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仙女下凡

  贺熊巴巴巴的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左一口衡表嫂说,又一口衡表嫂说,弄的大家一愣一愣的,而且因为他的描绘,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鲫鱼汤啊,肯定又鲜又香又好喝,她们也很久没有喝到鲫鱼汤了呀。
  到是二房的周氏心里高兴坏了。
  她可没忘记,今天早晨那丫头自己还没吃早饭,却把衡哥给她的那枚鸡蛋偷偷的了给了自家的松哥。
  如今捉了鱼,还惦记着她家的松哥,这让她对叶小楼好感大增。
  而相比于周氏的好感,贺氏的脸色就不太好了,听完之后吃惊的站起身道:“熊哥,你说什么?这鱼真是你衡表嫂抓的?”
  贺熊马上一个劲的点头,“当然,她可厉害了。”
  贺氏一脸的不信,就那丫头还会抓鱼?
  她要是会抓鱼,还能饿成这样?
  不小的姑娘了,却没个姑娘样,长的黑瘦黑瘦的?
  要不是模样不赖,怕是根本没法下眼了。
  可是,事实却让她不得不相信。
  因为不仅贺熊一个人这么说,几乎所有人都在夸赞那丫头。
  尤其是三房的冰丫头,手上还有一条更大的,此刻正兴高彩烈的显摆呢。
  就见她脸色绯红,大眼睛亮晶晶的道:“大姐,看---,这条鱼可大了,比那之前那条还要大呢。”
  “娘,大伯母,二伯母,姑母,你们看---”
  “少说也得有二斤了,就是用衡表嫂编制的鱼篓抓的。”
  “衡表嫂已经答应我了,也教我编呢。”
  说完马上回头对着叶小楼笑的十分灿烂的道:“衡表嫂,我说的对不对?你答应了教我编鱼篓,可不能反悔。”
  叶小楼见她笑着点头道:“自然。”
  小姑娘听完高兴了,笑的眼睛弯弯的道:“娘,你听到了吧?衡表嫂答应教我了,那以后咱们一大家子就有鱼可以吃了。”
  “祖母最喜欢喝鱼汤,娘,祖母呢,是不是在堂屋?我这就去把好消息告诉祖母。”
  说完一把抢过孙氏手里的大鱼,飞快的往堂屋跑去。
  孙氏马上喊道:“诶呀,你慢着点,你祖母没在堂屋,在喂鸡呢。”
  贺冰边跑边道:“哦,我知道了。”
  孙氏无奈,叹了口气道:“这孩子。”
  贺冰风风火火的跑去找贺老太太了,随后长房的宋氏笑了笑道:“娘真是没白疼这丫头,看看多孝顺,有点好东西都惦记着她老人家呢。”
  众人笑着点了点头道:“是啊,冰姐是个孝顺孩子。”
  夸完贺冰之后,大家又把目光全都放在了叶小楼的身上。
  相比于其他人,二房的周氏,显然热情的多。
  拉着叶小楼的手,就开始夸,“诶呦我的衡哥媳妇儿,你这也太厉害了,这都跟谁学的?咱们贺家那是南山村唯一的猎户,也不是时常都能抓到鱼,何况还是这么大个的。”
  “瞅瞅,这鱼又肥又大。”
  “果然是仙女下凡,就是不一般。”
  “大嫂,三弟妹,你们说是不是?”
  长房宋氏闻言,笑的十分温和的道:“二弟妹说的是,咱们家小楼,就是个福星。”
  三房孙氏也跟着笑着点头,而二房周氏笑的更欢了,就连贺氏此刻也露出了笑脸,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而叶小楼有些摸不准的道:“仙女下凡?”
  “二舅母,您别拿我开玩笑了。”
  这话一落下,二房周氏马上严肃道:“这怎么能是开玩笑呢?”
  “可不是仙女下凡嘛,自打你嫁进来,不仅治好了咱们衡哥,这不,连鱼都会抓。”
  “你以为这河里的鱼谁都能抓上来呢?”
  “你这孩子---”
  ...
  随后又把叶小楼一顿夸。
  叶小楼尴尬的一笑,好吧,仙女下凡就仙女下凡吧,总比妖女要好听多了。
  随后眼珠子一转,自己跟原主的性子相差十万八千里,而且她会的东西那么多,这总要有个由头。
  仙女下凡,菩萨的坐下童女什么的,嗯,这些还真都不错,最起码是带着福气的,不至于把她当妖孽,人人避之不及。
  而就在众人把叶小楼好一顿夸的时候,隔着房门把一切看在眼里的崔玉兰则要被气死了。
  “呸的仙女下凡。”
  “她要是仙女下凡,我还神仙转世呢。”
  “能抓鱼了不起吗?我也能---”
  崔玉兰气的胸口一颤一颤的,凭什么叶小楼在外面受大家的夸赞,而她只能被圈在屋子里挨罚?
  凭什么?
  对于崔玉兰生闷气,叶小楼自然不知道的,她还纳闷怎么回来半天也没见那个爱找事儿的小姑子。
  结果就在这时,贺冰笑兮兮的凑了过来道:“衡表嫂我跟你说个事儿。”
  随后贴在叶小楼耳朵边悄声道:“衡表嫂,我跟你说,姑母和兰表姐被衡表哥给罚了。”
  看着她一脸的幸灾乐祸,叶小楼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道:“罚了?罚什么?”
  她可没见贺氏有被罚的痕迹,刚才还瞪了她两眼呢。
  而贺冰大眼睛亮晶晶的嘿嘿一笑道:“被罚去写大字了。”
  叶小楼闻言一愣,写大字?
  这叫什么惩罚?
  叶小楼撇了撇嘴,继续编鱼篓,而贺冰见叶小楼不吭声,马上又道:“四百遍呢。”
  “兰表姐罚写四百遍,姑母罚写两百遍。”
  “我跟你说,姑母最不耐烦写字了,兰表姐也一样,这不,现在还关在屋子里呢,听说今天写不完一百大字,不许出来吃晚饭。”
  “今天晚饭可是吃鱼呢。”
  叶小楼看着小丫头亮晶晶的大眼睛,一脸的无语。
  不过马上就见她垂头丧气,一边学着编鱼篓一边道:“其实,我到是特别羡慕兰表姐,有一个识字的爹爹,还有哥哥,她也可以识字,我爹要是在就好了。”
  “就算我不能识字,也可以送我弟弟江哥去学堂啊,这样,他就可以教我了。”
  ...
  叶小楼见小丫头失落的神情,竟有些心疼。
  有些人有机会不懂得珍惜,而有些人连珍惜的机会都没有。
  世界就是如此的不公平,哪里都一样。
  于是叹了口气道:“那我教你好了。”
  贺冰一听马上抬头道:“衡表嫂,你居然识字?”
  “啊???”
  叶小楼被问的一愣,是哦,原主也是一枚乡下丫头,哪里会识什么字?
  不过,她总不能被一个小女孩给问住了,于是马上道:“咳咳,我可以跟你衡表哥学啊,学完了教你好了。”
  贺冰一听高兴了,抱着她的胳膊道:“衡表嫂,你真好。”
  被发了好人卡的叶小楼抽了抽嘴角。
  而她却不知道,自己跟小丫头的对话被扶着贺家老太太回来的少年听了个正着,因此多看了她好几眼。
  到是叶小楼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