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欠抽

  那可是村里有名的村霸呀,就这么两脚解决了?
  简直不可置信那。
  天,他们不是做梦吧?
  可看着在地上捂着裆,痛的死去活来的王大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绝逼不是梦,这是真的。
  尤其是贺熊,此刻瞪着一双大眼睛,一脸震惊又十分紧张的道:“衡,衡表嫂---”
  叶小楼嫌弃的撇了他一眼,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为什么打架?”
  贺熊也不过十岁,性子到是跟他的名字有几分像,闻言愤愤不平的道:“他们以大欺小,抢---”
  还没等说完,崔元镇站起身,擦了下嘴角的血迹打断道:“闭嘴。”
  然后看了叶小楼一眼,酷酷的道:“我们的事,不用你一个女人来管。”
  “我们走。”
  说完一瘸一拐的就要走,叶小楼眉头轻皱,咬了咬牙,嘿,她这便宜小叔子,年纪不大还挺有个性啊?
  居然敢跟她摆脸色。
  就在叶小楼要发火的时候,贺熊气囊囊的道:“镇表哥,凭什么我们走?”
  “他们抢了我们的鱼还有理了?”
  “那是我们三个在河里抓了快半个时辰,才好不容易抓到的,凭什么白给他们?”
  这话一落,叶小楼就蹙起了眉,冷声道:“什么?”
  随后指着那巴掌大的小鱼道:“你们几个光脚在冰冷的河里待了这么久,就为了抓这么点个小鱼?”
  “知不知道这样会受凉生病?”
  现在可是二月天,河水冰冷的很,不然为啥原主和崔元衡一起掉进湖里后会病的这么重?
  而才十一岁的崔元镇狠狠的瞪了贺熊一眼,随后酷酷的道:“这是我们男人的事,不用你管。”
  叶小楼直接被气笑了,屁大点的小男孩,居然说自己是男人?
  还治不了你们了?
  于是瞪眼抬眉道:“不用我管?这事儿我还管定了,谁让你们下河抓鱼玩儿的?”
  叶小楼一严肃起来,很有气势,随手抄起一根柳条往石头上一打,传出啪的响声,几个孩子被训的不敢作声。
  到是贺熊不服气的撅着嘴道:“我们,我们不是抓鱼玩儿,我们是想抓条鱼给大表哥补补身子。”
  “给松儿解解馋。”
  说完这话,眼睛直接就红了,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指着地上那人咆哮着道:“可我们好不容易才抓了一条,他们就来明抢。”
  “镇表哥不给,他们居然以大欺小打我们。”
  说完狠狠的擦了一把眼泪,大骂道:“王大柱你这个狗娘养的,呸,你爹是大王八,你就是小王八。”
  只是听完这话叶小楼脸色直接变了,心里也酸酸涨涨的。
  随后眼神冰冷的看向地上来回打滚的王大柱。
  而作为村里的恶霸王大柱,没想到今天提到了硬茬子,就一个眼神,吓的他竟浑身一颤,一边往后退,一边捂着脸含糊的道:“姑奶奶俺错了,俺再也不敢了,饶了俺这一回吧。”
  随后就闻到一股尿骚味,叶小楼一脸恶心的捂着嘴,“还不快滚?”
  直到那几个人连滚带爬的不见人影了之后,叶小楼依旧面色难看的拿着柳条指了指这些人道:“看看,就这种货色,你们打架居然还打输了,丢人不丢人?”
  崔元镇被训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阴沉着脸不做声,而贺熊则梗着脖子道:“他们以大欺小,王大柱跟我家大哥一样大,我们怎么打的过?”
  这话一落下,叶小楼一柳条就抽了过去,“啊,疼---”
  一柳条下去,贺熊的胳膊上就出现了一道血檩子,崔元镇顿时挡在了他身前,对着叶小楼气吼吼的道:“你凭什么打人?”
  叶小楼冷着脸道:“凭什么?”
  “就凭我是你们嫂子。”
  随后啪啪啪---就是一阵抽,谁都没有放过,连五岁的贺石都挨上了两柳条。
  一边打一边训道:“他们以大欺小,你们还人多呢?”
  “五个打三个,不,六个打三个,不说把对方打趴下,最起码势均力敌也行啊,可你们倒好,居然被对方吊着打,你们的手,脚,牙齿,都是干什么用的?”
  “别跟我说你们小,三个小的能不能拖住对方最小的王三柱,剩下的三人,镇哥拖住他们最大的,贺山贺石,你们两个难道还不能快速解决一个王二柱?随后三打一,还打不死一个王大柱?那你们就白活了。”
  “徒手打不过,地上的石头都是摆设吗?山里的棍子都是摆设吗?”
  “实在不行,出门带把刀,谁敢惹你们,就给我砍,怕什么?”
  几个孩子被叶小楼的话直接给震懵了,一个个咽着口水道:“那,那样会出人命的。”
  叶小楼直接又就给了他一柳条,“出息,怕死啊?豁不出去就只有被人欺负的命。”
  “善良的人才配拥有你们的仁慈和友善!”
  “而这种人,不配。”
  “而且你们无父辈可依靠,一切都要靠你们自己,那些敢欺负你们的人,只有把他们打疼了,打怕了,给他们打破胆了,让别人一听见你的大名都怕,只有这样才没人敢在欺负你们。”
  “不然,不仅你们被欺负,你们的姐妹同样被欺负,嫁了人更会被婆家欺负---”
  贺熊一听马上不愿意了,“谁敢欺负我姐,我就把他们剁了喂狗。”
  这话一出叶小楼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还像个男子汉的样子。”
  贺熊见自己被表扬了,马上兴奋的道:“那,衡表嫂,你能教我吗?”
  “我刚才看你那个回旋踢,太酷了,能不能教我?”
  他这话一落下,其他人都看向叶小楼,就连崔元镇都抬起了头,他虽然不喜欢这个新嫂子,但是她说的话没有错。
  父亲不见了,大哥体弱,不能什么都指望大哥,虽然他才十一岁,但是他已经是大孩子了,而且他身体健康,力气也大,就像新嫂子说的,只有把那些欺负他的人打疼了,打怕了,打破胆了,才没人在敢欺负他们兄弟姐妹。
  而新嫂子居然两脚就解决了村里的恶霸,那可是跟大表哥一样大,一样厉害的人。
  叶小楼目光一过就知道这些小家伙在想什么,于是眼神微闪,撇嘴摇头,一脸嫌弃的道:“算了吧,你们不行,吃不了那个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