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被接触的枷锁(五)

  刑侦科的人看着这样的场面,总觉得有点大材小用的意味。
  因为在人们的印象之中,特种部队属于国家军队,都是对外进行任务的,对内任务一般都是特警。
  现在一个内部的案件,居然调来了特种部队。
  是特种部队不说,还是特种部队中的精英,飞虎部队。
  这样的部队都是奔赴在国家安全的最前线之一,面临的都是生死离别,真枪实弹。
  现在居然在这里开展搜寻任务,着实不能理解那位的做法。
  就算涉及到红蜘蛛这种组织,这种搜寻任务也不应该是他们来做。
  “队长,我们现在干嘛?感觉他们都替我们做了。”
  蒲望舒扬天长叹一口气“哎,算了,我们继续我们的调查,说不定还能遇到这种危机情况,先处理一下吧。”
  蒲望舒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到了后面一语成谶。
  “那我们现在还能采集线索吗?”
  “可以的,他们查到是红蜘蛛,而我们查的只是犯罪人员,他们需要的是血液,确定人物背景身份。”
  “而我们需要做的是去推断案发过程,查清楚来龙去脉。”
  “可是这种案子,好像已经没有查的必要了,犯罪人员都确定了。”
  蒲望舒扭头看向说话的那人,语气严肃:
  “第一,现在犯罪人员还未确定,不要盲目下判断,一切以结果为准。”
  “第二,每个案子不是有没有查到必要,这是我们需要做的事情。”
  “如果受害人家属不追究犯罪人员,你就不查了吗?保不齐下一个受害人会是谁。”
  那人连忙点头同意着蒲望舒的说法。
  “好小子,终于长大了!”
  蒲望舒听见熟悉的声音,转身看向蒲老爷子,一脸无奈“爷爷,我好歹也办案五六年了,这点都不懂,还怎么办案?”
  “对了,爷爷你为什么怀疑会是红蜘蛛的人?按照现在的局势来说,红蜘蛛应该不会轻易到z国来的。”
  蒲老爷子瞟了一眼周围的人,人们都领会到意思自行散去。
  他才缓缓开口“宋丫头的身份......”
  卡顿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玩意。
  “爷爷,算了你不愿意说就别说了。”
  蒲老爷子无奈的摆头“不是我不愿意说,我只是想保证她的安全,她的身份你就不要猜测了。”
  “如果不是宋丫头的事情,我不会派飞虎部队来的。如果不是宋丫头的事情,飞虎部队也不会管的,这样说你可懂了?”
  蒲望舒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蒲老爷子这番话就是告诉他,宋温暖跟蒲老爷子,甚至是飞虎部队之间都有很深的关系,而且不是彼此之间单纯的个人关系,应该涉及的层面很大。
  但是他想不通,为什么宋温暖一个这么小的女孩子,会跟国家高层之间扯上关系。
  如果单单只是蒲老爷子对她好,他还能理解,可是就连飞虎部队都因为她的事情出面,那可就不简单了。
  蒲老爷子对外说是解决红蜘蛛的事情,但是实际上就是让飞虎部队解决宋温暖的事情。
  *
  医院重症监护室内。
  才清醒过来的“宋温暖”,没一会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或许是因为经历了一次痛苦而疲惫的事情,她如睡很快。
  在这段期间,一直有护士在她身旁,照料记录着她的身体情况。
  凌晨四点半。
  她再次醒来,却是以另一个人的身份醒来。
  “嘶~”
  再次醒来的“宋温暖”警惕的看向四周,以便确认现在的处境。
  毕竟在真正的宋温暖陷入沉睡之时,它们并不是很清楚外面的情况。
  发现四周安全之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在宋温暖陷入沉睡之后,次人格之间都出面开了一场关于宋温暖的“会议”。
  现在宋温暖陷入沉睡,谁来掌控局面很重要,这是决定外界如何对待宋温暖的关键。
  如果宋温暖多重人格暴露,难免会造成诸多的不便以及对它们本身的不利之处。
  最后人格们决定由DK来掌控局面,每个人格在适宜的时机出现。
  DK是宋温暖最早出现的人格,面对大局相对的冷静理智,会做出最有利宋温暖的判断。
  DK这次也算是将所有的人格认识了个遍。
  原来还有这么多隐藏在暗处的人格了,只不过除了那个“它”没有出现以外,都应该出现了。
  ------题外话------
  时隔多日的二更,好久不见~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精分大佬的日常>,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