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心甘情愿?

  这样一个钟灵毓秀,自律自持的少年,自然不会是池中物。
  虽然穿越后她才十四岁,但屋舍里住着的毕竟是一个27岁的成年灵魂。
  别说现代有婚姻法约束,出轨却还是层出不穷,又何况是在古代。
  在这里纳妾那可是合法的!
  合法的!
  而且一个寒门之子想要往上爬,又长的这般极好的样貌…
  就算他有心想守,也未必守得住。
  这对他来讲,太难了。
  因此,叶小楼觉得希望不大,她也懒得操这份心。
  她也不想卷入漩涡之中,可又不是个将就的人,不然也不用当了那么多年的单身狗。
  所以,她想活的快活,舒心,还得想法子自立门户才行。
  这才是王道,然而想要自立门户就得知道这个大夏朝的律法---
  就在叶小楼想东向西的时候,院门口到了。
  而且正好碰到挖野菜归来的崔玉兰等人。
  崔玉兰一见叶小楼居然用柳条抽打弟弟们,瞬间脸色就变了,厉声道:“叶小楼你在干什么?”
  你居然敢打我弟弟?”
  崔玉兰顿时一把将手里装着野菜的篮子扔到了一边,老鹰护小鸡似的向着叶小楼就飞奔而去。
  而叶小楼根本没当回事,淡定的看着她,就在她要到近前的时候,贺熊一把拦着了对方,“表姐,表姐,你别冲动,这都是误会。”
  崔玉兰闻言整个人都不好了,“误会???”
  我亲眼看到的,这是误会?”
  不仅我看到了,莺莺表姐,莲表姐还有菊表妹也都看到了,是不是?”
  崔玉兰气的对贺熊一通骂,而贺熊一脸纠结不耐烦的道:“诶呀,怎么跟你们说呢?衡表嫂这会教我们功夫呢,你们就别管了。”
  这时贺山那个闷葫芦也闷闷的开口道:“三弟说的对,衡表嫂是在教我们练功呢。”
  这话不说还好,一开口崔玉兰的脸直接就变了,眼神里充满怒火,随后转头直直的看着崔元镇道:“镇哥,你说。”
  崔元镇见此也皱起了眉头,随后酷酷的道:“二表哥和三表弟说的没错,确实是在练功。”
  这话一落仿佛一记重锤敲在了崔玉兰的心口上,只见她一脸不可置信拔高了声音道:“镇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你们是不是疯了?她在打你们,用柳条打你们那?”
  你们居然还像着她说话?”
  崔玉兰肺子都要气炸了,随后指着叶小楼道:“叶小楼,你,你到底给他们灌了什么**汤?”
  叶小楼见此眼中带笑,然后一脸无奈的摊了摊手,还耸了耸肩膀,气的崔玉兰哭着转身就往院子里跑,一边跑,一边哭着喊道:“娘---”
  娘,不好了,你快出来看看吧。”
  那个叶氏,她,她居然敢拿柳条抽镇哥他们,不仅如此,二表弟三表弟他们还向着她说话,心甘情愿被抽,他们简直都疯了。”
  对于崔玉兰的告状叶小楼到没什么紧张的,反而几个小家伙一顿安慰她。
  衡表嫂,你放心,我们不会让姑母罚你的。”
  对,我们给你作证,这都是我们心甘情愿的。”
  哪里有心甘情愿被揍的人?
  弟弟们该不会是真疯了吧?
  贺莺,贺莲等人听完后,都傻眼了,随后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叶小楼。
  她该不会真跟村里人说的,是仙女下凡,会仙法吧?
  冲喜救了衡表哥,如今不过一上午的功夫,竟然让弟弟们心甘情愿被她抽,天哪,这是仙法还是妖法?
  对于贺家姐妹的想法,叶小楼肯定是不知道的,见他们这么说,叶小楼会心一笑,随后道:“你们赶紧回去换一身干衣服,我去给你们煮点姜汤驱驱寒,也省着着凉生病。”
  不过动作快点,一会儿我们还要去在挖两个陷阱呢。”
  大家一听,眼睛刷就亮了,“还要做陷阱吗?衡表嫂,能不能教教我?”
  叶小楼笑着在贺熊的额头弹了一下脑瓜崩道:“那得看你的表现了。”
  赶紧去吧。”
  贺熊一听高兴了,马上表忠心道:“衡表嫂,我一定好好表现。”
  说完大家高兴的如一阵风似的跑回了院子。
  而贺家姐妹都看傻眼了,恰在这时,叶小楼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看着她们道:“表妹们会生火吧?”
  几个小姑娘傻傻的点头,而叶小楼满意道:“那就好,煮姜汤的事儿就交给你们了。”
  说完直接进了院子。
  反倒留下贺家姐妹们,面面相觑。
  不是,怎么就交给我们了?
  刚才不还剑拔弩张的吗?谁要去煮姜汤了?
  可是一看看到弟弟们湿哒哒的衣服,贺家姐妹在也管不了其他,赶忙去煮姜汤了。
  叶小楼没管其他人,她自顾自的跑去了仓房,她得找一把趁手的工具,就在她翻找的时候,身边忽然多出了一个小豆丁。
  不是别人,正是松儿,只见他眨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开心的道:“衡表嫂,你回来啦?”
  叶小楼一见是他,笑着身手揉了揉他的头道:“嗯。”
  小家伙马上紧张的道:“衡表嫂,你有没有受伤,你要是疼了,松儿给你吹吹。”
  叶小楼被萌的心都要化了,用食指点了一下他的小鼻子,笑着道:“你这小精灵,衡表嫂没有受伤呢。”
  小家伙一听高兴了,“那太好了。”
  随后从怀里拿出一个热乎乎的东西道:“衡表嫂,这个给你吃。”
  叶小楼接过一看,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是?”
  小家伙眼睛亮晶晶的道:“这是甘薯,可甜了,给衡表嫂吃。”
  甘薯?
  靠,这不就是红薯吗?
  这个朝代居然有红薯?
  不对啊?为什么原主记忆里没有这一茬?
  这要是有了红薯还愁饿肚子吗?
  于是马上问道:“松儿,这是从哪里找来的?”
  小家伙见此马上心虚的凑过去,小声道:“是爹爹从外面偷偷买给我的,嘘,你不要说出去哦。”
  叶小楼眨了眨眼睛,明白了,这是二房给小家伙开小灶的东西。
  衡表嫂,你吃啊,可甜了。”
  叶小楼见此心下一暖。
  这太大了,我一人吃不完,松儿一起吃。”
  就在俩人分食甘薯的时候,新房那边都要炸了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