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好的开始

  晚饭十分丰盛,三房孙氏,也就是贺冰的娘,虽然话不多,人也腼腆,却做了一手的好菜,这鲫鱼汤被顿的乳白飘香,闻着就口齿生津。
  用了一整条鱼,整整顿了一大锅,每人都能喝上一大碗,孩子们别提多高兴了,一个个猴急的被烫的吱哇乱叫的。
  可脸上全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他们已经很久没喝鱼汤了,贺老太太看着儿孙们狼吞虎咽的样子,赶忙劝道:“都慢着点,慢着点喝---”
  老太太如此,其他人也一脸的唏嘘,实在是贺家太穷了。
  大人苦一些到没什么,可是带累着孩子们跟着一起受苦,为人父母的心里总不是滋味。
  因此对叶小楼能抓到鱼改善家里的伙食,真的是十分欢喜。
  看叶小楼的目光也越发的柔和了。
  而叶小楼作为功臣,不仅获得了一大碗鱼汤,还多一小块鱼肉,在配上蒸的金黄金黄的粟米,吃起来别提多香了。
  叶小楼一口气吃了两碗饭,喝了一大碗奶白色的鲫鱼汤,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嘴巴。
  呼,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嘛--
  跟叶小楼有同样想法的还不少,吃完饭一个个的那叫一个心满意足,虽然他们并没有吃到多少鱼肉,最多一人就那么一小口,毕竟一条顿了汤,另一条也就二斤,却要被二十多口人分,能尝尝味就不错了。
  可大家依旧高兴又振奋,终于吃到荤腥了,同时也开始惦记起明天早晨的收获。
  这要是天天有鱼吃,这简直就是神仙的日子啊!
  可惜,没过多久,众人的脸就垮了下来。
  半个时辰后。
  院子里宽敞的地方,一个个小萝卜头,胳膊腿都直颤抖,吭哧吭哧的扎着马步。
  而叶小楼手持柳条,悠然的走在他们中间,看谁姿势不标准就抽一柳条。
  这不,崔元宁小朋友被抽的都要哭了,而叶小楼不管他,冷着一张脸训道:“腿站好了,抬头挺胸,胯蹲下去,收腹,重心向下,胳膊伸直,目视前方---”
  “按照这个标准,一炷香的时间。”
  “学功夫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下盘要稳,而扎马步则是增强下肢力量最好的训练。”
  “在与人对抗中,下肢力量是基础,是重中之重,听没听过一句话。叫‘胳膊拗不过大腿’?”
  贺熊马上大声道:“听说过。”
  叶小楼点头道:“所以,腿部有力量,无论是快速地移动,还是有力的蹬踢,都非常具有杀伤力。”
  “听懂了吗?”
  众人马上喊道:“懂了。”
  结果没一会儿崔元宁又趴下了,随后一脸委屈的道:“大嫂,这太难了,我的腿都酸了。”
  叶小楼嫌弃的撇了他一眼,“干什么不难?”
  “贵在坚持,你看看你二哥和你熊表哥做的多好?”
  “继续。”
  小家伙一脸的生无可恋,他真不想学什么武功,每天到处玩耍不香吗?
  可惜没人搭理他,而崔元镇和贺熊被表扬了,顿时扎起马步越发的积极了。
  其他的一众小豆丁自然苦不堪言,摔了起,起了摔,可谓是惨不忍睹。
  而叶小楼在这边集训,那边贺家人到没什么说的,就当小孩子过家家了,这种事儿她们又不是没见过。
  不过从以往扮演大将军,现在变成了练武,她们见多识广,根本没放在心上。
  唯独崔玉兰小姑娘,心里眼里全都是气。
  看叶小楼耀武扬威的,拿着柳条看谁不顺眼就抽的模样,十分的不爽。
  随后又想起刚才她娘让她去跟叶小楼道歉的事儿,小姑娘心气就更不顺了,她才不会跟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道歉。
  对于这个别扭的便宜小姑子,叶小楼根本没当回事儿。
  扎完马步之后,又做了会拉伸动作,就开始在田间跑步。
  好在贺家在村子的后方,离山脚下比较近,占地面积也大。
  夕阳余晖之下,一群小萝卜头,从大到小,排成一队,呼哧呼哧的跑着,而他们左侧,独独一位穿着红色喜服的女子最为显眼。
  只是这一圈圈跑下来,大家累成了狗,而叶小楼也喘息的厉害。
  要不是靠灵液撑着,她现在怕都要累趴下了。
  没错,她又服用了灵液,而且还服用了三滴。
  这幅身子实在是太弱了,根本跑不过这群精力旺盛的臭小子。
  可她总不能输啊,那多难看?
  以后还有什么脸面管教他们?
  好在玉葫芦争气,居然真凝聚了灵液。
  而且她算过了,差不多两个时辰能凝聚一滴,服用后效果特别好,她现在浑身舒畅。
  这会儿刚跑回院子,贺冰小姑娘热情的忙跑了过来,“衡表嫂,水都已经烧好了,赶紧去洗洗吧,看这满头大汗的。”
  “还有你们,大姐说了,一群泥猴,让你们洗洗,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在睡。”
  ...
  舒舒服服洗了一个热水澡,叶小楼觉得浑身都通畅了,这浴桶虽然粗糙,浴室也简陋,但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讲,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贺家还贴心的给她准备了换洗衣服。
  说来可悲,叶小楼冲喜嫁进崔家,别提什么嫁妆了,就连一身换洗的衣服都没有,这叶刘氏果然够黑心。
  待叶小楼洗好回到新房,天已经黑了下来,屋子里也点上了蜡烛,而烛光下,穿着一身洁白中衣的少年,正捧着一本书认真的看着。
  见她进了屋头也不抬头直接道了声,“听说你想习字?”
  “啊?”
  这问题太突然了,叶小楼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而这时少年抬起了头,面如冠玉,目若寒星,声音清冷的道:“怎么,不想学?”
  叶小楼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于是一边擦头发,一边笑着向他走来,“学啊,当然要学,你是打算教我吗?”
  待人走近,一缕幽香飘来,少年瞬间神清气爽,随后皱起了眉头,这感觉怎么这么熟悉?
  等他在抬头时,就见眼前的少女,巴掌大的小脸,在烛光下白皙莹润,似乎比之前白了不少。
  而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睫毛浓密且长,此刻正一脸好奇的打量着他。
  “喂?想什么呢?回魂了。”
  叶小楼小手在他眼前晃了又晃,这人什么情况?
  刚才还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怎么转眼就开始皱着眉头发呆了?
  然而她却不知,自己身上的体香,对崔元衡来讲是莫大的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