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一个鸡蛋引起的风波

  不过,那是别人,而叶小楼自然不会了。
  叶刘氏这边刚闹腾完,崔元衡就醒了,而且居然还能起身了,这可把大家高兴坏了。
  当然也知道了叶小楼的存在,因此在见面的时候,看叶小楼的神色到是温和了几分。
  不过,依旧冷着一张脸,却一板一眼的对她弯腰做了个拱手礼。
  “多谢娘子大恩。”
  别人不知道,但是,他却心里清楚,定是叶小楼给他服用了什么灵丹妙药,不然他怎么可能恢复的这么快?
  这可是救命大恩,理应受此一拜。
  而叶小楼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下子,而众人也一脸的惊疑不定,到是崔玉兰瞪大了双眼,随后狠狠的瞪了下叶小楼。
  叶小楼扯了下嘴角,尴尬的道:“不必,我也没做什么。”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疑狐,这么客气呀,这人该不会知道点什么吧?
  随后又一次确定,这人果然不是上辈子那个家伙,这样一来,叶小楼看向崔元衡反而顺眼了不少。
  不得不说,这少年虽然身体有些单薄,但是长的却极好。
  剑眉凤目,鼻高唇薄,皮肤白皙,眉宇间透着一股书卷气,就是总喜欢板着脸。
  结果就在叶小楼带着探究和品鉴的目光打量崔元衡的时候,结果一下子撞上了他深邃的目光,弄的她一愣,随后脸刷的就红了。
  偷看被抓包,感觉有点尴尬啊。
  崔元衡的眸光闪了闪,嘴角不轻易的翘了翘。
  两个人说完话,就开始了认亲环节。
  就算大家对叶小楼再有看法,但是经过崔元衡的认可之后,也都消了不少心思。
  不管咋说,这叶小楼对崔元衡都有救命之恩在,因此认亲环节十分顺利。
  只是这亲认一圈下来,叶小楼忍不住直接抽了抽嘴角。
  这特么怎么这么多孩子?
  光崔家就五个,再加上贺家的,一共十好几个,而且大半都是十岁左右的男儿,狗都嫌的年纪。
  而且,这些孩子身上的衣服都洗的发白了,甚至有的还打着补丁。
  今天可是要认亲的,是大日子,按理说应该穿他们最好的衣服才对,可连打补丁的衣服都穿在身上,可见这个家并不富裕。
  可当饭菜上桌之后,叶小楼直接傻眼了,这何止是不富裕啊,这简直就是贫穷,贫困潦倒也不为过啊。
  看到碗里稀稀拉拉的野菜汤,还有这黑乎乎的杂粮窝窝,叶小楼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也太素淡了吧?
  她想吃肉,什么红烧肉,糖醋排骨,焖肘子,油焖大虾,酱牛肉----
  吸---
  叶小楼馋的两眼放光,只是喝了一口野菜汤,她差点没哭喽。
  这也太难喝了,就在叶小楼苦着一张脸的时候,忽然发现崔元衡的碗里居然有荷包蛋。
  刷的一下,叶小楼眼睛就亮了,可是用筷子找了半天,愣是什么都没有,于是一脸幽怨的看着崔元衡道:“我怎么没有?”
  叶小楼随意一问,可是说者无意听着有心,只见她这话一落下,所有人都直直的看向她。
  气氛一下子变的凝重,叶小楼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荷包蛋不仅仅是她没有,好像在坐的十来个孩子,只有崔元衡有。
  叶小楼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万千宠爱于一身,还真是有点妒忌呢。
  以前这都是本姑娘的。
  崔元衡见此也轻皱起了眉头,长辈们的脸色也不好。
  就在这时。
  贺家老太太则笑着开口安慰道:“家里鸡蛋有数的,衡哥大病初愈,给他补补,好孩子,你冲喜有功,晚上,晚上我让你舅母也给你打一个吃。”
  贺家老太太十分和蔼,人也挺有意思,叶小楼还是比较喜欢她的。
  只是她这话一落,众孩子则一脸的羡慕之色,而最小的那个三岁的小娃娃见此,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道:“祖母,松儿也想吃。”
  他这话刚落下,二房的周氏,直接张口就训道:“闭嘴,吃什么吃?鸡蛋那么金贵的东西,也是你能吃的?”
  周氏这一训,小男孩眼睛刷的就红了,眼泪汪汪,奶声奶气的道:“娘,你别生气,松儿不吃了,松儿不馋。”
  这话一落,周氏眼眶直接就红了,眼泪在眼珠里直转,随后一把将小家伙抱进了怀里。
  至此所有人都沉默了,贺氏脸色铁青,看叶小楼的眼神都带着刀子。
  其他孩子也都厌厌的,而崔玉兰看叶小楼的眼神都带着不耻和愤怒,这下叶小楼尴尬了。
  她还真不是馋那一枚荷包蛋,她---
  算了,她算是跳进黄河也解释不清了。
  只是,看着那长的又小,又瘦弱的小家伙,叶小楼心里有些闷闷的。
  不仅叶小楼,其他人也同样心口堵的慌,这过的是什么日子?
  众人默默无言的吃饭,一时安静的只有吞咽的声音。
  只是这混着麦麸子的窝窝,做的实在太粗糙,叶小楼吃着直喇嗓子,不仅如此,在吃第二口的时候,也不知道咬到了啥,牙碜的她一口吐在了桌子上。
  “这什么东西?”
  众人见此顿时脸色都不好了,而崔玉兰早就看她不顺眼。
  此刻更是忍无可忍,直接就爆发了。
  “叶小楼。”
  “你居然敢糟蹋粮食。”
  ...
  叶小楼(⊙o⊙)…
  她能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吗?
  她不是不知道粮食的珍贵,她以前玩儿野外生存的时候,也饿过肚子。
  可是,吃到了砂砾,她这在正常不过的本能反应,在这个贫穷的家庭却---
  恰在这时,贺老太太赶忙开口道:“好了,好了,丫头,是不是咯着牙了?”
  “别怕,没事儿的,这算啥糟蹋粮食,我吃了不就完了。”
  说完拿起那块窝窝,用手扑了扑了就放进了嘴里。
  贺氏见此急了,“娘。”
  崔玉兰气的脸色通红的喊道:“外祖母---”
  ...
  轰--
  叶小楼的脸刷的就红了,犹如火在烧一般,不等贺氏训诫,直接起身一脸尴尬的道:“那个,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说完转身就跑了,这还是叶小楼第一次如此狼狈而逃。
  而崔玉兰气急败坏的道:“娘,你看她---”
  “同样在农家长大的,她怎么就这么娇贵了?”
  “还敢糟蹋粮食---”
  ...
  这话一出,崔元衡凉凉的看了她一眼,崔玉兰马上气焰就消了下去,随后不情不愿的道:“我又没有说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