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被解除的枷锁(六)

  守在“宋温暖”身旁的护士,好似感觉到了她的动静,朝着“宋温暖”揉着眼睛。
  待她看清楚“宋温暖”是真真切切的醒来之后,急忙上前问道:
  “你醒了?是不是哪点疼?”
  “宋温暖”面无表情的摇摇头,平淡的说道“还好,不是很疼。”
  护士查看了“宋温暖”的伤势,一切都还正常。
  “宋温暖”醒来时把被子给扒开了,护士无奈的给她捻了捻被角,嘴里还喃喃自语的说道:
  “伤的这么重,怎么可能不疼,我看着就疼,麻药的有效期都过了。”
  重症监护室的护士都是有经验的医护人员,见得病人多了,自然知道哪种伤口或是疾病会特别的疼。
  这种枪伤又深伤口又大,说不疼的,还真是难以让人信服。
  “宋温暖”泛白的嘴角轻翘,有些邪气的笑了起来“放心,这点疼,还是可以忍受的。你叫什么?”
  护士正在专心于削手中的苹果,边削边说道“你叫我罗雨就行了。”
  突然手中一顿,停下手里的工作,看向“宋温暖”一笑“只不过我比你大,你喊我雨姐也行。”
  “宋温暖”撩了撩垂着眼前的发帘,不在意的说起“你叫我DK吧,这是我另外的......”
  随后又不耐烦的摆摆手“算了,算了,省得麻烦。”
  DK这个名字,现在还不适合放到宋温暖所接触的社会中来。
  一旦他们摸清楚了她跟宋温暖的关系,那么“它们”面临的将可能是不被社会所包容。
  因为这个社会是个畸形的产物。
  那么多的人都是带着伪善的面具,但当然真正需要帮助之时,只会毫不犹豫的挥开那只求救的手。
  他们的思想是狭隘的,一旦接触到他们所不能理解的,又或是与大众相驳的思想或是人,他们立马就会选择将其排除在外。
  就像在精神病人,在常人的眼中是不正常的。
  但在精神病人的眼中,正常人不再正常。
  而为什么精神病人被定义为精神病人,那只是因为他们属于那少部分的群体,而那相对较大的群体正是正常人。
  这个社会不就是少数服从多数的游戏产物吗?
  还有人人都崇尚金钱,权利所带来的快感刺激,有的人却又口头自命清高,说是不在意这些身外之物。
  而那只是他们在富裕的情况之下,所说出看不清生活本质的东西。
  “DK?这是什么单词的缩写吗?”
  护士一脸好奇的看着DK。
  DK看向窗外,语气冷淡“Darkkiller,暗夜杀手。”
  窗外依旧是一片乌黑,或是冬季的原因,天亮的比较晚。
  在这寂静的夜里,她听见护士有些爽朗的笑声。
  “暗夜杀手,好好的女孩子,怎么取这么中二的称号,还是简称好些。”
  “噗,哈哈哈哈哈。”
  DK转头看向护士,一脸冷漠“这名字很好笑?”
  护士笑着点点头,又继续开始她手上的工作了。
  DK没有再说话,只是一动不动的望向窗外的黑夜。
  暗夜杀手,隐藏于黑暗之中的杀手,来去无踪,不便于被人察觉。
  她也是在“暗夜杀手”之中诞生的呀。
  宋温暖所承受不了的痛苦,无法面对的不正是她产生的原因吗?
  只是因为宋温暖看清楚了“暗夜杀手”的真正面目呀!
  谁又会想到人居然能狭义、嫉妒到如此地步。
  *
  “首长!以完成安全排查任务!周围无异常!”
  蒲老爷子朝着飞虎部队点点头“现在你们的任务依旧完成了!”
  随后他又朝着飞虎队长小声问道“另外的三人归到了飞虎部队吗?”
  飞虎队长快速扫视了他的队员们一眼,点点头。
  “对!那件事情之后,他们就归到了飞虎部队。”
  “好,那三个人之中谁最强?”
  飞虎队长又看了一眼,让后靠近蒲老爷子说道“是张策,是那人一手带起来的人,在飞虎队里身手都是一绝。”
  蒲老爷顺着飞虎队长的目光看去,只看见挺拔的身影立在黑夜之中,风雨不动。
  “把他调过来,解决这件事情。”
  飞虎队长立马明白蒲老爷子的意思。
  他笑着说道“那张策肯定很高兴,可是现在这样大张旗鼓,会不会对那人的任务有影响?”
  蒲老爷子黝黑的瞳孔散出不同于往日锐利的光芒,而是带着一股狠厉。
  “那就将对方掀个底朝天。”
  “而且你也相信那人的能力不是吗?”
  飞虎队长寻思了一会,点点头“也是,那人说不定还真会掀翻那人的老巢。”
  “张策出列!”
  张策被喊了出来,他眼里有些懵,不知道喊他出列是为了干什么。
  飞虎队长拍拍张策的肩膀“这次,有秘密任务需要你。”
  张策不禁想着是什么秘密任务......
  ------题外话------
  (。?ˇ?ˇ?。)今天写的不多呀~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精分大佬的日常>,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