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冲喜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时间只不过是考验,种在心中信念丝毫未减,眼前这个少年,还是最初那张脸,面前再多艰险不退却,Say never never give up ,Like a fire...”
  电话铃声一遍又一遍的响,叶小楼嚼着口香糖,一边推着拉杆箱,一边无奈的接起电话,满脸不耐烦的道:“喂,没完了是吧?”
  “说不去相亲,就不去。”
  “我不管,那是你们的事儿---”
  “最后说一遍,爱嫁你嫁,我才不会嫁给那个冷血,毫无情趣的家伙。”
  说完狠狠的挂了电话,满脸鄙视的道:“想用我的婚事,给你们的儿女铺路,呸,做白日梦去吧。”
  随后一脸自得的抽出机票,眯着眼,笑着放嘴唇边亲了一口。
  “相什么亲,相亲?与其给人做垫脚石,还不如去阿拉斯加滑雪来的爽快刺激。”
  随后正了正帽子,昂着头,扭着小屁股,推着行李箱就去检票登机了。
  至于她跑了之后,家里怎么交代,关她屁事?
  凭什么要她牺牲去成全别人?
  爱谁去谁去,本小姐概不奉陪。
  只是她计划的挺好,却没想到飞机高空巡航时,遇到了罕见的强大气流,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直接空中解体了。
  叶小楼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还在想,她怎么这么倒霉?她不想死啊,她才27岁---
  然而等待她的是无尽的黑暗。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小楼慢慢的醒来。
  只是眼前这泥墙土炕茅草房是怎么回事?
  屋子狭小,摆设更是简单粗暴,只有一个破旧不堪的红木描花箱子立在墙根,上面放着一个老旧茶壶和一只豁了口的茶碗。
  一扇四处透光的残破门板,窗子九曲十八弯,糊着的那是窗纸?
  叶小楼有些不确定,反正采光很差,屋子里黑漆漆的。
  这也太简陋了吧?
  这都二十一世纪了,记忆中就没见过这么穷的地方。
  可她不应该在医院吗?
  从万丈高空坠下,不死也得扒层皮,怎么着也得把她送医院才是正理啊。
  想到此,赶忙活动了下身子,酸软无力不说,这手……
  叶小楼看着眼前这双黑呼呼,指甲脏兮兮,皮肤粗糙干裂至极的手,不由得愣住了。
  这怎么可能是她的手?
  她是常年练武,也喜欢攀岩和探险。
  手腹上也略有薄茧,可她的手背从来都白皙细嫩,手指芊细如青葱一般。
  指甲更是粉嫩健康,修剪的整整齐齐。
  在怎么也不会变成这样,难不成?
  叶小楼心下一个机灵,赶忙去检查身体。
  然后她更懵逼了!
  这果然不是她的身体,她竟然穿越了?
  叶小楼一脸的不可置信,随后毫无预兆的头一阵刺痛,疼的她直接又倒在了炕上。
  恰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大力一脚踹开,那破败的门板仿佛要散架似的,荡起一片灰尘,在阳光下格外清晰。
  “你这个贱丫头,别给老娘装死,没有用。”
  “这崔家,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就算死,你也给我死到崔家去。”
  话音刚落,就进来一个中年妇女,穿着件淡青色七成新的交领云纹罗衣,掐花素面百褶裙。
  头上挽了个发髻,插着一根亮闪闪的银簪,双耳戴着银坠子,长着一张大长脸,皮肤暗黄,满脸的黄褐斑,吊眼梢,塌鼻梁,一脸的刻薄相。
  进门后还一脸嫌弃的用手扇了一下灰尘,挑着眉头厌恶的将手中大红色的囍服往炕上一扔。
  随后摸着头上的银簪子道:“王家的亲事你就死了那条心吧,人家王公子是什么人物?就你这一身的贱骨头,也配?”
