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殉葬

  少年面冷,眼神犀利如刀,还没等叶小楼反应过来,手腕一把就被对方攥住了。
  声音冰冷带着警惕的道:“你是谁?”
  “在这儿做什么?”
  叶小楼一时不查,整个人就被拽倒在了对方的怀里,见此,少年原本苍白的脸,又冷上了几分。
  喜被之上,两两相叠,少年清冷,少女呆萌。
  只是呆萌也不过片刻就化作一脸怒气。
  “你说我是谁?”
  居然装不认识她,有意思吗?
  而这话问的崔元衡眼神更加危险了,冷声道:“我怎么知道你是谁?”
  随后看着尽在咫尺,甚至能闻到少女身上的馨香的某人,一脸嫌弃的道,“简直不知廉耻。”
  说完试图撑着身子起来。
  结果叶小楼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直接倾身将人按在身下,凤眼带着薄怒道:“你说谁不知廉耻?”
  “你既然看不上我,还上杆子娶我干什么?”
  崔元衡诧异道:“娶你?”
  随后蹙眉迅速的看了四周一眼,脸色瞬间又白了几分。
  这还是他之前在外祖家的住处,只是,怎么到处是红绸喜字?
  还有这喜被,喜服,无一不在说明一个事实。
  恰就在这时,忽然房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随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靠,女上男下,姿态暧昧,这画面,这画面有些少儿不宜啊。
  “咳咳---咳咳---”
  贺家老太太震惊过后,赶忙假装咳嗽了两声以作提醒,女孩子这么主动,这也太猴急了些。
  众人也都一脸尴尬回避的目光,唯独贺老太太身边那个上着藕色丝罗衫,下穿月华群的美貌妇人,眼神犀利一瞬不瞬的盯着叶小楼。
  恨不得在她身上挖几个洞。
  让眼前这个扫把星来冲喜,已经是够委屈自家儿子的了。
  天知道,当她看见那一副新娘妆的时候,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要不是众人拦着,她恨不得直接将人给丢出去喂狗。
  她那么优秀的儿子,怎能让这种卑贱的女子来作践?
  可现在到好,这个不要脸,不要皮,不知廉耻的贱人,竟然,竟然敢---
  这美貌妇人气的胸口直颤,那眼神更是如刀子一般。
  叶小楼皱了皱眉头,随后又了看一眼身下的少年,就见他此刻一脸迷茫和惊愕,好像真的不认识她似的。
  可不对啊,她这么好看,有辨识度的脸,虽然也就有上辈子的五六分姿色,可也没道理不认识啊。
  随后叶小楼又发现这人脸红红的,就连耳尖都红了,虽然依旧板着个冷脸,可眸光闪烁,眼神却带着几分窘迫之色。
  怕不过是强装镇定罢了。
  叶小楼不由得有些惊讶,这个冷心冷肺的家伙,什么时候还会害羞了?
  不认识自己,性子又变了?难不成只是跟那家伙长的像一点?那人根本就没穿来?
  也是哦,那人也没跟她搭一班飞机。
  而且那人就是个疯子,满身的戾气,而眼前这少年虽然性子冷些,却是一脸的书卷气,眼神随带着戒备,却干净清澈。
  难不成自己误会他了?
  靠,刚才自己差点下手杀了他,幸亏没有成功,不然岂不是冤枉好人?
  叶小楼有些庆幸,不过还有疑虑,但这不妨碍她收拾这小子。
  敢骂本姑娘不知廉耻?哼,你等着。
  于是不等那美妇人开口,叶小楼就慌乱的爬起身,一脸无措害怕的质控道:“是他,是他让我这样的,他,他还咬我~”
  说完一脸委屈,弱小可怜又无助的低下头,肩膀还一颤一颤的仿佛哭了一般。
  果然,这话一落。
  轰~
  崔元衡的脸就红了,如在火上烤,而且看叶小楼的眼神带着满脸的不可置信。
  众人也一脸的惊色,看少年那目光都变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外表一副冷冰冰,傲气冲天的臭小子,竟还有这样的爱好。
  众人的目光灼热,少年镇定的脸终于龟裂了,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随后看着叶小楼那张人畜无害,似笑非笑的眼神,一口黑血直接喷了出来,随后人就晕倒了。
  众人大惊,“衡哥---”
  随后屋子里瞬间乱成了一锅粥。
  又是哭,又是喊人去请郎中,又是去外面磕头拜这拜那的。
  回光返照?
  于是哭的更凶了。
  而叶小楼也一脸惊色,真是回光返照?就这么死了?
  不能吧?
  ...
  而贺家这边哭声一片,村子里见此更是唏嘘不已。
  “好好的孩子,就这么没了,真是可惜。”
  “诶,我当初就说,娶叶小楼这个灾星冲喜,能活就怪了。”
  村子里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而夏家自然也听到了信儿。
  “都吐血了?那看来真要死了?”
  叶刘氏一脸惊讶之色,而她身边的叶老三是个地地道道的农家汉子,闻言拽了她一把,憨声憨气的道:“少说两句吧。”
  叶刘氏听完脸色刷就变了,挑着眉,直接把碗往饭桌上用力一摔。
  “他死都要死了,还不让人说啊?”
  “呵,我就说那贱丫头就是个煞星,一出生就克死了公公,随后又克死了大哥大嫂,如今又把娘也克病了,克的我这么多年生不出儿子,这崔家居然还来娶她冲喜,这哪里是救命?这明明是催命还差不多。”
  这时一个家里最大的丫头,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有些心虚,一脸担忧的道:“娘,那个人要是死了,叶小楼会不会被送回来呀?”
  叶刘氏顿时大声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凭什么给咱们送回来?”
  “在说了,这么命硬的贱丫头,刚嫁过去就把丈夫给克死了...”
  说到这儿,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推了她男人一下道:“诶,你说这崔家会不会让她殉葬啊?”
  叶老三虽然是个憨厚人,可是听了这话脸色刷的变了,“不能吧?”
  叶刘氏那吊眼梢的小眼睛转了转,“那可说不好。”
  “殉葬的话,好歹到了地下还有个人使唤那。”
  “不行,那贱丫头就算出嫁了,那也是姓叶的,他们想就这么白白的让她殉葬,可没那么容易。”
  叶老三一听心里舒坦了不少,不管咋说,楼丫头那也是自家哥嫂这么多年留下的唯一血脉,总不能这么枉死,自家婆娘还是明是非的。
  结果却不成想,叶刘氏抬手又摸了摸头上的银簪子,笑的格外瘆人道:“没想到这贱丫头临死了,还能给咱们赚一笔银子,也不枉养她这么大。”
  “不行,我得过去看看。”
  说完一溜烟的人就跑了出去,她得赶紧打听打听去。
  万一把人克死了真给她送回来可怎么办?到手的银子,坚决不能飞走。
  况且,这个死丫头命那么硬,她也怕啊,万一给送回来---
  这样的丫头卖都卖不出去,回来只能砸在手里,她可不想被克死,她还想多生几个儿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