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她的背景

  “嘿,暖,惊喜吧!”蹩脚的中文从电话那头传来,但是依旧可以辨别出是一个外国女人。
  DK叹了一口气”Christine,一点也不惊喜,还有我并不是她。“
  她起身,揉了揉有些紧皱的眉头,向阳台走去。
  月光下的DK显得十分的孤独清冷,但她的外貌却又像一抹艳丽的色彩。
  矛盾的两者却又十分的相融。
  “咦,是DK呀,还好吗?许久不见了。“
  ”呵呵,Christine也变得这么客套了,怎么还想问问她我有没有再出现?“
  DK看向天上的满月,眼里的阴霾好似被月光所驱散一般,发出熠熠生辉,可她嘴里所说的话却又是满带嘲讽。
  一看到满月,就想起了月亮下那承载着她最美好的记忆。
  身穿白色长裙的姝丽女子,抱着一个小团子,看着布满星辰的天空,月光照亮着整片夜空。
  她沉浸在记忆之中,就把碍事的电话给挂断了。
  DK拿出一把躺椅,搬到了满布月光的阳台上,躺在了上面,沉沉的闭上了双眼。
  妈妈,我好想你呀,你说过每一个去世的人都会变成一个星星,守护着自己心爱的人。那你了,又是哪一颗星星,在这万千星辰之中,我又该如何找到你了?等着我,等我解决完了一切。
  *
  次日早晨,尤式武馆内。
  一群人已经开始了早早的训练,一个受伤的身影在一旁观看着,没过一会有一个身材壮硕的高大男子来到那受伤的人身边。
  ”尤,堂主让我调查的那人,你心里有谱没有?“
  说话的人正是那个高大男子,尤瑞文。
  尤什么话也没说,就盯着自己受伤的右手发呆。
  尤瑞文看着这样一动不动的尤,拍了怕他的肩”兄弟,没事,大不了十几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这时尤才转过头来,看向尤瑞文“没谱,身手不凡,是个女的,还长得很好看。”
  说完,尤又开始发呆了,他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的手,不经想到:这么漂亮又厉害的女的,到底是什么人了?这种身手也不缺去处,那她是否加入了其他组织了?
  尤瑞文听到这番话,撅着嘴,手在下巴上来回抚摸,在思量着什么。
  他想着那女的厉害应该是真的,尤的实力不弱,在尤式堂也能排的上名号,但是长得好不好看有得另外说了,毕竟一想起他一起夸过好看的女人,都......
  “你能描述她的样子吗?“
  尤点了点头“我记得她的样子,等会让人把她的样貌临摹给你。”
  其实找上DK的也不止这一波人,当晚她出色的表现,都被人们记了下来,不少的势力也寻找起她来。
  但是那晚,看清她样貌的也只有少数几人,很多势力根本都查不到她的身份。
  地下拳场和尤式堂也花了几天的时间才找到她的身份,很快她的资料就到了两个势力的手里。
  那里面有她的大概资料,只有她国内时的一些基本资料跟家庭成员,再多的东西,什么也查不到了。
  就像被人刻意抹去一般。
  *
  看到家庭成员时,两个林城的人物也是愣了。
  只见父亲那栏写着宋域两字,还外带一些他的资料。
  L.M集团董事长。
  L.M集团是一个上市大公司,是世界五百强,而宋域的手里可是紧捏权和钱了。
  两人物都想着:按理来说这种公司董事长的女儿,怎么也该是一个娇娇小姐,而不是一个出手狠辣的拳手,无论怎么想都觉得两者差异太大。
  拿到资料的人,也有些忧愁起来“L.M集团董事长的女儿啊,应该也不差钱吧,所以是否要拉拢了?”
  尤式堂内。
  堂主尤清叩着桌子,对尤说道“这人,可不好挖了。你去打探看看她有没有要投靠的意思。先与她说来武馆教学。“
  尤有些费解,满脸疑惑的看着尤清”武馆教学?可她这实力用在武馆教学上太浪费了吧。“
  尤清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缓缓开口道“她这资料太过简单,应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背景不清楚,不宜交代全部。“
  ”可这样何必让她...“
  尤清打断了尤的话,对他严肃的说道“让你去,你就去。”
  尤拧着眉头,回答了一声“是”
  就转身大步迈出尤式武馆。
  “出来!”DK底喝一声道。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DK身后传来。
  DK转过身子,便看到了与自己打过一番的尤。
  她挑眉“怎么?还想再打一架?”
  尤大步向DK 靠近,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的,DK 小姐,我想...”
  不知如何开口的尤,用健全的左手挠着后脑勺,满脸的为难。
  “直说。”DK双手环腰,眼眸低垂,看向尤受伤的右手。
  虽然尤觉得十分的为难,但还是开了口“就是,DK小姐您愿意去我们武馆教人吗?“
  他还是按照他们堂主说的做了,毕竟堂主说的没错,DK的资料比起她这人来,简单太多了。
  ”哦~“DK脸上露出玩味的笑。
  见DK好像有所意思,尤立马一脸真诚的看着她“DK小姐,我知道您不差钱跟权,但是我们武馆可以给予你其他的东西。”
  “不感兴趣。“DK 抿着嘴,侧头看着尤。
  对于教学这种事情,太枯燥了,而且那群人实力还不够,又不能对打,又麻烦。
  本来刚开始,地下拳场的人,比武馆先找上她。
  让她去镇场子,当地下拳场的打手,刚开始她还很高兴,因为这意味着她又可以无聊时打发打发时间了,可又想着正事没做,而且她又不是全部时间都在,万一刚好时机不对,遇上正是宋温暖的时候,怎么办?
  就宋温暖那菜鸡,打一般人还行,像这种人她可打不了,所以也就拒绝了地下拳场的邀请。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精分大佬的日常>,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