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找他玩玩

  在二黑的印象里,宠物甚至小型野生动物还没见过这么猛的,一挑八,还毫发无伤,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要知道,刚才他和弟兄们可是使出了吃(nǎi)的劲干这家伙了,可人家(shēn)上愣是一点事没有,找谁说理去
  啪嗒啪嗒
  脚踩在地面上,发出一连串的声响,望着缓步走向自己的曹达,二黑一脸的(yīn)沉。
  嗖
  不等曹达走到自己面前,二黑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原地一窜,直接跃上了墙头,跑了。
  只不过,在二黑消失的一瞬间,曹达却清楚的看到了二黑眼中的愤怒和不甘,他知道,这事肯定还没完。
  “老大,不不,平头哥,你简直太猛了,偶像不对,战神啊”
  见证了曹达的牛掰,尤其是二黑还跑了,五百万不在躲避,小跑着来到曹达(shēn)旁奉承道。
  曹达懒得搭理他,要不是看在他每天给自己上供两罐蜂蜜的份上,他早就咬死这种墙头草了。
  “明天早上,让这片的动物都来我家集合”,丢下这句话,在五百万那满是崇拜的注视下,曹达渐渐的消失在了垃圾场。
  回到家里,杨家人早就睡下了,连战三场的曹达也回到了自己的窝里,打算睡上一觉,明天来个动员大会。
  一想到以后的蜂蜜有着落了,曹达心里别提多美丽了。
  汪汪汪
  汪汪汪汪
  突然,就在曹达怀揣着美梦即将入睡之际,门外却猛地响起了一连串的犬吠声。
  是的,一连串,不是一只狗再叫,而是一群
  汪汪汪
  又是一串犬吠声传来,这回曹达总算听清了意思“打了我兄弟的那个丑(bī),给老子滚出来”
  “这又是谁”
  曹达愣了愣,还是从厨房里钻了出去。
  杨家门口,此时已经挤满了各色各样的动物,猫、狗、宠物猪、刺猬应有尽有。
  曹达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密密麻麻的挤满了整条胡同,而站在这些动物最前边的,则是一只灰色毛发的斗牛梗。
  在他的(shēn)旁,左边站着一只纯种比特犬,至于右边的,曹达一眼便认了出来,正是之前逃走的二黑
  汪汪
  见到曹达慢悠悠地从房子里窜了出来,斗牛梗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接着,他呲着牙,朝着曹达就是一通狂吼“就是你打了我兄弟”
  斗牛梗这话一出口,周围的动物全都盯死了曹达,有呲牙的、有咧嘴的,那架势,仿佛只要斗牛梗一声令下,他们就会一拥而上咬死曹达一般。
  “你是个什么东西”
  曹达不慌不忙,回了句。
  他有些搞不懂了,二黑不是这片的老大么那这斗牛梗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一片区域有两个老大
  “老子叫大旺,是这片的老大,就是你打了我兄弟”
  大旺这个名字似乎有点熟悉,总觉得在在哪里听过,可一时半会却又想不起来。
  曹达甩了甩头,想不起来索(xìng)就不想了,朝着大旺吼道“就是我,有话快说有(pì)快放。”
  大旺微微一愣,怀疑面前的这个丑(bī)是不是被吓傻了自己带了这么多人来,他还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找死不成
  “三愣子,出来”,无论怎么看,大旺都觉得曹达长得跟三愣子比较像,索(xìng)把他叫了出来。
  “三愣哥出来了,偶像啊”
  “三愣哥难不成是大旺手下第一打仔的三愣哥”
  “不是他还是谁三愣哥可是唯一能独战大旺的存在”
  下一刻,在一群动物的窃窃私语声中,一只长得和曹达一模一样的蜜獾慢慢悠悠地走了出来,最后停在了大旺(shēn)边。
  神了,除了杨凌竟然还有人把蜜獾当宠物养
  见到三愣子,曹达眼中神采异转。
  而就在曹达观察着三愣子的时候,三愣子同样也在望着他。
  “还真是一模一样”,望望曹达,再看看(shēn)边的三愣子,大旺念叨了句,继续嚷嚷道“小子,你打了二黑,我不能坐视不管,这样,明天上午,你来二黑的垃圾场,我派个小弟跟你单挑,别想跑”
  这尼玛明显就是约架的节奏啊
  殊不知平头哥平生最不怵的就是干架了,平生哥的獾生格言是啥打架不用告诉我人数,只需要告诉我在哪
  曹达点了点头,他懒得跟大旺废话,纵(shēn)一跃,回了杨家。
  “旺哥,这丑(bī)明显是怂了”
  “废话,这片谁敢跟旺哥作对当年三愣哥那么厉害,还不是被旺哥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了”
  “还真是,旺哥干架多猛,那个臭(bī)怎么可能是旺哥的对手”
  曹达的默不作声,在动物们看来就是认怂的表现,一时间,他们忍不住议论起来。
  “旺哥,明天的决斗,不行让我上吧这家伙长得跟三愣哥差不多,实力应该也差不了多少的”趁着别人不注意,大旺(shēn)边的比特犬忍不住低声道。
  别人不知道,作为大旺跟班的他心里可门清得很当年三愣子跟大旺的那场决斗,实际上赢得人是三愣子,而不是大旺,如果不是三愣子脑袋不好使,这片早就是他的老大了。
  “没事,咱们这么多人,怕他个鸟,明天先让三愣子上,待到他俩两败俱伤的时候,老子我再出马收拾了那个丑(bī)。”
  大旺也不傻,如果曹达的战斗力真跟三愣子差不多,他还真弄不过,所以,与其自己出丑,倒不如让三愣子他俩同类相残。
  回到杨家后,曹达闷头就睡,虽然他也好奇这片的大哥为什么会从二黑变成大旺,但与其绞尽脑汁的想,还不如明天问问五百万。
  至于明天上午的决斗,曹达压根就没放在心上,论干架,平头哥表示还没服过谁。
  第二天一早,五百万便叼着一罐蜂蜜来了。
  在听到待会曹达要去跟大旺干架的消息后,五百万的脸都扭曲了,“平头哥,不能去啊,大旺可不是什么好狗,那可是一肚子的坏水,他的话跟放(pì)没什么区别。”
  “这片的老大不是二黑么,怎么又变成大旺了”
  见到五百万吓得那副鸟样子,曹达真怀疑这个小弟自己是不是收错了这德行出去要是说是他的小弟,岂不是砸了自己的招牌
  “二黑是咱这片喵里的老大,二黑才是真正的老大,当时我还以为平头哥你问的是我喵里的老大是谁呢”
  五百万低着头,根本不敢看曹达的表(qíng)。
  曹达一脸的黑线,他一直就怀疑,这一片的老大怎么会是一只猫现在一看,当初直接去找大旺多好,省的白忙活一通。
  不过,他现在手里只有一个五百万,对他也不能过多的苛责,万一五百万跑了,曹达连个了解(qíng)况的人都没有。
  想到这,曹达只能摇了摇头,缓步朝着大门走去,“算了,走吧,去找那个大旺玩玩。”