  “克死了你爹你娘,连老太太差点都被你克死,崔家能让你去冲喜,有人要你,那都是烧高香了。”
  “还在这儿要死要活的,给谁看?呸,不知好歹的东西。”
  叶刘氏狠狠的啐了一口之后,面带冷笑的道:“也别说咱们叶家亏待了你,虽然是去冲喜,不过这崔家的大公子那也是相貌堂堂,有学问的读书人,跟王家公子也不差啥,就是身子骨不好。”
  “要不是你将他一同拽入湖中,哼,冲喜都没有你的份。”
  “你就知足吧,没准熬过来,还能捞个秀才娘子当当。”
  “行了,一会儿沐浴更衣,你别想着在老娘面前耍花招,乖乖的嫁去崔家,自有你的好处。”
  叶刘氏说了半天,结果对方依旧有气无力的趴在那,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大骂了一声晦气,扭着身子就走了。
  她确实没说谎,崔家大公子确实相貌堂堂,学问极好,还是个秀才,但是,跟王家比那可就差的远喽。
  一个是开大酒楼的,一个家里只有一个酒肆,却是个死了男人,五个拖油瓶的婆家,哪个更好,还用说吗?
  只是不管这死丫头嫁或者不嫁都由不得她。
  她不嫁怎么给人腾地方?
  叶刘氏撇着嘴,眼角带笑,又美滋滋的摸了摸头上的银簪子,趾高气扬的去招待宾客了。
  没一会儿喜婆子就进了屋,沐浴更衣,开脸梳妆,把叶小楼一阵捯饬。
  然而此刻的叶小楼头痛欲裂,脑子仿佛要炸开,根本不知道这一切。
  而那个女人说了半天,也只听到寥寥几句。
  “什么冲喜?什么崔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后脑子忽然跳出一堆陌生的记忆,犹如影片一般一遍一遍的回放。
  这是一个跟她同名同姓,却身在古代小姑娘的记忆。
  大夏朝,景德八年,很陌生的朝代。
  小姑娘,还未及笄,爹娘死的早,家里的财产被二叔一家霸占了去,却将她送到了乡下跟祖母和三叔一家子生活。
  寄人篱下不说,还被按了一个扫把星的名声。
  而且她不仅是叶家的扫把星,还是全村人的扫把星,恨不得都离她远远的。
  没有亲人,没有朋友...
  好吧,有亲人还不如没有。
  每天是做不完的活,吃不饱穿不暖,还要挨打受骂。
  叶小楼看到这里,怒火中烧,这叶家简直不是人,一群狼心狗肺,猪狗不如的东西。
  要不是当初死去的爹娘给小姑娘定了一门亲,王家还算念着当年的恩情,常来探望,原主的日子怕是更难过。
  霸占了人家的财产还不善待人家的女儿,能活命还得靠着外人的施舍,这是什么丧尽天良的人家?
  尤其是之前进来耀武扬威那个,也就是小姑娘的三婶娘叶刘氏。
  平时欺负她最甚。
  随后又想到刚才那人的装扮。
  一件旧衣裳,一个破簪子就被人收买了的蠢货。
  就说怎么忽然就这么好心,拉着原主去法源寺上香,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被推进了湖里差点被淹死,结果命大活了下来,好好的亲事也被退了。
  这也就罢了,如今被拉去冲喜?
  呵,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
  叶小楼气愤不已,这叶家简直烂透了---
  可气愤过后就有些慌了。
  靠,别人穿越重生,不是公主就是大家千金什么的,怎么到她这里居然变成了这么苦命的丫头?
  家穷成这样不说,还要让她去冲喜。
  想到这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冲喜???
  不是吧,老天爷---
  不带这么玩人的啊,上辈子逼婚也就罢了,这特么都重生了,还不放过她,居然直接就把她给嫁了。
  噗---,这幅身子才十四岁啊,还有没有人性?
  然而没有用,趁她昏迷不醒的时候,喜婆早已利落的将她收拾妥当,人都已经被送上了花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