子,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老夫人没有反应,宋老爷又碰了下她,老夫人才回过神,转头看向宋老爷“什么事?”宋老爷皱着眉头“我没怎么了,倒是你怎么了,想什么事情出了神。“老夫人满脸担忧的看着宋老爷”当初,我们做错了吗?“
  谈到这,宋老爷也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才慢慢开口“是呀,错了,可是我们又能怎么办了?我们已经失去子衿了,不能再失去她的女儿了。”
  不知想到什么,宋老爷一脸愠色,接着又紧闭双眼,眉间的沟壑加深,低声念叨着“不该将子衿嫁给宋域的,宋域那人向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看看他最后干了什么就知道,到底是我们宋家势薄,护不住啊!”
  他话音里面带着哽咽还有无尽的悔恨无奈。
  宋老爷子口中的子衿便是他的女儿,也是宋域的第一任妻子和宋温暖的亲生母亲。
  宋子衿是因为一场大火事故而过世,在她过世之后没多久宋域便将林雨烟娶进了门。
  宋雪也是林雨烟的女儿。
  另一头,电话铃声将DK惊醒......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精分大佬的日常>,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